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2) [1] 2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精][轉載] 香港、新加坡與深圳的興衰告訴了我們什麼?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18 2015, 06:14  評價+8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91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78
聲望:4146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22271

三城記:香港、新加坡與深圳的興衰告訴了我們什麼?
文 / 時芳勝 2015年08月17日 12:09:01 103

user posted image

從經濟發展的角度,深圳、香港和新加坡這三座城市展示了耐人尋味的對比。

很長一段時間裡,香港的經濟總量一直高於新加坡,人均GDP不相上下,並立於「亞洲四小龍」之列。那個時候,深圳還是南海邊的一個小漁村。然而,變化悄然而至。2003年新加坡人均GDP超過香港,差距不斷擴大;2010年,新加坡經濟總量首次超過香港;2016年,深圳的經濟總量也有望超過香港。

那麼,這三個城市經濟格局變化的根源是什麼?

中金報告稱,香港製造業空心化、過度依賴服務業是經濟發展落後的直接原因。製造業對於香港和新加坡的經濟騰飛都曾起到過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但近十多年來兩個城市的製造業發展卻南轅北轍:

1)香港製造業徹底空心化,服務業成為經濟增長的唯一支柱。經濟增長主要依靠消費拉動,投資的邊際貢獻率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樣的經濟結構穩定性弱,經濟增長缺乏後勁。

2)新加坡的製造業則從勞動密集型成功轉型為資本、技術和知識密集型,附加值不斷提升。製造業和服務業成為經濟增長的雙引擎,消費、投資和出口三架馬車共同發力拉動經濟增長。

3)深圳與香港和新加坡本不在同一發展階段,但是後來者即將居上則主要受益於「騰籠換鳥」戰略的成功。深圳的研發強度、研發能力以及研發轉化為生產的能力在三個城市中是最強的。製造業與服務業一起發力才能拉動經濟高質量的快速增長。

近幾年,深圳又創造了產業轉型升級的奇跡:2008 年金融危機後,外需放緩、成本上升,深圳經濟發展遭遇挑戰。廣東省提出了「騰籠換鳥」的發展戰略,使危機成為契機,以市場之手幫助深圳淘汰了落後產能,釋放了部分土地,為新興產業的發展騰挪出了空間。2014 年深圳工業中高新技術產業的占比升至63%,出口中的「三來一補」和進料加工已經大幅降低,產業結構轉型已經取得巨大進展。

深圳與香港和新加坡本不在同一發展階段,但是後來者即將居上則主要受益於「騰籠換鳥」戰略的成功。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user posted image

房地產和製造業對於一個經濟體的發展至關重要,但是在香港、新加坡和深圳這三個城市中,這兩個產業發展路徑卻非常不同,因而也產生了不同的影響。

中金報告稱,房地產成為經濟命脈的風險。房地產在這三個經濟體中的地位都很重要,但對經濟和社會的影響卻迥異。比如,新加坡的房地產業不僅是經濟支柱之一,而且很好地解決了民生問題。香港的房地產業把控了經濟命脈,政府收入對地產依賴度極高,居民購房的承受能力卻極低。深圳的新增建設用地有限,但房地產投資增速並不低,對經濟增長的作用仍然很重要。

1)新加坡的房地產業不僅是經濟支柱之一,而且很好地解決了民生問題。其住房自有率高達90%,房價收入比最低,人均居住面積最大,近十年來房價漲幅也最小。組屋制度和中央公積金製度成為經典。

user posted image

2)香港的房地產業把控了經濟命脈,政府收入對地產依賴度極高,居民購房的承受能力卻極低。房地產行業誕生了眾多富豪,絕大多數普通市民卻過著蝸居生活。用於住宅用途的土地開發面積僅佔城市總面積的6.9%,近年來新增住宅數量不斷減少,難道只因政府、開發商、以及辛苦供樓的中產階級都不願看到樓價下跌?

user posted image

3)深圳的新增建設用地有限,但房地產投資增速並不低,對經濟增長的作用仍然很重要。

user posted image

香港、新加坡和深圳這三個城市的資源稟賦、發展經歷不同,對產業的轉型升級或多或少造成影響。但是我們這裡想探究的是,能否積極主動地創造優勢發展高技術產業呢?

產業升級轉型的本質是技術進步,而「產、學、研」已成為技術進步的主要途徑。深圳的研發強度、研發能力以及研發轉化為生產的能力都是最強的。

中金報告對比了香港、新加坡、深圳的研發強度、工業企業研發支出占比、研發人員密度、獲得風投的資金量等一系列指標,深圳無一例外都是最高的,這也凸顯出深圳發展高技術產業的「產、學、研」鏈條已經打通,這裡有創新、有配套、有資金、有市場,高技術產業已經成為深圳高質量增長的核心力量。而香港在所有指標中都是最低的,這也是因為現在的香港幾乎沒什麼製造業了,自然研發投入就少,但這也陷入了惡行循環,使得發展高技術產業就更難了。

user posted image

最後,中金報告稱,有雄心、有權威、敢作為的政府是經濟發展的重要驅動力量。作為最早和最成功的經濟特區,「發展才是硬道理」是深圳市政府的一貫政策,政府的作用毋庸贅言。香港和新加坡更有可比性,像是「極」與「極」的碰撞。香港奉行自由主義,採用積極不干預的經濟政策,而強勢政府是新加坡的一大特色。新加坡國會中的反對黨難以形成抗衡力量,行政當局的各種決策能夠很快獲得立法機構通過並迅速實施;而香港各黨派實力均衡,「拉布」時有發生。從財政支出的角度看,新加坡為社會發展做出的開支更大;在財政盈餘的管理上,新加坡的風險偏好更高,回報也更高。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Aug 18 2015, 06:32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Pearltea
發表於: Aug 18 2015, 14:18  評價+2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28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6
聲望:614


Great read. Thanks for sharing.

I think it's not reasonable to blame on the shrinking manufacturing industry in HK. It's not even a
'hindsight 20/20' statement. As the cost of labor is much cheaper in Mainland, it makes little financial sense to hire locally than to outsource.

Another statistic that might also explain the direction of industry allocation trend in the recent years: Aging population.

Here are the median age of the three cities as of 2014:
Singapore: 33.6 yrs old
Hong Kong: 44.5 yrs old
Shenzhen: <30 yrs old

I could't find the historical numbers for all three, but for HK the median age in 2001 was 37.2 yrs old. As the workforce ages, the available pool of labor to work in the manufacturing industry is expected shrink considerably. So to play the devil's advocate, it's a little naive to expect an rapidly aging city to diversify its industry allocation the same way as it was 10 years ago. This also explains the growth of business activities in certain industries in order to accommodate the progression: financial and professional services (investments, savings, retirement planning, annuity, life insurance)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s (healthcare, wellness, social welfare).

本篇文章已被 Pearltea 於 Aug 18 2015, 19:19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
Top
Pearltea
發表於: Aug 18 2015, 15:29  評價+2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28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6
聲望:614


In addition, there's also other consideration to the significant growth in Singapore's economy - leveraging. SG's government debt to GDP ratio is standing dangerously high at over 100%, making it one of the most indebted nations. It poses tremendous risks as the country is growing at the cost of over-leveraging. The cost of borrowing makes it enticing for both household and government to get into more debt, but it is also apparent that the interest rate is becoming unsustainable and an increase is overdue and impending. It'd be interesting to see how it will play out to the growth when the government gets serious about tackling debts.

本篇文章已被 Pearltea 於 Aug 19 2015, 01:08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18 2015, 23:15  評價+5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91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78
聲望:4146


Thanks for your comment.

