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轉貼/多圖]四川抗震日記
徐元直
發表於: Jun 5 2008, 17:35  評價+3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76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33


在這裡轉貼一些四川抗震的第一手資料,希望大家看了能對抗震救災的情況有更直接的了解。

========================================

上海醫療救災隊四川抗震日記(上)
http://web.wenxuecity.com/BBSView.php?SubI...me&MsgID=200925

昨天接到動員,參加上海首批入川醫療隊,感到光榮與忐忑,但是決心珍惜這次機會,爭取
多多救人。7:00 到醫院,發菊黃色”中國衛生應急”連體防護衣,據說防水防火。感覺是
帆布做的,很耐磨,適合戶外運動。

user posted image

8:40到達機場16號貴賓廳,等待出發。

11:20 飛機滑入跑道起飛,一共五個醫療隊,總共百余人,包機前往四川。但同機僅攜帶
隊員的基本生活資料,醫療物質、藥品、器械都將由後續貨機送至四川。

14:00 飛機在成都雙流機場著陸,機場上由於抗災忙碌,舷梯車和行李均等待許久。機場
上有大量部隊、武警和其它地方趕來的醫務人員。機場上大量征用車輛排隊,包括大小客
車、土方車、教練車、軍車,品種繁雜。

user posted image


15:00 大家把行李搬至車上,車子很擠,但大家都能克服。進入成都市區,市民向救災車
輛致意。成都市區無地震損壞跡象,進入初夏,市民悠閑慵懶,城市交通順暢,幹淨。

user posted image

16:30 隊伍最後到成都市急救中心,提供晚飯一頓,大家抓緊時間為手機和電腦充電。晚
飯時接到通知,馬上空運進汶川進行救災。大家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user posted image

18:00 由警車開道,隊伍縱貫成都市趕往北郊鳳凰山軍用機場,準備乘軍用直升機連夜前
往。

19:00 車隊抵達機場,隱約可見直升機的旋翼和尾槳。

user posted image

軍方要求我們待命。和開道警車的所長聊天,得知汶川余震不斷,整個縣城如同被一雙手托
起後,重重摔下,又將兩側山體合攏,破壞力驚人。前往汶川道路損壞嚴重,短期內修復無
望。如入汶川,短時期內無法撤出的,要做好長期獨立作戰的準備。等待到晚上十點半,飛
機夜航無望,決定回到市區睡覺。返程中看見大量市民露宿街頭的帳篷和車輛。

23:30 隊伍回到天使賓館,拖大拉桿箱收拾整理物資,由於要空運進災區,隊裡要求大家
的私人行李盡量合並,保証救災藥品和醫療物資運進災區。

24:30睡覺。睡覺前我忽然想起一句話:戰爭會誘發出人性中的惡,但是災難能激發出人
性的善。

2008-5-15 震後第三天

4:00 半夜收到短信,隊伍要求五點出發,七點到達鳳凰山機場。

user posted image

6:30 到達機場,看見米17和黑鷹直升機若干。

user posted image

結果“待命”到十點,飛行團團長告知沒有此次飛行計劃。而且如果起飛,每人加行李不得
超過120Kg;而且汶川目前沒有著陸點,看來直升機此次救災應該是乘不到了。

9:30 看見第一批三架飛機飛往災區,約一小時後返回,未見重傷員。成都市派來大量救護
車停於機場外接受病人,轉送市區。接下來我在車上將這兩天的見聞寫下來。同事接到短信
,醫院開始慰問家屬,大家開玩笑說,慰問金不敢用;汶川未進,沒準慰問金會收回的。

user posted image

12:30 成都衛生局同志來到機場送午飯,吃得好飽。聽他們局長說,當地衛生局還是希望把
我們空投到汶川,只是時間問題。讓我們安心待命,只要空軍的直升機降落條件允許,我
們就立即進汶川。

user posted image

看著機場內許多救護車停在那裡,我們真急呀。

user posted image

13:00 天陰了下來,快下雨了。陸軍航空團發布消息,下午所有飛行計劃取消。停在鳳凰
山機場外的急救車大量撤離,返回成都市區。但我們要求繼續在機場外待命。

user posted image

機場路口維持次序的交警也抓緊時間睡一會。

user posted image

15:30 天空露出一絲陽光。我們接到命令,天氣轉好,要立即空運到汶川。當時要求出兩
組人員,四人一組,帶上隨身物品,馬上出發。

當時我就跟范隊長請戰:我是一名準專業“驢友”,有豐富的戶外生存經驗,如果我能參加
先遣隊,我一定能用我的專業知識給大家贏得野外生存的勝利,為大家開展醫療工作打好基
礎。很榮幸范隊長批準了我得請求,成為第一批空運災區的醫務人員。後來得知,這八名勇
士無意中成為上海醫務界空投到災難最前線的第一批希望。

user posted image

17:00 我們進入鳳凰山機場登機。一架米-17直升機已經發動,機上已有五位CCTV的記
者。直至登上飛機,我們才被告知此次飛行的目的地是震中──汶川縣下的映秀鎮。直升機
的巨大轟鳴已經使得無法打電話了,趕快給機場外的隊長發條消息,告訴他們我們的目的地。

