分頁: (3) 1 2 [3]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球體驚魂 (新版)
耒戈氏
發表於: Sep 1 2019, 09:5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

這裡人來人往,出入的人多不勝數,那座長長的建築上,可以看見「心城車站」四個大字。

這建築的這邊完全開放,只有數條柱支撐住那個天台,可以看見各柱之間也是人出出入入,沒有多少人停留。

這邊,則有一排紅色的的士,停在站前,裡面的司機大多卻面對著手提電話,對著它指指點點...

那邊,卻有很多黃色的巴士停在車坑裡,猶如一片車海。

杜溫在車站外慢慢走著,眼前還是滿是人,在他四周經過,而杜溫身邊的人似乎也沒留意他。

不覺,杜溫進了車站,廣闊的大堂還是滿是人,那邊售票處還有長長的人龍,整整齊齊地排列,一整條隊伍還打了數個圈...

遠處,可以看見售票處後,只見職員忙於處理乘客要求...一個接一個的職員坐在玻璃後,看起來毫不舒適。

這邊,可以看見心城與周邊城市的鐵路連接,畫在一張地圖上...

心城以北,一條鐵路,終端面對著一個大大的海灣,看見一個城市在海灣旁,這城叫作 - 北港。

心城的西北方,又有一條鐵路,通往一個在平原中間的地方 - 西北平原城。

最後,心城的東方,再有一條鐵路,通往那森林的邊界,這城叫作 - 東森城。

心城雖說是這裡最大的城市,但是其他的城市也不是等閒之輩。假若不是平原城的先進農業,是不能養著心城密集的人口;北港除了海鮮外,還有不少外來的船隻進駐,為這裡帶來各式新奇的物品;還有東森城,除了繁盛的林業外,據說那個森林還有各式稀有物種,是白東山以外另一個親近自然的地方,尤其是球體事變後,白東山已經封閉多年......

......只是,切記不要太過遠離城池,每年也有不少市民進入森林後沒有回來......

杜溫雖然不是失蹤人口組的,但是東森城的失蹤案,他也聽不少,這些事情他一些也不陌生。

...

不覺,杜溫卻看著那開放式的餐廳,坐了不少人,亦有一些人手持著一盤食物在走著...

...而那邊的柱,卻貼上了一張海報,上面寫著四個大字「提防扒手」,還有一張照片,展示著一隻手在那褲袋裡拿出一個錢包...

「只是,扒手還是天天有。市民就是這樣,毫無意識要保護自己的財物。」杜溫想著。

「...然後一當真是不見東西了,卻說警察怎樣怎樣無用...喂,警察說了很多很多次要怎樣保護自己,怎樣保管自己財物,又不聽,人人也是這樣,有什麼事情第一件事就是別人的錯。」

「抓了一個扒手,還有很多個。而且人人也可以是扒手,根本不是說抓了多少個就等於不再有扒手的。這樣簡單的道理也不明白,唉...」

......

不覺,杜溫又走出車站了,看著電話。「嗯,時間差不多了。」杜溫抬起頭,卻看見一個粉紅色長髮的人,似乎被抱著還被帶上一架黑色的車...不,也沒反應過來,那車已經起動了,迅速離開那候車處...

杜溫一點停頓也沒有,隨即跑到那排的士那裡...「警察,現在我要徵用你的車!」短短數秒,杜溫就把那個司機拉出車外,丟下了一張紙,然後坐上司機位置,踏下油門,那架的士立即離開那長長的隊伍,向著那黑色車開去...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Sep 1 2019, 09:56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一﹞

「杜溫8756,現在追捕一架黑色的車,車牌HW9103。此車有綁架嫌疑。我現正在一架車牌PS811的的士上進行追捕,位置,心城車站,要求多部警車增援!」

杜溫放下對講機,眼前就只有一條大路,以及那架黑色的車...

很快,那架車向左急轉,杜溫隨即跟上。一個彎後,就看見那黑色車走上那斜路...

杜溫一直追著,突然間,前面的車下方出現了一堆鐵針,在那鈄路上彈下彈下,但全也向著自己的車彈著。

這是一條只有一條線的上鈄路,那些鐵針由那黑色的車中間,向外散出,將要佔據整條斜路。

杜溫看見這樣的情況,卻大腳踏著油門,隨即加速,只見那些鐵針在自己的車下面穿過...

...很快,杜溫的車與那黑色車的距離拉近了,還沒聽到爆胎的聲音。然而,杜溫卻沒有安心,只見那黑色車在廣闊的公路上,而他自己則緊隨其後,還不說路上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車輛,由前面一架接一架地向後退...

突然,那黑色車還在走那直路的時候,突然一個轉線,杜溫眼前的隨即變成一架灰色的輕型貨車。然而,那黑色車卻沒有離開他的視野,只是在那貨車旁邊,杜溫隨即跟著轉線,把黑色車放回在眼前。

......這時,杜溫再大腳踏著油門,再突然轉線,很快,那黑色車在杜溫的右前方,清楚看見自己的車頭已經過了對方的車尾。

一瞬間,杜溫立即向右扭著駄盤,準備一下向對方撞去...卻在這刻,對方突然剎停汽車,急急的剎車聲傳到杜溫的耳裡,他立即踏下剎車,刺耳的聲音卻沒有變得更刺耳...

只見杜溫自己的車與對方的車愈拉愈近,而且非常迅速。他隨即一把手拉著手掣,只聽見車裡傳出更多嘈吵的聲音,兩車的距離一下子拉遠了。

杜溫的視野,又變回去那架黑色車,在自己的正前方,一直追著...

