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5) [1] 2 3 ... 最後 »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球體驚魂
耒戈氏
發表於: Jun 8 2014, 13:46  評價+8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不明的強大異類球體,入侵這個大城市。一個無名警察,卻隱藏著一個遠古的秘密。

(按:來自 http://hksan.net/forum/index.php?showtopic=14613 )

(按:小說正在重寫,連結下面,這個帖先留著...)

@紙言 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115504.html

本篇文章已被 耒戈氏 於 Mar 6 2019, 14:22 編輯過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n 8 2014, 13:46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一﹞

只見到繁華的街道。

路上的車奔馳著。

有一些車的司機還不耐煩,不停地呠著前面的車,像是要叫前面的前快一些,大概很趕時間。

然而,前面明明是紅燈,前面就是一大堆車由左至右,由右至左地橫過司機的視線。

但似乎後面的司機把這個事實無視了,大概想不撞車不安樂...

而行人路上,行人急步地走著。

人們大多也穿著西裝恤衫,手拿著一個工事包。什麼了,看起來,好像人人也一個樣子,一式一樣的黑色外套,白色恤衫...

據這裡的人說,這些人基本上是為了談生意,為了以示對客人的尊重,所以要這樣穿。

不過,為何一定是黑色外套,白色恤衫,為何外套不是,例如,綠色?沒人知道。

其實,所有人也一個樣子,不是更難認別人嘛?比如,這裡當中一人搶東西啦,小偷也很容易混入在這黑衣群堙A真是不知誰才是真兇啦。

而在某建築物地下的一角...

這裡有不同的報紙,雜誌,整整齊齊地放在矮小的桌面上。

看一看上面寫什麼?

「可兒與明德拉埋天窗」

什麼?兩個藝人結婚,關我什麼事?我想,與絕大部分人也無關!

「亂衝紅燈 美少女慘死」

不要衝紅燈是常識吧。不過,這裡的人,見沒車就過才是常識,管它紅燈綠燈的。反而,什麼美少女慘死,更吸引人的眼球。

不過,美少女不吸引我。

唉,為什麼所有的報紙雜誌也是這個樣子,也不說重要的,與絕大部分人也有關的事情啦...

「什麼?最近有什麼大事啦?」報紙檔東主道。

「沒有什麼的,不過街市街最近好像多了小偷,我想街市街天天也有那麼多人逛,總比說這些東西更有衝擊力。」

一把平靜的,嚴肅的聲音,出自一個短頭髮,瓜子臉,有少許胡鬚,有一雙大眼睛,相比起來很一般的鼻、嘴及耳朵;一般高度,中等身材,穿著灰色T恤,灰色長褲,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年青人上。也許,就是這種看上去什麼特質也沒的,內堣~隱藏著巨大的力量。

「杜溫啊,還是改變不了抽水的習慣!」

「嘿。不說了,先走。」

就是這樣,杜溫向著這建築物的正門走去。

而建築物正門上,有一個標誌。標誌上有兩把槍、一對手銬、中間是由白星城北區望向中區的,舉世聞名的建築物輪廓。

不錯,這就是警察總部。

***

杜溫打了卡,然後就進會議室去了。

...

「最近街市街有很多商舖報警,表示自己的貨物離奇消失。我們接到上頭指令,要求我們調查此案。」

「正派發的是涉事的店舖的資料,包括地址及消失的貨物。這些店舖似乎沒有共通點。」

「我已經安排更多的人去街市街一帶巡邏。散會。」

就是這樣,又一個每天早上會議不消一分鐘就完結了。

...

杜溫走出會議室,只聽到旁邊的人支支細語。

「這個人,管他也是傻的!」

「我們四出奔波,他就坐在冷氣房看寫真!」

「就這幾張紙就想打發我們走!」

「那我們也要去辦的,誰叫他是我們頭兒。」

杜溫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聽著,卻也沒有怎管。

「那就去街市街看一看吧。」

杜溫拿著手上的文件,細心看著...

「這些是電子零件,而是也是輕巧的,細小的,被拿走數顆也未必有人察覺...」

「還有這些耳環,又是細小,貴一貴的東西...」

「這個小賊專選這些地方下手,應該不是一般的賊。」

「什麼沒規律?這就是規律!」

不過,杜溫對似乎對沒能頭兒的行為也習慣了,多年來一直也在自己推論,也沒說什麼了。因為,說多也沒用,頭兒還是這個樣子。

杜溫放下報告,向街市街走去了。



本篇文章已被 耒戈氏 於 Jun 14 2014, 02:18 編輯過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n 14 2014, 02:19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二﹞

