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政見不同的親友, 相處方式
Pearltea
發表於: Feb 16 2016, 14:58  評價+4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28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6
聲望:614


試驗帳號在閒話家常提起跟家人的政見不同。其實這是我一直想發起的話題。
相信有政見不同的朋友很平常,但當跟家人、親戚、很要好的朋友政見不同的時候,大家在討論立場/分享意見時候的經驗又是怎樣的?

- 常有激烈的辯論
- 看話題,和大家立場的距離再作分析/分享
- 不想讓對方不高興。盡量讓對方發表意見,自己寧願沉默
- 話不投機半句多。避免提起政治話題
- (朋友) 友情轉淡。政見不同的朋友沒有也罷

當然,大家跟親戚或朋友討論的時候可能會比跟家人討論不同。如有,那又如何不同呢?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Feb 16 2016, 15:48  評價+4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如果雙方都是成熟理性的人,政見不同照樣可以互相理解,互相交流,而且不需要說虛偽的話更不必說謊,只需注意自身的表達方式不要太情緒化,保持尊重對方即可。這樣的交流甚至比跟立場相同者一起吐槽這個罵那個更有益,因爲你會時刻反思自己的觀點是否經得住考驗,而不是一味追求心理發泄的暢快。

如果對方是個很主觀很情緒化很偏激的人,那麼對方跟你講你可以多聽少講,敷衍應付,我對不熟悉的人也大多如此。當然如果你不介意後果,興之所至,也可以辯起來,但要避免被別人的偏激帶起自身的偏激。

如果是你自己無法心平氣和地講某件事,那在冷靜下來之前最好避免跟政見不同的親友爭論,除非對方是那種又成熟理性,又願意包容你的唐突的人(這種人很少見,即使有,我也不建議用這種方式來消耗對方的包容)。


--------------------
......
PMEmail Poster
Top
Pearltea
發表於: Feb 16 2016, 16:45  評價+3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28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6
聲望:614


感謝回應。
在政治議題上面,無論是社會問題、人權和自由度、環境生態、福利、經濟、內部/外交政策等,我也寧願跟立場不同,但能作理性分析的人分享,也不想跟與自己立場相近但盲目支持或相信個別例子/單方面的數字或統計的人討論。理性的交流能不斷讓自己反覆思考想法和觀點是否全面。
不過,我遇到的例子大多是有些人可以理性地分析個人和社會利益的輕重,但在某些話題上,立場卻感性地被個人經歷的情感所駕馭。這也可以理解的。否定他人的情感然後理性地分析是沒意義的討論,這些時候我會選擇不表態。

本篇文章已被 Pearltea 於 Feb 16 2016, 18:21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
Top
neveryield
發表於: Feb 16 2016, 20:25  
Quote Post


一品官
************

發表數: 2,038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30-2010

活躍:47
聲望:517


道不同,


--------------------
世間之事,惟鬥爭已。

既便你達成了那最高尚的目的,亦無法彌補因为你採用了最卑劣的手段所帶来的恶劣影響。

一碗醇酒拈手來,坐看洪流不復來
經年不見花已殘,舊日芳人何處尋
開醰陳酒香四溢,醉臥山河愁不還
倒酒為河,夾肉為林,有此佳肴,何以為憂?
眾人皆醒,唯我猶夢中,不知年日,問長城依舊?

一竹獨行,十木皆枯,百里無塵,千秋不還。
日月更年,星晨生息,西海東來,南松北往。
還看舊地,天移地去,綠葉無蹤,礫石為孤。
蒼蒼茫茫,滴水沉泥,青草既出,逝會歸回?

大雪連綿千幾里,孤房門角一窗櫺,
老湖中間一條狗,獨坐冰樹望烏雲。

杯中良酒回回香,甘甜酒辣酸辛苦,
佳陳何止千百變,喜愁哀樂豈無嚐?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Caesar
發表於: Feb 17 2016, 00:30  
Quote Post


Loop
************

發表數: 7,495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12-18-2004

活躍:29
聲望:2214


無論他們說什麼都順着思路接下去就可以了,愈是偏激的愈易掌握呀...

反正又沒人說過兩個人的對話必定要有什麼有意義的結論。

要是哪天你遇到了一些人,你發現你接不上他的思路,你發達了,是你學習長見識的時候了。


--------------------
Above the starry canopy. God judges as we judged.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PM
Top
試驗帳號2
發表於: Feb 18 2016, 05:15  評價+3
Quote Post


六品官
*******

發表數: 65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0-08-2014

活躍:7
聲望:363


沒啥技巧,主要視乎對方的戰鬥力。對方強(e.g.家姐),別惹她;對方弱(e.g.爸爸),欺負他。
PMEmail Poster
Top
茶水小妹蘋兒
發表於: Feb 18 2016, 06:56  評價+2
Quote Post


還沒長大的傲嬌氣小蘋果呦
***********

發表數: 1,623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11
聲望:490


QUOTE (Pearltea @ Feb 17 2016, 00:45)
感謝回應。
在政治議題上面,無論是社會問題、人權和自由度、環境生態、福利、經濟、內部/外交政策等,我也寧願跟立場不同,但能作理性分析的人分享,也不想跟與自己立場相近但盲目支持或相信個別例子/單方面的數字或統計的人討論。理性的交流能不斷讓自己反覆思考想法和觀點是否全面。
不過,我遇到的例子大多是有些人可以理性地分析個人和社會利益的輕重,但在某些話題上,立場卻感性地被個人經歷的情感所駕馭。這也可以理解的。否定他人的情感然後理性地分析是沒意義的討論,這些時候我會選擇不表態。

