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14) « 最前 ... 12 13 [14]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反送中」風波
Leaf
發表於: Nov 24 2019, 15:40  
Quote Post


請開金口
************

發表數: 3,50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9-2003

活躍:47
聲望:428


八旬退休警成首投族 斥警近月執法嚴重違規

【星島日報報道】區議會選舉今日進行投票,83歲的梁伯剛剛7月登記成為選民,表示作為首投族的他不忍心香港年輕人受苦,認為他們是未來的精英,為甚麼以「曱甴」稱呼他們。
梁伯傾向支持張秀賢,認為王威信過去擔任議員時的表現差勁。他指自己曾是警察,曾任反黑組警員,並在1981年退休,狠批警察近月執法時嚴重違規,並非專業的紀律部隊,「拉倒人之後仲6、7個人禁著佢、打佢」,認為警隊是名符其實的「黑警」。
元朗元龍選區候選人王威信認為選情「五五波」,優勢在服務地區多年,但劣勢為其建制派背景。他多月來被指協助7月21元朗站無差別襲擊市民的白衣人抬起港鐵鐵閘,他重申自己當日亦被白衣人所傷。
至於為何在區議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表決中投下棄權票,王威信指自己一向不反對成立委員會,但認為現行機制的監警會行之有效「而家扣咗佢帽子話佢(監警會)做唔到野係有偏見」,認為可等待該會的中期報告再決定跟進行動。他評估形勢時補充,今次選舉除了吸引泛民主派支持者投票,亦都令本來政治冷感的選民參與,「咁關鍵H階段,應該所有人都出嚟」。他認為反修例風波的影響不單止在政治層面反映,更蔓延至社會每一個角落,「區議會選舉H政治成分唔應該咁H比重,應該著重民生改善社區,但而家係兩種顏色對決,令選舉失去意義」。
同區另一候選人張秀賢指區內選舉氣氛熾熱,自己的助選團隊有人曾協助對手王威信,但現時都轉投其團隊,「佢地(支持者)認為721事件要追究,唔認同區內議員被打都要投棄權票,要為佢地爭番口氣」。他表示若有幸當選首要任務為721事件,但亦不會忽視地區工作,「民主派唔可以重蹈03年大勝,07年大敗H情況」。 他承認自己地區經驗不足,但希望選民可以給他4年機會證明自己,希望民主派可以勝出一半議席,讓國際社會得悉香港的主流民意。張秀賢認為若下午投票率可再增加百分之5至7,會增加勝算,若投票率下降則需要告急。同區另一候選人還有周樂寧。


--------------------
QUOTE
沒有主題就不會有討論,沒有討論這個討論區就要開始掃灰塵。特別是這個本來以三國誌主題為主打的論壇,在現在單機市場委縮,近來也沒有新一代三國誌或單機的三國遊戲的情況下,此種其他討論突顯重要。

諸如所以,政治討論,歷史討論,東方系列,信長系列等等一的討論,支撐著這個三國風漸漸江河日下的三國誌討論區。


QUOTE
就算有偏向性又如何?每個人能中立,高人般世事都給你看透了?


原來猥褻侵犯不但只要啞忍,還要打開雙腳歡迎入去要大叫熱咕真是大開眼界!

某日,某蛇與某b曾是水火不相容的敵人
今日,某蛇與某b是雷打不動的戰友

果真如言,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PM
Top
吳超
發表於: Nov 26 2019, 17:30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09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1-16-2009

活躍:15
聲望:115


本身預測議席比例應該9比1, 今次真係贏得少,如果協調同宣傳好喲絕對可以再贏多喲


--------------------
PMEmail Poster
Top
Leaf
發表於: Dec 1 2019, 13:46  評價+1
Quote Post


請開金口
************

發表數: 3,50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9-2003

活躍:47
聲望:428


梁文道:誤判了什麼?