我們一登機,飛機立即起飛,但是在機場內懸停了一下,又落了下來,聽說航路管制,後來
停車了。我們被告之今天可能不能前往災區了,兩個飛行員也去吃飯去了。地勤對我們很友
好,我們則在飛機上爬上爬下,拍拍照片,抓緊寶貴時間與這個平日裡難得一見的大家伙來
次親密接觸。

user posted image

18:40 塔台發出新指令,允許飛機起飛。機身劇烈震動著,輕鬆的飛起來,而且飛得很平
穩。我們急不可待地看著下方,成都市區基本沒有地震損壞,十五分鐘後,我們進入都江
堰,城區輪廓基本還在,但是散在不少殘垣斷壁,接下來飛機進入山區,沿著汶河飛行,一
路上兩側公路毀壞嚴重,基本看不到完好的橋樑。到處是受阻的車輛,成群結隊的災民和救
援隊伍。飛行員很好,在飛機上招呼我們吃些幹糧,喝些水。等飛機落地就大概沒時間吃
了。事後証明,這是一個萬分英名的決定,因為那天著陸後就再沒有時間吃飯了。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19:10 飛機飛臨汶川縣映秀鎮上空(震中地區)。這原來是一個富裕的小鎮,是黃龍、四
姑娘山與九寨溝的公路路口。

user posted image

如今地面損失慘重,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飛機降落在印秀縣漩口中學前面的河灘上的臨時機場。

user posted image

飛機一著陸,部隊蜂擁而上,幫我們把行李卸下來,然後把等在一旁的重傷員裝上飛機。飛
機巨大旋翼卷起大量砂土,灌進了我們每個人的眼睛、鼻子、耳朵和嘴巴,從頭到腳都是沙


user posted image

大家可以看見:“旋口”還在房頂,“中學”已經墜地了

user posted image

我們一行八個人把物品集中了一下,然後我去找寧秀鎮抗震救災指揮部,那裡的頭頭把我們
指派給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營地。當時只好匆匆開始支營,一只的迪卡儂的T6帳篷搭的
我們累得要命,更要命的是,天色已黑,只好打著手電,草草把窩壘好。大家鑽進帳篷,兩
個女同志建議清點一下食物和水。因為後續部隊是否前來,何時前來都是未知數,我們只能
點好全部的給養,最好長期作戰的準備。兩個小姑娘還真是不錯,我們點點大概有30瓶水,
幹糧若干。這天大家都已經精疲力竭了,鑽進睡袋倒頭便睡。我的左邊是趙永紅,右邊是新
聞晚報的記者,關燈不久,帳篷裡便鼾聲四起,只可憐兩個小姑娘,感覺到她們翻來翻去,
一直沒睡著。那一晚我睡得很香,不過大家的許多腳都在帳篷外面,但是旁邊的好幾個
同事說夜裡余震不斷,大的有三次,他們嚇壞了,都是一夜未眠,看來我確實是太累了。

我還碰到三軍大新橋醫院麻醉科的陶軍主任,他還是我們主任的同學。人蠻客氣的,他們下
面還有女兵,我們營門正對,晚上有男兵站崗,我覺得會安全一些。陶主任說,這段時間送
來的重病人已經越來越少。隨著時間的推移,倒塌房屋中的災民生還的可能已經越來越小,
今後的工作重點應該是防病防疫,但是目前還沒有非常正規的防疫隊進駐,而且主要是藥品
缺乏。他們三軍大的兩支醫療隊都是步行翻山35公裡進入寧秀鎮的,所以輜重都留在了都
江堰,進來第二天就斷水斷糧了。他們現有的一些藥品都是到映秀醫院倒塌的廢墟上刨出來的。

user posted image

每天空投下來的補給只能保証一百人,而在這裡的各類救援人員已達到8000人,基本都是
徒步進來的,所以生存條件很艱苦。我們八個人基本不可能從指揮部得到補給,而他們近四十
個人的醫療隊(包括十一民女兵)每天只分到六瓶水。

2008-5-16 震後第四天

6:30 早上起來,發現下過雨了。爬出來一看,受到附近帳篷的夾攻,我們的帳篷沒有完全
展開,而且朝東南方向傾倒。我們開了個小會,決定馬上爭取與范存義隊長取得聯系,通知
他們裡面的嚴峻情況,同時盡可能提供後續醫療物資,爭取多多救治傷員。

user posted image

8;30 我們接到三軍大的通知,要求我們立即派出四名同志,與部隊一起空運進其它災區進
行救援,具體任務的時間地點都不清楚。當時大家心裡一陣酸楚,甚至我們八個人何時再見
都不知道。我們只能約好,大家一定八個人將來在映秀團聚後,再一起回成都去。軍令如
山,我們立即派出人員隨部隊到指揮部待命。