突然間,那黑色車一下連切數線,直衝上那斜路,而且還僅僅在那巴士前經過。杜溫向那邊望著,只看見一架大大的雙層巴士擋住所有的去路及視野。

杜溫卻沒有收手,立即踏下剎車,只見那巴士繼續向前走著,把路開了,然後直接連切數線,直上斜路,看著那黑色車走著。

「杜溫8756,現在那可疑車輛走上了祥龍道,要求增援!」

...不覺,兩車似乎還在快速公路上,旁邊一邊是山,一邊可以看見那些高樓也在下面。這段路一個彎,那黑色車一邊切線,一邊轉彎,而且還發出噓噓的聲音。杜溫隨即跟上,與那車作出幾乎一樣的動作。

再一個彎,兩架車一直追著,似乎當其他車輛沒到。

這時候,前面似乎有一排各式各樣的車平排在路上,而且急速靠近。

「8756,我們看見可疑車輛了,已經設置路障在前。」對講機發出的聲音「收到。」杜溫就一句,眼前還是全面專注在路上...

突然間,那黑色車切線走到那私家車後方,而且還撞去那車裡。杜溫隨即跟上,與那車愈拉愈近。然而,杜溫很快就發現不對勁。

「呯!」那黑色車一直貼著那私家車,把那私家車撞向那停在路旁的藍色私家車,而且力度還非常大,那藍色車被推前了不知很多米。杜溫卻沒有停下,穿過那被撞開了的路,視野裡只剩下那黑色車在那公路上。

「8756!」

「杜溫8756,我繼續追,你們快點處理傷者!」話沒說畢,那鏡卻展現兩架警車在杜溫後方。

「車牌HW9103的黑色車,我命令你立即停車!!」從杜溫後方發出的聲音,那警察似乎大聲嚷著。

不覺,杜溫又走上前,對方一見此,隨即再次剎車,然而,杜溫卻沒有重覆剛才的動作,似乎還直接爬頭了......只是還沒反應,杜溫立即扭駄,直接急轉彎,直接攔著那黑色車「呯!」杜溫的車被狠狠撞了,那安全帶隨即把杜溫接著,杜溫這刻只感覺到身體被撞的痛楚......

「呯」突然間,非常響亮的聲音從那黑色車傳出,只見那車在天台突然爆開,一個物體從車裡彈出,向天空高速飛去,不消數秒,只見那東西離地甚遠,也沒看清楚是什麼......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4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二﹞

杜溫這刻才能回過神來,除下安全帶,下了車,看見剛才自己駕駛的的士打橫撞上路壆,把那黑色車截停了。而黑色車旁邊還有兩架警車,被三面包圍的樣子。

「杜溫,你沒事嘛?你流血了!」杜溫才發現頭部似乎還有一些持續的痛楚...杜溫把手放在額頭上,再放在眼前,只見手已經沾染了一點紅色了,又把手放在額頭上...

「我沒事。」杜溫慢慢走著,一手放在的士上,眼睛看著那個警察,還是很清楚看見對方的五官...再望向那黑色的車,只見那個粉紅長髪的,挨在車裡,眼睛緊閉,似乎不省人事。而司機位...也許不應這樣叫,因為那個位置連坐位也不見了。

「我們召了救護車了,你坐下休息下吧,剩下的事情我們會處理。」那個警察說道,杜溫點下頭示意,然後就慢慢下身,坐在路上,挨在那路壆上,看著那空蕩蕩的路面,腦海裡一片空白......

......

***

杜溫眼前,只看見一個平平無奇的男人,穿著白袍,拿著一卷不知什麼的白色條狀物,在自己的頭上包紮著...

杜溫與這個醫生你眼望我眼,卻一片沉默,雙方一言不發...

......

「你吧,沒有大礙,不過吧,這個月不要再幹這樣危險的動作了。我寫一封醫生信給警方,說你這個月不宜執勤...」醫生冷淡地道,杜溫一言不發...

...

***

杜溫在醫院裡走著,只見一條長長的走廊,燈火通明,卻只有數個白袍的在走著...

...很快,杜溫走進了一個病房,轉頭就看見那個接待處。

「警察。」杜溫把警察證拿出,向著那個藍袍的人照著「我想問,今天剛剛來,有一個粉紅長髮的人,有沒有大礙?在那一間病房?適宜落口供嘛?」

「等等啊...」那個藍袍的隨即在她面前的電腦上噠噠噠...

...

「查過,沒問題。你的警察證可否給我看看,我們需要登記一下。」杜溫隨即放下那證,看著對方把證拿在手上...

...「沒問題了。這個人在17號病房。」杜溫在對方手上拿回自己的警察證,然後沒停下,轉身就走了。

......

不覺,杜溫眼前,只見一張張的床,整齊地排列,可以看見窗外山下的景色...這些床有些是空的,有些則有一個老人臥在上面,看來心力交猝,毫無精力...

不過杜溫不是來看這些,而是那邊那個粉紅色長頭髮的人。

杜溫坐在這個人面前,看著他的瓜子臉上,掛著不成比例的大眼,加上大大的嘴巴,那鼻子小得可以忽略。身穿一件灰色的大衣,灰色的長褲,如果這個人的身體有什麼特徵,也全被這樣的大衣覆蓋了。

「咦,你是?」聽起來似乎是男聲,但又有一定的女聲的尖亮...

