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2) 1 [2]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精][轉載] 香港、新加坡與深圳的興衰告訴了我們什麼?
Caesar
發表於: Aug 25 2015, 05:38  評價+2
Quote Post


Loop
************

發表數: 7,495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12-18-2004

活躍:29
聲望:2214


驀然回首,突然發現這篇加精了。應該是圓寂帝的旨意吧?

好長一段時間後,HKSAN又出現了加精的文章了,這也是一個討論復甦的指標。 twisted.gif

可喜可賀。


--------------------
Above the starry canopy. God judges as we judged.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PM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25 2015, 05:45  評價+1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QUOTE (Caesar @ Aug 24 2015, 22:38 )
驀然回首,突然發現這篇加精了。應該是圓寂帝的旨意吧?

好長一段時間後,HKSAN又出現了加精的文章了,這也是一個討論復甦的指標。 twisted.gif

可喜可賀。

加精是我自己王婆賣瓜。 tongue.gif


--------------------
......
PMEmail Poster
Top
~欣~
發表於: Aug 26 2015, 05:00  評價+4
Quote Post


=] =P =\ =[ =D
*******

發表數: 656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02-2004

活躍:37
聲望:134


QUOTE (徐元直 @ Aug 19 2015, 07:15 )
發達國家和城市的經濟比重以第三產業爲主很常見,但完全看不見工業產值則並不正常。第三產業如果不能配合第一、第二或第四產業形成良性循環,那就存在產業空心化的危機。美國現在還保留虓爲強悍的工業能力和技術儲備,就已經整天擔心自己產業空心化。而香港自身除了第三產業幾乎一無所有,現在還不知死地嫌棄別人,玩自我孤立,自絕于週邊產業體系的良性循環。雖然香港不是美國那種世界老大的角色,也不是任何主要工業國,只是一個城市,不可能用同樣的標準來衡量是否產業空心化,但我還是要說,香港人在這方面的覺悟比別人差太遠了。別的不提,產業一旦空心化,經濟衰退也就難以避免了,脫離實際產品的金融遊戲必然是不可持續的。

元直的資料顯示了幾個主要問題:
1. 過分依賴地產
2. 香港只剩下第三產業
3. 香港對邁向第四產業下的投資不足

星加坡是一個國家,深圳處於第二產業與第三產業的高速發展狀態(像過去的香港)。
而香港則是一個地少經濟成熟型的城市,對於能否加重第四產業發展並不明朗。

但如此的社會情況是甚麼造成的呢?
元直和幾位版友提及反對派拉布,香港市民排外等因素,但這卻令我覺得不明所以。

因為反對派和一般市民一向都是反對地產商壟斷、追求地產向社會發展傾斜和爭取更多非金融業就業機會的一群。
為何到這個討論裡就好像是他們阻礙了這些目標。
當然我也不贊成他們反對高鐵等等的行為,但這個討論提及到的問題正正是政府、地產商和建制派一直不正面面對的東西。
而也正是這些東西一直在製造社會矛盾和問題,加劇了一般市民排外的心態。


--------------------
=]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26 2015, 07:15  評價+5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QUOTE (~欣~ @ Aug 25 2015, 22:00 )
QUOTE (徐元直 @ Aug 19 2015, 07:15)
發達國家和城市的經濟比重以第三產業爲主很常見,但完全看不見工業產值則並不正常。第三產業如果不能配合第一、第二或第四產業形成良性循環,那就存在產業空心化的危機。美國現在還保留覑極爲強悍的工業能力和技術儲備,就已經整天擔心自己產業空心化。而香港自身除了第三產業幾乎一無所有,現在還不知死地嫌棄別人,玩自我孤立,自絕于週邊產業體系的良性循環。雖然香港不是美國那種世界老大的角色,也不是任何主要工業國,只是一個城市,不可能用同樣的標準來衡量是否產業空心化,但我還是要說,香港人在這方面的覺悟比別人差太遠了。別的不提,產業一旦空心化,經濟衰退也就難以避免了,脫離實際產品的金融遊戲必然是不可持續的。