為什麼建制派會在區議會選舉大敗?他們接下來會做什麼?中央政府對這件事情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在試茼^答這些問題之前,我想先介紹一條朋友發來的短片。這條短片想要解答的問題,是為什麼中國的豬肉價格會在近日瘋狂上揚,而它給出的答案竟然是美國在背後操縱,他們派出特工,潛伏中國境內,以巨大的人力物力買斷國內90%的豬肉,或者囤積,甚至銷毀,所以中國的豬肉價格才會一路上漲,民心動盪。然後這條短片還說:「從貿易戰事件,臺灣事件,香港暴亂,再到現在的豬肉事件,美國簡直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們想盡一切辦法,來打壓中國。美帝想要亡我中華,不擇手段,其心可誅」。看起來這像是一條笑話,但是後來我才發現,原來這條短片以及類似的消息,在大陸還真有不少人發在社交媒體的圈子堙A流傳甚廣。有人相信這種消息,並不是因為它能得到現實上的證據,而是因為它吻合本來就非常牢固的一套看待世界的方法。可能你會覺得這種講法荒謬絕倫,但是很不幸地,我懷疑它堶惆犖堳銝禲A恰恰能夠用來解釋過去幾個月香港問題始終沒有辦法得到善解,以及建制派在區議會的選舉遭到毀滅性打擊的原因,說不定還預示了中央政府在短暫沉默之後的政策方向。

區議會選舉翌日,一位比較理性,也還比較看得通現實的建制派朋友告訴我,就在選舉當天下午傍晚,原來還有一些社團和同鄉會之類的機構大佬,額首稱慶,相互道賀,認定建制派勝券在握。可見建制派同溫層的威力,居然障人耳目至此。想當初,林鄭月娥政府之所以不顧一切,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就是憑茬o種同溫層的保證,認定一切都不會有問題。幾個月之後,原來絲毫沒有寸進,不止在選舉之前讓警方強攻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刺激出不少純粹是對這些事情看不過眼的中老年首投族。到了選舉當天,依然還是不能準確掌握香港實際民情。

這種脫離現實的狀態,只不過是問題的一面而已。六月以來,我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不單是運動者沒有大台組織,就連整個體制也都好像沒有大台似的,不管是軟招還是硬手,策略上幾乎沒有協調,節奏紊亂,好幾股力量各行其事,結果呈現出一種決策拖延的狀況,直到四中全會之後,方見稍微統一的思路。其實在整個中美貿易戰的過程當中,也有類似的情況。在宣傳口徑上,才開足火力炮轟美帝沒多久,緊接茪S讓中央電視臺播放包含中美友好訊息的電影。在談判過程當中,每見進展,幾乎快到達成協議的那一刻,往往卻要推倒重來。這除了是因為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反覆,我擔心可能也是因為整個決策的過程和模式出了問題。

這就好比一家公司的強勢高層,對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所以一切重大事項都要由他定調拍板。下面的管理人員,要不是沒有得到充分授權,就是雖然獲得部分授權,但卻不敢自作主張。偶爾當前方工作推進到一定程度,最後要讓最高層過目的那一刻,也就是很多事情要從頭開始的時候了,因為他們對之前下頭所做的一切都不太滿意。由於替他或他們工作的人都不太敢自作主張,甚至提出建議也要膽戰心驚,所以最高層一定要用很多時間和精力來消化相關信息,思考策略,作出決定。但問題是又有太多事情要等他們決策……。

當中樞運轉不夠及時,還來不及形成最終方向的時候,前方工作人員也就只能各自為政,暫時依照自己的慣性,在政治正確的前提下去局部回應問題了。更麻煩的是,由於太過害怕中樞,所以總是想茠鵀X上意,結果就會扭曲現實,把它修改成更符合整個體制固有邏輯,以及當前主導意識形態的模樣,形成交到上面的參考材料和報告。這就是國情下的寧左勿右,一層層的彙報,也就是真實逐漸加碼扭曲,少數異議被不斷排除,合乎政治風向的主流共識更加鞏固的過程。所以當中樞要拍板的時候,他們手上到底還能剩下多少消息是真實可靠?他們又還聽得見多少不同的意見?加上過去將近十年,越來越內向的香港建制派同溫層的形成(本地比較通情達理,也更加接地氣的老一代建制派也在這十年逐步退場或者邊緣化了),於是就有了眼前的完美風暴。

香港有很多人猜測,經歷這一次區議會選舉的震撼結果,說不定中央對港方針會有一個路線改變,甚至整個建制的洗牌。也許吧,但是我覺得還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下面所有誤判的,都要替自己找到一些可以開脫責任的理由,而這些理由都很合乎既定的意識形態路線,以及永遠不會錯的基本框架和思維角度。比如說我們已經見到的,去懷疑負責選舉事務的公務員勾結反對派操縱選舉結果,所以接下來該做的,就是清理港英遺留下來的,人心還沒有回歸的公務員隊伍。更好的理由當然是美國等西方反華勢力作惡,正好特朗普就在這時候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只可以用來解說區選敗選的責任,還能間接證明美國人在香港果然有非常大的佈局。美國確實是想把香港當成一個對付中國的籌碼和槓桿,但是我們都曉得要不是香港本身先有問題,否則美國是找不到這個空隙,香港人也不會有機會招引美國入局的。可還是有人會有辦法,把事情解釋成是美國人先下手為強,讓本來不會遇到任何阻礙的《逃犯條例》修訂「政治化」,才有今天的結果。