「你好,我是杜溫,心城的警察。我是來替你下口供的。」

「首先,你的名字。」杜溫嚴肅的聲音,平心靜氣說道。

「陳全。」對方沒有猶豫說出自己的名字。

「有點抱歉,想問你,你是男的,還是女的?」

「嘿?我是男的!」對方即時大聲嚷著,還有點笑著,完全不是一個那些房裡老人可以作到的事情...

「那你又這樣打扮...」杜溫心裡想著,只是他沒有說出來...

「今早十一時,你本來的行程是什麼?」杜溫開口問道。

「我來心城本來是回老家探我父母的,怎知道...」

「嗯?」

「我一出站,就感到有人從後掩著我的臉,然後我就沒知覺了。一覺醒來就已經發現自己在醫院...」

杜溫把對方的一字一句寫在手上的筆記裡...

「你知道你有什麼人是憎恨你的?」

「沒啊。讓我想一想,唔..........」對方閉上眼睛,似乎深深想著...

「沒,真的沒有。所有我身邊的人,完全不覺得有任何一人對我不好...」對方搖頭說著。

...「那麼,你的職業是?」

「北港大學,生物學系博士生。」

「即是,你是做研究的?」

「是啊。」

「做了多久?」

「一年吧。今年是第二年。」

「你說到老家,那麼你平時也在北港?」

「是啊,我住宿舍的。」

杜溫還是一邊望著那筆記寫著,一邊問著對方...

...

杜溫看著對方,不知為何的,總覺得,這個人好像在很久以前見過......沒理由,杜溫想著,這樣奇怪的裝扮,杜溫一生裡是第一次見,照道理不可能有這樣的感覺的......

杜溫與對方你眼望我眼,雙方也沒反應,一片靜止...

...突然覺得,可能對方的想法,與自己一樣,好像在很久以前見過那樣......

「...口供錄完了,感謝你的合作。」杜溫見雙方也沒有什麼話說,就這樣一句,然後還站起來,動身離開的樣子...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4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三﹞

杜溫回到警局,直接就走到那房間,那門上面只見到一塊寫著「葉詠琛一級督察」的名牌...

...

「杜溫報到!」杜溫進了房間,看見對方,隨即手把放在額頭前,低下頭,向對方行禮。

「關門吧。我之後說的是警察機密,不可以洩露出去。」

「明白。」杜溫一手把門關上。

「請坐吧。」話畢,杜溫在那位置坐下了。

...

「有關你昨天在心城車站開始追截的車輛...」

「首先,那架的士,警方會照價賠償給車主,這方面你無須擔心。」

「然後,你在祥龍道截停了的車輛...」對方手持著那堆文件,然後慢慢放在桌上,可以看見數張照片,也是拍攝車上的情況,重點是,司機位置,看起來是同一個人。

「這張是昨天祥龍道所拍攝的、這張在兩個月前在全灣公園對出,你認得這個人嘛?」對方指著兩張照片,上面的樣子...咦?這不就是...

「認得,那天全灣公園對兩母女射擊的,與這個是同一人...」杜溫靜靜地答道。

「這張是第三街、這張是霎西街、這張是第六心河大橋...」對方再指著更多的照片...「不錯,第三街車禍,還有這兩次也有人被劫走,而且,同一個樣子,同一人的所為...」

「不是吧...這個人,果然是積犯......」

「這個人已經活躍二十多年,然而他的行蹤,我們一直也無法知道。他以往也是自己一人行事,安放間諜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慢著...」杜溫突然截停對方。「他不是失蹤了二十多年了嘛?連資料庫也有他的記錄...」

對方卻搖頭著「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吧。因為這個人太危險,我們最不希望看見的,就是某些人逞英雄...」

「但是...」

「這個人警方花了不少人力去追捕,只是不但沒一次成功過,而且我們還有很多同袍已經栽在他手上...」對方面向旁邊,沒有望向杜溫...

「...說真,也那麼多年了,市民基本上也清楚心城裡是有這些人。是否同一人,是失蹤還是躲起來,對市民來說並不重要。」對方轉頭,對著杜溫續道。只見杜溫皺起眉頭,似乎還有很多疑問...

「如此危險的人物,竟然不讓市民知道,這好像不太合理......」杜溫心裡想著...

「這疊,是我們交通部所拍攝到的,這個人的行蹤。二十多年來,警方曾經發現這個人擄走的人次,最少超過四十次,當然還沒計算沒有被警方發現的......」對方又拿著另一疊文件續道。

「被擄走的人,主要為少年及成年的女性,以及小童,但是我們亦記錄過成年男性被擄走的情況。」

「七年前」對方拿起另一份文件「我們曾經有人成功追蹤過他,但是追蹤的這個人之後音訊全無,我們只能假定最壞的情況......」

「而當我們以這位警員提供給我們的資訊,搜查這人的住所時候,只發現那裡空無一物,只有一片的樹林...」

「杜溫,我們警隊裡,已經沒有多少人有能力抓拿這個人。而且,我們很有理由相信,他是衝著你,杜溫,而來。」對方放下文件,一片嚴肅,鄭重其事地說道。

「王俊仁那邊,我已經把案件交給失蹤人口組。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對方一手指著照片上的人,站了起來,還聽到椅子震動的聲音...

「諸葛安華!!」

「杜溫,領命!!」杜溫隨即站了起來,手把放在額頭前,低下頭,然後從對方手上接過一堆文件......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四﹞

「呵欠...」杜溫起了床,才想起這天輪休,而且頭還有傷,醫生還說不宜劇烈運動...

