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5) 1 2 [3] 4 5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球體驚魂
耒戈氏
發表於: Jan 4 2015, 13:23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二十九﹞

三木身處的地方,一片黑暗,伸手...不!三木很快就發現,自己的手腳及頸也被綁著了,全身動彈不得。

一般人在這個情況,大多也在爭扎,在大叫放開我之類的。

不過三木心知道,反抗是沒用的,大叫也不見得奏效。

而且更重要的是,三木的直覺告訴她,反抗只會帶來反效果。

很快,三木把眼睛閉上了,既然她什麼也看不到,閉上眼睛也不會有分別。

嘛...

不久,三木嗅到很刺鼻的氣味...

「看來,我的死期不遠了。」三木想道。

「只是,不是所有人類不如你想像中這樣的。」三木想道。

三木閉上雙眼,全身放鬆,她真當自己要死了。

...

...

這時候,在三木的眼前,看見數隻用白色流體狀的東西,組成的大字。

「人類只顧自己,不顧我們。」

「我可以改變人類。」也許以後的三木自已也不相信,自己會有如此狅想!

「這裡的村民也聽我的,我可以叫他們停止伐樹,他們必須聽我的!」

「我們還可以替你散佈你的種子。」

三木想了這數句後,就一片靜寂。

...

事實上,三木已經感到自己愈來愈虛弱。那種刺鼻氣體似乎開始作用了。

「你可以馬上殺死我,不過我怕,當人民們沒有被管著的時候,他們只會變本加厲。」虛弱的三木,她的腦海突然閃出的一句。

三木眼前的字不見了,只剩下一片漆黑。

三木繼續閉上眼,全身放鬆,就像等待屠刀落下的一刻。

...

...

***

雲玲在三木失蹤的位置一直到處走著,她心堛瑣廒~及恐懼,可以從她臉上的汗水,還有緊扣的手看出來了。

這時,雲玲看到一個頭,突出在路上,其身子明顯地是在那些灌木之間的空間。

「三木?!」雲玲急及不待衝上前,走到那個頭的位置。

雲玲把那個頭的臉對著自己...

「三木!!」果然是三木的樣子。但是雲玲只看到三木臉色發紫,眼睛閉上,還披頭散髮,她的擔憂一點也沒退卻。

雲玲隨即把手指放在三木的鼻前,幸好,她還感受到三木的呼吸。

她隨即把三木從灌木中拖出來,看著她的身子,似乎沒有明顯傷痕。

不過她知道,臉色發紫,三木肯定是中毒了,而且是很強烈的毒!

她隨即在她的背囊中找出一支不知什麼的,棕色的液體,然後拿到三木處。

雲玲二話不說,就把那支東西的蓋扭開,然後就直向三木的口媊憿A一灌就半支。

然後雲玲很快就把三木直接拖上她背後,直跑三木城而去了。

...

***

三木躺在床上,只見到秋燕把她旁邊的一大堆不知怎的儀器,駁在三木身上。

很快,那些儀器有反應了,見到大家也熟悉的心電圖。

然後秋燕又拿著一包鹽水的東西,正當她準備把鹽水的喉管插在三木的嘴堛漁伬...

「指...令...停止...砍樹...」一把很微小的聲音,從三木的嘴媯o出。

「明白了,休息一下吧。」秋燕知道,三木是用盡她的力氣說話。

「傳令下去,我以代城主身份,下令停止所有伐木行為。」秋燕轉頭,馬上就向在旁的雲玲及各官員大聲地說。

「但是...」某個官員似乎有點疑惑...

「聽不到三木說什麼嘛?要我再說一次?」

「我們明白的了。那我們先行退下了。」那個官員低下頭,慢步地離開房間了。

...

秋燕把裝置也設定好了,然後就站起來開聲說...

「三木...中了劇毒,而且是我們沒見過的。恕我無知,不知道怎樣才能醫好她。」秋燕低下頭來...

「所以,我準備聯絡章淑嬌,希望她來看三木...」

「嗯,我明白的。」雲玲道。

「現在只能夠降低她的代謝率,讓毒素擴散得慢一些...」秋燕看著三木。

「...」

何雅瑰及明音二人站在遠處,一言不發。

事實上,在她們面前的三木,就像一個不怕死,勇於站在前面的的女生。在她們的世界堙A似乎是難以想像的。

她們也不能幹什麼,只能寄望三木快點康復而已...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an 11 2015, 11:30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

在三木城的東門,一個黑衣人站在城外。而在她旁邊的是三隻機器兵,也是純黑色、起角的。

對比,固然比起三木對機器兵要小。不過,還是那個黑衣人好看。那些三尖八角的東西實在太難看了。一般人也會這樣想。

不過,自從秋燕擁有一台機器兵後,對那難看的東東也看慣了,沒有什麼感覺。

秋燕,只帶了她的機器兵,沒有人跟她一同來。

「你就是淳于秋燕?」黑衣人道。

「是的。」秋燕面對一個比她高不少,而且全身穿上黑袍,樣子完全看不見的人,還要加上三隻機器兵,心堛瑭x怯實在難以掩蓋。

「走吧。」這是一把很普通的女聲,但亦難以解除對方的恐懼。

不錯,這個黑衣人就是章淑嬌,秋燕雖然之前在三木口中得知這個人,但是她第一次見到她的真身。

反之,黑衣人還是第一次看見淳于秋燕,雖然事前同樣是在三木口中得知的。

「看起來...雖然樣子不怎樣,但這個人的潛在能力絕對不低,果然是適合作第二把交椅的人選。」

「嘛...樣子不怎樣其實更好。專注自己的才華嘛。」黑衣人想。

「不過...這個人缺乏自信,這個倒真是要改善一下。」

「是了,最近有沒樊勝軍的消息?」黑衣人問。

「三木吩咐過要建設情報局,在一個月前已經建好了,正在搜集情報。」

「基本上,樊勝軍管下的南合盟城,一直也有重兵駐守......是傳統的步兵。」

「而機器兵...在城外不察覺它們的存在。很可能是被用來研究怎樣強化。」

「我們打算安插間諜。」

「...即是派一些人打扮成想加入他們,並從中獲取有用的資訊。」

「不過這種行動危險性很高,一但被他們發現的話...」

「不用說了,我知道。」黑衣人止著秋燕。

「這行除了看三木之外、還想看一看何雅瑰及明音...她們還好嘛?」

「她們還好。妳安排的課程,她們也一一完成了。」

說著,二人很快就到了醫院。

...

淑嬌很快走到三木的床頭,看著那些她熟悉的儀器,又拿出她帶來的工具箱,又看著那車醫院本身的工具。

「我來這幾天,三木有沒特別的情況?」淑嬌問道。

「沒有。」秋燕答道。

很快,她伸出手,摸著三木已經發紫的頭。不久她還直接打開三木的口,拿著一支電筒,還整個頭面對著三木,直接就把電筒向三木的口內照去...

不久,她又拿出三木的手看著,還好,三木的手似乎還很正常。

然後,淑嬌就走了出去了。

秋燕就一直坐在那裡,不吭聲,看著這個黑衣人的一舉一動。

不久,淑嬌帶著數個醫生,又進了房間。

「秋燕,你幫我一下,把三木推去掃描房。」

「是的。」

...

在淑嬌的指示下,三木直接被推進那個掃描器...

過了一會,一張掃描出現了。

淑嬌看著那張掃描。

秋燕是看不懂了...雖然讀過護理,但她不是醫生...

「跟我來吧。」淑嬌直接就向秋燕說道。

...

二人坐在一間房間,出面只見到一棵大樹,佔領了整個窗外的畫面。

「三木中的毒比較罕見,而且是三木森林獨有的。」

「你說她一度被三木森林堛漱ㄙ齒W生物擄走?」

「據當時在場的雲玲說,她當時摸著一棵樹,摸著摸著,就突然間消失了。」

「然後過了一小時左右,就看到三木出現在路上了。」

「你知道這棵植物嘛?」淑嬌在不知那裡拿出了一份文件。

「A-283紫草,我知道。」

「這個是解藥。」淑嬌翻著手上的文件。

「C-192黃草...我應該在西南面見過...」

「那就好了,這兩棵東西,各去拿一棵回來就是了。」

「遵命!那我現在就出發。」

「還有,把所有有關近天市民失蹤的資料全部寄給我。」

「是的。」

...