我當時被指派在營地醫療點救治傷員,兼顧照顧營地的任務。我和一名記者沿著岷江到寧秀
鎮上救援,順便看看有沒有水源。走過一座索橋,橋的那一側幾乎全部宜為平地。

user posted image

一條沿江公路已經基本看不到了,但還有災民零零星星地在滑坡的沙石上前行。

user posted image

大量部隊正在列隊,準備出發。進入災區,每支隊伍面臨最大的問題是飲水,其次是食物和
住宿。由於已經是地震第三天,周圍廢墟已開始發出陣陣腐臭,大家除了帶好口罩,還要在
上面洒些清涼油,這樣才勉強能受得住。

user posted image

目前映秀與外界的交通、通訊、電力、自來水均已完全中斷,基礎設施全毀,完全是一座孤
城。各個部隊都被迫專門安排人員進行找水、找食物,搭帳篷,來保障自身的生存。整個映
秀只有總指揮部有一台海事衛星電話,能與外界溝通。路上看見一堆堆的災民,扶老攜幼,
往都江堰方向前進,周圍山上不時傳來鞭炮聲,當地人告訴我那是又有人家下葬了。余震還
是不斷襲來,不時有人喊叫提醒大家當心。

user posted image

我和狄建忠本想想到鎮子上看看災情,據出來的救援隊員說,鎮子的慘狀比我們說看到的漩
口中學還要慘得多,有一所小學和一家幼兒園全部都倒塌的,家長們圍著的哀嚎會撕碎每一
個在場人員的心靈。在途中,我們看見路旁的空地上排放著一具具的屍體,由於屍袋不夠,
都用不同顏色的床單包著。

user posted image

旁邊有一些未燼的香燭,不遠處還有許多災民們自己搭建的帳篷,他們也在忙著弄早飯。

user posted image

走了約二十分鐘,我們剛到鎮子口,考慮到我們這次出來查看災情還沒給三軍大打招呼,萬
一有事他們找不到我們,所以我們決定暫時不進鎮子,先返回營地待命。我借了些工具,把
帳篷又加固了一下。

中午時分,我們四個同志回到營地,還是繼續待命。一個擠在我們帳篷過夜的記者要走,我
們八個人寫好平安字條交給他,他準備先走十公裡山路,到紫坪舖碼頭乘沖鋒舟趕回都江
堰,我則一面送送他,尋找一下水源;一面看看這條與外界唯一陸上+水路聯系。一路上看
到312國道懸在頭頂,有兩輛車疊在一起被巨石壓扁,另一輛車可能在疾駛中被巨石擊中翻
落山谷,零件撒了一山坡,四輪朝天孤獨的躺在那裡。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14:30 當我返回基地的時候,我們第二批隊員已經順利著陸。他們帶來了大量裝備、補給
和藥材。親人相見,兩眼濕潤。

user posted image

我們馬上抓緊時間,乘天亮支起另一頂帳篷。旁邊的解放軍戰士饒有興致地看著我們的帳
篷,不時跑過來幫幫忙。這天我們有了一個好消息,上海武警消防總隊也駐紮此地,我們也
派出一支小分隊駐紮在他們指揮部,建立醫療站。

晚上,我們開始學著其他救援隊伍一樣,開始上山取水,回來燒開水。我們營地旁是山東消
防武警,他們把“灶台”也借給我們使用,他們搜集來得柴火也憑我們自取。到達映秀的的
第二天,我們總算喝上一口熱水。晚上我們十八個人和一個記者,擠在兩個六人帳篷裡。我
們帳篷沒有完全撐開,比較小,所以就擠了我們第一批空降的八個人。這一晚,我們開始適
應,大家又調整了一下帳篷裡的位置,大家鑽在睡袋裡,擠在一起取暖睡覺。到了這步田地
,大家只能同心協力,在天災面前力求生存下去了。

user posted image

晚上大家睡在帳篷裡,感覺又回到了大學裡的宿舍,大家交流著今天的見聞,給我印象最深
的是“五個韓國狼”的的故事。那天中午,有五個韓國留學生跑到上海消防武警總指揮部,
稱是災區內自行走出來的,請求救援,武警消防總隊的指揮部就靠著映秀鎮抗震救災總指揮
部,馬上幫他們聯系直升機救援。不過那天天氣不好,飛不進來,他們就在旁邊的棚子裡休
息。誰知他們看到一旁掛著的災民送給武警的臘肉,就不肯走了,吵著要吃那肉。武警官兵
搶救災民還來不及,也就沒人理他們。下午有三個當地女子走到上海消防總隊,一見武警官
兵,三個人全部跪在地上,口中念叨:“看在我們救了五個韓國人的份上,求求你們救救我
爸爸吧。”原來,就是前面的五個家伙,當時地震後被困在山裡,是這家山民救他們出來。
而五個韓國人跑到山民家,發現他們家的房子已出現許多裂縫,已是危房。但這幫家伙,卻
吃掉山民的許多食物。末了,山民還讓他的三個女兒把這五個韓國人送到安全地帶,指給出
山的道路。純朴的山民沒有任何要求,只希望他們出山後報告一下山民的災情。可是,當三
個姑娘回到家園,發現房子已在余震中完全倒塌,她們的父親,已經被壓在牆下。她們馬上
沖上去搬開斷壁,刨出奄奄一息的父親,沿著小路背下山來。三個姑娘輪流背著父親在山路
上飛跑,結果到距映秀縣還有五六公裡時,她們實在背不動了,只好直接跑來請求武警幫忙
背一下了。面對如此純朴的山民和那五個貪婪無恥的韓國留學生,我們已經無言。只想告訴
外面的人們,我將詛咒這五個可惡的韓國敗類,也將為這些山民祈禱。小姑娘王琪每次給別
人講到這個故事,眼眶都會紅一次,我當時真擔心她別弄個結膜炎出來,只能督促她多點點
眼藥水。

user posted image

這就是那五個壞蛋!強烈鄙視!