轉這篇文章,就是想展開討論香港的環境條件問題,感謝你先提到人口高齡化。

較發達地區的出生率與死亡率雙雙下降,人口趨向高齡化,這在世界範圍都是一個普遍現象,但香港的人口高齡化趨勢在其中依然十分突出。

應當看到這種高齡化本身就受經濟結構、政策與政治環境的影響。比如說購房困難,起居空間狹窄,生活成本高昂,就業壓力大,自然會鼓勵遲結婚和壓抑生育率。而社會風氣排外,與週邊(珠三角)經濟發展欠融合,人口流動阻力大,對移民的吸引力迅速降低,則進一步惡化人力資源的問題,因爲人口輸入是低生育率的發達城市維持高生產力人口,進而保持經濟活力的重要手段。基於如今的香港在上述各方面,尤其是低出生率、貧富懸殊程度、購房困難程度、排外激烈程度,相比多數發達國家和城市均處於數一數二的水平,我認爲香港日後的人口高齡化風險將會相當高——這本身是一個問題,而不僅僅是解釋產業流失的一個答案。如果不對經濟、政策與政治環境作出較大改變,人口競爭力的下降無疑會反過來再拖累經濟發展,加重就業困難,引爆更多的排外和「本土化」運動,然後就更加吸引不到投資和移民,形成惡性循環。

我想一些「本土派」讀到這種觀點,也許會覺得很荒謬,也許會反駁說還有那麼多大陸人爭崩頭要獲得香港居留權,還有前些年孕婦逼爆醫院等等,何來「對移民的吸引力迅速降低」?對於食福利的蝗蟲,吸引力真降低了才該叫好吧?

其實歐洲乃至美國也有類似的聲音,尤其歐洲移民包括很多非法移民和穆斯林移民,帶來的社會問題更加嚴重,一些歐洲人也有自己國家「被綠化」的恐懼。相比之下香港面對的內地移民和來訪人口,在很大程度上還是同文同種的,沒有潛在的極端主義風險,而且多數是合法受控的(相對於偷渡)。爲什麼本土派還如此彷徨?

我覺得這正是香港自身條件衰退,對移民的吸引力有所降低的表現。

以前香港吸引的是各種工商業人才,各種勞動力,有條件轉化爲促進自身成長的血液。而最近這十幾二十年呢?更多是跨境婚姻、來港產子,來港追求的是政策和福利,比如沒有計劃生育,比如醫療和教育資源,至於真心來港追求事業的高技能高學歷人士有多少,無論是縱向比較(參見特區政府《2007年半年經濟報告》專題研究)還是橫向比較(參見王于漸《香港深層次矛盾》),都不甚樂觀。


截自《2007年半年經濟報告》:
user posted image


截自王于漸《香港深層次矛盾》:
user posted image


以前香港沒有優才計劃,但有獨一無二的市場和產業環境,所以能吸引各種優才。而現在香港的市場條件早已不是獨一無二,產業也各種偏科空心化,尤其是工業製造業基本消失,空有優才計劃又如何?就好像一所學術資源嚴重缺失,研究條件很差的大學,你給再多的獎學金與薪水,也吸引不到最好的學生和教授。所以不要光看到現在還有那麼多移民申請,還有那麼多遊客,就傻傻地以爲自己還是搶手貨,不愁沒人要。一個城市對移民的吸引力降低,從來都是先反映到質量上,然後才反映到數量上。真的後知後覺等到沒人願意來那一天,只說明你早已玩完了。更何況,現在即使只看數量,單程證申請也已開始減少了。

回到前面的話題:人口高齡化、人力成本高昂跟產業空心化有關係嗎?肯定是有的。但我不贊同以人口高齡化或人力成本高昂等理由來解釋產業空心化,除了它們本身屬於問題多於答案之外,還因爲它們只是影響製造業或者說工業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卻並非決定性、排斥性的原因。工業是一個很廣泛的概念,它並不僅指勞動密集型的血汗工廠,也包含很多資本密集,技術密集,但人力未必密集的方面。甚至在我眼中,一些第四產業也在一定程度上屬於工業,因爲其研發製造產品的性質大於經營服務性質。我不認爲香港有藉口說我工資高地價貴,所以理所當然只能搞好第三產業。新加坡的勞動力成本不算低,然而石化、工程、電子產業依然在其經濟中佔據顯著地位。生活成本極高的加州矽谷,還有新興的深圳,均擁有高度智力密集的IT和電子技術產業(關於深圳,這婸〞漪O華爲、ZTE、BYD、騰訊、阿里、百度、華大基因等等,不要以爲說的是富士康)。在國家層面,人口同樣高齡化(比香港更高)、人力成本均在一線發達國家水平的德國和日本,同樣擁有大量的工業,並且在很多方面做到世界領先水平。

發達國家和城市的經濟比重以第三產業爲主很常見,但完全看不見工業產值則並不正常。第三產業如果不能配合第一、第二或第四產業形成良性循環,那就存在產業空心化的危機。美國現在還保留着極爲強悍的工業能力和技術儲備,就已經整天擔心自己產業空心化。而香港自身除了第三產業幾乎一無所有,現在還不知死地嫌棄別人,玩自我孤立,自絕于週邊產業體系的良性循環。雖然香港不是美國那種世界老大的角色,也不是任何主要工業國,只是一個城市,不可能用同樣的標準來衡量是否產業空心化,但我還是要說,香港人在這方面的覺悟比別人差太遠了。別的不提,產業一旦空心化,經濟衰退也就難以避免了,脫離實際產品的金融遊戲必然是不可持續的。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Aug 18 2015, 23:28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Pearltea
發表於: Aug 19 2015, 03:06  評價+2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28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6
聲望:614


Thanks for the insightful explanation, and thanks also for the link on the sectors of economy (產業) classifications as that's something I don't see often (I'm more familiar with the NAICS given my line of work)

我的想法是不認同中金報告以下的論點:
QUOTE
中金報告稱,香港製造業空心化、過度依賴服務業是經濟發展落後的直接原因。製造業對於香港和新加坡的經濟騰飛都曾起到過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但近十多年來兩個城市的製造業發展卻南轅北轍:

1)香港製造業徹底空心化,服務業成為經濟增長的唯一支柱。經濟增長主要依靠消費拉動,投資的邊際貢獻率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樣的經濟結構穩定性弱,經濟增長缺乏後勁。


當中指的是製造業是Manufacturing? 是否我理解錯了? 我不認同製造業空心化是主要原因. 如果一定要給一個解釋, 我覺得成本是最大問題. 但這也是很多世界級大都會所面對的問題. 在生活水平高和發逹的城市, 到底還要靠製造業來推動或維持經濟增長嗎?

在人口高齡化, 生活成本持續上升, 和各行業都已開發的因素, 整體產業轉形是必須. 文章中的stacked bar也指出了香港的重點是高利潤產業, 方向是對的也能理解的, 但是過份集中發展在高短期收益率的行業, 而忽略了高潛力但短期收益率可能很低的行業才是最致命的錯誤. 所以我也認同你對工業問題的見解.

因為我在紐約, 也說一些我的看法. 其實這個城市有不少人口是偷渡來的, 生育拿居留權, 終生拿福利, 房屋津貼, 不納稅, 又或者是做些低技術的工作. 而一些中產人士, 納稅高不用說 (紐約市除了聯邦, 社會福利和州收入稅還有市收入稅), 銷售稅高達8.875%, 還要面對租金貴或購房困難的問題. 這不是跟香港很相似嗎? 聽說上是, 但其實這個政策不是沒有好處的. 那些高收入稅間接給政府更多機會去改善平均生活質素, 開發和確保各行各業在城市的發展: 非牟利機構可以享有很多免稅福利; 將時裝區一部份限制租金增長讓新設計可以在數日內製成; 將西邊劃分成高科技發展區, 新企業100%免稅; 在北部, 商業大樓不用付租客附加稅; 發展Big Data部門, 用高學術來化解市內的日常的問題等等. 所以這也帶動了很多的商業和就會機會, 所以紐約可以繼續吸引人材來競爭職位.

Okay maybe I'm not making too much sense or I can't articulate this in Chinese anymore , but the bottom line is that there'll always be leechers in the society. (Heck, just like the luxury brands - they are probably secretly celebrating their knock-off problems!) However, as long as the government is putting the effort and focus in the right place, to continue improving the overall competency by maintaining well balanced policies, rules and regulations, the city will continue to flourish and to attract many great talents. There are of course some harsh criticisms on the city's socialism move and 'anti-business' mindset, but intervention (or leadership I should say) is sometimes necessary for the greater good.

Another one thing that I don't read often about HK is its currency peg to the greenbacks. Having a massive amount of forex reserve ties up too much capitals that could have been used for investing activities, which *could* be a result of hindering growth.