***

在秋燕去找草藥的時候,淑嬌看著秋燕給她的資料。

這時,她又不知那裡拿出一隻碟,直接就放在她的電腦堙C

「在數年前,為了興建橫向幹線及三木-南合盟公路,計劃把現在分別由三方合中及南合盟城通往三木城的泥路鋪設成可以讓車行走的道路。」

「然而,當時受到三木城的村民強烈反對。」

「他們表示滿足於現在的生活,懼怕開路進三木城會大大改變他們的生活習慣,使原生的三木文化消失。」

「他們也很擔心開路使三木城的人流大幅增加,然而三木城的建設根本不能容納如此大量的人流。」

「不過他們最關注的,是開路對環境 -- 尤其是三木森林 -- 的影響。除了開路需要砍伐樹木外,汽車的廢氣也嚴重影響了路邊的樹木的生長環境。」

「三木城一直有一個這樣的流傳:三木森林埵酗@個意識體,會殺死大大破壞它的人。」

「這個傳言的真偽沒人知道。不過三木城的人民很多也相信這個傳言 -- 即使幾乎所有三木城以外的人也不相信。」

「而事實上,三木城的木材產量很低,遠低於開路所需的砍伐量。三木森林的木材價格也較其他地方諸如木圍森林等的昂貴,只是其木材有獨特的香味,一直受高端客戶青睞。」

淑嬌又看著秋燕給她的報告,而當中最重要的...固然是在三木救回來的時候,下達了停止砍樹的命令...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an 18 2015, 08:48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一﹞

「三木城的人民......他們對三木森林堛熒N識體相信程度根深蒂固,基本上是一個信仰。這是外面的人難以想像的。」

「現在,對的,卻是三木城的人民。」

「最後,公路計劃被擱置了。現在出入三木城仍然要靠自行車。」淑嬌想道...

「只是...司徒三木。這裡已經有近十人消失了,妳卻竟然生存下來了。看來我沒選錯人。」

「而且更奇怪的是,三木的砍樹量也沒上升,一直以來也相安無事,為何最近會有這些事情發生呢?...」淑嬌看著她自己帶來的文件,與秋燕給她的資料比對著。

「三木又沒醒來,這次一定要問她一個究竟...」

淑嬌看著她電腦上的時鐘,然後就把電腦蓋上,動身走了...

...

很快,淑嬌來到一個地方。這裡有很多棵彎曲的樹,所有的樹幹本身為一個拱月型,眾多的拱月一排的,形成了一個長長的隧道。

一個純天然的隧道,下雨可以擋雨,太陽猛烈時可以用來遮光。

隧道媮晹酗ㄓ眭煽茠哄A它們生長得矮小的,有高、有低,這像一個在黑暗中生長的草地。還看見有不少人在下面走著,以至坐下談天。

而隧道頂有不少的兒童在玩樂著,奔跑著,一直笑著。這些樹幹不僅只是遮蔭,也是一座堅固的橋。

而橋的上面,就有一棵大樹,高不見頂,但如此大樹卻就像種在這個橋上面,樹的下面卻竟然是完全空洞的,還看見有數個人在下面坐著談天。

看,那個兒童還在那個樹幹躲著,似乎不想被別的兒童看到。

而橋上面及下面,就有很多樹木的枝節,有粗,有幼,橋上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樹林,橋下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天花版,就像山洞一樣。

如果不說,別人也許還以為是人為造成的。

這樣的地方,三木城埵釵n數個,這是最大的一個。

淑嬌在橋下坐下,不久,她等的人來了。

嗯,她們就是何雅瑰及明音。

「咦,那裡有一個黑衣人,樣子也看不見...」何雅瑰在看著。

章淑嬌看到二人,就動起身上前。

然而,二人看見一個黑衣人向著她們走去,心中無一不驚恐...

而且,這個黑衣人還要在後面那個透光的隧道堨X現,就像一個完完全全是黑色的人影,打在一個白色的背景上,只看到那些白色愈來愈少,逐漸被這個黑衣人蓋過...而那個拱型的樹,現在也變成了黑色,而上下的枝節,現在已經變成了刺棘。

不久,何雅瑰就發現,明音的雙手已經捉緊她的右手,還整個身挨在她那裡。

然而雅瑰她自己,滿頭發汗,一點也不比明音好...

「何雅瑰、明音。」章淑嬌一把普通的聲音,卻幾乎把二人嚇壞了。她們心想,這不是妖怪嘛?她們在電視堿搢鴘漣祟ョA無一不是全身黑袍,帶著恐怖的聲音,還要慢慢地說,就要折磨對方。

而這個...一開始更直呼她們的名字!

普通的聲音,不僅沒有降低她們的受驚情緒,反而令她們想,這是什麼?這真是人?還是扮的?

這時,黑衣人伸手,拍著何雅瑰的肩膞。

何雅瑰已經害怕得不知道要反應了,只面向背面,背著黑衣人。

「不用怕,我就是章淑嬌。」

何雅瑰聽到這個名字,才慢慢面向黑衣人。

「........」何雅瑰啞口無言。

「我想秋燕她忘了告訴你,我是穿黑袍的,似乎令你們受怕了。坐下吧。」

「為何你要全身穿上黑袍?」何雅瑰咬口切齒地說,也沒留意明音仍然緊緊捉著她的手。

「原因...我怕我說出來會令你嚇到暈倒。」

「那......算了。」

章淑嬌很快就坐下了,何雅瑰及明音二人才慢慢坐下。

...

「你們在這裡的生活如何?有沒有什麼大問題?有沒不滿?」章淑嬌依舊的聲音。

「還好吧,不過三木給的什麼課程,很辛苦...又急救、又長跑、又兵法...」

「當然還有這東西。」何雅瑰看著她的機器兵,她好像還沒發現章淑嬌的三個機器兵。

「明音呢?」

明音還是很害怕,不能作聲。

「你有什麼難處呢?」淑嬌拍著明音的肩膞。

「啊!不要殺我!」明音雙手蓋著自己的臉,還不停狠狠地搖頭。

「我們是自己人了,怎會殺你?」

明音才慢慢鬆開自己的手,看著那個黑衣人。

然而,她很快又蓋著自己了。

淑嬌慢慢地遠離明音,在剛才的位置坐下。

「很多人,尤其是南合盟城的人,也說我們古版,沒新意,什麼也說不行。」

「其實不然,只是他們已經超出了我們應有的態度。」

「雅瑰,據我所知,你在小學及中學時經常被欺負吧。」

何雅瑰點了一下頭。

「他們怎樣整你,你還記得嘛?」

何雅瑰又點了一下頭。

「我就說,那些人看見電視媥膉H就很開心,他們就跟著學。結果?」

「我想你決定逃出來,不多不少也是因為他們吧。」

「所以我們心城才說不許這樣播。」

聽到淑嬌這樣說,明音心埵酗ㄗ鉾M的感觸。坐下了的她,整個頭低下了,就放在她的膝上。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Feb 1 2015, 04:4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二﹞

章淑嬌坐在司徒三木的房間堙A看著淳于秋燕為仍然昏迷的三木餵食那碗黃色的藥。

「現在的藥物,大多用石油提煉製造,想不到現在,卻竟然要用這些傳統藥方。」站在淑嬌後面的醫生道。

「沒法子,三木森林的事,只有多看見了才會明白。」秋燕道。

這時候,三木的眼睛張開了。

「醒了,大姐。」

「辛苦你了。」三木輕輕地道。

「不辛苦,看見你醒來,我多辛苦也值了。」

三木微笑著。

「淑嬌,三木大概要多久才能恢復?」

「大概一星期左右。」

「那好吧,一星期後,我與你在老地方見面好嘛?」

三木點點頭。

***

這是一個由樹形成的山洞啊。

淑嬌、三木、秋燕、雲玲四人,卻在山洞的頂,中間的那棵大樹旁坐著。

「三木,可否把你昏迷前的所見、所聽、所聞、所思的經過,全也告訴我?」

「好的,就由我與雲玲抵達那樹開始說起吧。」

...

三木一直說著,另外三人一直聽著。

很快,三木就說完了。

「即是說,你所在的,漆黑一片的地方,有一個意識體與你溝通?」淑嬌道。

「而且那棵樹,也與你溝通過?」

「是的。」三木道。

「然後你就下達了停止砍樹的命令。」

「嗯。」

「秋燕,在下達命令後,還有沒人失蹤的消息?」

「沒。」

「果然。」

「三木,不過我還是有東西想問。三木城的砍樹量這數年也沒增加過,是嘛?」淑嬌追問道。

「是的,我檢查過很多次。秋燕也親自調查過...」

「你的數字也是從官員口中報告的?」

「還有直接向三木城堜狾野鴾儤t及人民取得的數字。」

「我覺得......」淑嬌似乎有點猶疑。

「這是樊勝軍的手段。」

三木一個恍然大悟的樣子...