簡單地講,就算誤判現實,也不表示原有的思路錯誤。它反而說明早被認定的對手,原來要比之前想的還厲害,居然在香港造成這麼大面積的洗腦,導致多數人站在錯誤的方向。可見不下更大的決心,不用更多的資源,是搞不定他們的。


--------------------
QUOTE
沒有主題就不會有討論,沒有討論這個討論區就要開始掃灰塵。特別是這個本來以三國誌主題為主打的論壇,在現在單機市場委縮,近來也沒有新一代三國誌或單機的三國遊戲的情況下,此種其他討論突顯重要。

諸如所以,政治討論,歷史討論,東方系列,信長系列等等一的討論,支撐著這個三國風漸漸江河日下的三國誌討論區。


QUOTE
就算有偏向性又如何?每個人能中立,高人般世事都給你看透了?


原來猥褻侵犯不但只要啞忍,還要打開雙腳歡迎入去要大叫熱咕真是大開眼界!

某日,某蛇與某b曾是水火不相容的敵人
今日,某蛇與某b是雷打不動的戰友

果真如言,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PM
Top
島耕作
發表於: Dec 3 2019, 09:13  評價+2
Quote Post


出世


發表數: 3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1-23-2019

活躍:0
聲望:4


如果民主體制既弱點係執政黨爭, 咁獨裁體制既弱點就係權鬥

正正式式係殊途同歸

民主可以輪替, 在野黨隔一排可以博一鋪

獨裁就想終生制, 下面等住上位既人因為盼到唔知幾時, 隨時下克上


科舉盛行令普通人都有向上爬既機會, 雖然微小但都叫有, 為著呢個微小既機會皓首窮經, 連作反都費事

咁點解人要作反呢? 

魏書 - 賈詡傳

卓敗,輔又死,衆恐懼,校尉李傕、郭汜、張濟等欲解散,間行歸鄉里。詡曰:「聞長安中議欲盡誅涼州人,而諸君棄衆單行,即一亭長能束君矣。不如率衆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長安,為董公報仇,幸而事濟,奉國家以征天下,若不濟,走未後也。」


孫子 - 軍爭

故用兵之法,高陵勿向,背丘勿逆,佯北勿從,銳卒勿攻,餌兵勿食,歸師勿遏,圍師必闕,窮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


當你迫人上絕路, 趕狗入窮巷, 就唔好怪人拼死反抗
PMEmail Poster
Top
梵天之舞
發表於: Dec 15 2019, 09:37  評價+1
Quote Post


而立青年
******

發表數: 47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03-2008

活躍:31
聲望:67


事發過去了半年,還是很認同徐元直板友的某段分析:
QUOTE
因為這個緣故,我不會像你那樣建立不同顏色的帳號,然後按照不同顏色的人做過甚麼來打分。不,也許情緒上還會有類似的本能,但如果認真分析,我至少理性上不會因爲顏色a的某人對顏色b群體做了傷天害理的事,就覺得顏色b的訴求更正當了,反之亦然。陣營的核心是政治訴求,訴求有沒有道理是訴求本身的事,人還是要爲自己的行爲負責。所以我提戴健暉的例子也不是拿來說黃營老師可惡所以撐警正確,而是說輿論對很多政治之外的對錯的判斷始終受政治標籤影響。

說回換位思考,這其實不是爲了原諒或認命,而是爲了知己知彼,從而決定想鬥爭要怎麼贏,想協商要怎麼談,誰可以是朋友,誰只能做敵人。由於媒體宣傳或是教育累積的一些偏見,這個認知基礎在主流輿論中幾乎不存在,變得只能爲鬥爭而鬥爭,不支持我的都是敵人......所以我認爲最近凸顯的矛盾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調和。


兩邊陣營大部份都被各自偏好的媒體以偏頗報導影響了,藍營放大示威縱火堵路破壞商戶、火燒人、擲磚致死的清潔工,相反黃營則是放大了斬人案、警察對已被制服示威者亂棍毆打發洩、在無人聚集的街道施放催淚彈等。以上都是人道問題,而非政治理念的問題,要將兩者分開進行批判。