本篇文章已被 Pearltea 於 Aug 19 2015, 14:58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
Top
Caesar
發表於: Aug 19 2015, 03:14  評價+4
Quote Post


Loop
************

發表數: 7,495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12-18-2004

活躍:29
聲望:2214


也想帶出另一個問題。
就是國際一級港口的問題,也是老問題了。
要比較這三個城市的興替,這部份絕對是密不可分的。

最近因為工作關係,相關的數據與行情接觸得多了,有另一番體會。


以我個人理解,
所謂的國際金融中心,從來沒有憑空而來、皇帝一聲令下,說建就建的那一套。
一個港口如何興起,這扯太遠了不詳述。簡化來說還是天資。
重點是那以後的事,
當一個國際級的碼頭型成,成為區域內的龍頭大哥,
隨著貨物的集散、轉運等日益昌隆,對各種資金、貨幣的轉換需求,不論質還是量的需求都在上升。
在這之上,如果城市把握機會乘時而起、隨著各國資金集散的速度上升,
這時是最有可能因應這種需求而建立起所謂國金中心的基礎,再一步一步拓展上去的。

在這個視點上,
當日的東京、紐約如是,(其實直至今日也還是擁有著世界級的中樞碼頭)
今日的上海、深圳也如是。
更不用說新加坡了。

如果你說什麼大帝御手一指,要在新彊建個國金中心,大概不太可能、也不會持久。
(要是哪天新彊成為了中亞一帶內陸運輸的中樞,那時候也許有可能)

這世界從來就沒有一個可以架空存在的金融中心。



為什麼說這麼多呢?
香港水深港闊、有世界艷羨的資本,這大概是小學生也懂說的話。
實際到底有多深、有多闊呢?
天然航道超過二十米、泊位水深十五米以上。
這個數字看了沒概念?稍安勿燥,再上數據你就懂了。
其他世界級的港口(這裡說的是上海、洋山、深圳、新加坡、紐約等最頂尖的港口),
平均來說,天然航道不超過十五米,泊位水深也不過十多米。
香港的天賦之資,可說是驚為天人,這還沒把優越的地理位置算進去。
(這是數年前的數據,近年來大家都積極發展了,不扯遠了)

你問說水要這麼深有什麼用?
國際航運業中有幾句行話,巴拿馬型船、超巴拿馬型船。
簡而言之,就是最初的大型船只,都是以能通過巴拿馬運河為標準設計的。
後來航運發達了,巴拿馬運河也不再是金科玉律,超乎其上的體積一一面世。
可是船大了,吃水自然深,碼頭要改裝才裝的下自不在話下,碼頭以外的天然航道也是裝的下才可以呀。
這裡說的不是通過一只兩只船,是全日二十四小時、年中無休無間斷的同時有船進出。
如果天賦不足,在繁忙的進出之間還要持續挖掘污泥,這是一個很沉重的負擔、也影響船只進出的效率。

說這麼多,到底三地有什麼分別呢?

這是最近才傳出的消息,新加坡PSA碼頭(處理了世界總量約五分一的貨櫃),
因為政府的銳意革新,搞自動化,政府也是狠下決心了,
把整個(、是整個!)本來已屬世界頂尖的碼頭捨棄,重新規劃、營建新港。
其他不說,光是岸橋捨棄一百多台,全部更換新的。
你問岸橋是一個什麼概念?簡單來說,現代化的頂尖的岸橋,每台造價上億不是夢。
從這裡真的看見新加坡政府的豪氣呀。
(這批一百多台的,對世界岸橋二手市場造成的大衝擊是另一個問題,這裡不說了)

深圳呢?
說來還真是要感謝香港的不作為。
香港吃不下的,深圳吃。香港本來吃的下的,性價比優勢之下深圳也吃。
最近幾年,已經超越香港,成為繼上海、新加坡之後的老大哥了。
而且相比已經很近的香港,深圳的碼頭還要更接近世界工廠、更接近內陸運輸網的起點。
還有最諷刺的人才技術等問題,後面會說到。

香港呢?
自動化不是不想搞,是搞不來。
這裡也許很難相信吧,香港在科技上搞不來?這還真是現實來的。
問題有很多,簡而言之,最核心的是香港現存的碼頭,都是老公公老婆婆了。
一來結構上負擔不來,二來哪怕真的要搞,對碼頭現有日常作業的影響太巨大了,
以香港的繁忙,不可能。

你問那麼學新加坡的玩法,行不行呢?
你還真幽默。
一堆人出來說你無良呢,那什麼中華白海豚沒地方睡覺呢,官商勾結呢。
而最重要的,放眼世界,舉凡這類的超大型投資,都不可能是商家帶頭的。
這已經是涉及國之根本的基建項目,必定是由政府領頭的。

別說要建十號碼頭,哪怕在現在的碼頭周邊多撥一些擱置用地,其實對整體效率的提升也是巨大的。
可怎麼樣?不給。也不太可能給。
土地在香港從來都是最敏感的。
別的細節還不用說,光是撥地多少,怎樣撥,什麼形式撥,投標還是官商之間內部磋商,多少錢等,每一樣都是大問題。
光是「官商之間內部磋商」這幾個字,在現在就幾乎等同於是官商勾結的代名詞了。
但前面也說了,這些事兒,政府不領頭不補貼,要全靠商家獨力來搞,是完全不可能、不現實的。
面對超乎想像的政治、民間壓力,在這事上政府也是舉步維艱。(哦對了,別忘了還有什麼白海豚呀環保團體)

那麼香港現存的碼頭發展商,總不可能坐以待弊吧?
當然不會了,香港的商人有這麼鼠目寸光的嗎?
說來諷刺,他們都搞起投資來了,最大的對手深圳的不少港口,還是香港的發展商經營起來的。
沒事,香港人不玩不搞了,爭崩頭要搞的人還真是多的是。
而且香港既然玩不來了,國家也配合深圳發展,總不可能因香港人擺爛,破壞了國境南方的重要中樞。
所以在物流方面,深圳的爆炸式發展也可以理解了。
人家碼頭玩起來了,現在建前海了,就新興的金融中心呀。

另外也簡略說一下,國際有名的碼頭設備製造商,每個行內人都知道的振華,是在上海的。
有多強呢?早些年最盛時期,幾乎總攬了世上絕大部份的岸橋訂單,是全世界……
所以在碼頭發展上,上海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的,這是哪怕香港、新加坡也沒法相比的。
也說一下,在金融風暴時期,有消息說振華的岸橋年訂單約三四十台,
這裡你就懂新加坡近年來的作為有多霸氣了。


香港在航運物流方面呢,以往十多二十年來,一直是雷打不動的世界第一。穩穩立於世界之巔。
在面對周邊地區的強力挑戰之下,這實在是太驕人了。

至於香港近年來的發展呢,
兩個字,穩健。
非常穩健的每年下降一名,被人超越。
這也實在是不容易。

本篇文章已被 Caesar 於 Feb 13 2016, 03:40 編輯過


--------------------
Above the starry canopy. God judges as we judged.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PM
Top
Pearltea
發表於: Aug 19 2015, 03:42  評價+1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28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6
聲望:614


QUOTE (Caesar @ Aug 19 2015, 11:14 )
也想帶出另一個問題。

就是國際一級港口的問題,也是老問題了。

要比較這三個城市的興替,這部份絕對是密不可分的。



最近因為工作關係,相關的數據與行情接觸得多了,有另一番體會。



以我個人理解,

所謂的國際金融中心,從來沒有憑空而來、皇帝一聲令下,說建就建的那一套。

一個港口如何興起,這扯太遠了不詳述。簡化來說還是天資。

重點是那以後的事,

當一個國際級的碼頭型成,成為區域內的龍頭大哥,

隨著貨物的集散、轉運等日益昌隆,對各種資金、貨幣的轉換需求,不論質還是量的需求都在上升。

在這之上,如果城市把握機會乘時而起、隨著各國資金集散的速度上升,

這時是最有可能因應這種需求而建立起所謂國金中心的基礎,再一步一步拓展上去的。



在這個視點上,

當日的東京、紐約如是,(其實直至今日也還是擁有著世界級的中樞碼頭)

今日的上海、深圳也如是。

更不用說新加坡了。



如果你說什麼大帝御手一指,要在新彊建個國金中心,大概不太可能、也不會持久。

(要是哪天新彊成為了中亞一帶內陸運輸的中樞,那時候也許有可能)



這世界從來就沒有一個可以架空存在的金融中心。







為什麼說這麼多呢?