杜溫走到街市街,一如以往的,人來人往,擠滿了人,大多也是來自其他城市的遊客。

雖然這樣說,在這裡,憑外觀是不能分辨人是從那裡來的,只見到不同膚色以至體型的人混雜在一起。

只是今天是閒日,大多數白星城的人也在上班,沒有多餘時間在街市街逛,所以才有這個推斷。

杜溫看見街市街,兩邊也是一些街舖,掛上鐵皮屋頂及牆壁,堶悸熙f物各式各樣的。

這檔有一些玩具車,在那個盤內橫衝直接。

那檔有一些看上來很普通的衣服,上面寫著一堆符號的,似乎沒有什麼意義,還好這不是昂貴的衣服。

「這裡應該找不到名牌,那些名牌衣服只在市中心區的名店中才找到...什麼,掛一個名就升價百倍,真是令人抓頭......」杜溫心中想著。

「嗯嗯,如果衣服掛一個名就升價十倍百倍,那這些衣服也有品牌嘛,應該不止這個價錢,哈哈!」

這檔嘛,一大堆鬧鐘在爭相大叫,怕遊客聽不到似的。

令人又愛又恨的鬧鐘啊!恨不得忘卻它,又不得不忘卻它!

時間只會慢慢流逝,人們在做什麼?出生,學習,工作,拍拖,結婚,生子,老,死。

人們在做什麼?延續人類,為何?

給社會一些貢獻,為何?

鬧鐘一響,就像不斷提醒人們,時間一去不復返,然後,又要服侍那些自以為是的老闆了。

好在,小數老闆還是很親和,尊重員工的。但在這城市,真是一百個中也未必有一個。

「人生苦短啊...」杜溫小聲地,搖著頭道。

那檔,有一些模型啊。

「這些動畫角色模型...沒興趣,我又不看動漫的。咦?」杜溫看見價錢牌,似乎有點心動...

「嗯,這可能是賊人目標。」

那Q版模型賣上兩百元,在街市街中也算罕見了。

這時候,一個穿上白色T恤,黑色短褲,身高一般但而體型瘦削的年青人,在不消半秒的時間內,就伸出手來,一下橫掃著那個架,拿走了那個模型。

「搶東西啊!」似乎從店內發出來的聲音。

那個男人立馬向著人群中跑去。

杜溫馬上跟上。

二人也跑得很快,如果這裡是運動場,兩個人的賽跑應該頗好看刺激的 - 對於一般人來說。

不過,這裡是擠滿人的市場!

兩個人在人群中間左穿右插,如果在上面看,應該比起在運動場上看更刺激。

但是,如果是這些人群中的其中一位,只會覺得這樣危險,隨時被人大力撞開。

事實上,這個人在逃跑的途中,已經把數人大力推開了,當中一人更被推跌,不過杜溫也沒留意,只顧著追這個人。

跑了一段後,該人突然轉入兩間街檔中間的通道,衝入一座看似很舊的樓宇。杜溫馬上跟上。

這是一座很舊的樓宇,而且沒有電梯。

二人一直在樓梯向上跑,不過那人跑得很快,杜溫開始跟不上...

最後,杜溫跑了六層樓梯,到了天台。

一個平平無奇的天台,那角有一些電視天線,那邊有一些衫褲在晾著。中間沒有什麼牆壁鐵皮,雜物也少,看起來很空曠。

最邊位四面也是一樣的,只有半個人高的米色牆壁。

杜溫不知不覺間就到天台邊,只見到牆的另一邊就是街,沒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

杜溫回頭看著那突起的建築物,那是樓梯的位置。

杜溫慢步走往那建築,突然間,高速跑到對面,但仍是一個人也見不到...

「嘖,似乎給他逃了!」

---

(按:第一章改了少許 grin2.gif )
PM
Top
諸葛people
發表於: Jun 14 2014, 11:46  
Quote Post


._.
************

發表數: 3,65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2-02-2006

活躍:22
聲望:723


忘了誰是杜溫
加油 tongue.gif


--------------------
重蹈宇宙最初 密佈星羅
因果福禍 沒完沒了
善惡藏心壁 塵世中再分曉
PM
Top
XxEDxX
發表於: Jun 14 2014, 15:29  評價+1
Quote Post


三品官
**********

發表數: 1,46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8-30-2011

活躍:11
聲望:507


QUOTE (諸葛people @ Jun 14 2014, 19:46 )
忘了誰是杜溫
加油 tongue.gif

根據戈大的R4.zip,

杜温應該是donaldli wub.gif wub.gif wub.gif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n 19 2014, 12:03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