最近的區議會選舉本應是著重地區民生工作,卻因政治氣侯影響變成了立場表態,結果選出了某些像陳梓維這樣的低學歷素人區議員令人咋舌。
甚懷疑除了懂得叫口號外是否還真的有讀過關於民主制度、人權自由的書?了解自己爭取的是什麼嗎?
革命是進步的,但阿Q式的革命是倒退的。
QUOTE
「革命也好罷,」阿Q想,「革這夥媽媽的的命,太可惡!太可恨!……便是我,也要投降革命黨了。」
阿Q近來用度窘,大約略略有些不平;加以午間喝了兩碗空肚酒,愈加醉得快,一面想一面走,便又飄飄然起來。不知怎麼一來,忽而似乎革命黨便是自己,未莊人卻都是他的俘虜了。他得意之餘,禁不住大聲的嚷道:

「造反了!造反了!」
未莊人都用了驚懼的眼光對他看。這一種可憐的眼光,是阿Q從來沒有見過的,一見之下,又使他舒服得如六月堻雂F雪水。





本篇文章已被 梵天之舞 於 Dec 15 2019, 09:38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
Top
willyho
發表於: Dec 16 2019, 00:39  
Quote Post


八品官
*****

發表數: 25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0-01-2003

活躍:7
聲望:110


看了陳梓維的介紹片,有點令人無語。姑且不說學歷,能否做好地區工作依然是未知之數。
PMEmail Poster
Top
neveryield
發表於: Dec 17 2019, 02:22  
Quote Post


一品官
************

發表數: 2,04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30-2010

活躍:47
聲望:519


「要革命就跟我走,不革命就滾他媽的蛋!」


--------------------
世間之事,惟鬥爭已。

既便你達成了那最高尚的目的,亦無法彌補因为你採用了最卑劣的手段所帶来的恶劣影響。

一碗醇酒拈手來,坐看洪流不復來
經年不見花已殘,舊日芳人何處尋
開醰陳酒香四溢,醉臥山河愁不還
倒酒為河,夾肉為林,有此佳肴,何以為憂?
眾人皆醒,唯我猶夢中,不知年日,問長城依舊?

一竹獨行,十木皆枯,百里無塵,千秋不還。
日月更年,星晨生息,西海東來,南松北往。
還看舊地,天移地去,綠葉無蹤,礫石為孤。
蒼蒼茫茫,滴水沉泥,青草既出,逝會歸回?

大雪連綿千幾里,孤房門角一窗櫺,
老湖中間一條狗,獨坐冰樹望烏雲。

杯中良酒回回香,甘甜酒辣酸辛苦,
佳陳何止千百變,喜愁哀樂豈無嚐?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Leaf
發表於: Dec 29 2019, 04:23  評價+2
Quote Post


請開金口
************

發表數: 3,50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9-2003

活躍:47
聲望:428


區議會選舉結束之後,許多人認為整個治港策略應該會逐漸貼向現實,慢慢回歸理性。這種猜想當然十分合理,因為如此震撼的選舉結果,將會徹底改變下一屆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構成,極有可能使得中央政府陷入被動,無法如臂使指地決定未來香港的特首人選。再加上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間接危及香港獨立關稅區和金融中心的地位。在這樣的環境底下,中央政府以及涉港部門是否應該改弦易轍,換一套更加貼近香港主流民意,也更加顧及國際觀瞻的方略呢?然而,在過去一個多月堶情A大家並不容易看到這種改變的跡象;反而聽說香港應該效仿澳門,成功落實澳門版的一國兩制,將來最好能讓香港的小朋友都能常存心中一股暖流。為什麼?難道真的不怕局面繼續惡化,不用顧及香港主流社會的取態,更不用擔心香港經濟地位的改變對整個國家的衝擊嗎?怎麼可能這麼不現實呢?