香港水深港闊、有世界艷羨的資本,這大概是小學生也懂說的話。

實際到底有多深、有多闊呢?

天然航道超過二十米、泊位水深十五米以上。

這個數字看了沒概念?稍安勿燥,再上數據你就懂了。

其他世界級的港口(這裡說的是上海、洋山、深圳、新加坡、紐約等最頂尖的港口),

平均來說,天然航道不超過十五米,泊位水深也不過十多米。

香港的天賦之資,可說是驚為天人,這還沒把優越的地理位置算進去。

(這是數年前的數據,近年來大家的積極發展了,不扯遠了)



你問說水要這麼深有什麼用?

國際航運業中有幾句行話,巴拿馬型船、超巴拿馬型船。

簡而言之,就是最初的大型船只,都是以能通過巴拿馬運河為標準設計的。

後來航運發達了,巴拿馬運河也不再是金科玉律,超乎其上的體積一一面世。

可是船大了,吃水自然深,碼頭要改裝才裝的下自不在話下,碼頭以外的天然航道也是裝的下才可以呀。

這裡說的不是通過一只兩只船,是全日二十四小時、年中無休無間斷的同時有船進出。

如果天賦不足,在繁忙的進出之間還要持續挖掘污泥,這是一個很沉重的負擔、也影響船只進出的效率。



說這麼多,到底三地有什麼分別呢?

這是最近才傳出的消息,新加坡PSA碼頭(處理了世界總量約五分一的貨櫃),

因為政府的銳意革新,搞自動化,政府也是狠下決心了,

把整個(、是整個!)本來已屬世界頂尖的碼頭捨棄,重新規劃、營建新港。

其他不說,光是岸橋捨棄一百多台,全部更換新的。

你問岸橋是一個什麼概念?簡單來說,現代化的頂尖的岸橋,每台造價上億不是夢。

從這裡真的看見新加坡政府的豪氣呀…….

(這批一百多台的,對世界岸橋二手市場造成的大衝擊是另一個問題,這裡不說了)



深圳呢?

說來還真是要感謝香港的不作為。

香港吃不下的,深圳吃。香港本來吃的下的,性價比優勢之下深圳也吃。

最近幾年,已經超越香港,成為繼上海、新加坡之後的老大哥了。

而且相比已經很近的香港,深圳的碼頭還要更接近世界工廠、更接近內陸運輸網的起點。



香港呢?

現代化不是不想搞,是搞不來。

這裡也許很難相信吧,香港在科技上搞不來?這還真是現實來的。

問題有很多,簡而言之,最核心的是香港現存的碼頭,都是老公公老婆婆了。

一來結構上負擔不來,二來哪怕真的要搞,對碼頭現有日常作業的影響太巨大了,

以香港的繁忙,不可能。

你問那麼學新加坡的玩法,行不行呢?

你還真幽默。

一堆人出來說你無良呢,那什麼中華白海豚沒地方睡覺呢,官商勾結呢。

而最重要的,放眼世界,舉凡這類的超大型投資,都不可能是商家帶頭的。

這已經是涉及國之根本的基建項目,必定是由政府領頭的。

別說要建十號碼頭,哪怕在現在的碼頭周邊多撥一些擱置用地,其實對整體效率的提升也是巨大的。

可怎麼樣?不給。



那麼香港現存的碼頭發展商,總不可能坐以待弊吧?

當然不會了,香港的商人有這麼鼠目寸光的嗎?

說來諷刺,他們都搞起投資來了,最大的對手深圳的大鏟灣,還是香港的發展商經營起來的。

沒事,香港人不玩不搞了,爭崩頭要搞的人還真是多的是。

而且香港既然玩不來了,國家也配合深圳發展,總不可能因香港人擺爛,破壞了國境南方的重要中樞。

所以在物流方面,深圳的爆炸式發展也可以理解了。

碼頭玩起來了,現在建前海了,就新興的金融中心呀。



另外也簡略說一下,國際有名的碼頭設備製造商,每個行內人都知道的振華,是在上海的。

有多強呢?早些年最盛時期,幾乎總攬了世上絕大部份的岸橋訂單,是全世界……

所以在碼頭發展上,上海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的,這是哪怕香港、新加坡也沒法相比的。

也說一下,在金融風暴時期,有消息說振華的岸橋年訂單約三四十台,

這裡你就懂新加坡近年來的作為有多霸氣了。



香港在航運物流方面呢,以往十多二十年來,一直是雷打不動的世界第一。穩穩立於世界之巔。

在面對周邊地區的強力挑戰之下,這實在是太驕人了。



至於香港近年來的發展呢,

兩個字,穩健。

非常穩健的每年下降一名,被人超越。

這也實在是不容易。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I watched a documentary on the 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NYC in comparison to nearby cities - it was based its deep harbor depth. Not only the deep channels can accommodate larger ships, the vital organs of the city also lie underground - water systems, tunnels, sewer, drains, railroads, and power and cable lines etc, thus allowing the city to develop into a concrete jungle.

本篇文章已被 Pearltea 於 Aug 19 2015, 03:53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
Top
Caesar
發表於: Aug 19 2015, 05:03  評價+2
Quote Post


Loop
************

發表數: 7,495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12-18-2004

活躍:29
聲望:2214


補充一張剛拍的照片,(質量不太好...)

數據是數年前的,
當然近年來各地都努力改善,工程沒少做,加深了不少。

用這圖權充一下參考,你就明白香港的天賦有多驚人了。


圖中也有值得注意,頗為耐人尋味的,發現了嗎?

深圳呀。
這個現在比香港更強大的港口,在數年前根本是連名字都不存在的。
這個發展速度,也實在是一個奇蹟了。
我要是深圳人,還要叫香港人一聲恩公呢。 twisted.gif

本篇文章已被 Caesar 於 Aug 19 2015, 10:42 編輯過

附帶圖片
附帶圖片


--------------------
Above the starry canopy. God judges as we judged.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PM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19 2015, 08:56  評價+4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91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78
聲望:4146


QUOTE (Pearltea @ Aug 18 2015, 20:06 )
Thanks for the insightful explanation, and thanks also for the link on the sectors of economy (產業) classifications as that's something I don't see often (I'm more familiar with the NAICS given my line of work)

我的想法是不認同中金報告以下的論點:
QUOTE
中金報告稱,香港製造業空心化、過度依賴服務業是經濟發展落後的直接原因。製造業對於香港和新加坡的經濟騰飛都曾起到過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但近十多年來兩個城市的製造業發展卻南轅北轍:

1)香港製造業徹底空心化,服務業成為經濟增長的唯一支柱。經濟增長主要依靠消費拉動,投資的邊際貢獻率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樣的經濟結構穩定性弱,經濟增長缺乏後勁。


當中指的是製造業是Manufacturing? 是否我理解錯了? 我不認同製造業空心化是主要原因. 如果一定要給一個解釋, 我覺得成本是最大問題. 但這也是很多世界級大都會所面對的問題. 在生活水平高和發逹的城市, 到底還要靠製造業來推動或維持經濟增長嗎?

在人口高齡化, 生活成本持續上升, 和各行業都已開發的因素, 整體產業轉形是必須. 文章中的stacked bar也指出了香港的重點是高利潤產業, 方向是對的也能理解的, 但是過份集中發展在高短期收益率的行業, 而忽略了高潛力但短期收益率可能很低的行業才是最致命的錯誤. 所以我也認同你對工業問題的見解.

因為我在紐約, 也說一些我的看法. 其實這個城市有不少人口是偷渡來的, 生育拿居留權, 終生拿福利, 房屋津貼, 不納稅, 又或者是做些低技術的工作. 而一些中產人士, 納稅高不用說 (紐約市除了聯邦, 社會福利和州收入稅還有市收入稅), 銷售稅高達8.875%, 還要面對租金貴或購房困難的問題. 這不是跟香港很相似嗎? 聽說上是, 但其實這個政策不是沒有好處的. 那些高收入稅間接給政府更多機會去改善平均生活質素, 開發和確保各行各業在城市的發展: 非牟利機構可以享有很多免稅福利; 將時裝區一部份限制租金增長讓新設計可以在數日內製成; 將西邊劃分成高科技發展區, 新企業100%免稅; 在北部, 商業大樓不用付租客附加稅; 發展Big Data部門, 用高學術來化解市內的日常的問題等等. 所以這也帶動了很多的商業和就會機會, 所以紐約可以繼續吸引人材來競爭職位.