元直的資料顯示了幾個主要問題:
1. 過分依賴地產
2. 香港只剩下第三產業
3. 香港對邁向第四產業下的投資不足

星加坡是一個國家,深圳處於第二產業與第三產業的高速發展狀態(像過去的香港)。
而香港則是一個地少經濟成熟型的城市,對於能否加重第四產業發展並不明朗。

但如此的社會情況是甚麼造成的呢?
元直和幾位版友提及反對派拉布,香港市民排外等因素,但這卻令我覺得不明所以。

因為反對派和一般市民一向都是反對地產商壟斷、追求地產向社會發展傾斜和爭取更多非金融業就業機會的一群。
為何到這個討論裡就好像是他們阻礙了這些目標。
當然我也不贊成他們反對高鐵等等的行為,但這個討論提及到的問題正正是政府、地產商和建制派一直不正面面對的東西。
而也正是這些東西一直在製造社會矛盾和問題,加劇了一般市民排外的心態。

歡迎回來。 smile.gif

首先,我在此帖並沒有提及反對派拉布,也沒有說這只是反對派的錯,而不是政府、地產商和建制派的錯。

我的確有提到現在香港的排外心態相當強,不利於經濟融合,這是個客觀事實。

我轉的原文倒是有提到拉布,觀其意思,無非是指「香港各黨派實力均衡」加上政治分歧較大,導致難以像文中的比較對象那樣進行果敢堅決的改革。簡單來說,社會沒有政治共識,政府缺乏強力的管治能力,這是經濟困境的原因,又是政治困境的結果,原文所述的主要是不同發展政策對經濟的影響,並未多談政治。

在我看來,香港的困境是其經濟結構、政治變遷和歷史慣性造成的,沒有誰能完全擺脫責任,這當然不是只靠反對派就能造成的。政府的問題是,他們往往在需要變的時候求穩,在該有爲的時候無爲,一味推諉政治責任,只爲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在這方面建制派也差不多。反對派的問題則是他們很多時候正確地抓到了矛盾,在需要站出來的時候也能勇敢地站出來,然後拿出一些方向錯誤的訴求,把困境引向更糟糕的境地。至於地產商我就不多說了,反正就是一個錢字。

人們若具備成熟的政治思想,就應當了解到,這些派系各自的立場作爲,不是因爲他們太蠢(嗯,有些人不排除真的蠢,但派系整體而言不是),看不到連我們都能分析出來的問題,也不是因爲政府或地產商、建制派或者反對派天生邪惡,反人類反社會,見不得香港變好。他們這樣做,主要是因為他們都有各自的利益訴求,利益捆綁,他們首先要爲自己著想,然後要爲自己依附的利益群體著想,再然後還有余力,才能爲所有香港人著想。

當然,也不是只有香港如此,全世界的成熟政體,玩的都是妥協政治。

想要改變現狀,一是從下而上搞大革命大洗牌,置之死地而後生,但香港沒有這個條件,不是說武力條件,而是說矛盾遠未有尖銳到足以引發全面革命的地步。二是從上而下搞高壓獨裁一言堂,但香港依然沒有這個條件,香港政府沒能力這樣做,中央政府沒動機這樣做,何況如今連內地城市都少有真正一人可決的情況。第三,則是通過有擔當的政治家、領導者的努力,外部條件(國家政策、經濟環境)的助力,民間政治運動的良性推進,逐步尋找共識,逐步把破壞性的政治對抗轉變爲建設性政治妥協。這往往需要較長的時間,也不一定成功。

香港實際可行的出路只有第三點,但真做起來又特別困難,因爲香港的政治具有封閉性。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換個角度來看就是封閉,制度上封閉。政治力量的根基在於經濟,來自各種利益團體,由於香港的經濟發展高度成熟,各種地頭蛇不知龍盤虎踞多少年,因此經濟也是封閉。沒有外來的政治新血,也沒法從本土的經濟新血產生政治新血,想要培養良性變革的力量,單靠民間自發?真的很難。民間產生不滿很容易,但這些不滿如何變成具有自身成熟理念的政治力量,一不被腐朽的現有派系吸納,二不演化成膚淺極端的排外本土派?我現在還沒有看到苗頭,更不要說等到這種政治力量有能力撼動政治當權者和經濟當權者了。