「這不是普通的警察。」

「嗯。」

下面街市街依然是同樣的嘈吵,對剛才的事,人們似乎忘卻得一乾二淨...也許,他們從來就沒有記著過。

相比起這裡,卻是寧靜的,寧靜得有點恐怖。

一個身材一般,留有胡鬍,外貌嚴肅的,看來有點老到的人,坐在一張平平無奇的木椅,與剛才被杜溫追著的人,面面相對。

「平時偷東西,也沒有人察覺。即使有人察覺,下面的人大多也愛管不管的。」

「而且即使有警察在旁,他們也追不上我。」

「但是這個人,竟然能跑到上門!」剛才被杜溫追著的人道。說來,即使跑了上千米,他似乎一點也沒有氣喘。

「唔......」

這是一間非常簡潔的屋,沒有什麼陳設,只有數張椅子,一張桌子,數張床,普通的廁所及廚房。桌子上還是很整潔的,只有一些文具、紙張,文件也不多。

電視機及冷氣機沒有,連風扇、暖爐也沒有!在外面的人來看,很難想像這裡的人在夏天怎樣睡覺。

電腦沒有,報紙倒有數份。而偷回來的賊贓,似乎看不見。

「他的樣子如何?」

「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身材一般,樣子也很一般...」

「大概是什麼樣子的?你可否畫出來?」

「我試試。」

話畢,他就拿起筆,畫出剛才追著他的人的樣子。

「大概是這樣,你看一看。」

「嗯,明白,我會留意一下。」

鈴鈴鈴...

桌上的電話響起。

「喂?黎峻?」

「暴詩?什麼事?你好像說...」

「是的,那些圓形物體又出現了。而且這次的規模比起上一次更大!以往也是一條村被襲擊,今次是三條村!我想我要親自出馬了。」

「你這邊情況如何?」

「不太好,我們遇到一個棘手的警察。」

「還好嘛。那些警察,十個有十個也是不能幹事的!」

「不是啦,這個就是不一樣。我們的王俊仁幾乎就敗在他手上。」

「嗯?」

「這個人竟然跑到我們門前,看來要多加留意這人。我會找人送一張繪圖給你的了。」

「還有,你保重。」

「我知道的了。」

暴詩就這樣,掛斷電話,看著窗的出面。

與黎峻家不同,這裡出面是一望無際的海洋。

不過,暴詩似乎沒有心情去看這個海洋,更沒心情去感受清新無污染的的海風。

「這個政府,大概是在和平盛世太久了,還不知道大禍臨頭!」暴詩憤怒地,還拍打桌子地道。

方型臉,膚色黝黑,長年愁眉深鎖,十足一個嚴肅,還有一些暴戾的樣子。氏暴果然是氏暴!

「球體啊...可知道你們吃了多少人,拆散了多少家庭!」

不覺間,暴詩走到自己的倉庫。

這裡也是一些,看起來很一般的武器,事實上,這些武器是專門對付球體而設的。

那把似乎是普通的狩獵槍,事實是,那把可能是整個星球火力最猛的手槍,可以配置破甲彈及小型炸彈。

那堆手榴彈看起來很普通,事實上它們配置了接觸引爆的表面,安全裝置被除去三秒後,接觸任何東西就會爆炸。當然,內裡還有很多的鐵釘,增加殺傷力。

對於警隊來說,一見到這些武器,第一個反應就是充公。可知道,這些武器,即使是最精銳的警隊也沒有!

不過,對暴詩來說,這些武器給最精銳的警察部隊也是浪費,因為那些人見到球體無一紛紛逃亡。

暴詩看過那些片段很多遍了,也是他們的組織安排的攝錄機攝下來的。

基本上,警察們看見那些棕色的,兩個人高,表面異常光滑的球體,也是先向後走,用一般的手槍不斷向球體射擊。很快,他們發現地面上滿佈子彈,但球體仍絲毫無損的時候,就會開始掉頭逃亡。

當然,逃亡是沒用的,球體這時候就會伸出不知什麼的條狀物,也是表面平滑的棕色條狀物,向著那些逃跑的人衝去。

不消數秒,那些條狀物就走到警察們面前,迅速地繞過他們,然後把他們束起,把他們吊起至半空。

不久,那些條狀物就收起其長度,把那位一點也不可憐的警察,帶進球體自己的體堙C

而沒有被束起警察的也不好過,因為這些球體這時候就會高速向警察衝去,把生還者通通撞下,然後直接在上面輾過,用自身的重量把那些人壓扁變成肉餅。

基本上,每一次「行動」,警察們也是全軍覆沒。

更遑論當地的村民了,逃亡的全都被壓扁甚至吃掉,留在家堛滿A一些是一出屋就被球體殺死,否則也是在屋媥j死,因為被球體佔領的村落,基本上沒人敢去。事實是,球體攻陷一個村落後,也會留在那裡好一段時間。曾經有探險家去那些被佔領的村落,但是也沒有人能回來。

由於每一次球體攻擊的村落,也是被滅村的下場,在這個政府眼中,就只能看到一條村變成無人能入的禁地。

事實上,暴詩就曾經把這些片段送給政府及傳媒,但是也得不到重視。他們覺得,這是無稽之談,沒人相信。

不過,他的攝錄機不會騙他。這些似乎不可能發生的事,這數個月來是不斷發生中。

暴詩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拿起內線電話,就大聲地說:

「所有人員去會議室,準備行動!」
PM
Top
魏孝政
發表於: Jun 25 2014, 14:57  
Quote Post


迪拉斯艦隊與荊揚軍樂團之間
************

發表數: 3,156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14
聲望:681


是江州城遊戲再寫的文章嗎?