我和我的許多同事這幾天都在醫院加班為那些送來的四川災民做手術,包括今晚的東視節
目,我也是回到家看個結尾,還要準備明天的手術。今天就貼一些我們在映秀鎮救治群眾和
救災隊伍的照片吧。

我們最後統計救治了六百多個病人,危重病人15例,其中3例病人由直升機直接轉送後方。

我們在當地的工作主要分為鄉村送醫上門、救災隊伍保障和挖掘現場搶救三塊。下面我就向
大家匯報一下。(部分過於血腥的照片已經去除,但仍希望大家現有思想準備)

user posted image

這是一名14歲的孩子,頭部受傷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這是一位老太太,頭部受傷,她就抓些香灰抹在上面。我們正在為她請創,抗感染,接下來
繼續換藥

user posted image

撒磺胺抗感染

user posted image

打肌肉針

user posted image

處理感染的膝關節

user posted image

救治災區寶寶

user posted image

災區山上老伯,膝關節感染。我們在給他請創包紮。

救災隊伍醫療保障

user posted image

拿一次性無菌巾給大家做口罩

user posted image

為戰士處理腳上水皰

user posted image

定時給戰士滴眼藥水,防止結膜炎

user posted image

給口罩上滴清涼油,減少現場腐味刺激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治療中暑且手臂骨折的戰士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就地覓材,自制擔架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Jun 6 2008, 14:01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Jun 5 2008, 18:12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76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33


上海醫療救災隊四川抗震日記(下)
http://web.wenxuecity.com/BBSView.php?SubI...me&MsgID=200927

2008-5-17

5:00早上我被一陣劈柴聲吵醒,旁邊營地的山東消防官兵已經開始生火做飯了。我們馬上
起來,范隊開始分配任務,主要分為兩部份:醫療隊和補給隊。

前者又分為現場救援、固定醫療點服務、營地醫療點服務、進山巡回醫療四只小隊,後者分
為水源尋找、營地整理兩組。我被分為現場救護組,吃了幾片餅乾,拿濕紙巾匆匆抹了下臉
就急匆匆趕往上海消防武警救災隊的指揮部。

user posted image

7:00 這次上海來的消防武警官兵約有四百多人,在當地的救援隊伍中可謂是裝備精良,包括
有發電機、海事衛星電話、各種生命探測儀,各類切割機,液壓支撐柱,大量步話機等等;令
不少同行眼饞。他們全是地震第二天空運成都,然後乘車到都江堰,帶著大量裝備,然後徒步
翻山走進映秀鎮的。

迎面還碰見在現場昨天挖掘一夜的消防官兵,極度疲勞,他們是真正的英雄!向他們致敬!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我們跟在消防隊員的後面,帶好帽子口罩,滴好風油精,進入映秀鎮的核心區域。越往裡走,情
況越是怵目,今天是地震後的第四天,大多數災民們已經處理好親人的遺體,已經撤離鎮子。但
是還有少量災民依靠在壓扁的汽車,搭個小棚子堅守。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到處是倒塌的廢墟和汽車的殘骸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隊伍默默地走著,路兩邊都是殘垣斷壁,散發著一陣陣的臭味,已經聽不到哀嚎和呻吟了。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今天我們的目標是映秀灣發電廠,旁邊就是映秀小學。經生命探測儀和搜救犬的檢查,學校裡已
經沒有生命跡象了。有些家長還在校園旁焚香,發出低低的啜泣。我想,這張指示牌已說明一切。

user posted image

映秀灣發電廠的廢墟中還有幸存者。昨晚消防官兵們已經挖掘了一夜,但還沒有成功。一路上余
震不斷,部隊告誡我們不要離那些斷壁太近,防止砸傷。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那天我們在現場救援了整整一天,地震後埋於廢墟123小時蔣雨航勝利生還,而且幾乎毫發未損,
這是上海消防武警創造的奇跡。有關報道已經很多,這裡就不多言了。我只想給大家講在挖掘現
場三個動人的故事。

一、母子相逢

那天快到中午,廢墟中的小路上走過來一位蓬頭垢面的老婦人,一路逢人就打聽著什麼。後來她
就直奔我們這裡,得知我們在映秀灣發電廠招待所挖掘時,她緊緊地拉住一個消防兵,詢問有沒
有一個叫“蔣雨航”的幸存者。“蔣雨航!”那個消防兵幾乎要跳起來:目前正在搶救的幸存者就是
這個名字。

現場指揮部得知此事,馬上請老太太到廢墟頂上與幸存者對話,以求核實。母親一喚兒的乳名,
下面立即帶著哭腔的回應上來。實在難以令人相信,但是今天這個故事實實在在地在我們身邊發
生了。