Okay maybe I'm not making too much sense or I can't articulate this in Chinese anymore , but the bottom line is that there'll always be leechers in the society. However, as long as the government is putting the effort and focus in the right place, to continue improving the overall competency by maintaining a well balanced policies, rules and regulations, the city will continue to flourish and to attract great talents. There are of course some harsh criticisms on the city's socialism move and 'anti-business' mindset, but intervention is sometimes necessary for the greater good.

Another one thing that I don't read often about HK is its currency peg to the greenbacks. Having a massive amount of forex reserve ties up too much capitals that could have been used for investing activities, which *could* be a result of hindering growth.

Feel free to use English here if that's easier for you. That being said, I have no problem understanding your Chinese, you expressed yourself well.

關於產業,前面直接拿來用,偷懶沒有具體解釋,這婺犮R一下。跟NAICS這種具體的行業分類標準不同,「第幾產業」的說法只是一種便於宏觀分析的籠統概念,原本用來描述從前工業國家到後工業國家不同行業的發展興衰。具體介紹可以看維基: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ree-sector_theor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imary_sector_of_the_econom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condary_sec..._of_the_econom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ertiary_sector_of_the_econom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Quaternary_se..._of_the_economy

簡單定義,第一產業就是對自然資源的開發,農林牧漁這些(礦和石油因爲必須煉化,同時是工業生產的基礎,常被歸類到第二產業);第二產業是生產實體產品的製造業(沒錯就是Manufacturing);第三產業是服務業,比如銷售、物流、餐飲、娛樂、房地產、金融業等等,香港能找到的行業十有八九就是這個;第四產業則是後來出現的衍生定義,囊擴所謂的知識產業,創意產業,包括科研、設計、軟件開發,也有說包括動漫影視製作等。這個理論定義並不嚴謹,我對它有一些自己的理解。

我在前文提到,我覺得第四產業有時候也是一種「工業」或者說製造業,因爲第四產業很多時候跟第二產業息息相關。比如微軟開發了Windows,那麼我們可以認爲它是「生產」了電腦這個產品的其中一部分,而不僅僅是在給用戶提供服務。又比如現在很多公司的研發(R&D)跟生產是分開的,是全球分工的,iPhone從軟件到硬件大部分是在美國開發,聘用了大量的軟硬件工程師,這就是一個典型的技術密集行業,然後不同部件在幾個不同國家生產,最後在中國裝配成手機。難道說美國Apple不算製造業(第二產業)的一部分,生產芯片的TSMC才算,組裝手機的鴻海富士康才算?死板地按照「地n產業」的分類法,確實如此。但事實上,Apple Inc在生產製作iPhone這個產品的過程中佔據了非常重要的地位,不像負責iPhone銷售、運輸、宣傳、提供分期付款的第三產業,不涉及製作產品本身,只是促進產品的流通和應用。

在這塈琝毃Phone叫做產品,而銷售、運輸、宣傳、金融服務不叫產品,最大的分別不在於前者作爲實物摸得到,而後者摸不到;我認爲最大的分別在於前者作爲一種商品,可以在一個地方生產然後向全世界輸出,產生出口利潤,而後者作爲一種行爲,並不能脫離服務提供者去輸出。換句話說,Pixar出品一部動畫電影,本質是一堆數據,你摸不著,但這是可輸出的產品,因此是第四產業,而你去餐館點一碟干炒牛河,不但摸得著還能吃下肚,但你只能當場享用,最多打包回家,因此這是服務,屬於第三產業。

原文作者提及香港製造業空心化時怎麼具體定義他所說的製造業,我不清楚,但我在自己的分析媦g到香港既缺乏工業產值,造成產業空心化,指的就是上述那種廣義的工業。也就是說,香港不但缺乏在物理上生產出產品的行業,也缺乏在智力上生產出產品的行業。當然這個缺乏不可能是零,而是指相比第三產業嚴重失衡,比如香港也有電影工業,電影就是一種可輸出產品,但香港一度輝煌的電影業,如今也在迅速衰退當中。

前面我還提到,就是如果香港自己缺乏第一、第二和第四產業,還可以通過深入參與週邊經濟體的產業發展,形成良性循環。只要分工合作得當,也不會導致產業空心化。比如說珠三角的第二產業需要通過海運進口原材料,再出口製成品,如果加入這個體系,你的港口和運輸這些第三產業能夠大有作爲,就能對本土經濟作出貢獻,即使本土並不生產產品。然而香港因爲不用再解釋的原因沒有融合的慾望和追上時代的決心,然後就像Caesar說的那樣,航運物流非常穩健地每年下降一名,被人超越。

歸根究柢,我說的產業空心化不是指生產實物的工廠不夠多,而是指第三產業的服務脫離了第一、第二或第四產業的實際產品的參與,導致整個經濟沒有根基。

何謂沒有根基?

這樣說吧,香港不是一個靠挖掘自然資源就可以自給自足的城市,想保持經濟可持續發展,只能靠:

1.出賣體力製造(加工)產品
2.出賣腦力製造(加工)產品
3.對外提供服務

由於香港人力成本高,不適合發展勞動密集行業,因此1基本可以劃掉。又由於產業發展失衡,第三產業獨大,缺乏生產能力,因此2也可以劃掉。

最後的「3.對外提供服務」似乎成了唯一選擇,本身這種獨腳經濟的風險就夠大了,而且這媮晹酗@個關鍵詞,對外。對內的服務業,比如街上的餐廳和商店,比如房地產,實際上無法爲香港經濟輸血。當然,遊客消費和外來投資是另一回事,但已趨飽和的旅遊業缺乏發展空間,依靠房地產也是不可持續且副作用強大,所以先不說這些。

前面說過,服務是一種行爲,難以脫離服務提供者去輸出,通常只能等別人來找你。別人爲何要找你?一是你的硬件和政策條件特別好,二是你對於服務相關行業最有經驗,三是就近夠方便。

然而事實上,
一,硬件條件跟不上(參見碼頭、鐵路),政策推行困難,毫無優勢。
二,放棄了其他諸多產業,除非尋求服務的同屬服務業,否則何來經驗?
三,放棄了其他諸多產業,又同週邊區域交流不暢,沒有行業聚集效應,難以吸引新企業落地,談何就近?

這就是產業空心化的結果,不好說是香港獨一無二的問題,但至少不見得是世界大多數城市的問題。紐約的製造業和IT行業應該比香港強不少,不是還有個Silicon Alley。地區關係也不能同日而語,反正我沒聽說紐約人反美。

希望這樣說比較容易明白。


--------------------
......
PMEmail Poster
Top
阿暪
發表於: Aug 19 2015, 13:57  評價+3
Quote Post


一品官
************

發表數: 5,271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8-17-2004

活躍:49
聲望:1202


這個討論使我感受良多
面對今時今日的香港, 作為香港人實在對香港的前景感到悲觀
香港是不是沒有遠見的人呢? 不是. 但大家都無法說得動滿腔憤怒的大眾
我時常思忖, 香港的困境到底更多是因為香港客觀條件令發展受限,
還是更多是因為香港人們固執走向掘頭路而令香港發展受損呢?

從客觀條件上看, 香港土地面積少且山多.

深圳本身面積上比香港大, 而且平地也更多,
再加上鄰近城市可作為深圳的延伸,
發展上長遠有更多餘地大展拳腳

新加坡總面積雖然比香港少,
但平地比例更大, 整體平地更多
而且全國/全城土地大部分連成一片, 發展更有效率

香港不但土地面積少且山多,
且既有山丘阻隔各處平地, 又有海面分隔島嶼
以致任何基建成本劇高

但以上缺點, 又不是人力不能克服的
還是當這些難題與其他內部問題只要達到某個臨界點,
就令人心無法凝聚起來解決困難
以致人心渙散, 內部爭拗重重?
我還是想不通......