--------------------
user posted image
PMEmail Poster
Top
XxEDxX
發表於: Jun 25 2014, 16:44  
Quote Post


三品官
**********

發表數: 1,46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8-30-2011

活躍:11
聲望:507


QUOTE (魏孝政 @ Jun 25 2014, 22:57 )
是江州城遊戲再寫的文章嗎?

應該是的,我記得戈好似係閒話家常定唔知邊度講過。

遊戲中斷了,但戈有意繼續遊戲,但換成另一個方式--以小說的形式將遊戲餘下情節呈現出來。

怎樣,似唔似賣廣告 grin2.gif
PM
Top
秋楓
發表於: Jun 26 2014, 06:21  評價+1
Quote Post


回歸的潛艇
********

發表數: 93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6-16-2008

活躍:5
聲望:268


本來我是回來找遊戲玩的…也好,好久沒看耒戈的故事了 wub.gif


--------------------
個水池好大,幾時先游到出去。
PMEmail Poster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n 26 2014, 11:10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QUOTE (魏孝政 @ Jun 25 2014, 22:57 )
是江州城遊戲再寫的文章嗎?

基本上是,不過有一點情節會再寫。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n 26 2014, 11:53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四﹞

會議室一方是白板,一邊是對著海的窗,相對的一邊就是西北平原城的地圖,上面還標了各個村落的位置。可以見到,一部分村落上面打了一個大交叉,代表已被球體毀滅的村落。

西北平原城有近百條村落,今天看,有五條村落被畫上交叉。

看真一些,這些村落基本上是連貫的,在一個範圍堛漣籪辰禰誘W無一幸免。而且,這些村落也是靠近西南方的邊界,白東山的一邊。

而白板上,左方畫了一座很普通的建築物,只是屋頂上有數支類似炮台的東西,上面寫著「火箭炮」。

右方,畫了一大支炮台,旁邊則畫了一支火箭。炮台末端似乎有一小支類似藥引的東西。

這時候,暴詩已經坐在白板前,看著房中的八張椅子,正等候他人進場。

***

「人似乎到齊了。」暴詩以雄亮的聲線道。

「這裡是我們新式的防禦炮塔,火力較我們的破甲彈強不少。」

這時候,暴詩走到地圖前。

「我們的炮塔,已經在這裡,這裡及這裡裝配。」暴詩指著鄰接已畫上交叉的村落,一邊說,一邊點。

「它們對付球體的效果如何?」台下一位男性問道。

「不清楚。畢竟,我們對球體知道不多。」

「只可以說,我們的破甲彈,可以在球體表面擊穿多個小洞,只是這些小洞不足以停止球體...」

「希望這些炮塔可以打擊球體...」

其實,在座的所有人,包括暴詩自己,對球體戰爭的勝利把握非常低 -- 如果不是零的話。

更可況,他們沒有政府的支持,而事實上,政府更處處阻撓他們。

例如,政府一直也禁制軍火,這原是好事,但是他們要有武器對付球體,就只能收埋收埋。再說上面那火箭炮,不得不要收藏在屋內,以免被政府看到。更重要的是,因為政府的管制,他們根本不可能進行實彈測試!

偏偏這個政府,就只養一批沒用的警察及自衛隊。

不過,即使困難重重,只是他們覺得,總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之後就是分配工作,我這數天就會出發去平原城指揮守備工作。新來的二人,有興趣跟我去一躺嘛?」

暴詩的眼光,轉移至坐在旁邊的一男一女身上。

男的,身材瘦削,有點高,隨圓險,垂下的深啡色頭髮,掩著有點尖的耳朵;細小的眼睛,垂直的鼻樑,適中的嘴唇,穿著藍色及白色的T恤,黑色的短褲,看來是一個很一般的青年。

女的,卻是奇特打扮,綁著三條不對稱,還是一條長一條短的辮子,平滑的肌膚,細小的眼睛,細小的鼻,還有櫻桃小嘴;身材異常幼細又矮小,卻穿著滿佈花朵的花紋,波浪裙腳的短裙。總看起來,像是一個弱小的女孩,一碰就碎...不,對於某些長期在家,天天對某些動漫幻想的人,依他們的說法,這根本就是一個蘿莉!(汗)