杜溫坐在床上,把手放在頭上,按住那個傷口,不過也沒特別感覺...

...「本來這天應該是去跑步的,但這個樣子...唔...」

「也許,今天我應該去書店。」杜溫一邊想著,一邊下床拿起毛巾及水杯......

***

「早晨!」杜溫走到大廳,就看見夏侯冰已經在那桌上吃她的早餐...「咦?你的頭什麼事情了?」

「沒,數天前撞到了。」杜溫平靜地說道,然後坐在對方旁,看著面前的那碗麥皮及多士...

「沒事嘛?痛嘛?」

「不痛。」

「來,我們吃東西吧。這個拓也今天肯定是賴床了,不管他了。」夏侯冰一邊說,一邊拿起那塊多士。

杜溫才看著那桌子,只有三份早餐,看來今天兩位前輩也不在...

...

杜溫一把匙把麥皮放在口裡,眼睛只看著那些麥皮,奶白色的,上面一顆一顆,很不漂亮...不過吃下去似乎不錯,甜度剛剛好,又不會膩...

「是啊,今天你去哪裡?」夏侯冰看著杜溫,開口問道。

「今天我去書店。」杜溫眼前還是那碗麥皮。

「書店?好啊,我陪你一同去好嘛?」夏侯冰這樣一說,杜溫隨即望向對方,只見對方微笑著...

「女孩,真是煩惱...」杜溫想著「但是又沒什麼原因可以拒絕她...」

「你喜歡去書店嘛?」杜溫問道。

「喜歡,我平時最喜歡就是看書。小玲的愛情小說很好看的,很有共嗚,又可以幻想幻想...」

「我說,你別幻想太多了。」杜溫說道。「現實怎有小說那麼完美。」

「我知道,喂,你不又是看小說的?」夏侯冰質問道。

「......」杜溫似乎也懶得與對方辯駁...

「何況,除了小說,我還看史書的。」夏侯冰續道。

「只是,史書說的大部分也是近這數十年的歷史。說的來來去去也是政策史、民生史......」

「但是我研究的卻是數百年前的歷史,這些書特別難找...」夏侯冰一直說道,有點抱怨...

「杜溫,你知道嘛,傳說我們現在正用的心城曆,是八百年前所創立的,似乎是標誌著一件很重要的事件。」

「然而,這個事件,卻沒人知道是什麼。我的想法是,這是一個標誌著人類重新起來的日子。只是,因為什麼事情要重新起來,我卻茫無頭緒......」夏侯冰托著頭,然後又開始咀嚼那塊多士...

「傳說,只不過是傳說。你讀歷史,應該較我更清楚的。」杜溫說道。

「這層我當然知道,不過空穴來風,也許這裡隱藏著秘密也不定。」夏侯冰說道。

「我們這個社會又不著重歷史的,從來也只覺得這些東西沒用。說真的,如果不是申匡的邀請,也許我今天只是一個小小的文員...但是我不甘心,所以我就來這裡啦。」

「我就覺得,前人留下來的經驗,是給我們學習的;只有人類多年來的知慧,逐點累積,才能達致最大的效益。」夏侯冰一直續道,杜溫看著對方一直說著......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五﹞

杜溫及夏侯冰走到街市街上,卻只見街上人不多,街上通道暢通,人們走動也沒難度,與之前的熱鬧相比,顯得特別冷清...

而街道兩旁的商店,不少還拉下了布,把裡面的貨物完全蓋著了...有人把守的商店兩隻手也能數完。

「為何你喜歡數百年前的歷史?」杜溫問道。

「我就喜歡。近代史我也看過了,感覺也沒數百年前的好看...」夏候冰說道。

「當我看見數百年前,心城如何發展,以前的人如何生活,才發現,哇,原來以前的人這樣的,生活如此不一樣,就覺得,嗯,我想深入看看。」夏侯冰續道。

「但是你又說那些書很難找?」

「是啊,所以我今天就與你去書店啦!說不定有驚喜的。」

「......」杜溫也沒聲出了。

「話說啦,你最近忙什麼?」夏侯冰話題一轉。

「抓一個人。一個變態科學家。」杜溫冷冷地說道。

「變態...科學家??」夏侯冰有點語塞,似乎有點驚恐的樣子...

「而且專門抓女孩。」

「鵅H」夏侯冰停下腳步,把手放在口上,還有點發震......

杜溫見對方停下,也停下了腳步,看著夏侯冰一棵柱地站在街上...

「走吧。總之大家也要小心。妳吧,切記不要自己一人在街上啊。」杜溫這樣說了一句,然後又動身走著...

「..........」不覺的,夏侯冰還是跟著杜溫,一邊走者,一直看著他平凡的背影...

...

***

這裡,到處也是書本,密麻麻地,一排排地放在書架上。書架下,只看見更多的書本,平放在架上。

書架之間,人不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嫩,大多也站在書架旁看著書本,或是在書架上拿下一本書慢慢看著...

杜溫在書架間慢慢走著,眼光面前只見一排排的書本,五顏六色、有厚有薄、上面還有一些字的,從右至左慢慢橫過...

...停下了。杜溫站著,看著那個書架。「三木傳說」杜溫一手就把這書拿下來,看著那個封面...一個高大幼小的白衣女性背影,她的目光似乎看著那粗壯的大樹,還有完全遮蓋著天空的樹冠...

杜溫把書本反轉,看著那堆在一邊的段落...