而且,這位老太太是貴州人,地震發生後,她堅信來映秀出差的兒子不會死,馬上乘飛機趕到成
都,然後打車到都江堰,再打摩的趕到水田坪,最後三十公裡沒路了,她就翻山越嶺爬了進來。
她只知道兒子住在映秀發電廠的招待所,所以一到映秀鎮就一路找了過來。是執著、是親情、是
天意讓這對苦命的母子見面了。

大家倍受鼓舞,忘記了疲勞、危險和屍味,百倍努力地繼續挖掘起來。結果四個小時以後,幸存
者被順利的挖了出來,而且全身僅僅是嚴重虛脫。

基本處理完成後,他和家人由直升機轉送成都,三天後出院返回貴州。而他的母親,又再次返回
都江堰,報名參加志願者,留下來為災區的更多母親尋找親人。

user posted image


二、英雄父子

搶險現場,有兩樣東西最引人注目。一個是大吊車,一個是一個穿著白背心的老頭,在和穿著專
業制服的消防隊員一起在廢墟上忙碌著。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旁邊的消防總隊總隊長陳飛少將給我們講述了這個故事:這個老先生和他的兒子都是吊車司機。
震前老先生是個體戶,收入頗豐,兒子在電廠開吊車,他們家就住在電廠旁邊。地震發生時,他
家十二口人死了十口,傷亡慘重。

但是震後第二天,他看到上海消防官兵在映秀小學現場挖掘時,主動把廠裡吊車開來為救援提供
支援。當時小學已經全部倒塌,家長們群情激動,都要求消防官兵按自己的指點方向去挖,現場
一度混亂。

這時,是這位老先生站出來:“不要吵!我的孫女也在下面,但咱們要聽人家救援隊的,人家是專
業的。”幾句話就把現場的家長情緒鎮靜下來,消防隊得以順利救援。老人家還和他的兒子駕駛吊
車,移開一塊塊預制板,終於救出了一名小女孩,而他自己的孫女,已經和其它四百多條生命永遠
的逝去了。

結果今天消防官兵開赴發電廠救援,他們父子又開著吊車前來支援,許多官兵都向他們致敬!可敬
的災區人民,我已無語。

user posted image


三、忠犬

在我們剛到電廠的時候,冷不防從旁邊竄出一條大狼狗,嚇了我們一跳。憑著經驗,我馬上告誡大
家保持鎮靜,不要動。那只狼狗跑過來嗅嗅我們,轉了個圈就在一旁蹲下來,安靜地看著我們。

有人請電廠職工把這只狗栓起來,但是電廠否認狗是他們的。據說它的小狗或是主人被壓在廢墟之
下,它守在這兒已經四天了,一步不離。

偶爾救援人員覺得它可憐,分給它一些吃的。但是人自己都幾乎斷糧了,所以它基本上也沒吃過什
麼,走路都開始晃了。我不禁對這只忠義的狗充滿了敬意,再回頭看看,那只狗在廢墟旁嗚嗚哽嚥
著,已經瘦的皮包骨頭了。

忽然,又一陣劇烈的余震襲來,這條狗本能地“嗖”一下飛快地竄到空地,而余震一停,它又馬上回
到廢墟旁靜靜臥倒。我的眼睛濕潤了,把我今天的口糧:一包達能餅乾分給它幾塊。它嗚嗚算是感
謝了一下。晚上救出蔣雨航,大家撤離時,它還在那堆廢墟旁守著。。。

回來後我看到救災指揮部為了防疫,命令撲殺所有流浪狗。我真替那條忠犬擔心。如果它死了,願
它和它的親人在天堂裡順利團聚,一切都好。

user posted image


那天,我覺得非常高興,我覺得總算把憋的一股勁使了出來。

吃過飯,我又到上海消防的營地進行巡診,看看兄弟們一天下來,有啥新的傷痛。經過他們指揮部,
他們有自己的發電機,我就趕快把筆記本拿過去充電,順便抓緊時間寫下這數日的震撼與激動。

消防官兵的給養還是很緊張,我跑回營地取藥時,跟幾名護士說了一下今天消防官兵的英勇,幾個小
姑娘決定再捐出自己定額的部分乾糧,在我返回時給他們拿去。

晚上,我們在營地周圍點了幾盞蠟燭,為晚上來求醫的百姓和官兵指明方向。在這個沒有電、沒有水
、沒有通訊、沒有交通的小鎮河灘,這些燭光似乎帶給大家更多的溫暖和希望。

這是我們第一批隊員空投到映秀鎮的第四個夜晚,天氣預報說晚上有大暴雨。下午起王琪、李嵐兩個
姑娘把帳篷裡面都壓好磚石,睡前我們幾個男同志特地將帳篷再次進行加固,用磚石將帳篷四邊全部
壓實,將全部風繩、地釘檢查一遍,準備迎接風雨的考驗。

可能白天太累了,那天我很快就睡著了,連躺下後的“睡談會”都沒參加。不過頭上和身上開始變得很
痒,已經四天沒洗過澡了。頭發裡,鼻子裡,耳朵裡還滿是四天前下直升機時弄的沙子。

晚上十二點,我們睡下來沒多久,外面就開始狂風大作,電閃雷鳴,我們的帳篷在狂風中左右搖晃,
大家都醒了。

帳篷裡的氣氛緊張起來,雖然前幾晚也有暴雨,但是這回帳篷搖晃的幅度特別厲害;最關鍵的是周圍
山上的狗叫的特別兇,有過雲南抗震救災經驗的陳嶸提醒大家:今晚不能睡了,可能會有泥石流,大
家要做好隨時棄營逃生的準備.