怎說也好,二人似乎也被暴詩宏亮的聲音嚇到,目光呆滯,停頓了好數秒。

「啊,好的,我與凱琳會跟你一同過去。」男聲道。

「拓也啊...!」女聲道。

「那麼你是否不跟來了?」

「不!你走了,我怎辦?!」

「好的,你們準備一下,收拾你們的行李吧。」暴詩道。

***

「真是沒問題?我很害怕...」女聲道。

「不用怕,我會保護你的。」男聲快快地道。

這時,二人坐在一張長椅上,面對那個一望無際的海洋,與暴詩的辦公室窗外的一樣的大海。

「話說,你是怎樣找到來這裡的?」歐凱琳道。

「你忘了嘛,我們數個人一同行山,我們自行走來的嘛。」藤原拓也道。

「但也沒人叫你加入他們的嘛!」凱琳指著身後的建築道。

「看,那把什麼破甲槍,我一拿起就整個人摔下了!那東東根本就只有你才能拿起。」凱琳續道。

「不要這樣啦,看那群人,多英勇啊,面對那些怪物絕不手軟!」拓也道。

「那些電影裡的英雄不就是這樣嘛。」拓也續道。

「說就易囉,那些吃人的妖怪。我想,被吃的人不是即死,而是把那些人變成它們的玩具啊!」

「噓,烏鴉嘴,我一定把那些妖怪消滅得乾乾淨淨。」

「你不見那些影片嘛,不要說那些手槍、連破甲槍,對它們也沒效!」

「呃...不要緊,忘了我們有新式武器嘛?」

「有用嘛?大範圍殺傷不見得比起把所有能量集中一點的破甲彈好...」

「不過那火箭炮的能量,比起破甲彈大不小哩。何況你好像沒看電腦模擬,火箭炮的威力比起現在的武器大很多啊!」

「只是,妖怪那些平滑的表面,泛起暗啞的啞光,令我聯想起一個表面完美、絕對平滑的球體。」

「那很有可能就是很高階的科技,遠超我們能力的科技...」

「我管它的。把那些球體趕出去,我和你就是英雄,然後可以慢慢享受這個汪洋大海的美景。」

只見到藤原拓也似乎充滿信心的樣子,而歐凱琳則人心惶惶的樣子,在一張長椅上,形成很大的對比。
PM
Top
XxEDxX
發表於: Jun 26 2014, 12:02  
Quote Post


三品官
**********

發表數: 1,46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8-30-2011

活躍:11
聲望:507


people 出場了 wub.gif wub.gif wub.gif

仲有未婚妻!!! grin2.gif 但唔知會唔會改 grin2.gif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l 6 2014, 11:26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五﹞

杜溫這天又在巡邏著,心媮椄O想著那個在他眼皮下逃脫的的盜賊。雖然上頭不追究,但是對自己的失策,還是滿心憂愁。

走著走著,杜溫走到一條邨,告示牌寫著大大的三隻字:「褔來邨」。

杜溫走到邨內,只見到小孩們在嬉戲。

看,那裡一群小孩,似乎在圍著某東西。走過去,原來他們也對著一個在地上用粉筆畫的小圓圈,而圈內有不少波子。

「去啊!」那個小孩一手就彈了一粒波子出去,撞倒另一粒波子。那個被撞的波子一下就被撞出圈外了。

「看我的!」對方似乎不服氣,把另一粒波子又彈出去了,不過沒有擊中任何波子,反倒自己的波子走出圈外了。

「唉,你們真好,只需飯來開口就可以。功課還簡單,比起工作的東西,直是九牛一毛。」

「人大了,就沒有這些時間了。」杜溫吱吱細語地道。

「人大了,又要工作,又要什麼交際,又要追男友女友,又這樣又那樣,一日二十四小時根本就不夠用。」

這時候,一位滿頭白髮,有一點鄒紋,五官端正,體型及身高也與杜溫差不多老人,不覺意地走到杜溫旁。

不過,杜溫似乎已經發現了他。

「我想問一問,這條邨最近治安如何。」杜溫問道。

由於其職位的關係,杜溫平時是穿著便服的,不過對方似乎沒有懷疑杜溫是否隨便搭訕。也許這老人每每也會回應這樣的反應吧。

「很好啊。沒有什麼大問題。」老人對答如流,而且聲音足夠亮,一點也不像老人。

「這裡是政府興建的公屋,主要給低收入家庭入住。」

「在這裡住的人也沒有什麼錢。玩的就是這些十元十粒的,手指頭大的波子。」

「怎像得那些住私人樓宇的兒童,有那麼多的電子遊戲機啊。不,現在那些什麼智能電話,根本就是一部電腦。」

「現在車上人人也拿著一部智能電話,可知道這裡的人還是正用以前的笨笨電話啊。」

「不過,這樣更好,這些電話耐摔,耐用,而且還很易用。不像那些智能電話,一摔就爛。」

「可笑,要賺錢,竟然是把東西整得一摔就爛,迫你給錢買第二部。這裡人根本就負擔不起。」

「也未說那些商家,用盡方法去騙窮人的錢!」老人續道。

「例如?」

「信用卡叫你給最低就可以了,事實上就是直至死那天也不會還畢所有錢。」

「又例如給你用很多數據,那些教育水平低的什麼也不知道,就亂用。一個月後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迫你交數千元電話費。」