「難道大量砍樹的是他們?」三木道。

「我也是估的。」

「那好了,我親自出去森林堙A調查一下有沒外地人砍樹。」

「你還沒完全康復,不如讓我來吧。」秋燕拍著三木的肩膞道。

「不用了,我中的毒經治療後很快就能康復了。雲玲也不用跟來了,我自己一人去調查。」

「不,這太危險!」雲玲立即大喝道。

「我不想連累你。」

「現在這個三木森林,不是我們以往認識的三木森林了。」三木續道。

「也許三木城的人民還是我們認識的人民,但是出面的人,絕對不是我們認識的人。」

「但是,這個意識體是不懂分辨三木人及外地人的。」

「而且...整個森林也是這個意識體的佔領地,去一個就是一個......」

「那要去的也絕對不能是三木你啊!」秋燕及雲玲異口同聲地。

三木面向二人。

「你們忘了,我是在意識體堸k出來嗎?」

「秋燕,麻煩你替我看著三木城了。」

秋燕點頭。

「那好吧,我也要回去吧,有什麼消息通知我。」淑嬌站起來道。

「是的。」三木也站起來道。
PM
Top
諸葛people
發表於: Feb 2 2015, 07:51  
Quote Post


._.
************

發表數: 3,65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2-02-2006

活躍:22
聲望:723


有追開留名支持


--------------------
重蹈宇宙最初 密佈星羅
因果福禍 沒完沒了
善惡藏心壁 塵世中再分曉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Feb 22 2015, 11:16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三﹞

拓也不知所以地走著走著,不覺,發現自己身處在一條小村堙C

他是不知道自己怎樣走過來的...

拓也的腳直是不受控,在路上不知目的地走著...

...

不覺,拓也發現自己在一間民宿的櫃檯前...

...

...

服務員眼見拓也站在櫃檯前良久,終於忍不住要開聲了。

「先生,要房嘛?」

...

「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

「先生,要房嘛?」

「好的......」拓也是不知道他自己怎樣開聲的。

...

拓也上到二樓,見到一扇門。

二話不說,拓也就把他不知道怎樣得來的鑰匙放在門堙C

...

拓也一打開門,見到床,就不由自主地,直接摔在床上了。

...

..

拓也攤在床上,看著天花版...

然而,天花版上就只有一支關掉的光管。在外面昏暗的月光照進房間的情況下,只能隱約看到光管的樣子。

同時,在牆邊的鐘,一秒一秒地過去,發出達達的聲音。

窗外,異常寧靜,莫說人聲,連叫蟬的聲音也沒有。

這個畫面,就在拓也的眼中定格多時。

...可是,拓也的腦海,就只有凱琳被球體吃掉的情景,不斷地重覆、回帶、重覆、回帶...

...

如是者,過了很久...

拓也看著那個鐘...一時了。拓也知道要睡了,但是腦海中還是不斷的回帶,沒法入睡...

他嘗試在腦海中告訴自己要睡,希望讓自己安靜入睡,但是那段情景還是不斷回帶...

不久,他還開始聆聽鐘聲,但是還是沒用...

...

拓也再看著那個鐘...兩時了。

還是睡不了。

拓也站起來,走到窗邊。

窗外,他看見一座座矮小的村屋。而這些屋,大多也沒有亮燈了。

再遠望,他見到一片片的農田...嗯,不錯,這應該是農田,雖然環境昏暗,但微弱的月光還是令那個龐大的農田不能隱藏自己。

再遠望,就只剩下一座座不高的山,在陰暗的環境下,只能隱約看到山線。

再望上天,有數朵雲,一堆一堆地在深紫色的天空上。月亮,見不到了,大概在被雲掩蓋了。

...

不覺,拓也站在窗邊十分鐘了。他眼前的晝面基本上就沒變過。但是他的腦海,還是繼續回帶...

...

...

那個鐘,兩支指針成了一直角 - 三時了。拓也知道。

這個時候,他感覺到非常的疲累,又軟軟地攤在床上。

...

不久,他挪開被子,然後擁抱著它。

...

「凱琳,我對不起妳。」拓也合上眼睛,擁抱著被子小聲地說...

...

...

...

拓也打開眼睛,就見到背景已經變得明亮了,而整個畫面也被暴詩的樣貌佔據。

「現在什麼時間?...」拓也眼還是眼矇矇的,起來打算望鐘,好像沒看到暴詩。

「現在十時了。」暴詩大聲地道,把拓也嚇到又攤在床上。

「回去再說吧,這裡不方便。」

...

就是這樣,暴詩帶著拓也,一直走著...

拓也眼中,就只剩下一條被農田包圍的路,旁邊就只有那個永遠也一塊鐵臉的暴詩。

拓也的耳堙A只有風吹著農田的聲音。

然而,拓也的腦海堙A又開始浮現著凱琳被吃掉的畫面...

「昨天的事...」拓也突然開聲...

「回去再說。」暴詩很快就止著了拓也。

然而,這一句說話,卻在拓也的腦海中不斷回帶。其實,只是他不想繼續想著凱琳的事,才找別的東西,試圖佔據自己的腦海。

但是,這似乎不見得奏效,那個畫面還是不停浮現。

這時候,拓也心奡N像打仗,凱琳被吃掉的畫面不斷地進攻,然而另一方面的手段卻沒有多少。就只有那個到處也是那個樣子的農田,也許有一兩個農夫,以及暴詩本人...

打著打著,拓也連前面是什麼也見不到了。

「坐下吧。」暴詩平心靜氣地向拓也說。

「拓也,坐下啦!」暴詩有一些不耐煩。

「藤原拓也,你沒事嘛?」暴詩試圖收起自己的不耐。

「藤原拓也!!」暴詩忍不著了,大叫對方全名。

拓也才回過神來,望著,才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一間房子堙A見到暴詩已經坐下,中間有一張桌,他身後的窗外,又是一望無際的農田。

拓也才慢慢坐下。

「昨天...」暴詩伸手示意拓也不要說話。

「你,去白星城,把這個人捉回來。」暴詩直接就把一份檔案遞給拓也。

拓也心媮椄O交雜著,心媮椄O想著凱琳的事,現在...

「明天就出發,吳龍會帶你去火車站。」

其實可好,有別的東西幹一幹,也許可以令拓也忘記那不快的事情吧。

拓也打開檔案,見到封面後面是一張去白星城的長途火車車票,而檔案堨u有一頁紙,堶悸漲r密麻麻的,除了右上角有一張像是手畫的人樣貌外。

而這頁紙的最頂,寫著兩個大字:

「杜溫」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Feb 22 2015, 12:15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四﹞

「吳龍會跟著...」拓也問道。

暴詩搖頭。

「那有沒人可以...」

「去到白星城就會有人接應你。」暴詩說了這句,就站起來離開房間了。

「...」

拓也看著面前的檔案,心堣@片空白。

拓也再望出窗外,才發現這裡與他出發前的景色,是一模一樣。不過他實在沒心情再看農田了。

到處也是農田,凱琳被吃的地方又是農田,拓也心媟U想,他就愈恨農田。

拓也就這樣,轉身背向農田,離開了房間。

...

拓也走到廳,打開了電視。

他細心地看著電視的畫面,聽著電視發出的聲音。

這些畫面、聲音,一直走進去拓也的腦海堙C不覺不覺,拓也心奡N只剩下電視的聲畫,什麼也沒有再管。

...

外面的天色開始昏暗了,拓也的肚子也餓了,才想起他今天早餐午餐也沒吃,才知道,他要去自行煮東西吃了。

拓也走到廚房,打開櫃子,看見數包即食麵,結果連他自己也沒留意拿了多少包,就丟下去那水堙C

拓也看著那麵包,慢慢地化開,而且滾滾的水堙A冒出了非常多的泡泡。

然而,這樣由自然產生出來的境象,拓也還是沒心情看著,還沒知覺地,在櫃堮酗F一支不知什麼的白色粉狀物,然後整支丟了下去那有即食麵的滾水堙C

...

拓也把麵拿出廳,才慢慢地拿起叉子來吃...

然而,拓也把麵放到口堳寣A馬上就吐出來了。

「哇,那麼甜的??」

拓也才再把叉子放進那麵堙A卻好像觸碰到一些硬物。他用叉子把他撈出來,才發現...作死!他竟然把整瓶砂糖丟到麵堙I

而且那個煲滿滿的也是麵,湯也沒多少,大概是拿了太多包麵,又煮得太久。

拓也實在吃不下那東西了,放下了叉,又上了樓...

...

拓也走著,就發現凱琳的房間的門開著。

他在房外站著,又再一次想起凱琳。拓也想到,那一次他帶凱琳出去前,對方好像不太願意。

他看著窗外的天空,看到繁多的星星,又想到凱琳那一次在天台大叫的情景...

拓也向著走廊,低下頭了,還開始流下眼淚。

...

不知過了多久,拓也又把身子轉向凱琳的房間。

門,仍然是開著的。

不知道什麼的力量軀使,拓也走了進去。

...