2008-05-18

半夜一點,雨越來越大,大家都醒了,手電筒在帳篷頂上照來照去。叭叭的聲音癒來癒響,越來越密
,帳篷內也不斷有水滲入。

突然,小姑娘叫了一聲:“進水了!”大家掀開防潮墊一看,大半個帳篷都進水了。看來要沖鋒了。我
馬上穿好雨衣,拿上一盞應急燈(每個帳篷只有一盞),沖了出去。帳篷裡其它同志紛紛也要出來,
我堅持他們留在裡面,我如果需要幫手,會招呼他們出來的。

山裡半夜寒氣逼人,加上大雨,周圍山上的狗不斷狂吠,我拿著應急燈檢查了一下,發現雨太大了,
我們帳篷周圍的水積起來了,而且水還不淺,把原來挖的排水溝全淹了。

我趕快到營地周圍轉了一圈,找來一把榔頭和一把鎬頭,開始開掘排水溝。順便到另外一頂帳篷轉一
圈,他們情況還好,我向他們借了另一盞應急燈過來。

這時,高洪隊長和陳嶸也穿好雨衣跑出來,大家一起開始全力挖掘。一陣余震襲來,大家已經顧不上
了,手裡的活一點沒停。周圍一片漆黑,我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但是告訴自己,我要堅強。

范隊長聞訊趕來,也同我們一起修渠。大家忙了一個鐘頭,排水溝終於挖到河邊,積水開始向岷江流
去。帳篷裡的同志也沒閑著,把醫療藥品、器材都往我們自己的行李上堆,寧可生活物資泡在水裡,
也要保証醫療物資安全。帳篷裡的水位開始下降,救援有效果了。

回到帳篷,范隊長又鑽進我們的帳篷,安慰了大家,穩定了隊員的情緒。經檢查,我們三條睡墊和四
只睡袋都濕了,大家只好背靠背,裹著睡袋撐到天亮。

寫到這裡,又有一個感人的故事。

在我在河灘上奮力掘溝的時候,旁邊跑過來一個消防小戰士,請我過去看看他們一個弟兄的腳,說是
疼的動不了了。我丟下工具跑過去一看,那戰士一只腳已經腫得老大,估計鞋子都套不上去了。看來
是甲垢炎沒有及時處理,加上浸透泥漿的解放鞋不透氣,把那只腳給感染了。

鑒於當時條件,我沒敢給他切開清創。當時我只好給他打了一點局麻,用力擠出裡面的膿液。然後用
碘伏消毒,再用幹淨的紗布給他包好。我叫他明天不要去現場了,但是這名戰士死活不同意,說是現
場離不開他。後來我也火了,我說把你們頭叫過來,你不要有顧慮,我來幫你請假。開始在周圍幫我
勸說的戰士們笑了,原來他就是支隊長,我真正領會到啥叫身先士卒。

不過我還是加了一句:“你一定要先休息一天,你不想叫你的戰士急行軍還要背你個大活人吧?!”這
句話看來點到了要害,這位隊長終於不再堅持了。

可當我回到自己帳篷外時,我又一次被感動了:那名小戰士正蹲在地上用雙手幫我們把低窪地的水往
外潑。有這樣忠信勇猛的部隊,任何災難和敵人都要畏懼三分的。他們才是我們心中的英雄!

在帳篷裡坐了一夜,早上起來,又一支隊伍跟著上海消防到映秀灣發電廠去救援了。

我今天的任務是修整營地,徹底根治水患。經過簡單商量,我們放棄了移帳的可能,決定就地墊高帳
篷地坪。

user posted image


我們現將帳篷裡的物資搬出來,借著艷陽把昨晚浸水的睡袋防潮墊搭出來曬乾;同時我們借來小推車,
從旁邊的建築工地上一車一車地運來石子,舖在帳篷地上。上面再舖好細砂土,這樣我們的帳篷至少比
旁邊的地面高10-15厘米,旁邊的排水溝我們又進一步挖寬挖深。有人開玩笑說:這回看來防洪等級最起
碼是“三十天一遇”了吧。

然後我們在新的地坪上洒好消毒水,等曬乾後舖上木板,再舖好防潮墊,我們帳篷的防水工程算是完工
了。聽電台裡說接下幾天還有大暴雨,我們又到另一個帳篷進行防水加固工作。

接近中午,我們有三位同志先後倒下了,隊長焦急地向指揮部做了匯報。上級可能特批他們乘直升機先
撤往成都救治。

想想四天多來生死相依的同志要走了,我們都默默的幫他們收拾行李。直升機很快就來了,我把李嵐背
到停機坪,王音攙著王琪,王敢在大家的幫助下,先後哭著爬上了“黑鷹”。飛機在轟鳴聲中飛了起來,
我們的心情也越發沉重了。

隨他們飛出災區的,還有我們托他們帶回成都地平安字條,我們只希望家人知道我們都還平安,但希望
外界、特別是我們的家人不要知道我們裡面的艱苦情形,否則他們一定會很擔心的。