=====================================

香港很多人在面對這種難題下
也沒有團結一心面對困難, 解決難題
卻從反方向排外, 逆轉自由港的開放心態, 為內部鬥爭顛倒黑白,
不以理性面對問題而以感性抱殘守缺 (不是指電車事件), 對試圖解決問題的不同意見斥為賣港滅港
還堅信自己是保護香港
在這種環境下, 志士豈能不氣餒? 善人豈能不蒙恨? 能者豈能不受屈?
倒是對現實不甚了了者最人多勢眾, 說話最大聲, 最理「直」氣壯
少時讀到古人對政事失望, 歸隱山林, 出世之道似不可取
但今日香港前路茫茫, 方可感到古人面對無法推得動的社會的無力感

抱歉這回覆感性居多而增添觀點者少
反正關於香港的困境我在別的帖子裡都說得多了,
沒有心機再重提多次

本篇文章已被 阿暪 於 Aug 19 2015, 14:42 編輯過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Pearltea
發表於: Aug 19 2015, 16:45  評價+2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28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6
聲望:614


QUOTE (徐元直 @ Aug 19 2015, 16:56 )
Feel free to use English here if that's easier for you. That being said, I have no problem understanding your Chinese, you expressed yourself well.

關於產業,前面直接拿來用,偷懶沒有具體解釋,這婺犮R一下。跟NAICS這種具體的行業分類標準不同,「第幾產業」的說法只是一種便於宏觀分析的籠統概念,原本用來描述從前工業國家到後工業國家不同行業的發展興衰。具體介紹可以看維基: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ree-sector_theor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imary_sector_of_the_econom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condary_sec..._of_the_econom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ertiary_sector_of_the_econom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Quaternary_se..._of_the_economy

簡單定義,第一產業就是對自然資源的開發,農林牧漁這些(礦和石油因爲必須煉化,同時是工業生產的基礎,常被歸類到第二產業);第二產業是生產實體產品的製造業(沒錯就是Manufacturing);第三產業是服務業,比如銷售、物流、餐飲、娛樂、房地產、金融業等等,香港能找到的行業十有八九就是這個;第四產業則是後來出現的衍生定義,囊擴所謂的知識產業,創意產業,包括科研、設計、軟件開發,也有說包括動漫影視製作等。這個理論定義並不嚴謹,我對它有一些自己的理解。

我在前文提到,我覺得第四產業有時候也是一種「工業」或者說製造業,因爲第四產業很多時候跟第二產業息息相關。比如微軟開發了Windows,那麼我們可以認爲它是「生產」了電腦這個產品的其中一部分,而不僅僅是在給用戶提供服務。又比如現在很多公司的研發(R&D)跟生產是分開的,是全球分工的,iPhone從軟件到硬件大部分是在美國開發,聘用了大量的軟硬件工程師,這就是一個典型的技術密集行業,然後不同部件在幾個不同國家生產,最後在中國裝配成手機。難道說美國Apple不算製造業(第二產業)的一部分,生產芯片的TSMC才算,組裝手機的鴻海富士康才算?死板地按照「地n產業」的分類法,確實如此。但事實上,Apple Inc在生產製作iPhone這個產品的過程中佔據了非常重要的地位,不像負責iPhone銷售、運輸、宣傳、提供分期付款的第三產業,不涉及製作產品本身,只是促進產品的流通和應用。

在這塈琝毃Phone叫做產品,而銷售、運輸、宣傳、金融服務不叫產品,最大的分別不在於前者作爲實物摸得到,而後者摸不到;我認爲最大的分別在於前者作爲一種商品,可以在一個地方生產然後向全世界輸出,產生出口利潤,而後者作爲一種行爲,並不能脫離服務提供者去輸出。換句話說,Pixar出品一部動畫電影,本質是一堆數據,你摸不著,但這是可輸出的產品,因此是第四產業,而你去餐館點一碟干炒牛河,不但摸得著還能吃下肚,但你只能當場享用,最多打包回家,因此這是服務,屬於第三產業。

原文作者提及香港製造業空心化時怎麼具體定義他所說的製造業,我不清楚,但我在自己的分析媦g到香港既缺乏工業產值,造成產業空心化,指的就是上述那種廣義的工業。也就是說,香港不但缺乏在物理上生產出產品的行業,也缺乏在智力上生產出產品的行業。當然這個缺乏不可能是零,而是指相比第三產業嚴重失衡,比如香港也有電影工業,電影就是一種可輸出產品,但香港一度輝煌的電影業,如今也在迅速衰退當中。

前面我還提到,就是如果香港自己缺乏第一、第二和第四產業,還可以通過深入參與週邊經濟體的產業發展,形成良性循環。只要分工合作得當,也不會導致產業空心化。比如說珠三角的第二產業需要通過海運進口原材料,再出口製成品,如果加入這個體系,你的港口和運輸這些第三產業能夠大有作爲,就能對本土經濟作出貢獻,即使本土並不生產產品。然而香港因爲不用再解釋的原因沒有融合的慾望和追上時代的決心,然後就像Caesar說的那樣,航運物流非常穩健地每年下降一名,被人超越。

歸根究柢,我說的產業空心化不是指生產實物的工廠不夠多,而是指第三產業的服務脫離了第一、第二或第四產業的實際產品的參與,導致整個經濟沒有根基。

何謂沒有根基?

這樣說吧,香港不是一個靠挖掘自然資源就可以自給自足的城市,想保持經濟可持續發展,只能靠:

1.出賣體力製造(加工)產品
2.出賣腦力製造(加工)產品
3.對外提供服務

由於香港人力成本高,不適合發展勞動密集行業,因此1基本可以劃掉。又由於產業發展失衡,第三產業獨大,缺乏生產能力,因此2也可以劃掉。

最後的「3.對外提供服務」似乎成了唯一選擇,本身這種獨腳經濟的風險就夠大了,而且這媮晹酗@個關鍵詞,對外。對內的服務業,比如街上的餐廳和商店,比如房地產,實際上無法爲香港經濟輸血。當然,遊客消費和外來投資是另一回事,但已趨飽和的旅遊業缺乏發展空間,依靠房地產也是不可持續且副作用強大,所以先不說這些。

前面說過,服務是一種行爲,難以脫離服務提供者去輸出,通常只能等別人來找你。別人爲何要找你?一是你的硬件和政策條件特別好,二是你對於服務相關行業最有經驗,三是就近夠方便。

然而事實上,
一,硬件條件跟不上(參見碼頭、鐵路),政策推行困難,毫無優勢。
二,放棄了其他諸多產業,除非尋求服務的同屬服務業,否則何來經驗?
三,放棄了其他諸多產業,又同週邊區域交流不暢,沒有行業聚集效應,難以吸引新企業落地,談何就近?

這就是產業空心化的結果,不好說是香港獨一無二的問題,但至少不見得是世界大多數城市的問題。紐約的製造業和IT行業應該比香港強不少,不是還有個Silicon Alley。地區關係也不能同日而語,反正我沒聽說紐約人反美。

希望這樣說比較容易明白。

Thanks. You evidently identified the issues and provided much better explanations to the root problem than the original article.

NYC is a unique city and NYers face their own many issues in terms of living (hence the main street Americans think that we're way out of touch with broader social topics). It's hard to conclude anything from the 30,000 ft view but there are some strong and negative sentiments toward the government (like the #blacklivesmatter movement), albeit the focuses are rather issue specific. We struggle with shrinking industries as well and the city is constantly fighting to preserve them before they lose their presence . But we can save that for another discussion as I don't want to hijack this thread.

Back to the topic. In terms of industry diversification and representation, it seems apparent that as long as the policies remain as they are today, there's little motivation to shift the mix of business. What are the incentives for entrepreneurs to focus on long term investments in order to reap greater benefits when the short term gains in the industry are more lucrative and the barrier of entry is little? To make matter worse, when one industry becomes overly competitive and saturated, profit margins are eventually squeezed and businesses have to find ways to tighten/cut costs or exit the market, which means no real growth and instead further decline and deterioration.

There is an urgent need to find ways to ignite and fuel growth in other sectors of the economy, but the current laissez-faire style is certainly not an answer and if anything, does more harm than good when a saturated economy is desperate to find new directions and diversification.