有時一直跟立場沒什麼出入的人講會膩(就好像在跟面牆講話一樣) 但當然如果跟立場相近但生活環境不一樣的人講還是滿有趣的
我覺得我其實都是不表態居多 比如最近三碌柒(以上為選舉代碼 同場參選之人還有一號二號四號和五號)之戰

又或者看media喇 在噗上講會覺得有癮 在FB講就很爭議性了 分分鐘引到樓下有人互鬧都似

立場不同沒關係 但如果發現朋友理性值不足會想不追蹤了 如果是專頁就不想當粉絲了(例如最近在紅館開show某林生,可見我不是只黑中國啊)

原因我覺得國(本)際(土)關係沈大師講得很清楚了
https://www.facebook.com/shensimon/photos/a...?type=3&theater

"從前,他們不會輕易以激進手段行事。一來擔心機會成本太高,二來理性上明白難以成功,三來過程中沒有認同,還會被主流社會視作瘋子,結果只能把狂想長埋心中。但Web2.0的出現,改變了一切。主流社會只會把互聯網視作獲取資訊的工具,會有意識的避免被互聯網控制,要是沉迷上網,會自覺需要治療,因為對他們而言,網絡世界是沒有生命的,加上太多虛假訊息、太講求2秒的視覺觸動、太多假帳戶,只屬於時間無限的「廢青」,根本不是常人的地方,若自認常常上網,只會比同輩看不起。
然而甚麼是「真實」,甚麼是「虛幻」?

對不少朋友而言,要麼失業拿綜援、終日無所事事(這比例在歐洲極高),要麼做一份完全沒有前途的苦悶工作(可參閱旺角黑夜的被捕名單),要麼是主流職業的浪人(例如靠當兼任講師為生的學者、或萬年博士候選人),加上理想年代的青年(包括身在海外卻真心高叫「身土不二」的學生),他們都不至於三餐不繼,很可能還有不少不獲主流認同的技能,但「真實」,就是這麼多,確是值得同情:連筆者作為傳統精英,也為專業在香港這樣的地方無可發揮而鬱悶,何況連逃避也不能的人?假如他們每天花15個小時上網,那媯L時無刻都有新聞、資訊和對話,給予他們現實沒有的存在感,只有膳宿才返回「現實」,網絡的身份,就慢慢變成他們的「第一身分」(primary identity),成了「新世界」。連他們僅餘留在「舊世界」的時間,也是以「新世界」的倫理主導思維(例如吃這碗飯有沒有likes);遇上有血有肉的人如何相處,也以其網絡形象為出發點。

結果,在「新世界」,原來處於社會不同邊緣的他們找到同道中人,互相扶持,互相認同,得到主流社會不能給予的溫暖,慢慢形成群組、社會,建立了自己的文化。他們先確立了自己的身份,那是和「舊世界」還有交接的,通常是所屬主要群組的認同,例如地域(民族主義、反移民主義、本土主義),然後是宗教,但很難是虛無縹緲的理念,因為太難「落地」。他們也必然遇到「舊世界」同路人劃清界線,例如溫和本土派會批判激進本土派、哈馬斯也批判後來者,但他們不會在意,因為那也是「新世界認同」的一部份。

接著,通過定義「他者」、批判傳統精英、知識份子、富人等,這種身份認同得到鞏固,並為自身壯膽(邏輯和從前的激進群眾運動類同),乃至出現了論功行賞的機制,並發展了自己的語言、英雄、敵人、潛規則,然後是動員機器,一切,就像人類建立初始社會的情況。其實,這些都是對主流的顛覆:例如夾雜粗口是一種溝通方式,各地主流媒體越不容許,在網絡越發達;像法國規定媒體必須使用法語,也是新移民族重拾自己語言的動機之一。未來科技進一步發展,虛擬世界肯定更真實,能換金錢(已出現)、能刺激人體五官(Cybersex配合工具的高度仿真,已令無數毒男失去「脫毒」動力)。

總之《Matrix》的劇情,絕對不是純科幻故事。

在「舊世界」,一般人在社交網站為了獲取資訊,協助自己思考;但在「新世界」,那卻是主戰場,閱讀只是為了尋找非自己人的keywords和證據,哪怕是關於天文地理的論文,也會用數秒中判斷是否自己人,習慣使用的句子,也不能多於數十字。通過「掃敵」,確能得到「自我」和「他我」肯定(順帶一提,這是為甚麼不少傳統企業僱用KOL在網絡宣傳品牌從不有效的原因)。面對這種「新世界文化」,舊世界公民是絕不會接受的,但心理上保持同理心、用自己的方式讓他們留在自己的空間,也就是了,因為那只是解構的一種表徵,以此上綱上線,大是不必。
他們在現實社會不能發揮的技能(例如網絡文宣),在「新社會」,卻令他們得到認同;而有了人生目標,無論能否達成,已令他們感受到「舊社會」沒有的希望。所以,是否得到主流社會認同,他們不但不在意,還以得不到主流認同為榮,因為那是走進「新社會」的入口。在「舊世界」,要產生一個孫中山自然極難;但在「新世界」,建構一個孫中山式人物,卻可望可即。而要每一個人理性計算國家大事,那是不設實際的:假如很多人在「舊世界」得不到精神滿足,逼他們離開「新世界」,又有何意義呢?"

附圖原因B

本篇文章已被 茶水小妹蘋兒 於 Feb 18 2016, 07:10 編輯過

附帶圖片
附帶圖片


--------------------
I nyo talk funny, nyou talk funny!!!

孔子:「老而不死,是為賊。」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1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1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380 ]   [ 12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