下午三點,上海消防總隊接到命令,四點之前撤出映秀鎮,換防到都江堰待命。范隊長馬上將這一情況
通報給上海市衛生廳。衛生廳指示我們隨消防總隊行動。

當時,映秀鎮與外界的道路尚未完全修通,我們需要急行軍到十公裡外的的阿壩鎮才有車接。十五位同
志馬上行動起來,打好行裝,戀戀不舍地離開了生死五天的營地。

出發前,我專門跑到三軍大的帳篷,向陶軍主任告別。他們隨部隊行動,尚未接到換防命令,我就把把
我們剩余無幾的給養和藥品都給了他,畢竟我們回都江堰可以再買。

user posted image

撤出映秀鎮行軍開始了,原來的312國道已經全部被毀,我們是沿著靠近岷江的臨時公路前進。這是一
條幾小時前剛剛由工程兵開辟出來的道路,泥濘不堪,而且山上的不斷有滑坡和碎石滾下,十分危險。
我們郭明高在扶助一名護士時,就差點被石頭擊中,大家驚出一身冷汗。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出來的路上,我們看到已經有大批防化兵,攜帶防疫物資跑步前往映秀

user posted image

經過兩個鐘頭的努力,我們大家終於到達阿壩,等待接應車隊。一路上有許多車輛路過,都主動問我們
是否需要搭車(大災面前,人們平時的冷漠消失得無影無蹤),但我們加上上海消防要400多人,需要
統一行動,所以都婉言拒絕了。

user posted image

路旁有位大媽跑過來,主動要求提供旅館給我們過夜。我們給她解釋了半天,說明我們是在這等車的,
老人家才半信半疑的回家了

user posted image

晚上八點半,我們的車隊終於來了,一共十輛大巴。在山區公路艱難地調好頭,大家有秩序地上車。

一路上,極其危險,整條臨時公路已經被部隊完全接管。許多道路都被滑坡所掩埋,路兩側都是遇難車
輛的殘骸。最驚險的是幾座大橋,地震已使得橋面成為波浪狀,而且兩側的橋欄都早已不知去向,甚至
橋板都只剩一半了。

只可惜已是深夜,無法用相機記錄下這一切。這可能使我這輩子乘車走過最危險的道路。因為就在幾個
小時前,19軍的一輛軍車和31條生命就是在這條路上已經宣告“失蹤”,其實大家都明白那代表著什麼。

當時我在車上就想:如果我們能平安回到上海,我一定要這裡的情況告訴更多的人,讓大家能為震區的
災後重建多盡一份力來。當我們在燈火闌珊的大都市,請不要忘記那些生活在這些大山中的災區人民。

晚上十二點,我們進入都江堰道口檢查站。全體人員按要求下車接受防疫消毒,車輛和行李也接受消毒。

晚上一點半,我們到達都江堰城郊。上海市衛生局派來一輛大巴,把我們接到成都修整。

user posted image

2008-5-19

晚上近兩點我們到達的成都,趕緊洗把澡,整個人都臭了,但讓人最受不了的是從頭到腳在頭發、鼻孔
、耳朵、脖子到襪子裡無處不在的細沙。整整五天,我沒洗過臉了。在熱水的沐浴下,我頭一次感到洗
澡竟然這樣舒服。想想以前出去旅遊,還嫌人家這個水冷那個床硬,估計以後我在也不會挑挑揀揀了。

這一天我們大家基本上都在睡覺,晚上范隊給我們開會,說我們可能會再被派到臥龍去救災,大家情緒
一下又激動起來。但是隊長要求大家在正式命令下達之前,大家一定要抓緊時間休息。

房間裡大家都看著電視,搜集著從災區,特別是從映秀傳出來得消息。

晚上十點半,范隊忽然很緊張的到各個房間傳達命令:今晚預測有6-7級的余震。四川地震局發布通告
叫市民外出避震。我們簡單收拾了一下,在街上隨著市民往城外走。

後來我們來到成都一環路和小填西街路口,這裡的馬路比較寬,而房子為多層,相對比較低,我們覺得
此地比較安全。說是安全,其實自己心裡明白,這只是相對而言。

馬路上的車輛較為擁堵,每一輛公交車都擠的滿滿的,不時有特種任務車輛鳴著警笛通過。電台裡那條
余震預報的消息還在滾動播出,馬路邊上災民們成群結隊,或走或躺,但好象都不太緊張。不少居民還
幾張躺椅,一桌麻將,一箱啤酒,看上去篤篤定定,一點也不緊張。

我們一行在路旁蹲下來,圍在一起,拿背包墊在頭下,一只背包塞在頭下,裹緊工作服,倒頭便睡。也
許是近日太疲憊了,一倒下我就睡著了,迷迷糊糊醒來四五次。

早上我被掃街的大媽晃醒,“回家睡吧”。回到賓館,看新聞知道昨晚一點半清川已經發生了5.2級的地震
,不過成都並沒有明顯震感,至少我已經對小震麻木了。

2008-05-20

中午一點,通知我們上級領導來慰問我們,我們覺得再上前線的時候又要來了。大家到會議室集中,向
上級領導遞交了大家簽名的請戰書。

不過這次給我們的卻是一個失望。在對我們工作的肯定之後,由於當前抗災工作重點轉為防疫和治療腎
衰,按照市委的安排,決定撤回我們第一批隊員。大家當時仍然積極請戰,最終決定留下部分成員在當
地醫院裡繼續服務。