I'd love to see some developments that would gradually lead to a better representation of the Quaternary sector in the overall economy, like consulting, big data modeling, research, or even fields that most don't consider 'practical' today. However, the government needs to put some real plans in action to encourage that. (Not just plans but investments)
PMEmail Poster
Top
阿瞞
發表於: Aug 20 2015, 01:57  評價+1
Quote Post


八品官
*****

發表數: 203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2-06-2007

活躍:2
聲望:51


香港社會群眾看似反理性的行為
其實也不能全然歸咎於香港群眾「短視」
如果想多一步
這些行為本身也與貧富懸殊, 利弊分配關係沒理順, 和香港其他困難本身有關

由於香港的收入不均貧富懸殊,
即使香港因開放的貿易和與其他地方的經濟往來而令經濟增長
但一般大眾的收入則停滯不前
這樣香港的大眾自然對經濟增長感受不深
「如果我在其中沒有受惠, 還要工作量增加, 競爭更劇烈, 我為何要支持增長?」

而對開發土地建造房屋,
雖然房屋供應增加與更多人能有屋住的關係是顯而易見的
為何這麼多人反對?
在香港, 即使興建了房屋, 由於供應太過緊缺,
以致人們公屋又「永遠」排不到,
私樓以很多人的個人經驗看, 又是「無論供應增加多少」都買不起
人們對房屋需求從希望變成絕望
竟至於連建造房屋本身都反對
因為他們的眼中, 這到頭來都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
倒不如繼續仇富, 把所有新樓都斥為豪宅, 連錢也不讓發展商賺
加上造地從計畫到開發土地到設計樓宇到建造房屋,
動輒 10年 20年, 遠水救不了近火
如果人們對香港的未來感到疑惑
對未來的「收益」要求更高的「折現率」
那麼 20 年後的房屋供應,
對「可能」可以幫助自己買房/排到房的好處就變得不如今天反對開地那麼吸引了

另一方面, 像內地旅客和北區水貨客的情況
雖然對香港經濟能有促進
但受惠的還是藥房/金舖(的業主), 或其他相關零售業,
付出成本的卻是道路使用者
固然一行業的受惠, 對整體社會也是有幫助
但一來影響間接大眾感受不到
二來少數人賺多了錢, 再洗出來的錢再攤分到全社會的效益可能微乎其微
以致還是對社會大眾來看
直接的道路和火車使用不便
已經令他們非常不爽
雖然以我看, 這種事情的理性解決方法應該是,
水貨則興建邊境購物城來減少對地區居民的影響
旅客則與內地加強聯繫管理
但這些事情人們由混上了與地產商貧富懸殊問題和因旅客水貨客對內地的排斥情緒
又令問題便得糾結

在這些情況下, 人們的選擇本身也存在一種理性邏輯
按照其自身的處境, 這樣選擇也有其內在動機
但在人們之間的博弈下, 香港卻反反覆覆加深了自己的困境
而這正是香港的死結

本篇文章已被 阿瞞 於 Aug 20 2015, 01:59 編輯過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Caesar
發表於: Aug 20 2015, 03:47  評價+1
Quote Post


Loop
************

發表數: 7,495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12-18-2004

活躍:29
聲望:2214


QUOTE (阿瞞 @ Aug 20 2015, 09:57 )

在這些情況下, 人們的選擇本身也存在一種理性邏輯
按照其自身的處境, 這樣選擇也有其內在動機

簡而言之,這非常近似經濟學入門的utility maximization
可是只說人們有理性選擇什麼,這基本上也是一個tautology

不反也反了,不壞也壞了,可到底這些utility 是從何而來呢?
上面有提到可能是遠水不能救近火,可能是利益分配不均,
其實也可能就只是民智不高,等等。

從來民眾就應當是"較笨"的,
這裡不是指智商有多高,是相對而言。
從理論上來說呢,
一群人本身沒啥高下之分,
可隨時推移,總有人脫穎而出,上到領導者的位置。
而這個人,或這群人,相對來說,是應該普遍"較聰明"的。
所以大眾本來就該是較笨的也可以算是一個tautology.

這本來沒什麼,該是正常的現象,全世界也該是這樣的。
跟太陽從東方升起沒啥分別的事情。
不然也不用有政客了。
理論上來說,理論上,
他們的存在是為了集合最有智慧的腦袋,去服務、領導人民。
(當然人有私心,所以我們要限制他們領導的權力,不然我要個皇帝就可以了,這裡不扯遠了)
問題可以有一千一萬個,今日是你說的房屋,他日可能是文化問題。
是個問題就該有解決之道,我不相信世上有所謂死局。
只有非常複雜的問題,複雜到一般人連理解都做不到,更不用說解決了。
所以才要領導者呀。
想出解決之道,並引領社會各界把utility maximised 的方向調至一致,或最少不要背道而馳。
當然這只是理想狀況,也只能存在於理想狀況之中。


現實就是存在各種情況,在不同環節出了問題。
真正的問題,也許只不過出在世無英雄。
所謂英雄,也許還真不一定需要怎麼神,
民眾與他們之後的差距愈近,愈接近答案本身,
這個英雄就可以愈廢,甚至可能是狗熊也行。
現在嘛,也許要弄個諸葛亮出來才搞的成。
不過當然了,這是廢話,現在沒有諸葛亮。

那麼,面對一群愚民,
也許真正的核心,在於長期積弱的輿論戰場之上吧?


--------------------
Above the starry canopy. God judges as we judged.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PM
Top
阿瞞
發表於: Aug 20 2015, 04:04  評價+1
Quote Post


八品官
*****

發表數: 203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2-06-2007

活躍:2
聲望:51


QUOTE (Caesar @ Aug 20 2015, 11:47 )
QUOTE (阿瞞 @ Aug 20 2015, 09:57 )

在這些情況下, 人們的選擇本身也存在一種理性邏輯
按照其自身的處境, 這樣選擇也有其內在動機

簡而言之,這非常近似經濟學入門的utility maximization
可是只說人們有理性選擇什麼,這基本上也是一個tautology

不反也反了,不壞也壞了,可到底這些utility 是從何而來呢?
上面有提到可能是遠水不能救近火,可能是利益分配不均,
其實也可能就只是民智不高,等等。

從來民眾就應當是"較笨"的,
這裡不是指智商有多高,是相對而言。
從理論上來說呢,
一群人本身沒啥高下之分,
可隨時推移,總有人脫穎而出,上到領導者的位置。
而這個人,或這群人,相對來說,是應該普遍"較聰明"的。
所以大眾本來就該是較笨的也可以算是一個tautology.

這本來沒什麼,該是正常的現象,全世界也該是這樣的。
跟太陽從東方升起沒啥分別的事情。
不然也不用有政客了。
理論上來說,理論上,
他們的存在是為了集合最有智慧的腦袋,去服務、領導人民。
(當然人有私心,所以我們要限制他們領導的權力,不然我要個皇帝就可以了,這裡不扯遠了)
問題可以有一千一萬個,今日是你說的房屋,他日可能是文化問題。
是個問題就該有解決之道,我不相信世上有所謂死局。
只有非常複雜的問題,複雜到一般人連理解都做不到,更不用說解決了。
所以才要領導者呀。
想出解決之道,並引領社會各界把utility maximised 的方向調至一致,或最少不要背道而馳。
當然這只是理想狀況,也只能存在於理想狀況之中。


現實就是存在各種情況,在不同環節出了問題。
真正的問題,也許只不過出在世無英雄。
所謂英雄,也許還真不一定需要怎麼神,
民眾與他們之後的差距愈近,愈接近答案本身,
這個英雄就可以愈廢,甚至可能是狗熊也行。
現在嘛,也許要弄個諸葛亮出來才搞的成。
不過當然了,這是廢話,現在沒有諸葛亮。

那麼,面對一群愚民,
也許真正的核心,在於長期積弱的輿論戰場之上吧?