「在古老的時代,一個英雄,保守著一個有意識的森林。它的入侵者,不僅是可憎的人,還有也許較消滅更可怕的結局...」

不覺,杜溫打開了書本,慢慢看著...

「嗯...有趣。」杜溫看著書本裡的字,心裡想著...

「這個森林的深處,有一座住了數千人的小城,三木城...保持著這個森林的傳統,砍樹前也要先做一次......」

「這些人生活似乎很簡單,也似乎很快樂......直至這場戰爭的開端...」

「這位英雄的名,司徒巧琳。她的武器,卻是如小孩高度的特種生物,外觀卻似一種機械...」杜溫似乎沉醉在這書本裡,周邊的事情,似乎亦逐漸地淡化......

......

...

「杜溫?哇!!這不就是?」夏候冰尖銳的女聲,把杜溫一把手拉出他沉醉中的環境...

「三木傳說?!這本書我找了很久了!!」夏候冰看著杜溫手上的書,然後看著杜溫...

「杜溫,你...可否給這書我看啊?」夏候冰抬起頭看著杜溫,雙眼睜著,嘴唇似乎還微微向下...

「......」杜溫心裡的不滿,其實不難想像。

「...」杜溫把書本合上,一手遞給對方,卻一句話也沒有。

「多謝!」夏候冰很興奮的樣子,在杜溫手上接過那書,隨即打開來看...

「......」杜溫腦海裡卻沒有多想什麼,也沒怎樣留意這個女孩,目光又回去那書架上...

「這本書我找了一整年了,終於給我找到。」夏候冰說著,杜溫卻沒有理會對方,顯得一個女孩在自言自語...

......

「我們走吧。」杜溫兩手空空,似乎沒找到合心意的書本...而夏侯冰嘛,就一本三木傳說,放上那收銀台上...

很快,二人走出書店,只見杜溫還是那副冷冷的臉孔,與夏侯冰那笑容形成強烈對比...

然而,在街的另一角,只見一個白袍的男人站在牆角...

「嘿,這個魯格那麼快就找到女友啦,不僅有目光選中這書,還要如此漂亮,嘿嘿......」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六﹞

杜溫這天在警局,一打開報紙...「偉特邨狅徒斬人」大大的字出現在杜溫眼前,後面只見一群平民,全也滿身是血...

「根據街坊描述,一個年青人在街上拿著菜刀,見人就揮刀斬下去,又一邊大叫壞人、壞人、壞人...」

「數個人試圖上前攔截時,亦被對方所傷,最後該年青人被四五個人合力制服,而該年青人一直只叫全部也是壞人,其中一個制服者試圖勸阻,但對方只一直大叫同一句話......」

......

杜溫看著電腦屏幕,似乎又回去那個資料庫...「偉特邨傷人案,疑兇以菜刀在街上隨機斬人,共八人傷,其中一人危殆。」

「案件狀態,暫時未能下口供。對方只一直說全世界也是壞人,不斷重覆,對警方的任何質問視若無睹...」

「根據當時在場的市民所說,有很多途人大叫斬人啊,殺人啊,並向著邨外方向逃跑。亦有部分市民上前試圖制服對方...」杜溫一直看著屏幕,心裡似乎卻想著一些東西...

......

***

杜溫自己一人在飯堂,看著那碟飯,上面還有金黃色的炒蛋,很不漂亮,當然亦無阻杜溫手上的匙,一把手把那蛋割開,放進嘴裡...

「杜溫!為何自己一人那麼悶?」杜溫舉起頭,只見念郎似乎向他說話,還看著他坐在杜溫面前,把手上一碟飯放在桌上...

「是啊,有沒看報紙,今早有一個人,見人就斬,你說可怕不可怕。」念郎隨即說道。

「有什麼可怕的?這世上更壞的人多的是。」杜溫冷冷地說道。

「喂,那個人,不是瘋了是什麼?」

「這世界本來就這樣的。壞人多的是,好人找也沒有。」杜溫目無表情。

「杜溫...」念郎小聲地道...

「其實,是否你想多了。」念郎平心靜氣。

「如果世界沒壞人,我們就不會坐在這裡。」杜溫還是冷冷的。

「我知道,不過...」念郎四處望著,似乎找什麼的......

「不用望了,就算是警察,大多也是那個樣子。你新來的,也許做過一兩年就會明白。」

「喂,杜溫,據說你也不是做了很久的說,你憑什麼這樣說?」念郎有點火氣。

杜溫卻沒有理會對方,臉子卻對著自己的那碟飯。

...

「其實,杜溫,你有沒朋友的?每次...」片刻後,念郎轉個話題。

「沒有。」杜溫就一句話。

「真是一個也沒有?」念郎的頭,還埋到杜溫旁。

「沒有。」杜溫又臉向桌面。

「你真是不會悶的嘛?」

「不。」

「你有心事,不就...」

「你可否靜一些?」杜溫嚴肅起來,面對念郎。念郎看著杜溫如此苦臉,只好靜下來......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七﹞

杜溫在洗手間裡,看著那塊鏡子,反射著自己的樣貌...不覺,杜溫的手在頭上,手持著那白色的條狀物,在頭上搖擺著...

...很快,杜溫頭上的白色紗布沒有了,只見自己的額頭光滑,沒有被撞過的痕跡。

杜溫沒有對著鏡子多看一眼,就把紗布丟在垃圾箱裡,一個人走出門口...

...

杜溫回到自己的房間,看著窗外,只看見遠處的高樓大廈,仍然燈火通明,照耀著這個城市...