一進房,拓也看見凱琳身前睡過的床,那被鋪整整齊齊地摺好在床上,枕頭滿企理地放在床頭。拓也想起,昨早他應該沒有摺被,事實上他也從不摺被。

拓也再向前走,就看見凱琳身前用的桌子。桌面上沒有多少東西,就右方有一個筆筒,堶惟髜﹞F不同的筆,一把直尺,還有一個釘書機。

這些文具上,還有各樣的花紋,這支筆上佈滿了櫻花的圖案,而另外一支則畫上了一些卡通人物,而且也是少女。

而直尺及釘書機上,還貼滿了五顏六色的貼子,還要是突起的,上面還有一些類似銀粉的東西。

拓也抬起頭,卻見到一個不是一般女孩子會喜歡的大壁紙...一張有關科學歷史的時間軸。

拓也其實沒有什麼興趣的,而且那張東西也在平鋪直述,不過還是一直看著...

「507年,萬有引力被發現...」

「553年,波動學誕生...」

「572年,蒸氣機被發明...」

「599年,發電機被發明...」

「643年,光電效應...」

「680年,世上第一部計算機建造完成...」

正當拓也看著那張壁紙時,手不覺間,打開了桌子的抽櫃。

拓也才轉頭,發現抽櫃埵酗@本厚厚的,類似筆記的東西。

拓也打開了筆記,只見到堶惜@堆符號,還有一些他看不懂的插圖...

那張圖畫了一棵植物,上面又標示了不同的東西。圖下面有一串很長又繞口的名字,旁邊就是一大堆的字...

這張圖就畫了什麼C、H,而且這些字母還用線連起來,那張還有雙線、三線!

那堣S有一條曲線,下面又是不知怎樣的一堆符號。

這張還見到數條平行的線,但是距離卻不一,之間還有數個箭號由一條線畫到另一條線...

那張卻是一些同心的半圓,像是向外散開...

還有這張,這真是不知怎形容了,像漏斗?上面有一個圓形,上面寫著質量等於什麼什麼的...

拓也其實對這些東西是有印象的,很多以前讀書時也看過,但是年代久遠,很多也忘了......

然而,拓也看見這些東西,心奡N只剩下失落。不久,他蓋上了筆記,收起了筆記,低下頭來,又開始流淚了......

...

***

「拓也,出發了!」吳龍正在敲門。

「正換衣服啊!」拓也倒的是在換衣服。

「帶齊東西啊,別忘了還有你的行裝!」

這天外面陽光普照,把農田上的葉子也照得亮亮的。

不過拓也實在沒有心情看農田了。現在可好,白星城只有高樓大廈,他不需要再看到令他討厭的農田了。

...

拓也跟著吳龍走著,卻一直低下頭。

吳龍看到拓也,沒有吭聲。

...

「到了。」很快,二人就到了火車站。

一個很一般的,只有一層的火車站,樓頂寫著「西北平原城火車站」,而在不遠處,就見到有一架火車在停著。

二人就進了火車站,職員示意二人出示車票,不過只有拓也有車票而已。

拓也沒有回頭,過了職員後,就直接上了火車。

這火車看起來有點殘舊,窗是開著的。

拓也在車卡末放下了行李,拿著自己的背包,找了一個窗旁的位置坐下...

才發現,他的背包上,多了一張白色的,被對摺了的紙。

拓也拿起紙,打開它後,看見第一句,立即彈了起來,立馬跑到火車門。然而,拓也跑到車門時,才發現車門已被關上...

「先生,請坐下。火車要開了,我們這裡不許站立的。」

拓也低下頭,樣子極度失望,再望著那張紙的第一句...

「歐凱琳還活著。」

本篇文章已被 耒戈氏 於 Feb 22 2015, 12:36 編輯過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Mar 1 2015, 11:37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五﹞

這是什麼事情?凱琳還活著?

不可能!拓也明明看著凱琳被球體吃掉的,怎會還活著?!

這張紙是哪堥茠滿H其實是否可信??

拓也心情平服後,才慢慢看這張紙下面的內文...

...不,首先要確定這張紙的來源!

拓也想著,很快就想起,他上火車前,下車的時候,就已經好像看到背包後面有一張白紙。然而,他當時好像沒留意到。

難道是吳龍在他沒留意時貼上的?唔...

「屆時黎峻會來接應你。下面是他的樣子。」原來這張紙下面還有一個人的樣子,看起來有點老。

「我不是要看這些啊,你怎知道凱琳還活著?!」

拓也這時候還拿起電話,準備打給凱琳。

「鈴...鈴...鈴...」

沒有反應。

「真氣人!早知就問暴詩拿電話!」

其實拓也是問過暴詩等人拿聯絡方法的,不過對方不肯,還說用一般電話肯定會被人監聽。

拓也這時試著打給那機構堣ㄕP的人...

打電話給吳龍,沒人接聽...

之後拓也看著電話薄,很快就發現一個機構堛漱H,當天與拓也玩過戰棋的...

「喂?方明天?」

「我是。」

「有沒凱琳的消息?」

「她不是跟你去了都賀村嘛?」對方似乎非常疑惑。

拓也想著要不要把凱琳的情況告訴對方,不過想著還是算了,看來對方對這事完全不知情。

「沒事了。」拓也失望地放下電話。

拓也看著窗外,又是綠色的農田。拓也實在不想再看到農田了,更加不是這個時候。

只好再次拿著那張紙看著...

「黎峻是我們在白星城堛熄云齱A主要職責是監視著政府的行動,尤其是針對我們的行動。」

「此外他還有一個主力助手王俊仁。」

...

「一般來說,白星國的警察大多也缺乏能力,只管自己,查案水平也很一般。」

「儘管只有他們能合法地擁有槍械,然而他們基本上只對同樣水平一般的賊有阻嚇作用。」

「就一年前,有一名大賊連環打劫各大珠寶行,警察們往往到現場時賊人已經逃之夭夭。」

「由於警察多次也不能捉到疑犯,結果人心惶惶,人們去珠寶行時無一不提心吊膽。人民對警察愈加不信任。」

「後來該大賊被殺,屍體在其家中被發現,然而這情況亦沒有令市民放心,因為這案同樣地,沒有人知道誰做的,不是黑幫仇殺,更不是警察們...」

「當年政府也只一直在說調查中調查中,結果直至今天也沒查出真兇。」

...

「除了大賊外,這數年來還有無數大大小小的案,那些警察往往也不能破案,草草了事,以至被遺忘。」

「街市街連環扔鏹水案、三合村四屍命案、連環失蹤事件、以至日前的瘋狅駕駛撞到多人的案件...」

「不過,所有警察也是懦弱這個事實,也許,今天,就要被改變了。」

「杜溫。能夠生擒王俊仁的,這個人絕不簡單。」

「我們不知道他會否願意加入我們,如果肯就最好,如果不肯的話,我們也要硬來。他對我們的威脅實在太大。」

拓也把紙對摺,放在腳前,嘆了一聲氣。

...

「杜溫...?」

「不管了。到時再算!」

「凱琳啊......如果你真是仍活著的話...」拓也把身子躺在火車的椅子上。

「...就出來見我一面吧。」...

...

不覺,拓也開始覺得眼睏了。外面全也是一式一樣的農田,對拓也來說真是悶得想睡,還是他家鄉長州的景色更優美。

說起長州,拓也已經離開了長州數個月了,除了凱琳外,拓也還開始掛念著他的長州的家人、朋友、同學、還有那堛漁景、餐廳、公園、遊樂場......

拓也心想,家人應該還沒有放棄找自己回來,不過如果警察們真是如那張紙所說的話,大概真是要很久也找不到自己了。

不知道其他同學怎樣呢?拓也還想起,他在學校還算是一個花花公子,有不少女孩羨幕,不過如果她們聽到自己把凱琳送死後,應該很多女孩也不要他了。

不知道那間在海邊,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的餐廳、老闆娘是否還是如此可親,那裡的海鮮炒飯是否仍然新鮮、美味呢?

雖然白星城也有海鮮炒飯,但是白星城遠離海岸、拓也想那裡的海鮮也不會較長州的好......

當然,更大問題是,現在警察們應該也在找他,他大概應該不能夠大條斯樣地在那裡的餐廳吃飯了,估計黎峻也不會讓他在餐廳吃飯。

拓也實在是累了,是時候放鬆一下。

...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Mar 21 2015, 03:18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六﹞

杜溫面前,又是那個古舊的沒有閘的門。

不錯,杜溫又來到四天大廈了。

杜溫想,這天輪休,那些警察說就不要跟這件事,不過嘛,現在他不是工作中,看警察們也不會管啦。

...

杜溫走到上五樓,才發現這門沒有門鐘。杜溫只好敲門。

咯。咯。咯...