說這麼多 tautology, 張五常上身? XD.gif

用結果來定義 utility curve 再用 utility curve 解釋結果是 tautology
但從動機看人們如何處事不是

說智力上處高端的人比大眾智力高是 tautology
但描述大眾應該笨到甚麼程度則不是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Caesar
發表於: Aug 23 2015, 04:40  
Quote Post


Loop
************

發表數: 7,495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12-18-2004

活躍:29
聲望:2214


駿駿有看見這個主題,
然後因為某些懶惰的謎之原因,沒有登入發貼。

不過他的內容大意如下,

其實於小市民來說,不清楚這麼多家國大事,
經濟發展什麼的也不是最重要的。
人只要活得開心就可以了。

但現在明擺着的問題是,
不少第三世界的國家,人民是窮,可是也活的比香港人開心太多,這裡問題就大了。


也把他的想法代發一下,引入討論。


--------------------
Above the starry canopy. God judges as we judged.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PM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23 2015, 07:00  評價+2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91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78
聲望:4146


QUOTE (* @ Aug 22 2015, 21:40 )
駿駿有看見這個主題,
然後因為某些懶惰的謎之原因,沒有登入發貼。

不過他的內容大意如下,

其實於小市民來說,不清楚這麼多家國大事,
經濟發展什麼的也不是最重要的。
人只要活得開心就可以了。

但現在明擺着的問題是,
不少第三世界的國家,人民是窮,可是也活的比香港人開心太多,這裡問題就大了。


也把他的想法代發一下,引入討論。

謝轉述。對於這一觀點我的疑問是:除了心靈雞湯之外,有哪些資料能說明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活得比香港人開心太多呢?


--------------------
......
PMEmail Poster
Top
Pearltea
發表於: Aug 23 2015, 07:16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28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6
聲望:614


QUOTE (徐元直 @ Aug 23 2015, 15:00 )
謝轉述。對於這一觀點我的疑問是:除了心靈雞湯之外,有哪些資料能說明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活得比香港人開心太多呢?

好像看過一篇文章, 但是關於一個小國而不是第三世界的generalization. 我試試去找出來

在這裡, 我看到更多的理論是在達到某一個收入水平以後是對快樂度沒有直接影響的.

http://blogs.wsj.com/wealth/2010/09/07/the...s-75000-a-year/

注: 雖然USD對HKD是1:7.75, 但要考慮不同的稅收. estimate一個四人家庭在交稅和其他的退休儲蓄投資/醫療保險後, 收入大約是在$55,000左右, 約HKD$420,000/yr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23 2015, 13:46  評價+1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91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78
聲望:4146


QUOTE (Pearltea @ Aug 23 2015, 00:16)
QUOTE (徐元直 @ Aug 23 2015, 15:00)
謝轉述。對於這一觀點我的疑問是:除了心靈雞湯之外,有哪些資料能說明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活得比香港人開心太多呢?

好像看過一篇文章, 但是關於一個小國而不是第三世界的generalization. 我試試去找出來

在這裡, 我看到更多的理論是在達到某一個收入水平以後是對快樂度沒有直接影響的.

http://blogs.wsj.com/wealth/2010/09/07/the...s-75000-a-year/

注: 雖然USD對HKD是1:7.75, 但要考慮不同的稅收. estimate一個四人家庭在交稅和其他的退休儲蓄投資/醫療保險後, 收入大約是在$55,000左右, 約HKD$420,000/yr

這我也有印象。道理不難理解,錢能帶來的快樂有邊際遞減效應,滿足一定需求后就瓶頸就在其他方面了,比如時間、家庭關係。

然而前面說的是第三世界國家,我想到的自然是那些不能時時保證溫飽的,醫療衛生條件較差的,預期壽命明顯比發達國家低的,而不是年收入五到七萬美金以上的。以前看過對去緬甸支援的中國醫生的訪談,具體內容不太記得,但有一個較深刻的印象就是那些生活在偏僻貧窮地區的人確實不用擔心什麼高房價,什麼通宵加班之類,人家關心的是小孩要多生幾個才好,如此就算死了一兩個也還有希望。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Aug 23 2015, 13:46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Aug 23 2015, 14:20  評價+1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5
聲望:1903


QUOTE (徐元直 @ Aug 23 2015, 09:46 )
QUOTE (Pearltea @ Aug 23 2015, 00:16)
QUOTE (徐元直 @ Aug 23 2015, 15:00)
謝轉述。對於這一觀點我的疑問是:除了心靈雞湯之外,有哪些資料能說明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活得比香港人開心太多呢?

好像看過一篇文章, 但是關於一個小國而不是第三世界的generalization. 我試試去找出來

在這裡, 我看到更多的理論是在達到某一個收入水平以後是對快樂度沒有直接影響的.

http://blogs.wsj.com/wealth/2010/09/07/the...s-75000-a-year/

注: 雖然USD對HKD是1:7.75, 但要考慮不同的稅收. estimate一個四人家庭在交稅和其他的退休儲蓄投資/醫療保險後, 收入大約是在$55,000左右, 約HKD$420,000/yr

這我也有印象。道理不難理解,錢能帶來的快樂有邊際遞減效應,滿足一定需求后就瓶頸就在其他方面了,比如時間、家庭關係。

然而前面說的是第三世界國家,我想到的自然是那些不能時時保證溫飽的,醫療衛生條件較差的,預期壽命明顯比發達國家低的,而不是年收入五到七萬美金以上的。以前看過對去緬甸支援的中國醫生的訪談,具體內容不太記得,但有一個較深刻的印象就是那些生活在偏僻貧窮地區的人確實不用擔心什麼高房價,什麼通宵加班之類,人家關心的是小孩要多生幾個才好,如此就算死了一兩個也還有希望。

其實一直到民國結束,中國人的頭號問題也是如何活下去,"人家關心的是小孩要多生幾個才好,如此就算死了一兩個也還有希望。",這直到我祖父母的一代,仍是如此。而廣州週邊地區已經是民國時期中國最發達的地區之一了。

很慶幸中國大部份地區已經解決了如何活下去的問題,要考慮如何活得好了。

(新界面很讚)


--------------------
PMEmail Poster
Top
Pearltea
發表於: Aug 23 2015, 17:33  評價+2
Quote Post


四品官
*********

發表數: 1,28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6
聲望:614


QUOTE (徐元直 @ Aug 23 2015, 21:46)
QUOTE (Pearltea @ Aug 23 2015, 00:16)
QUOTE (徐元直 @ Aug 23 2015, 15:00)
謝轉述。對於這一觀點我的疑問是:除了心靈雞湯之外,有哪些資料能說明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活得比香港人開心太多呢?

好像看過一篇文章, 但是關於一個小國而不是第三世界的generalization. 我試試去找出來

在這裡, 我看到更多的理論是在達到某一個收入水平以後是對快樂度沒有直接影響的.

http://blogs.wsj.com/wealth/2010/09/07/the...s-75000-a-year/

注: 雖然USD對HKD是1:7.75, 但要考慮不同的稅收. estimate一個四人家庭在交稅和其他的退休儲蓄投資/醫療保險後, 收入大約是在$55,000左右, 約HKD$420,000/yr 國

這我也有印象。道理不難理解,錢能帶來的快樂有邊際遞減效應,滿足一定需求后就瓶頸就在其他方面了,比如時間、家庭關係。

然而前面說的是第三世界國家,我想到的自然是那些不能時時保證溫飽的,醫療衛生條件較差的,預期壽命明顯比發達國家低的,而不是年收入五到七萬美金以上的。以前看過對去緬甸支援的中國醫生的訪談,具體內容不太記得,但有一個較深刻的印象就是那些生活在偏僻貧窮地區的人確實不用擔心什麼高房價,什麼通宵加班之類,人家關心的是小孩要多生幾個才好,如此就算死了一兩個也還有希望。

對.  當然survival, comfort和luxury不能作比較. 所以我想說的是Caesar可能是在比較不同物質或環境帶來的快樂

在那個$75Kgraph上, 如果看$75K以下的快樂指數, 應該可以發現到一條steep slope.

用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的層次來想, 最低層的是那些在為生活掙扎的低收入家庭.  雖然也不能跟第三世界國家相比, 但為最基本的兩層而掙扎著的人, 當可以滿足基本的需求, 帶來的快樂是會遠比得到自我實現的需要更加快樂. 所以我想解釋為什麼Caesar可能會看過有關落後國家比發達國家快樂的報導. 我認為那不是比真正的快樂, 而是比marginal return on fulfillment (比較不同的需求和那些需求能帶來的快樂有多少)

late edit-happiness

本篇文章已被 Pearltea 於 Aug 26 2015, 13:20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
Top
0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0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分頁: (2) [1] 2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343 ]   [ 13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