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轉載]新民說, 清 梁啟超著
懶蛇
發表於: Jun 19 2004, 01:00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5
聲望:1903


新民說是梁啟超先生百年前所寫的有關清末我國國民質素的文章﹐寫於1902至1903年﹐正在戊戌政變後、梁啟超流亡日本之時。縱使有些人懷疑這編文章是保皇之作、為維護專制、反對共和體制而寫﹐但我覺得當時梁氏被清廷所逐﹐而文中亦有不少對清廷很不敬的地方﹐所以斷無為清廷而寫之理﹔以純以學術、教育的角度來看﹐本文實在有很多地方值得借鏡。且看一百年後﹐我國人民的水準進步了多少。

本文可在中國新時代網找到﹐亦可以到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漢籍電子文獻瀚典全文檢索系統查閱。

我將會不定期不定量轉載﹐大家亦可以去上述網站瀏覽。

以下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黃克武先生所寫的序﹕







  《新民說》簡介

  梁啟超(1873-1929)所撰寫的《新民說》是中國近代思想史的一篇重要文獻。該文最早是以連載的方式刊於在日本橫濱出版的《新民叢報》之上,此文從1902年初開始,至1903年底訪梁氏美歸來之後繼成。梁啟超在訪美之前所撰的文章主要有「論公德」、「論國家思想」、「論權利思想」、「論自由」、「論進步」、「論合群」等文;訪美歸來之後於1903年撰有「論私德」,1904年撰有「論政治能力」,1905年撰有「論民氣」一文。全文約12萬字。

  《新民說》在近代中國思想界產生了莫大的影響,它的讀者包括了在中國與日本的學生與知識份子和海外華人,甚至也透過一些像讀報、宣講與演說等管道影響到一部分庶民。該文不但在發行之初為人喜愛,後來屢經翻刻,以其它的型式出版,在1920、1930年代還有廣大的讀者。例如胡適與毛澤東都談到他們深受此文的「震盪感動」。

  此次《新民說》電子文獻的完成前後約經歷兩年,承蒙Stephen C. Angle教授,以及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與計算中心多位同仁的協助。我們以中華書局的版本、頁碼為基本,再根據《新民叢報》的原文訂正了許多錯誤,希望有助於讀者的檢索。

  黃克武 序於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99年2月1日

本篇文章已被 懶蛇 於 Jun 19 2004, 16:28 編輯過


--------------------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Jun 19 2004, 01:03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5
聲望:1903


   第一節 敘論

  自世界初有人類以迄今日,國於環球上者,何啻千萬?問其巋然今存,能在五大洲地圖占一顏色者,幾何乎?曰︰百十而已矣。此百十國中,其能屹然強立,有左右世界之力,將來可以戰勝於天演界者,幾何乎?曰︰四五而已矣。夫同是日月,同是山川,同是方趾,同是圓顱,而若者以興,若者以亡,若者以弱,若者以強;則何以故?或曰:「是在地利。」然今之亞美利加,猶古阿美利加,而盎格魯撒遜英國人種之名也民族何以享其榮?古之羅馬,猶今之羅馬,而拉丁民族何以墜其譽?或曰:「是在英雄。」然非無亞歷山大,而何以馬基頓今已成灰塵?非無成吉思汗,而何以蒙古幾不保殘喘?嗚呼噫嘻!吾知其由。國也者,積民而成。國之有民,猶身之有四肢五臟筋脈血輪也。未有四肢已斷,五臟已瘵,筋脈已傷,血輪已涸,而身猶能存者。則亦未有其民愚陋怯弱渙散混濁,而國猶能立者。故欲其身之長生久視,則攝生之術不可不明;欲其國之安富尊榮,則新民之道不可不講。

本篇文章已被 懶蛇 於 Jun 19 2004, 16:28 編輯過


--------------------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Jun 19 2004, 16:35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5
聲望:1903


   第二節 論新民為今日中國第一急務

  吾今欲極言新民為當務之急,其立論之根柢有二:一曰關於內治者,一曰關於外交者。

  所謂關於內治者何也?天下之論政術者多矣,動曰某甲誤國,某乙殃民;某之事件,政府之失機;某之制度,官吏之溺職。若是者,吾固不敢謂為非然也。雖然,政府何自成?官吏何自出?斯豈非來自民間者耶?某甲某乙者,非國民之一體耶?久矣夫聚群盲不能成一離婁,聚群聾不能成一師曠,聚群怯不能成一烏獲。以若是之民,得若是之政府官吏,正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其又奚尤?西哲常言:「政府之與人民,猶寒暑表之與空氣也。」室中之氣候,與針堣坐藾,其度必相均,而絲毫不容假借。國民之文明程度低者,雖得明主賢相以代治之,及其人亡,則其政息焉。譬猶嚴冬之際,置表於沸水中,雖其度驟升,水一冷而墜如故矣。國民之文明程度高者,雖偶有暴君汙吏,虔劉一時,而其民力自能補救之而整頓之。譬猶溽暑之時,置表於冰塊上,雖其度忽落,不俄頃則冰消而漲如故矣。然則苟有新民,何患無新制度,無新政府,無新國家?非爾者,則雖今日變一法,明日易一人,東塗西抹,學步效顰,吾未見其能濟也。夫吾國言新法數十年而效不睹者何也?則於新民之道,未有留意焉者也。