--------------------
......
PMEmail Poster
Top
阿暪
發表於: Aug 29 2015, 07:44  評價+1
Quote Post


一品官
************

發表數: 5,268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8-17-2004

活躍:48
聲望:1201


QUOTE (徐元直 @ Aug 26 2015, 15:15)
QUOTE (~欣~ @ Aug 25 2015, 22:00)
QUOTE (徐元直 @ Aug 19 2015, 07:15)
發達國家和城市的經濟比重以第三產業爲主很常見,但完全看不見工業產值則並不正常。第三產業如果不能配合第一、第二或第四產業形成良性循環,那就存在產業空心化的危機。美國現在還保留覑極爲強悍的工業能力和技術儲備,就已經整天擔心自己產業空心化。而香港自身除了第三產業幾乎一無所有,現在還不知死地嫌棄別人,玩自我孤立,自絕于週邊產業體系的良性循環。雖然香港不是美國那種世界老大的角色,也不是任何主要工業國,只是一個城市,不可能用同樣的標準來衡量是否產業空心化,但我還是要說,香港人在這方面的覺悟比別人差太遠了。別的不提,產業一旦空心化,經濟衰退也就難以避免了,脫離實際產品的金融遊戲必然是不可持續的。

元直的資料顯示了幾個主要問題:
1. 過分依賴地產
2. 香港只剩下第三產業
3. 香港對邁向第四產業下的投資不足

星加坡是一個國家,深圳處於第二產業與第三產業的高速發展狀態(像過去的香港)。
而香港則是一個地少經濟成熟型的城市,對於能否加重第四產業發展並不明朗。

但如此的社會情況是甚麼造成的呢?
元直和幾位版友提及反對派拉布,香港市民排外等因素,但這卻令我覺得不明所以。

因為反對派和一般市民一向都是反對地產商壟斷、追求地產向社會發展傾斜和爭取更多非金融業就業機會的一群。
為何到這個討論裡就好像是他們阻礙了這些目標。
當然我也不贊成他們反對高鐵等等的行為,但這個討論提及到的問題正正是政府、地產商和建制派一直不正面面對的東西。
而也正是這些東西一直在製造社會矛盾和問題,加劇了一般市民排外的心態。

歡迎回來。 smile.gif

首先,我在此帖並沒有提及反對派拉布,也沒有說這只是反對派的錯,而不是政府、地產商和建制派的錯。

我的確有提到現在香港的排外心態相當強,不利於經濟融合,這是個客觀事實。

我轉的原文倒是有提到拉布,觀其意思,無非是指「香港各黨派實力均衡」加上政治分歧較大,導致難以像文中的比較對象那樣進行果敢堅決的改革。簡單來說,社會沒有政治共識,政府缺乏強力的管治能力,這是經濟困境的原因,又是政治困境的結果,原文所述的主要是不同發展政策對經濟的影響,並未多談政治。

在我看來,香港的困境是其經濟結構、政治變遷和歷史慣性造成的,沒有誰能完全擺脫責任,這當然不是只靠反對派就能造成的。政府的問題是,他們往往在需要變的時候求穩,在該有爲的時候無爲,一味推諉政治責任,只爲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在這方面建制派也差不多。反對派的問題則是他們很多時候正確地抓到了矛盾,在需要站出來的時候也能勇敢地站出來,然後拿出一些方向錯誤的訴求,把困境引向更糟糕的境地。至於地產商我就不多說了,反正就是一個錢字。

人們若具備成熟的政治思想,就應當了解到,這些派系各自的立場作爲,不是因爲他們太蠢(嗯,有些人不排除真的蠢,但派系整體而言不是),看不到連我們都能分析出來的問題,也不是因爲政府或地產商、建制派或者反對派天生邪惡,反人類反社會,見不得香港變好。他們這樣做,主要是因為他們都有各自的利益訴求,利益捆綁,他們首先要爲自己著想,然後要爲自己依附的利益群體著想,再然後還有余力,才能爲所有香港人著想。