其余人員22號撤回上海。

2008-05-21

這是我們在成都的最後一天,我們決定搞一次募捐,將身上最後的現金捐給四川人民。

當時有人提出留在當地當志願者,也有同志提出到街上為災區人民募捐,不過最後這些建議都被否決,
因為我們這次所有行動不是我們個人行為,而是要嚴格按照上海衛生廳和成都衛生廳的指令行動,只能
集體活動,不得個人行動。

來去匆匆,我們能為災區人民能做的可能只有這些了。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Jun 6 2008, 14:05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張子房
發表於: Jun 6 2008, 00:16  
Quote Post


九品官
**********

發表數: 1,556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9-25-2003

活躍:7
聲望:133


殺浪流狗這個真的是... 唉,真不敢想那條救人的義犬會不會被誅....


--------------------
user posted image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阿瞞
發表於: Jun 6 2008, 00:57  
Quote Post


八品官
*****

發表數: 203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2-06-2007

活躍:2
聲望:51


支持救災人員!!!

他們的每一分努力都可以拯救生命!!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劉雄偉
發表於: Jun 6 2008, 12:35  
Quote Post


輕鬆, 終歸比太認真的好
***********

發表數: 1,634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25-2003

活躍:13
聲望:175


QUOTE (張子房 @ Jun 6 2008, 09:16 )
殺浪流狗這個真的是... 唉,真不敢想那條救人的義犬會不會被誅....

其實, 答案, 不用我們"畫公仔畫出腸了"......

說到那五個留學生, 我只能說, 我們自己中國都出了一個遼寧女, 似乎也沒甚麼資格說他們。不過, 自己做過甚麼, 得到的回報也是對等的, 這點我是相信的, 所以, 我們就走著瞧吧.....天會收他們的。


--------------------
宅路之難, 難於上青天!!!
夫白木者,好大喜功,自以為是,有神經錯亂之腦,胡言亂語之嘴也。
by仲達


成年人總以為無限的關心是好的, 卻不知道物極必反的道理。家庭的爭執, 恐怕有一半以上是這個原因。

人生四流:要風流不要下流, 做一流不做九流

願世界人渣永遠消失, 願無名偉人浩氣長存!
適當地使用自己的自由而不會令別人不安, 就是hksan友的特色。
PMUsers Website
Top
懶蛇
發表於: Jun 6 2008, 13:27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5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100
聲望:1901


QUOTE (張子房 @ Jun 5 2008, 20:16 )
殺浪流狗這個真的是... 唉,真不敢想那條救人的義犬會不會被誅....

如果你是說救了王友瓊婆婆的兩隻狗的話﹐牠們現在在收留所好的。

=====================================================

元直的圖可否放在HKSAN﹖原圖的server太慢我看不到。


--------------------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Jun 6 2008, 13:37  評價+1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76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33


QUOTE
殺浪流狗這個真的是... 唉,真不敢想那條救人的義犬會不會被誅....

殺流浪貓狗是因為已經有人被咬而染病了,這個決定有其必要。救過人、附近的人認識的狗如果不到處亂跑的話大概不會被殺,之前新聞裡陪伴過某被埋老婦的狗就被人帶走收養了。

QUOTE
說到那五個留學生, 我只能說, 我們自己中國都出了一個遼寧女, 似乎也沒甚麼資格說他們。不過, 自己做過甚麼, 得到的回報也是對等的, 這點我是相信的, 所以, 我們就走著瞧吧.....天會收他們的。

遼寧女如何不代表中國人如何,五個韓國人如何也不代表所有韓國人如何。我們沒資格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卻絕對有資格認為某些人還不如某些狗。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Jun 6 2008, 13:38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Jun 6 2008, 14:06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76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33


QUOTE (懶蛇 @ Jun 6 2008, 05:27 )
QUOTE (張子房 @ Jun 5 2008, 20:16 )
殺浪流狗這個真的是...  唉,真不敢想那條救人的義犬會不會被誅....

如果你是說救了王友瓊婆婆的兩隻狗的話﹐牠們現在在收留所好的。

=====================================================

元直的圖可否放在HKSAN﹖原圖的server太慢我看不到。

改好了,順便縮小了圖片方便螢幕解像度較低的網友瀏覽。


--------------------
......
PMEmail Poster
Top
秋盈
發表於: Jun 6 2008, 16:22  
Quote Post


聖教教主
************

發表數: 2,915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9-2003

活躍:15
聲望:739


沒來得及看完,只想起「時窮節乃現」,雖然經歷了那麼多考驗和斲傷,人性善良和傳統教化的沉澱還是發揮出來了。

從不同的新聞報道中看到,地震的災民似乎比我們想像中要堅強。希望他們早日重建家園,也別忘了有我們在千里之外默默祝福。


--------------------
感月吟風多少事,如今老去無成。誰憐憔悴更飄零,試燈無意思,踏雪沒心情。

梅林邀月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1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1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188 ]   [ 12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