...

一個老到的人打開了門。

「原來是你,進來吧。」

...

杜溫及那老到的的人在椅子上,面對面坐著。

「我想問一下有關球體的事。」

「你上次提到遠古的球體,這是什麼一回事,怎會是遠古的?」

「等我一會。」

這個老到的人就站起來走著,杜溫看著對方,穿過那個打開了的門,然後就在他的視野中消失了。

...

不久,那個人拿著一些文件,走到杜溫面前。

「其實呢,有關球體的事情,大多也是口頭流傳下來的,記載很少,堶悸漱]是我們搜集回來的資料。」

杜溫點頭。

「這個故事可以追朔到三千八百年前。」

「當年,人類散佈在青天星星系,橫誇數個行星,可以說是人類文明煇煌的時期...」

「但是這也說是人類文明最黑暗的時期,因為...當時人類只在自相殘殺!」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一些不明來歷的球體,利用蟲洞抵達了青天星星系。」

「什麼?蟲洞?」

「瞬間轉移知道是什麼嘛?」

「我知道。」

「在巨大的宇宙中,能夠在數年內抵達別星系的,就只有它能做到。其他方法需要上百過千年。」

「說回球體,它們來到青天星星系後,就大舉入侵各行星。當時的人們立即用他們的機器兵,在宇宙婸P球體開戰。」

「雙方的實力其實相差不遠,在數個月以來,球體與人類間的戰鬥各有勝負。」

「只是...球體的武器,對人類來說太恐怖。」

「?」

「它們自己就是武器。」

「!」

「它們打仗的時候,每每從自己球型的身軀中,伸出長長的條狀物。有時會這些條狀物當成槍地發射,有時候直接埋到人們身旁,然後...」

「我想你知道了,把他們捉著,然後帶進它們自己的體內...這是活吞。」

「結果,時間一久,當愈來愈多人知道球體的恐怖,人們開始懼怕......尤其是在前線作戰的軍隊。」

「不過,這不是主要原因,當平民們也以為那些軍隊能夠保護他們的時候...」

「球體利用不明來歷的東西,向一個住滿了人的行星射去。」

「然後...那個行星消失了。剩下的就只有大量的岩石碎片。」

「...這時候,很多人類也徹底崩潰了。」

「之後呢?」

「幸運的是,當時的領導者沒有驚慌,成功穩住了民心。只是...」

「戰爭仍然繼續,而且人類開始處於下風。」

「簡單來說,能夠對抗球體的戰士愈來愈少。人類的戰力在戰爭中只有不斷的下降。」

「不過,肯定的是,人類活下來了。」杜溫道。

「沒有人知道,人類是怎樣活下來的......也許有人知道,不過我們這幾年來也找不到有關方面的資料。」

「唔...」

「是了,你有沒興趣加入我們?」突然間,這老到的人話題一轉。

「唔...為何我要加入你們?」杜溫問道。

「你不覺得政府的警察很差嘛?」

「他們一味就只顧自己,又不懂破案,賊又捉不到,惶論那些吃人妖怪!」

「看。」對方拿起一份看來很古舊的報紙。

「三年前的新聞。」對方指著日期。

「街市街,就是下面條街,發生了連環扔鏹水案。直至今天也沒捉到疑犯。」

「如果不是反貪腐法在數十年前成功立法,今天的警察則更壞!」

「可知道未有反貪腐之前,很多賊人只需給錢就可以不用被追捕,救火、救人之前也要收錢。」

「然後很多人在街上走的時候,不時就被那些警察截停要錢。那時的人根本就不能不給,否則他們就用什麼遊蕩罪可以拉你去坐牢。」

「可惜的是,法律阻止了直接榨壓市民的行為,卻改變不了警察的醜陋。」

「那不是所有警察也是這個樣子的...」

「好啊,有那一個警察是好的?」

「我知道,如果所有警察也是壞人,沒有人捉壞人,這個世界應該到處也是姦淫擄掠吧。」

「這個嘛,那你說,你出街,你怕被人當街打劫嘛?」

「我就不會。」

「你果然對自己很有信心。我想你應該是有操練自己身體...我還估計,你有習武吧。」

「你又知道?」

「基本上,一般市民,除非好像你那樣懂得防賊,否則人們也提心吊膽,除了把自己的財物收好,還要時刻保持警覺...」

「否則就會有別人...搶東西還小事,直接捉整個人去剌索就糟了。」

「唔...我再考慮一下吧。」

...

本篇文章已被 耒戈氏 於 Mar 30 2015, 11:31 編輯過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Apr 5 2015, 10:57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七﹞

「那麼,你們又如何?」杜溫問道。

「看這裡好像什麼也沒有...」杜溫續道。

「嗯,你跟我來一下。」這老到的人站起來,走著。杜溫從後跟著。

...

這老到的人打開門,在杜溫面前的,是數張椅子,面對著一部很古舊的電腦螢幕。

真是很古舊。現在的電腦螢幕也是薄薄一片的,但是這個螢幕卻非常的大及厚。杜溫隱約記得這些東西在小時候見過,現在已經很難找到了。

這人打開了下面的櫃,可以見到大大的笨重的電腦主機。對方在那個直線及圓圈的按鈕上按了一下。

然後,這電腦的畫面左上角,出現了一行字。

這人不知從那裡的拿出鍵盤,在上面打著。

很快,那個電腦螢幕,由一片黑色,只有數行字的畫面,一瞬變成一張圖像。

然後對方按了一下空白鍵,就走到杜溫旁了。

而畫面也開始轉動。

「這是我們組織拍攝得來的影像。」

「基本上,警察們看到那些球體,無一不紛紛逃亡,可以在這些片段中看到。」

「當然,逃亡是沒用的,看,球體馬上伸出觸手,把這些警察也...」

「而且,他們還佔領了村落。可以在這片段看到,那些球體一看見想走出來的村民,立馬就放條狀物出去,把他...」

「唉。你看見球體的暴行了,警察們又沒用,全部不是被直接殺死就被球體吃掉。」這老到的人一直看著畫面道。

然而,杜溫似乎目無表情,不以為然。

「那你們呢?」杜溫問道。

「我們剛剛有一個人,成功逃出了球體的追殺。」

「而他備了最新型的武器,把球體止住了。」

「有沒片段?」杜溫問。

「抱歉,這也是昨天才發生的事情,片段還沒送到。」

「那你們最新型的武器...」

「是一支火箭炮,而那火箭是毒素注入型。」

「嗯...」杜溫心想,他在警隊未曾見過這種武器。

「那你們的伙食...」

「放心,這是我們全也包妥。就這裡還有不少房間空著。」

杜溫在走著,頭向下,手托著下巴,似乎沉思中...

而那老到的人一直站著,似乎等待杜溫的答覆。

時間過了良久......

...

杜溫想著,對方的條件其實不錯,而且他們似乎有一定的實力。不過他又想,單憑一次逃出,不說明什麼。

而且看著這單位,想必他們其實不是很有錢。即使包了伙食,杜溫還覺得自己還需要一些錢傍身...

「那麼你們的薪金?...」

「定必較你現在的薪金高。」

杜溫聽到這,似乎這個擔憂也解除了。只是...

他們實在很難說得上是正當的組織,而且看上去,他們的人手也不見得很多,肯定較警察少。如果警察們發現這裡的話...

尤其是,杜溫自己這數天的行動,已經觸動到警察們的神經,他們現在應該開始監視這大廈,說不定就在這一刻,已經有警察在對面看著...雖然這房子似乎沒有窗。

何況,即使他們的科技似乎較為先進,但不代表警察沒有這些科技。

「我再回去考慮一下吧。」杜溫還是低下頭地道。

「好的,下星期希望得到你的答覆。」

...

***

杜溫這天回到警局...

「杜溫!你跟我進來一下。」就被某高層召喚了。

...

杜溫站著,與那高層面對面。

那高層把一個信封,向著杜溫遞去。

「杜溫,為表揚你最近在警隊的表現,現在升你為小隊隊長。」

杜溫想,好啊,在警隊堻狺蒆狺O,卻看著其他警察懶懶閑的。他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只是...

「明白!本人接受任命!」杜溫把手放在額前,腳踏一下,據說所有警察要示意得知上級命令時,也要進行這個動作。

杜溫這時上前,接過任命書。

「杜溫,另外給你的隊目一個特別任務。」

「調查四天大廈堛漸i疑人士,目標是要捉拿王俊仁歸案。」

果然,事情不是這樣簡單。杜溫想。

「明白!本人定必盡心盡力調查案件!」

對方點頭,示意杜溫可以離開了。

...

杜溫走到桌前,打開任命書。

杜溫看著任命書,堶掉g著了他的小隊的隊員...