換一個角度來想,區議會選舉的失利及其連帶後果,在中央政府而言可能是一次香港政權危機。也就是說,接下來在香港面對的主要問題再也不是金融中心能否存續,更不是什麼社會民心的向背,而是能不能保住香港的政權。當一件事情上升到「政權保衛戰」的高度,其他一切就都要讓路了。更何況現在整個國家進入了一種運動模式,我們一般人所謂的「現實」通常都會被運動自身的既定模式排除。舉個簡單的例子,如今民間企業困難,照道理講,在出臺這種紓困策略之餘,也應該徹底停止過去幾年「國進民退」的步伐才對。可是最近一連串巨型企業創始人辭職退休的新聞,卻似乎給出了完全相反的信號。未來既然可能要面對和美國的全面競爭,那麼現在就應該在教育上面做好準備,以高等教育和學術研究應有的邏輯去培育人才和發揚知識。但是我們看到的卻是數一數二的名校紛紛改變校章,刪掉「思想自由」甚至「探索真理」,好強化黨的領導。稍知國史,就知道現實和常理在運動面前的無效。「大躍進」從一開始就不現實,但到底持續三年;「文革」動搖國本,後患無窮,它現實嗎?合理嗎?居然也要等到改革開放,現實才被重新發現。

這堶惘野t一種邏輯,對現實自然也有跟一般人完全不同的解讀。比如說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我們很多常年觀察香港時政的朋友,其實都曉得她的缺點。這位以敢拼和高效著稱的行政人員,時常不顧一套政策帶來的政治後果。她在官場中不得同僚人心,在政壇中欠缺廣泛人脈,在特首選舉期間更是不孚民望。無論是建制派還是泛民主派,只要用最基本的常理審視,大概都會同意她並不是治理一座複雜城市的理想人選。今日局危若此,雖然出乎意料,但也並非無緣無本。那麼當初為什麼會選中她呢?換一個角度來看,我們就會發現,她所有的缺點原來都是優點。不顧後果地強推政策,說明她聽話,敢接死任務。在政壇和權貴階層的關係不好,則說明她沒有自己的派系,更不是某些商業集團的附庸。得不到香港主流民意的歡心,這說明她只能向上效忠。類似案例,歷朝屢見,只是現代港人或許不熟這種用人的「學問」。

很多朋友批評我過去幾年在此寫的一堆東西太過悲觀,立場令人懷疑,尤其最近幾個月更好像是故意給熾熱的抗爭運動潑冷水。坦白講,我寫時事評論,從來沒想過責任是要替任何運動打氣。如果說我有任何立場,那就是堅持在政治上隨時保持對現實的敏感,同時在公共理性上守住最基本的常識,即便是到了現實被政治邏輯碾壓,常識被政治立場裹挾的極端時刻。什麼叫公共理性上最基本的常識?且舉一個肯定讓很多黃絲不高興的例子,那就是近日大家高談的「黃色經濟圈」。出於政治取向,選擇某種消費模式,這一點我很明白。但是反過來破壞藍色商戶,在我看來就完全不能接受了。理由很簡單,如果有一個人發表任何我不同意的觀點,我該做的事情,難道不是該和他在言論的平臺上討論爭辯?我怎麼能夠因為他的政治立場和我不同,就跑去打砸他開的店鋪?如果黃絲可以容許這等「勇武」,那在道理上是否也能理解黃店被藍絲破壞?當然我也很清楚,這種話在今天有多麼令人討厭。

當初開設這個專欄,並沒打算要寫這麼多時事評論,只是活在時勢當中,難免也有不得不發的感慨。回過頭看,無論是我原來想寫的那些雜碎,還是關於時事的討論,其實都沒有寫好,使我愧對董橋先生和黎智英先生當年慨請錯愛。從最初的「陀山鸚鵡」,到現在的「普通讀者」,我衷心感謝二位和《蘋果日報》諸位主事的容忍。我尤其對不住編輯,總是因為我的行程忙碌,在我不克交稿的時候焦頭爛額。故此我曾兩度辭筆,以免各位煩勞,如今獲准,但願對讀者也是一種釋放。


--------------------
QUOTE
沒有主題就不會有討論,沒有討論這個討論區就要開始掃灰塵。特別是這個本來以三國誌主題為主打的論壇,在現在單機市場委縮,近來也沒有新一代三國誌或單機的三國遊戲的情況下,此種其他討論突顯重要。

諸如所以,政治討論,歷史討論,東方系列,信長系列等等一的討論,支撐著這個三國風漸漸江河日下的三國誌討論區。


QUOTE
就算有偏向性又如何?每個人能中立,高人般世事都給你看透了?


原來猥褻侵犯不但只要啞忍,還要打開雙腳歡迎入去要大叫熱咕真是大開眼界!

某日,某蛇與某b曾是水火不相容的敵人
今日,某蛇與某b是雷打不動的戰友

果真如言,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PM
Top
0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0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分頁: (14) « 最前 ... 12 13 [14]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2.5766 ]   [ 13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