然而,杜溫心裡,卻想著那些所謂西裝骨骨的人,日夜奔跑,擠滿地下鐵的人。日間每每用甜言蜜語,騙騙哄哄,引小市民買一些他們不需要的物品...

...然後一到晚上,又用那些花言巧語,向著那女人哄著笑著,花了時間,只是為了與對方共寢一宵...然後第二天早上,隨即忘卻那個女人,又回去哄市民的環節......

「而且還要合法。其實,事後那麼多人追討無果,傷透無數女人的心的,根本比起那些小偷更惡毒,更應該拉去監牢......」杜溫想著...

......突然畫面一轉,杜溫腦海裡,卻成了昨天他在小巷裡看見的一個死人,不僅赤裸攤在街上,身下被切去,而且還看不見其頭部,只剩下一大灘血在地上。什麼人如此殘忍...

...即使是杜溫,也不能忍受如此殘暴的行徑......

「只是,心城裡還有如此變態的人...」杜溫想著...

「......晚上看上去很光芒,其實暗黑的地方多的是。」

「壞人到處有。只是差在有多壞。」

「由賺別人的錢,到小偷,到亂刀斬人,到這...」

「為何會如此?難道幹壞事很快樂嘛?」

「......對那些人來說,他們會答是的,幹壞事很快樂。」

「那裡來的?」

「壞人,那裡來的?」

「壞事,那裡來的?」

...不覺,杜溫又想到,就下面那個街市街,現在小偷也沒有了,他們一句感謝也沒有。其實,根本就沒人認得出他。不過杜溫的話......「這些人,真是寧願沒人認得我...」

其實,杜溫幹了警察這行兩年了,早已不期望任何多謝的說話。警察,是默默無聞的,不要期望會被人奉為英雄。這只是電影小說才有的情節。更何況,杜溫根本就不希望自己有名氣。

只是......如果杜溫沒有任何人賞識...那杜溫在世上的意義是什麼?...

「唉。唉。唉。唉。唉。」........杜溫一直唉聲嘆氣...還愈來愈細聲...

......

「不過,我是杜溫,我才不與那些人一般見識。」杜溫拉下了百葉廉,就這樣攤在床上,合上雙眼......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八﹞

杜溫這天又穿上了藍色的制服,腰間裡的裝備緊緊放在身上。

眼前,只見一邊是直上半空的樓宇,一排直到遠處,牆身看起來有很多裂痕,而牆間的窗,很多卻掛滿各式的衣服,就晾在窗外...

另一方,只見一座矮小的立方建築,同樣的滿佈裂痕的牆身,但窗戶則滿佈近天花版的位置,而且全部緊閉...那建築的大門,則寫著「裕榮邨社區會堂」數個字。

杜溫在路上慢慢走著,只見一些年老的,在那些長椅上坐著,到處望著。那邊的揪遷,那兩張椅卻被掛在頂處,那些鐵鏈亂紥在最頂的鐵柱上,那塊黑色的膠片就掛在上面,動也不動。而附近,一個小孩也沒有。

「什麼了,為何一個揪遷會這個樣子...」杜溫想著,然後卻拿出電話,放在耳邊...

「喂,裕榮邨有一個揪遷被破壞了,希望有人來處理。」

「好的,我們已經收到備案了。」

「謝謝。」杜溫放下電話,獨自坐在長椅上,看著那個揪遷。

「......」

「嗯,難道是某些小孩,為了欺負在上面正玩的孩子,把這個揪遷一下拋上去?」

「孩子一些也不純真。什麼無辜小孩,我呸!」

「壞人到處有,小孩也不例外。」杜溫想著,其眼神,只僅僅把其內心的烈怒壓下去...

......

「不明白,小孩無知?是,也許,事實是,小孩欺負小孩的事情天天也在發生......」

「也許,所謂小孩無知,小孩無辜,只是對大人說的話,鐵證那些打小孩的大人也是大壞蛋...」

「但是,小孩對小孩?」

「沒人教他們打別人;沒人教他們對其他人說粗俗的說話;沒人教他們取笑別人;沒人教他們對其他人射橡皮筋...」

「很多人也教他們不要打別人;結果?」

「這些行為,那裡來的?」

「那裡來的?」

「電視?遊戲?書本?親眼看見?有樣學樣??」

「......就算是電視,一律也會告訴所有人,打架沒好結果。」

「那裡來的?」

「難道,這是小孩內心發出的?」

「人性?人生出來就是醜陋的?」

「孩子,真是如某些人說,白紙一張??」杜溫眼前,似乎是一間小學,牌頭寫著「裕榮小學」......

......

「嗶嗶...嗶嗶......」杜溫拿起對講機。「杜溫8756,有指裕榮小學有學生持刀襲擊其他學生,請即前往現場!」

「杜溫8756,收到!!」杜溫在對講機叫著,然後隨即把對講機放在腰間,隨即站起來,急步向著眼前的小學走去...

...

「警察」杜溫向那在接待處的人展示警察證。「收到報案,指這裡有學生持刀襲擊...」

「是啊是啊是啊,在五樓。」那個人隨即跑到那升降機,不停按住那個按鈕......只見那個升降機頂頭的電牌,似乎告訴他們它正向上走著,慢慢地遠離...

「跑樓梯吧。」杜溫一句話,隨即向著那樓梯走去。「喂,那個學生現在應該就在這樓梯附近,他的班房就在這邊。」那個接待的叫著,卻無阻杜溫跑上樓梯......