雖然這樣說,平時在街上走時基本上是一個人的,而且採取行動前還要得上級批淮。杜溫想,這其實很沒效率...

再看下一頁,新的待遇...其實與之前有進步,不過杜溫想,這與他的期望有少許落差。

杜溫把任命書放回信封堨h,在桌前,手托著頭,一個人在坐著。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Apr 21 2015, 12:51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八﹞

杜溫這天又走到褔來村,心中苦惱...

杜溫看著公園堛漱p孩在奔跑著。突然間,一個小孩跌倒了,在地上哭著。

隨即看到一個年輕的女性走到小孩前,扶著對方起來。

杜溫沒聽到對方說什麼,不過看著那女孩溫柔地撫著小孩,想必是小孩的母親。

不過杜溫沒有感覺,還轉頭向著那張永遠也一個樣子的木製長椅。

杜溫在長椅上,一個人在坐著。

杜溫心堛漯F西真是多得很,又有那個不知什麼的,與球體打仗的組織...

又有那群說就沒用,其實又很穩定的警察...

...還有那個諸葛安華,這究竟是什麼人。

杜溫的煩燥,在外面也看得出了,一個愁眉苦臉的樣子。

...

不覺間,一個老人就坐在杜溫旁。

杜溫聽到坐下的聲音才發現,轉頭一看,原來那是魯格。

兩人在長椅上坐著,一言不發。然而,魯格看起來神采飛揚的,與旁邊的杜溫成為很大的對比。

...

「魯格?」杜溫突然開聲。

「啊,又是你。什麼事情呢?」

「這樣的,警隊給我升職了。」

「好啊。」

「不過他們又正追捕一個人。不過,他們的實力,很可能在警隊之上。」

「嗯?你說,有一個組織的實力在警隊之上?」

「他們是敢於作戰的,不像得警隊,人人也愛管不管的。」

「唔...」

「而且警隊及這個組織,給我的薪金也相約...」

「雖說警隊在明,組織在暗,不過,我不見得我在警隊會有什麼作為。」

「又不能這樣說。在警隊中,升職還是看實力的。」

「什麼實力?不是交際的實力吧...」

「有些啦,不過也看戰績的。我看你警隊也不是做了很長的時間吧。」

「就畢業數個月。」

「那就是啦,你也不完全瞭解警隊運作。」

「不過這樣,我們的警隊的確不太完善。倒有一樣東西。」

「嗯?」

「人們只會記著別人的壞,很少記著別人的好。」

「很多人說,警隊不能破案。其實他們破了不少的案,只是沒人記得,沒人留意而已。」

「更何況我們的傳媒,全部也向錢看,只報導大眾喜歡看的東西...」

「而大眾,往往是喜歡看別人壞的。」

「大眾,基本上只看到,只記著警察不能破案,卻沒有細心留意,以至忽略了警察也破了不少的案件。」

「例如?」

「每個月也總有數單棄嬰案,又有數單當街搶劫...」

「慢著,街市街不是有很多起搶劫案捉不到人嘛?」

「所以我說了,大眾只看到警察沒有破案。」

「事實上,警察的破案率接近八成,比起很多地方也要好。雖然啦,可以做得更好的。」

「唔......」

「唉,我也不知道怎樣決定。」杜溫唉聲嘆氣地道。

「...不如這樣。」魯格在不知那裡地拿出一個硬幣。

「就由它決定你的前路?」

「這不好吧,好像有點兒戲!」

魯格見此,把硬幣收起了。

「還有...這個諸葛安華...」

「諸葛安華?嗯...」

「嗯?你認識他?」

「要怪,就怪天星大學。」

「當年他以全校第一名升讀天星大學博士。精通天文地理、物理、生化,本來他可以是一個很厲害的科學家,只是...」

「他實在太厲害,結果其他人開始懼怕...」

「...而懼怕,卻逐漸變成妒忌...」

「...然後,天星大學的一大群博士,開始策劃要把他逐出去。」

「他們暗中把他的論文及別的,抄襲的論文掉包了。」

「職員沒有留意,就把這篇抄襲的論文當成他的論文,之後的事情你也想到吧。」

「唉......」

「你也知道在學界堙A抄襲別的論文,後果有多嚴重。職員又沒有任何理會其他疑點,就把他逐出去了。」

「而更糟的是,當時這群博士還向傳媒宣稱這個事情,結果在傳媒加料的情況下,他的處境每況於下...」

「連其他大學,包括東森大學、北港大學及西北農業大學也因為這個他根本沒做過的事、再加上傳媒的渲染,也拒絕了他。」

「最後...唉。」魯格來時還是滿精神的,說下去,又變成唉聲嘆氣了。

「唉...」杜溫,當然一直唉聲不斷。

「知道諸葛安華的下落嘛?」

「不知道。沒有人知道,他的基地應該是很隱密的,可以想像到。」

杜溫難免有失落之情。

「你怎知道諸葛安華黑化的?」

「你又怎知道諸葛安華這個人?」

這時,杜溫從身上不知那堛滿A拿出一張卡片。

「我也是。」魯格又在身上不知那堛滿A拿出一張卡片。

兩張卡片比對,完全一樣,「諸葛安華,天星大學榮譽博士...」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Apr 21 2015, 14:11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三十九﹞

丫全到了圖書館,把數本書也拿到櫃檯前。然後他把面頭的三木傳說分開拿了出來...

「這本續期的。」丫全道。

櫃檯對面的男孩把書也拿起,放到那部條碼機前...

「這些也是還的。」丫全把剩下的書全也遞前。

對面的人放下了三木傳說,然後把那疊書逐本逐本地放到那部條碼機前...

「搞錯啊,弄濕了木桌完全不管!...」

「不,我看到是芷若把水杯弄倒,瀉了。」

「喂,芷若!」

文芷若拿著一本書,正離開櫃檯,好像沒聽到對方叫她。

「文芷若!!」這個女孩大叫著,圖書館堛漕銗L人紛紛望著她。

「喂,你嚇倒其他人啦。」但這個女孩已經走開了...

...很快還走到芷若後方,把拍打對方。

「喂,你倒瀉水你不知道的嘛?」這女孩還指向芷若。

文芷若才若無其事的樣子,一言不發,放下手上的書,走到木桌前,拿起抹手紙,把桌上的水也抹乾了。

「先生,可以的了。」丫全還正在望著芷若,才發現對方叫他。

「好的,謝謝。」丫全把三木傳說也拿走了。

丫全還是看著剛才大叫的女孩好了,樣子很好,肌膚白滑,卻想不到這樣的女子卻在圖書館堻o樣大叫,真是失禮。

...

丫全坐在沙發上,放下了三木傳說,然後又拿起報紙看了。

「股市連升五天。」丫全笑了,他買了不少股票,這次應該賺不少。不過他想,這樣升法,應該很快就會回吐,是時候把股票也放了。

「可兒自爆,已有三個月身孕。」丫全不是杜溫,看到這個消息後開始看詳細的...

「慢著,可兒及明德不是一兩個月前才結婚的嘛?三個月身孕?不是奉子成婚吧......」丫全心想...

可知道,這個社會,未婚先性的情況愈來愈多,還搞了不少命子來。奉子成婚就快變成常態了。

就是沒人公佈奉子成婚的夫婦,有多少後來離婚,有多少後來再結婚...

...也未說還有不少有子女也不結婚,隨隨便便的,說分就分。

可以想到,這樣對子女的傷害有多大。

就是沒人公佈,這個非婚生子女的表現,與成長於完整家庭的子女,有多少的落差。

...也未說還有不少女孩被搞大後,男方不管她...

...更甚是直接被姦污的 -- 雖然這個暫時還是很少,女性出外也暫時不需要擔心這東西。

丫全平日雖整個女性打扮的,又好像常常玩柔弱的女孩,但是直接怎樣的事他絕對做不出。

嗯,這當然。他是讀生物學的,對這些東西當然瞭如指掌,這些事,引來後果絕對是嚴重,他比其他人也要清楚。

他還知道,什麼安全的絕對不是百分百安全,什麼避孕的就更加是了。除非自切,否則這些一旦發生...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沒空養活子女啊!

墮胎?別了,太危險了,而丫全還覺得,這等同殺人。

...只是,他不是讀社會學的,上面的問題,他實在答不到了。

「可惡,這個芷若,一些常識也沒有,怎可能把那些文件就丟垃圾桶!」又是剛才大叫的女孩,丫全沒有為意她的控訴...

「算吧,你又不是知道她什麼身世...」另一個女孩小聲地道。

「身世?」丫全想,芷若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身世?