「好像數個月前這裡就發生過,有人被迫交這些電話費,結果搞到追數的人倒頭被斬。」

「什麼?」杜溫似乎有點懷疑。

「可能你忘了,因為這些事根本不會有人理。」

「人是善忘的,也許當時對社會有點震驚,但過數天後就沒人再理,商家繼續騙錢。」

「唉,這世界就是這樣。」杜溫唉聲嘆氣地道。

「看,這些簡單的波子,小孩們就玩很那麼興奮,反而那些有錢人的兒童,儘管有很多物質,卻一點也不快樂。」老人續道。

「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溫大笑。

「這世界就是這樣真可笑。」杜溫大笑。

不久,一個小孩走進那群正玩波子的小孩群堙A還拿著一些積木。

然後,他們把積木放在圈堙A然後各小孩開始把波子對著積木彈去了。

看著那波子透過積木反彈,別的小孩不為意,自己波子又被反彈的波子彈出去了。

「啊,真沒想到,原來波子加積木可以這樣玩!」老人道。

「嘿,也許,這些便宜的東西撈在一起,更能激發小孩的創意。」杜溫道。

「反而那些先進的東西,什麼也限死了,一點創造的空間也沒有!」杜溫續道。

「也是的,能夠給人們創造空間的遊戲太少了,又永遠不入主流...」老人續道。

「啊是了,說了那麼久,還沒有問你的名字。」杜溫道。

「魯格。」老人道。

「很好聽的名字。」杜溫道。

說著說著,二人走到一個報紙檔。

「看一看今天的頭條?」杜溫道。

「冷血之徒 開車撞死十人」

然後那報紙頭版還配上血醒的場面,見到有數人就這樣攤在馬路上,血泊滿地...
PM
Top
諸葛people
發表於: Jul 10 2014, 18:32  
Quote Post


._.
************

發表數: 3,65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2-02-2006

活躍:22
聲望:723


看著很有代入感


--------------------
重蹈宇宙最初 密佈星羅
因果福禍 沒完沒了
善惡藏心壁 塵世中再分曉
PM
Top
Caesar
發表於: Jul 10 2014, 18:45  
Quote Post


Loop
************

發表數: 7,495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12-18-2004

活躍:29
聲望:2214


支持努力更新


--------------------
Above the starry canopy. God judges as we judged.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l 13 2014, 11:08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六﹞

一個粉紅色長髮,圓形臉,還有又大又圓的眼睛,相比下鼻及口就很細小了;瘦削的身體配上不成比例的大頭,身穿深灰色大衣,坐在圖書館的沙發上,揭著那一份報紙...

「冷血之徒 開車撞死十人」

他還察覺到,那車的車牌號碼是ER403,黑色的車。

「現在的人這樣的...撞死人還不顧而去!」那人似乎抱怨地道。

然後下面那血醒的情況,他似乎沒心情看下去了。

這裡的報紙也是這樣的,只利用人的視覺享受去賣紙。見人喜歡看血醒,就這樣大大張圖放在頭條裡。

「看別的。」他放下手上的報紙,在報紙架上拿出另一份報紙。

「工地遺物出土 百年前存在怪物」

「嗯,怪物,沒人活著地見過,但是確實存在。只看三星期前梯田村的事情......」這人小聲地道。

「但是,已存在百年?!」如果這裡不是圖書館,這人可能大叫著地說這句了。

這人開始看這報導的詳細...

「在北港的北角邨地盤,在挖掘地基途中發現多具鐵器及石器。」

「有專家表示,這裡的鐵器及石器上面的圖案異常古怪。他指出,其中一塊石器上有一個圓圈,圓圈上像似伸出多支長條的物體,而長條的末端畫著一個人。」

「另一個石刻畫著一個人的下半身畫在球體堙A只看到頭及手在球體伸出。」

「該專家表示,這樣的石刻太奇怪,不是一般人會畫在石刻上的東西。這些石刻可能是表示著數百年前有不明的吃人怪物在星球上肆虐......」

「該專家還指出,最近西北平原城發生的事情,可能與這些石刻有關。」

這人見到這句,立即眼前一亮,報紙也忘了放回報紙架了,還沒有留意自己的褲袋少了東西,就立即衝出圖書館。

這時,一個比正常高不少的女孩,配著短頭髮、卻有白滑的肌膚,五官端正,身穿白色長衣,白色長褲...咦,她的衣著比起很多女孩也要密實,看她連那衣的頸扣也扣上了,緊緊地貼著她的頸。她的名牌掛在肩前,上面寫著:

「圖書館館理員 文芷若」

她走到剛才那人坐的沙發,拿著一本說述習武自衛的書籍,專注地看著。

看了良久,她才發現地下有一個銀包,還是打開的。

上面只見到一大張學生證,那粉紅色頭髮明顯地顯示在相片上,證上寫著:

「姓名:丫全」

「性別:男」

「學系:生物學系博士生」

「搞錯,整個女人打扮,原來是男的!連報紙也不放回去!」文芷若小聲道,似乎還發現了丫全留下的報紙。

說來,這女孩看起來,其實更像男的,只是沒有胡鬚外,她的外型也背叛了她。

這時,丫全突然出現在文芷若面前。

「啊,我的銀包啊,果然丟了在這裡。」

文芷若二話不說,把銀包遞給丫全。

丫全很快就拿走銀包,二人遙望相對。

嗯,一個男扮女裝的人與一個女扮男裝的人,面對面。

「不是我類型。」丫全想。

「呸,男人也是壞人!」文芷若想。

二人也沒仔細留意對方,丫全就轉頭走了。
PM
Top
丫全
發表於: Jul 13 2014, 15:45  評價+1
Quote Post


浮不起來的潛艇
************

發表數: 2,19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08-2004

活躍:13
聲望:305


囧,老子成偽娘了


--------------------
擔心圖片外流,簽名當改為遷名檔QQ
PMEmail Poster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l 19 2014, 15:14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七﹞

丫全很快就跑到北角邨地盤。

那個看更正在睡午覺,丫全穿上一件在不知道那裡找來的工地制服,帶上了黑色的假髮,很輕易就潛了進去了。

「也太容易了吧?也許這個看更人工太低了,連工作也不想做。又是,工地這些地方平時也不會有人出入,那些主管隨便請用低薪請一個人...」丫全想。

只見到工人忙碌地工作著。

那個工人正運送一些預製組件。據說最新的公屋也是用預先在工廠製造組件,然後運到工地組裝,這樣建樓會快很多。據說不計打地基及組件製作,兩星期就可以完成一棟公屋。

不過丫全不是來看公屋怎樣建的。

這個工人正推著一架車,車上滿佈鐵器。不好吧,考古不是這樣做的嘛,一大堆鐵器就這樣堆疊在一起。

那個工人似乎推著一堆炸藥。據說,這裡的地下層是堅硬的花崗岩,需要用炸藥炸開,以興建一個地庫商場及停車場。

不過丫全感覺有點不妥,雖然近年人口膨脹,房屋需求一直穎切,有部分公屋設計時,為了擠出更多空間,把商場及停車場也放進地庫去。但是用炸藥?成本很高啊!

再到處看一看,這裡的人全也是粗人,怎看也不像是考古的。

「這個政府不是想把石刻炸毀嘛?」丫全心想。

「不行!」丫全決定要問個清楚。

丫全走到那個推炸藥的工人那裡...

「想問你,你為何推了一車炸藥?」丫全平心靜氣地問。

「要興建地庫嘛。那裡是堅硬的花崗岩,上面話一定要用炸藥。」工人果然直腸直氣。

「那些石刻呢?」

「上頭說就留在那裡。」

「不管它?」

「上頭這樣說的。」

丫全沒有追問下去。想了一想,就跑到去辦公室。

「有沒人?我要找你們的頭兒。」

「你是誰?」

「我是北港大學研究生,希望找你們的頭兒做一個問卷調查,這裡是我的學生證。」

「抱歉,我們不接受任何調查。」話沒說完,對方就把辦公室的門狠狠關上。

...

「難道要用硬的?」丫全想道。

丫全一直在工地內走著,很快就找到石刻被發掘的地方。

丫全看見一大個坑,坑內見到不少的石塊在地上。而工人們似乎正搬運炸藥到坑堙C

看見這個情況,他恨不得馬上跳進坑堙A不過這坑有兩層樓深,跳下去應該會重傷。他只好掩人耳目,潛入那些工人堙C

就是這樣,他在其他人不為意的情況下,走到落坑的梯旁,然後爬下去。

然而,他本身手無縛雞之力,爬梯時手腳也不協調,結果爬得很慢,在上面的工人開始鼓燥。

「快點啦!別阻住天星轉!」

丫全幾經辛苦,總算安全爬到坑底。

很快,他就在坑堥奏菕A而且一直看著地下,留意著有沒可疑的石塊。

不久,他就踏上了一塊了。丫全拿起這塊石塊,但是上面什麼也沒有。他只好失望地丟下那石塊。

走著走著,丫全又走到另一塊石塊上。他拿起石塊,見到上面寫著「井頌」二字。

「這是什麼?人名?地名?事件名稱?」

丫全把石塊反轉...

「啊,這就是我要找的東西!!」丫全幾乎就大叫起來了,不過這樣會驚動工人,他知道。

丫全二話不說,把那石塊放進自己的胸口堙C

「炸藥準備好了嘛?」突然,丫全聽到工頭道。

「準備好了。」

「叫所有工人,立即離開這坑。」

「你,快點離開這裡,否則你被炸死不是我們的事情!」那工人似乎向丫全說話,雖然他並不是面對丫全...

丫全見此,只好走到剛才下來的梯裡,準備爬上去。

幸好地,除了被工人一直罵著太慢太慢外,然後還開始向他說粗口外,丫全還是很順利地離開那個將被炸毀的大坑。

「此地不而久留,走!」丫全想。見這裡所有人胳膊較自己的大腿還粗,留在這裡多一會真是隨時被那些工人打死。

...