杜溫一直在樓梯跑著,一身裝備在搖擺著,沒留意樓梯還是很舊的樣子,滿是被長年累月踏過的蝕痕,只聽到一些小孩,還有一些大人似乎在大叫。

二樓、三樓、愈來愈近,叫聲愈來愈大,而且愈來愈清楚,很明顯聽到「救命」的聲音...

五樓,杜溫走出樓梯,一個轉角。「我要殺光你們!!」一個小學生的聲音「嘶嘶嘶嘶!」還聽到東西被斬下的聲音,傳到杜溫耳旁...

...杜溫一身轉向班房,那個持刀的轉向杜溫,似乎準備把刀向下揮動...

「殺」小孩的聲音...

巨響「呯」!!!

..............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四十九﹞

兩個小學生坐在一張桌上,上面似乎有一塊格子棋盤,放滿了黑色及白色的棋子...

「喂,瘟神!」

一方的小孩望過去,只看見好數個學生,中間還有一個女生,慢慢向著二人走著,領頭的還是短頭髮,看來很高大堅碩的男孩...

而桌的另一邊,那個小孩卻一直埋頭,看著那個棋盤...

「喂,叫你啊!」那個堅碩的男孩,拍打那個埋頭的男孩,還啪啪聲的...不覺,那個人還雙手推著對方,但對方還是坐在那木椅上。

「哈哈,真好東西啊。」那群高大的學生指著那個埋頭的,還大聲笑著。「杜溫真是一個瘟神啊,連父母也沒有!!」那個人還雙手放在口上,到處大叫的樣子,在附近的同學紛紛望著他...

「什麼杜溫?瘟神才是!哈哈哈哈.......」

這時,杜溫一手把棋子放在布上,還發出啪一聲,然後舉起頭「到你了。」然而,杜溫雙眼睜大,眉頭深鎖,眼裡恍惚有一團火在裡面...

「有什麼好笑的?還口口聲聲叫我作朋友......」杜溫心裡想著...

「喂,阿杰,別與他玩吧,小心他傳染給你啊。來與我撩女仔可好?」話沒說畢,一直坐在杜溫對面的男孩,被那個高大的一手捉著,還帶著他站起來。

「杜溫,下次再與你玩吧。」那個阿杰才轉頭對著杜溫說著,杜溫只眼白白看著對方一碰一碌地被對方帶走...

杜溫獨自一人,看著那個棋盤......「不會有下次了。」杜溫雙手放在棋盤上,似乎正準備把棋子收拾......

「哈哈...抵死!」兩三個女學生走到那桌旁邊,又指著杜溫,又大聲笑著「瘟神!抵你沒人陪你玩,嘿嘿嘻嘻......」杜溫望著那群女生,一直大聲笑著,似乎還感到一些口水飛到杜溫身上...

一瞬間,杜溫一手把就所有棋子放在那碗上,不管黑子白子「啪」棋盤合上了,只見杜溫很快帶著棋盤及兩個碗走著,遠離著那些大笑中的女生......

.........

***

「這個分母是四,與這個分母三不一樣,所以我們要先把分母變成一樣的...」一大群學生靜靜地坐在位上,有一些還埋頭著,手持筆,在書本上寫著。

杜溫坐在位子上,一邊看著老師說著,一邊看著桌上的教科書寫著...

「啪」突然,杜溫感到有東西彈在臉上,不過他似乎沒有理會,還是看著黑板上的數字...

「啪」又再次有東西彈在臉上,杜溫看著桌上,才發現有一條橡皮筋,就這樣出現在桌上......

......「所以,答案就是十二分之七...」不覺,杜溫感到臉上有點痛楚,把手放在臉上,還感到臉上凹凸不平,似乎有好數堆腫起的在臉上...

...

***

「喂,杜溫,你有沒弟弟的?」一個滿臉暗瘡的,旁邊還有數個差不多高的同學,突然間走到杜溫面前問道。

「沒有。」杜溫平平地說。

「哈哈!杜溫沒弟弟的!!」那個人突然大笑著,還指著杜溫...

「有什麼好笑的?」杜溫大聲嚷著,但似乎對方並沒有理會,對方還是一直笑著,笑著...

......

不覺,杜溫走到小賣部前,只看見一條長長的,滿是小孩的人龍...

很快,那個學生走到隊伍旁邊,就在杜溫面前。那個學生隨即搭著在隊伍裡的同學,還似乎有說有笑...逐漸地,那個學生,一邊談,一邊就插進隊伍裡。

「喂,你什麼打尖啊?」杜溫目睹那個明明剛才在隊伍旁邊的同學,走到隊伍中間,隨即忍不著口...

「我那有打尖?又關你什麼事?咦,哇,原來是你這個瘟神啊?全校也知道,想不到我今天真能夠見識一下!」那個同學面向杜溫,隨即眨低對方,大聲說道。

「果然名符其實啊,真是一個瘟神,又難看,又使人煩燥!」那同學續道,然後一個轉身走到小賣部前「喂,一串魚丸!」大大聲向著那校工嚷道...

杜溫望著那邊...「李老師,他欺負我!」隨即向著那個有點高大的成年人揚手...

那個老師轉身,才慢慢走到杜溫面前「這些不算是欺負啊。」就這樣一句,那個老師隨即轉身離開杜溫...

只見杜溫愁眉苦臉,合上雙眼,「想要什麼嘛?」還沒有聽到校工的詢問,杜溫緩慢地踏出小賣部前,低下頭「所有人也是這樣,沒人理我,沒人喜歡我,沒人與我玩.........」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五十﹞

一群看來很平常的市民,坐在一桌,各人面前似乎也有一碟蛋撻,層層的酥皮,襯托著中間金黃色的雞蛋......