「芷若有什麼身世?」丫全忍不著了,直接就開聲。

「什麼?你竟然不知道?我們全部也知道,她是由社工轉介來的!」那個剛才大叫的女孩,又再吵鬧地向丫全道。

「為什麼轉介?」

「這層沒人知道!社工又不說,我呸!」說畢,這個女孩就走開了,沒有理會丫全。

「圖書館有個這樣的管理員,真是...」丫全想。

「不過,社工轉介,唔...難道這個芷若正面對什麼的問題?還是她自身的問題呢?」

「不管了,這些女孩不管也罷。」丫全把報紙也放下了,又拿起三木傳說...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May 10 2015, 07:43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四十﹞

三木在三木城的南方,沿著泥路,踏著單車走著...

極茂密的森林,看起來像密不透風的樹冠,把泥路也遮掩了,泥路變得非常陰暗,日夜不分。

踏單車來應該有點危險吧,雖然這不是普通的單車,還裝配了車頭大燈...

不過三木似乎很熟練,踏單車如履平地,想必她應該訓練多時了。

...

走著走著,她突然想到,對方如果要砍樹燒樹,應該不會就在大路上。

不過對方是什麼人,三木心中也沒有一個譜,想不定對方真倒會直接在大路上就砍樹。

尤其是,如果他們真是打算建路的話,那就更自然地在大路上砍樹了。

...

走了半天了,三木累了。她走到河邊,下了單車,在單車架上拿起乾糧,坐在樹旁休息著。

吃著吃著,三木望向放在單車上的機器兵,突發奇想,走到機器兵前...

她伸出手,在其中一隻機器兵的上方放著。

然後再伸出另一隻手,在另一隻機器兵上放著。

她蓋上雙眼。

...

...

「三木。有什麼事情了?」不知那堥茠瑭n音,好像只有三木聽到。

「你說,這個樊勝,是什麼來歷?」三木好像在自言自語?

「我們不知道。」

「又是...你們也沒見過他們的人。」

「那麼,你們在哪裡來的?」

「我們生來就在心城。」

「嗯,之後你們也一直留在心城,直至跟著我?」

「是的。」

「之間有沒什麼事情?」

「我們在心城那裡,經常被要求攻擊我們的同類。只好的是,我們同類是不會被其他同類打到永別的。」

「你們可好,就算打架也不會打死別的,看我們人類?...」

「...」

「主人,不要緊,我們會保護你的,正如剛剛與你見面時所答應你。」

「嗯。」三木微笑著,雖然不知道對方能否看到她的微笑。

...

***

三木繼續行程,踏著單車在泥路上走著。

三木一直走著,在她旁邊的樹林則愈來愈疏落。

...

走著,一直在她頭頂的樹冠開始變得更為疏落了,天上的陽光,把整條路照得光光猛猛的,與之前陰暗的路面形成很大的對比。

她看著天空,本應是藍天白雲的,最少也應該看見一片白雲。事實上,就算是灰色的雲也好,三木也不會擔心,只不過...

她看見的,除了藍天外,卻看見近乎黑色的雲。

不...這不是雲,這是煙!三木想到。

「他們果然真是燒森林!可惡!」

不知道是否泥路變得光猛的緣故,三木的速度似乎更快了...

...

「啊!」

突然間,三木看見的畫面,由一條不平坦的泥路,變成一片黑色...

在外面看,單車上的人卻消失不見了,單車卻只能維持它的慣性向前衝...但它只能維持數秒,沒有人在上面,它倒下了。

它載著的機器兵連單車一同倒下。機器兵就摔在地上,一點反應也沒有。

...

***

三木看見的,又是一片黑色,手腳,當然是動彈不得。

「我對不起你,如果你要人類賠罪的話,你可以把我殺掉了。」三木大概瘋了,如果有別的人聽到的話。

突然間,三木感到自己的身體被緊緊地束著,全身前後也被壓緊,她透不過氣來。

三木把雙眼蓋上了,似乎不想活了。

...

「有趣,你不想活了?我偏要你活!」三木聽到一些聲音,卻不知在哪裡傳來的。

這時候,三木覺得自己不再被束緊了,她立即不自控地吸氣及呼氣。

「我知道你很憤怒,看見自己的同類被活生生地燒死。我又何嘗不是與你一樣...」

「看見自己的地方被別人破壞,我心中也很不快。」

三木說完後,她就讓自己一直靜止著。

...

...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May 17 2015, 09:21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四十一﹞

時間過了不知多久。三木的腦海空白多時...

在上下左右前後也是黑暗的環境裡,三木根本無從得知過了多少時間...

...

一個黑暗、也是一個極靜的環境。

三木聽到自己的心跳,一響一響的,緩慢的。

三木還聽到自己的呼吸,平緩的,而且與心跳的速率一樣。

一個心跳、一下呼吸。

三木心媗扔蛣o自自己身體的聲音,腦海堣@片平和。事實上,正正就是這些聲音,使三木能夠安定下來。

...

聽著,她好像還聽到她的心跳,每一下,表面聽起來一樣。但細心聽著,她好像聽到她的心跳,每一下也有分別。

有時候高、有時候低,有時候長、有時候短。當然,這些變化也是很微小的。

突然間,她聽到的心跳聲,變得不均勻,每一下心跳的之間的時間長短不一,而且還很明顯。

三木沒有慌、反而更細心聽著這種生理的交響樂。

這樂,表面聽起來雜亂無章,聲音之間一時長、一時短、一時靜、一時高、某一些時間還聽到多出近一倍的音量...

...但是再聽著,她就發現這裡有兩種明顯不同的聲音。

一個來自她自己的,另一個,真是不知那裡來的,大概是把她捉來的那棵樹的心跳?

把兩種聲音分開,她知道她沒估計錯。兩種聲音以自己的頻率跳著,應該是兩種的心跳。

...

...

突然間,一個人的樣貌在三木眼前出現。

這人看起來平平無奇,面上有點灰燼,一片片的灰色就在面上。

「燒我森林者死。」不知那裡來的聲音,三木聽到,把那個由心跳組成的交響樂完全蓋過。

這時候,那個人一下子就吐出紅色的鮮血,沒有知覺了。

親眼看著一個無辜的人被殺害,三木心中的感性,幾乎就展現出來了...

...但是她的理性,把感性也壓了下去。

...

三木心裡一片空白。其實,某程度上,她心裡就像打仗,但是這場戰爭,更要壓制下去不讓外面知道。

因為她面對的東西,能夠直接讀取她的思想,在過去的交流中就能得知。

「你!給我把這些人也殺光!」突然,三木的耳中傳出非常大的聲音。

「是的!」三木的理性,似乎在這一刻,也不得不壓過感性了。

「啊!」這時候,三木感到被一直拉著,而極高的拉扯速度,直接就令三木失去知覺了。

...

***

三木打開雙眼,只看到自己坐在地上。縱觀四周,看著天空、看著旁邊的樹木,她知道她身處的地方與她被捉走的地方是一樣的。

但是問題是,她的單車及機器兵卻消失了。

三木站起來,到處望著,走著,仍然沒有發現...

三木望向地下,卻發現那塊濕潤的泥土上,有她沒看過的鞋印。

「糟了!有別的人來過,而且把我的東西也偷走了。」三木很快就得出結論。

但是,雖然路就只有一條,但是仍然有兩個方向,究竟她的機器兵去了哪?

籍著鞋印的方向,三木估計對方應該是向著三木城方向走去...

見此,三木開始向著三木城方向走去,心裡當然希望沒有什麼事情,但是她知道,這樣的情況,不妙!

...

三木一直走著,心裡愈發憂愁...

除了還得處理即時的危機外,她在那樹裡那一句答應,更使她更加苦惱。

她當然不想殺人,但是在那個環境,她又不得不答應,否則死那個就是她自己...

「三木!」這時候,兩個女孩直接就在三木前面,踏著單車,向著她衝去。三木很快就認得出,是何雅瑰及明音。

「三木!!我們的村已經......」何雅瑰及明音坐在同一架單車上,在三木面前停下了。單車上還有兩架機器兵,不過看起來一點精神也沒有,大概已被擊倒了。

「已經什麼了?」

「樊勝已經攻進村了。」

「什麼?」

「我們不敵他,而且還把秋燕及雲玲捉走了!」

「什麼!!!」三木大聲嚷道,一點也不像她平時的樣子。

「她們為了保護我們,不惜攔著敵人,讓我們逃走,向你報信...」

「明白了。」

「還有,我還看到,樊勝那群人還殺害村民,幾乎見人就殺啊...」何雅瑰忍不住眼淚了。

三木的樣子沒表情...事實上,三木也快哭了。

...

「來,上單車,跟我走。」三木說道。

「音,上我背後,捉緊我不要放手!」三木蹲下道。

「但是...」

「來吧!」

明音點頭,就走上三木背後。

三木揹著明音,上了單車。何雅瑰就坐在單車後面。三木就踏著單車,向著三木村的方向前進...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May 24 2015, 01:26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四十二﹞

三木等三人走到半途,卻停下了單車,還下了單車。

「你們跟著我,別走失了。」三木道。

就這樣,三木等三人走進森林堙C

...