丫全離開了工地,拿出自己辛苦找回來的石刻,在行人路上漫步中。

「還想找多一會啊,可惡...!究竟為何他們那麼急要炸毀石刻啊,真是......」

「政府雖然說不重視歷史,但是也不是為了發展連找人先搬走石刻鐵器的時間也要省卻吧。」

然後他開始不知自己說什麼了,大概也是怨政府這樣那樣的。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l 26 2014, 13:10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八﹞

正當丫全潛進工地的時候,還在褔來邨的杜溫已經手持著另一份報紙,上面寫著

「工地遺物出土 百年前存在怪物」

嗯,與丫全看到的完全一樣。

「不過呢,我對這些石刻鐵器感到悲觀。」魯格道。

「這話為何?」杜溫問道。

「這個政府,除了讓市民賺錢,說所謂發展發展,就什麼也沒有。」

「你還記得你小時候所受的教育吧?」

「我讀不上大學。」

「不要緊,因為這個政府的教育是由小開始,就已經是超錯!」

「他們只說怎樣從商,怎樣最賺錢、頂多說怎樣整機器,其實只是希望他們能滿足那些不懂機器,只懂賺錢的老闆要求。」

「而其他的東西,好像這些考古、還是哲學、就連文學藝術,幾乎完全不提及。現在的所謂電視劇也是一個樣子的,也不想想我們究竟正做什麼。」

「結果,現在的人眼中只有錢,以及錢。」

「這些不知幹什麼的,不值錢的石器鐵器,自然就沒人理會。」

「......」

「說起這個,這個社會真是,唉...」魯格唉聲嘆氣地續道。

「現在的人只管找錢,很少管別的東西。」

「看,現在的有錢人只有無窮的欲望,只會榨壓窮人,只會想各種陰謀在其他人中撈取利益。」

「別看這邨的人好像沒有什麼的,他們天天也為生活操心。」

「說真,如果沒有這些公屋,那些窮人已經暴動了。」

「那些有錢人說教育可以改變人的命運。我呸!現在的有名學校,很多又要學生學這樣學那樣,才給他們入讀。」

「但是學這樣那樣,又要給錢。窮人根本就給不起!!」

「這個也算了,最離譜的是,那些大公司,只要一見到名校名字,就也不多想就請那些人。」

「但是這些名校不見得教得很好。」

「是啊,他們擁有這裡最優良、最有學識的教師啊,但是他們卻只管賺錢。」

「結果,有錢的小孩受了名校這樣的教育,結果他們不會想窮人,結果就是榨壓窮人,這當然他們是不會知道,不會管的。」

「而那些沒有名的學校,更是悽慘。」

「好的教師全部被名校高薪挖角了,留下的也是師資參差,學識不足之餘還要是沒心教學的貨色。」

「結果沒有名的學校,不可能教出好的學生。」

「而窮人,再努力也沒用,因為他們沒錢讀名校,讀不上名校,不能接受合理的教育,什麼也不懂,結果再努力也改變不了自己只能在貧困線生活的命運。」魯格一直地道。

「這有辦法改變嘛?」

「沒有,除非...」

「嗯?」杜溫疑問地道。

「推翻政府。」

「噓,你說笑吧。」

「也許吧。」

二人又看著正玩遊戲的小孩。

這時,他們看到一個小男孩與一個小女孩在旁邊談天。然而,再聽他們說的話,似乎是在談情。說下去連粗口也說出來了...

不久,兩個人就向著那座公屋,走了進去了。

「唔...原來現在的小孩已經會言情啦。」杜溫道。

「以前的小孩那有這樣『成熟』...?」杜溫續道。

「不過,這不是成熟,這是幼稚。」魯格道。

「見到電視劇堛漱H輕輕我我,就有樣學樣。」

「簡單來說,由於營養豐富了,他們生理成熟了,但是他們的心智還是...唉。」

「父母們又是,有點錢的,就只管賺錢賺錢,留在公司賺錢也不回家,以為有物質就等於照顧子女。」

「窮人父母更悽慘,那些有錢人榨壓窮人,要他們由早做到晚,人工又才只有少許,僅僅過活。」

「父母不管子女,甚至根本沒法管束子女!」魯格續道。

「學好需時千年,學壞只需十秒啊...」杜溫感歎地道。

...
PM
Top
諸葛people
發表於: Jul 26 2014, 13:22  
Quote Post


._.
************

發表數: 3,65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2-02-2006

活躍:22
聲望:723


傾傾我我😁


--------------------
重蹈宇宙最初 密佈星羅
因果福禍 沒完沒了
善惡藏心壁 塵世中再分曉
PM
Top
0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0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分頁: (5) [1] 2 3 ... 最後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210 ]   [ 13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