(待續)


--------------------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Jun 20 2004, 14:24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5
聲望:1903


(續上)

  今草野憂國之士,往往獨居深念,歎息想望曰:「安得賢君相,庶拯我乎?」吾未知其所謂賢君相者,必如何而始為及格。雖然,若以今日之民德、民智、民力,吾知雖有賢君相,而亦無以善其後也。夫拿破侖曠世之名將也,苟授以旗綠之惰兵,則不能敵黑蠻;哥侖布航海之大家也,苟乘以朽木之膠船,則不能渡溪沚。彼君相者,非能獨治也,勢不得不任疆臣,疆臣不得不任監司,監司不得不任府縣,府縣不得不任吏胥。此諸級中人,但使其賢者半,不肖者半,猶不足以致治,而況乎其百不得一也?今為此論者,固知泰西政治之美,而欲吾國之效之矣。但推其意,得毋以若彼之政治,皆由其君若相獨力所製造耶?試與一游英、美、德、法之都,觀其人民之自治何如,其人民與政府之關係何如。觀之一省,其治法儼然一國也。觀之一市、一村落,其治法儼然一國也。觀之一黨會、一公司、一學校,其治法儼然一國也。乃至觀之一人,其自治之法,亦儼然治一國也。譬諸鹽有鹹性,積鹽如陵,其鹹愈醲。然剖分此如陵之鹽為若干石,石為若干斗,斗為若干升,升為若干顆,顆為若干阿屯,無一不鹹,然後大鹹乃成。摶沙挼粉,而欲以求鹹,雖隆之高於泰岱,猶無當也。故英美各國之民常不待賢君相而足以致治。其元首,則堯舜之垂裳可也,成王之委裘亦可也;其官吏,則曹參之醇酒可也,成膉壯兮S亦可也。何也?以其有民也。故君相常依賴國民,國民不倚賴君相。小國且然,況吾中國幅員之廣,尤非一二人之長鞭所能及者耶?

(待續)

按﹕阿屯即atom﹐原子也。


--------------------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Jun 22 2004, 04:17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5
聲望:1903


(續上)

  則試以一家譬一國。苟一家之中,子婦弟兄,各有本業,各有技能,忠信篤敬,勤勞進取,家未有不浡然興者。不然者,各委棄其責任,而一望諸家長,家長而不賢,固闔室為餓殍;藉令賢也,而能蔭庇我者幾何?即能廕庇矣,而為人子弟,累其父兄,使終歲勤動,日夕憂勞,微特於心不安,其毋乃終為家之累耶!今之動輒責政府望賢君相者,抑何不恕?抑何不智?英人有常言曰:「That's your mistake. I couldn't help you.」譯意言:「君誤矣!吾不能助君也。」此雖利己主義之鄙言,而實鞭策人自治自助之警句也。故吾雖日望有賢君相。吾尤恐即有賢君相,亦愛我而莫能助也。何也?責望於賢君相者深,則自責望者必淺,而此責人不責己,望人不望己之惡習,即中國所以不能維新之大原。我責人人亦責我,我望人人亦望我,是四萬萬人,遂互消於相責相望之中,而國將誰與立也?新民云者,非新者一人,而新之者又一人也,則在吾民之各自新而已。孟子曰:「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國。」自新之謂也,新民之謂也。

(待續)

本篇文章已被 懶蛇 於 Jun 22 2004, 19:56 編輯過


--------------------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Jun 22 2004, 20:03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5
聲望:1903


(續上)

  所謂關於外交者何也?自十六世紀以來約三百年前,歐洲所以發達,世界所以進步,皆由民族主義(Nationalism)所磅礡衝激而成。民族主義者何?各地同種族,同言語,同宗教,同習俗之人,相視如同胞,務獨立自治,組織完備之政府,以謀公益而禦他族是也。此主義發達既極,馴至十九世紀之末近二、三十年,乃更進而為民族帝國主義(National Imperialism),民族帝國主義者何?其國民之實力,充於內而不得不溢於外,於是汲汲焉求擴張權力於他地,以為我尾閭。其下手也,或以兵力,或以商務,或以工業,或以教會;而一用政策以指揮調護之是也。近者如俄國之經略西伯利亞、土耳其;德國之經略小亞細亞、阿非利加;英國之用兵於波亞;美國之縣夏威、掠古巴、攘菲律賓,皆此新主義之潮流,迫之不得不然也。而今也於東方大陸,有最大之國,最腴之壤,最腐敗之政府,最散弱之國民。彼族一旦窺破內情,於是移其所謂民族帝國主義者,如群蟻之附羶,如萬矢之向的,離然而集注於此一隅。彼俄人之於滿洲,德人之於山東,英人之於揚子江流域,法人之於兩廣,日人之於福建,亦皆此新主義之潮流,迫之不得不然也。

(待續)


--------------------
PMEmail Poster
Top
0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0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246 ]   [ 13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