當然,也不是只有香港如此,全世界的成熟政體,玩的都是妥協政治。

想要改變現狀,一是從下而上搞大革命大洗牌,置之死地而後生,但香港沒有這個條件,不是說武力條件,而是說矛盾遠未有尖銳到足以引發全面革命的地步。二是從上而下搞高壓獨裁一言堂,但香港依然沒有這個條件,香港政府沒能力這樣做,中央政府沒動機這樣做,何況如今連內地城市都少有真正一人可決的情況。第三,則是通過有擔當的政治家、領導者的努力,外部條件(國家政策、經濟環境)的助力,民間政治運動的良性推進,逐步尋找共識,逐步把破壞性的政治對抗轉變爲建設性政治妥協。這往往需要較長的時間,也不一定成功。

香港實際可行的出路只有第三點,但真做起來又特別困難,因爲香港的政治具有封閉性。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換個角度來看就是封閉,制度上封閉。政治力量的根基在於經濟,來自各種利益團體,由於香港的經濟發展高度成熟,各種地頭蛇不知龍盤虎踞多少年,因此經濟也是封閉。沒有外來的政治新血,也沒法從本土的經濟新血產生政治新血,想要培養良性變革的力量,單靠民間自發?真的很難。民間產生不滿很容易,但這些不滿如何變成具有自身成熟理念的政治力量,一不被腐朽的現有派系吸納,二不演化成膚淺極端的排外本土派?我現在還沒有看到苗頭,更不要說等到這種政治力量有能力撼動政治當權者和經濟當權者了。

元直所言甚是. 我也相信香港的各方並不是本身「邪惡」, 各方理所當然是應首先考慮自己. 
對建制派來說, 他們當然想維持自己的政治權力. 
對政府官員來說, 他們當然想逃避責任, 避免觸及政治敏感議題, 作出可能讓自己身敗名裂的變革
對反對派來說, 他們也當然想捉住政府及建制派的辮子, 然後橫加撻伐增加自己的選票
對地產商來說, 作為一家私人公司, 反正無法改變社會, 改變社會也不是他們的責任, 
當然還是只能按香港目前的規則和環境行事, 在他們能力所及之下賺最多的錢.

但這種環境及條件下, 各方在他們的處境之下合理的行為, 都通通把香港推向更糟糕的境地
即使沒有人特別邪惡, 卻一起無意識地讓香港一步步走向衰落的懸崖, 正是香港難以走出的死結

本篇文章已被 阿暪 於 Aug 29 2015, 07:48 編輯過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Aug 30 2015, 02:17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6
聲望:1903


QUOTE (阿暪 @ Aug 29 2015, 03:44 )
元直所言甚是. 我也相信香港的各方並不是本身「邪惡」, 各方理所當然是應首先考慮自己. 
對建制派來說, 他們當然想維持自己的政治權力. 
對政府官員來說, 他們當然想逃避責任, 避免觸及政治敏感議題, 作出可能讓自己身敗名裂的變革
對反對派來說, 他們也當然想捉住政府及建制派的辮子, 然後橫加撻伐增加自己的選票
對地產商來說, 作為一家私人公司, 反正無法改變社會, 改變社會也不是他們的責任, 
當然還是只能按香港目前的規則和環境行事, 在他們能力所及之下賺最多的錢.

但這種環境及條件下, 各方在他們的處境之下合理的行為, 都通通把香港推向更糟糕的境地
即使沒有人特別邪惡, 卻一起無意識地讓香港一步步走向衰落的懸崖, 正是香港難以走出的死結

誰不想維持自己的政治權力?或者說,哪一個政治經濟團體不想維持或擴張自己的勢力?

不過是立場和方法不同而已。

建制派維護政府施政。
政府不錯為上,有餘力才做對。
反對派專門反對。
地產商掌握茩輕銂爾g濟命脈。

沒有誰比誰高尚,但是反對派和地產商掌握茬怞h的話語權和經濟資源,無疑是最易玩。


--------------------
PMEmail Poster
Top
2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2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分頁: (2) 1 [2]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186 ]   [ 12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