「喂,看?」突然間,其中一人大聲說著,隨即拿著他手上的電話,放在桌上。圍著那桌的人紛紛望著...

「光速新聞網」發文:「突發!裕榮小學發生警察槍擊小學生事件,該學生當場證實死亡」

「不是吧?警察射殺小學生?」

「我也說現在警察沒用的吧,罪案到處有,現在還打死小孩,太過分了!」

「是啊。」

「先讓我分享出去。」話沒說畢,那個人在電話上指點著...

......

「鵅A有沒搞錯啊,這也可以?」

「小孩有什麼錯?」

「很過分啊。」

「黑警啊!!」

「是啊,擺明就是黑警啊,小孩也不放過!!」

整個茶餐廳,嘈吵的聲音變成一片聲討的聲音,一瞵間充滿了戾氣,連那個金黃色的蛋撻也變成了啡色......

...

***

褔來邨的遊樂場,還是有不少的小孩在嬉戲,在那滑梯上走來走去...

而那邊的長椅,魯格這位老人似乎看著手機,單手在屏幕上滑動手指。屏幕上,只看見最頂的一行寫著明心早報,下面是一列列的頭條......

「裕榮小學發生小學生撕殺案,有警察槍擊小學生,該學生當場證實死亡。」魯格在這列上點了一下。

「據在該小學任教的老師所說,該小學生以刀襲擊其他學生,並召警察到場。當槍擊發生後,只見該名小學生手持菜刀,攤在門前,身上並有中槍的痕跡。」

「據當時所見,班房裡有不少學生有明顯被斬傷的痕跡,有部分學生頭部被斬傷,並失去意識,亦有學生的手被斬斷。」

「現在連明心早報也標題黨,難道現在的傳媒為了賺錢,失去了應有的職責了嘛?以前不是這樣的...」魯格心裡想著...

「還有的是,這小學究竟在幹什麼。為何會出現小學生斬殺其他學生,如此冷血及令人震驚的行徑,一個小學生沒有什麼事情是絕不可能做得出......」

「裕榮小學,數年前換了校長後,校風壞了很多,欺凌行為天天出現......說不定有關係的,只是我沒幹這些調查很久了,而且又沒人脈可以調查這個事件...」

......

***

這街還是人來人往,那小角還是沒人停下望一眼的報攤。

但是這天,報紙頭條卻全部寫著「小學生撕殺 警察槍殺小學生」,不論什麼報紙,左中右,前中後,也是一樣。當然不能少的,是小學生被槍殺身亡的照片。

在報攤後的人,坐在椅子上,似乎看著一份報紙...很快,他把報紙放下了,望著街上無數的人在其面前走動,眼似乎還睜大了不少...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Nov 14 2019, 06:5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29
聲望:1535


﹝五十一﹞

咯咯咯。「開門吧。」

「杜溫吧。請坐吧。」一個女督察說道,看著杜溫進房。

「昨天在裕榮小學發生的槍擊案,我想你已經知道這事情已經震驚整個心城。我很抱歉,但是這是上級的命令.....」

「在事情未調查清楚前,上級認為你不宜執勤。請你交出你的手槍及警察證。」這位督察面對杜溫,嚴肅地道。

「明白了。」說沒說畢,「啪」就一瞬間,杜溫就把手槍及證件放在桌面,然後立即動身向著門口走去。只是兩秒的時間,杜溫在房間裡消失了......

.........

***

杜溫在房裡,看著掛在衣櫃裡的制服...「啪」他很快把衣櫃關上了,然後走到桌前,拿著在桌頭的小說看著...

「哼...」

......

看著看著,杜溫的眼神,由睜大的眼睛,逐漸收細,收細,似乎還開始向下垂著,把手放在頭上...

「這代表什麼?我不再是警察了?」

......

「我還能找工作嘛?不論我找什麼工作,也會問以前幹什麼,然後人人也知道我殺了小孩......」

「...」

「不,我根本就沒殺小孩!是他揮刀在先!」杜溫舉起頭,帶有憤怒的眼神。

「......連小孩也不例外,人人也希望傷害別人。這不是人性是什麼?」

「所有人也在爭爭爭,人人也想其他人餓死,對他們就是少一個人爭食。」杜溫想著...

「數天前那個見人就斬的年青人,還有那天同樣見人就斬的小學生...他們眼中,全部也是壞人......」

「壞人,壞人...」

「沒人管我,沒人聽我說話,沒人要我,所有人心裡只有自己...」

「現在,連警隊也不要我了,他們只想我坐一輩牢!」

「所有人也是壞人!!」

「那麼,解決方法只有一個!!」杜溫突然站起來「殺光他們!!!」隨即急速走到門前。

「啪」那木門狠狠地被打開了,卻只見一個中年男子在杜溫的面前....這是黎峻無誤。

「杜溫,我們會幫助你!」杜溫看著黎峻,雙方眼睜睜地面對面望著........

......

「警隊的事情我知道了,不用怕。就是他們不要你了,我還需要你。」

...

「你真是會幫助我嘛?」杜溫細細聲道。

黎峻輕輕點頭。

...

「......」這刻,卻只見杜溫轉頭,把身子拋在床上,蓋上被補,全身面向牆壁,合上雙眼........

「......」杜溫的腦海,一片空白...

........

...
PM
Top
1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1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分頁: (3) 1 2 [3]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201 ]   [ 12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