陰暗的森林。

而且還沒有明顯的路。

三木等人就在極密的樹木之間穿梭。

不覺,何雅瑰及明音的手拖著了...

三木一邊走著,一邊回頭看了何雅瑰及明音。她們心中的膽怯,雖然沒有很明顯地展現出來,但是...

她們臉上的表情,已經出賣她們了。

三木停下,還走到二人前,一手拖著雅瑰、一手拖著明音。

「來,小心慢行。」三木道。

二人看著三木,又和善又充滿信心的樣子,心中的怯一下子消除了。

...

「到了。」三木道。

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個破舊的屋。

牆身已經滿佈了綠色的刺棘及苔,還有灰色的霉。而窗戶,雖然好像日久失修,但沒有什麼損毀的痕跡。

三木看著屋頂的天線,看起來原好無缺。

這樣的屋,三人也很久沒見過了。三木城根本就沒有這些屋,她們也是住帳棚、甚至是樹堶情C

...

三木慢慢地打開了沒有上鎖的門,進了屋。

堶悸漕F發已經滿佈了灰色的線及點,本來紅色的沙發,現在也不知還算是不是紅色了,像灰色的沙發才是。

而木桌,也同是,滿佈灰色的線及點。

而上面的光管,電線外露,而且有被咬過的痕跡。

「你們倆在這裡等我吧。」三木道。

然後,三木就走進了廚房,縱觀四周。

爐頭很久沒用過了,同樣地發霉了。

白色的雪櫃、還有上面的雜物櫃,也變成灰色了。

看著看著,三木很快就找到那個鐵製的箱,上面有一個電力的標誌。同樣,也發霉了。

三木打開了箱,然後就向著那個大大的制,撻著。

然而,屋子埵乎沒有什麼反應。

三木走出廚房,走到沙發旁邊的茶几,拿起上面的電話...

...

然而,電話卻沒有聲音。

三木看著電話接駁著的電線,一直追蹤著...

那電線由茶几上,伸延至地上,在地上游走著。

很快就發現,那條電線已經斷了。很明顯是被咬過的。

三木就這樣,走到另一間空置的房間。

這房間有一張床,一張桌,又是發霉的。這裡應該沒有東西不是灰色的了。

三木就到桌前,打開抽屜,堶惚o有一抽銅線,還有一個尖咀鉗。

三木拿起銅線、尖咀鉗,走到出去,好像沒留意雅瑰及明音坐在地上了,就直接走到廚房堙C

「啪。」一聲,三木把總電源也關上了。

及後,她走到那斷開的電線裡,直接就拿著鐵線在駁線...

...

三木拿起電話,就在電話上面的數字按著。

...

「喂?梁合然少校?」

「司徒三木少校?有什麼事情嘛?」

「很嚴重的事情,三木村被樊勝攻下了。」

「什麼?」

「而且...秋燕及雲玲也被樊勝捉走了。」

「什麼?」

「知道樊勝有多少實力嘛?」

「他們有五人,包括樊勝本人、還有章念恩、陳渾、李矯、阮亂...也是何雅瑰及明音二人告訴我的。」

「他們趁我出去時偷襲,真是...」

「好的,我們馬上派人來!你現在在哪?」

「在以前搜索三木森林時所建的小屋三號堙C」

「好的,我現在就找人來會合。」

「嗯。」三木說畢,把電話放下了,走到雅瑰及明音兩人面前,坐在地上。

...

「三木,我們對不...」

「別吧,你們沒做錯。」

二人也低下頭了。

「心城政府會派人來接應我們,到時候我們就拿回我們應得的,只不過......」

「他們來要一個月時間。」三木的語氣,由肯定,突然變成像在陳述事實。

很明顯,三木心堙A是很擔心淳于秋燕及冉雲玲二人的。

但是三木知道,對著兩個小的,不能展現她的擔憂。因為她知道,沒有信心就一定會輸。

「這裡很隱閉,是當年心城政府探索三木森林前興建的,已經是很多年前了。」

「你也看到這裡沒有路通出去。」

「那你怎知道還找到這裡的?」

「因為每棵樹也不一樣,就如每一個人也不一樣。」三木微笑著。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n 7 2015, 14:56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已知人設

(數值只是約數的 grin2.gif )

創意/邏輯/體力/人際/意志


杜溫, 25
不屑世事的人
出自一個短頭髮,瓜子臉,有少許胡鬚,有一雙大眼睛,相比起來很一般的鼻、嘴及耳朵;一般高度,中等身材,穿著灰色T恤,灰色長褲,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年青人上。也許,就是這種看上去什麼特質也沒的,內堣~隱藏著巨大的力量。
31/73/103/85/20

藤原拓也, 22
一個普通的人
身材瘦削,有點高,隨圓險,垂下的深啡色頭髮,掩著有點尖的耳朵;細小的眼睛,垂直的鼻樑,適中的嘴唇,穿著藍色及白色的T恤,黑色的短褲,看來是一個很一般的青年
7/104/85/98/14

丫全, 24
「我要成為各項生物交易技能滿點的神人!!」
一個粉紅色長髮,圓形臉,還有又大又圓的眼睛,相比下鼻及口就很細小了;瘦削的身體配上不成比例的大頭,身穿深灰色大衣,「學系:生物學系博士生」
82/76/10/65/67

歐凱琳, 17
奇特打扮,綁著三條不對稱,還是一條長一條短的辮子,平滑的肌膚,細小的眼睛,細小的鼻,還有櫻桃小嘴;身材異常幼細又矮小,卻穿著滿佈花朵的花紋,波浪裙腳的短裙。總看起來,像是一個弱小的女孩,一碰就碎...不,對於某些長期在家,天天對某些動漫幻想的人,依他們的說法,這根本就是一個蘿莉!
98/83/5/70/54

文芷若, 20
一個比正常高不少的女孩,配著短頭髮、卻有白滑的肌膚,五官端正,身穿白色長衣,白色長褲...咦,她的衣著比起很多女孩也要密實,看她連那衣的頸扣也扣上了,緊緊地貼著她的頸。
33/66/71/28/102

---

魯格, 76
褔來村
一位滿頭白髮,有一點鄒紋,五官端正,體型及身高也與杜溫差不多老人
47/54/22/75/93

---

暴詩, 44
長州系
方型臉,膚色黝黑,長年愁眉深鎖,十足一個嚴肅,還有一些暴戾的樣子。氏暴果然是氏暴!
68/92/75/80/81

---

黎峻, 38
心城組織
一個身材一般,留有胡鬍,外貌嚴肅的,看來有點老到的人
91/89/21/95/90

王俊仁, 24
心城組織
身高一般但而體型瘦削的年青人
43/88/101/12/100

---

諸葛安華, 23
100/100/18/48/6

---

司徒三木, 27
站著兩個女孩,高度一般,不過也擁有白滑的肌膚,圓形臉,如櫻桃般細小的眼睛、鼻樑、嘴巴。身型瘦削又能吸引人。唯一能明顯分辨二人的,就是一個長頭髮得垂到肩膞
83/84/44/105/109

淳于秋燕, 21
外貌不揚,臉上還有數顆暗瘡,最特別的還是紮著孖辮。衣著也是與一般平民一樣的,以簡單的原布料作長裙。
95/77/22/98/97

冉雲玲, 25
站著兩個女孩,高度一般,不過也擁有白滑的肌膚,圓形臉,如櫻桃般細小的眼睛、鼻樑、嘴巴。身型瘦削又能吸引人。後面紮著短小的辮。
24/52/85/48/94

何雅瑰, 20
黃色臉,黑色的孖辮長頭髮,穿上了黃色的長裙。
52/59/47/75/73

明音, 16
身材瘦削矮小,紮著孖辮,而且樣貌可愛,
39/47/4/62/105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n 10 2015, 14:30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待用)

本篇文章已被 耒戈氏 於 Aug 13 2015, 13:01 編輯過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l 2 2015, 12:28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待用)

本篇文章已被 耒戈氏 於 Aug 13 2015, 13:01 編輯過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Jul 26 2015, 11:51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待用)

本篇文章已被 耒戈氏 於 Aug 13 2015, 13:01 編輯過
PM
Top
耒戈氏
發表於: Aug 8 2015, 12:46  
Quote Post


反潮流才是王道!!
************

發表數: 6,252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7-15-2007

活躍:39
聲望:1535


(待用)

本篇文章已被 耒戈氏 於 Aug 13 2015, 13:00 編輯過
PM
Top
0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0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分頁: (5) 1 2 [3] 4 5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450 ]   [ 13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