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2) [1] 2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精]香港的困境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1 2009, 13:21  評價+11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轉載一篇文章,雖是五年前的舊文,但現在看起來其主要觀點依然正確。

=================================================


香港的困境

作者: 郎咸平
萬維讀者網 2004年02月24日 http://www.clibrary.com

香港以往的成功得利於巧合而不是因為港人天縱英明。記得有人說過港英時代的英國政府就像是台上的魔術師,他揮動那點石成金的魔術棒使得東方之珠的絢麗照亮了世界,而魔術棒下所孕育的自由、競爭和開放的理念成了各國政府施政的樣板。但是1997年以後當魔術師把他的魔術棒交給台下的觀眾後,魔術棒再也不靈了,這位魔術師到底帶走了甚麼而造成香港的沉淪?我曾經讀過太多的文章批評英國政府有陰謀地掠奪了香港的財富云云,這除了凸顯我們喜歡諉人以過的民族特性外,對於實際問題的解決於事無補。

多項巧合造就香港成功

港英政府治理香港的成功實在是一個上帝的恩賜,這並不是英國人有甚麼特殊的治國方針。英國政府行事緩慢官僚,英國人作風保守不夠進取,因此大不列顛帝國才會淪落為世界二流國家。但是為甚麼英國人到了香港就不一樣了?這是一個值得大家深思的問題。

香港的英國人和英國本土人不同。在英國人的心目中,香港是個模糊的小島,有點落後,又靠近中國,而且還不像英國本土那麼安全而熟悉……,所以願意到香港的英國人都是屬於那種比較勇敢和愛好冒險的人,因此建設好香港賺到一大筆錢是他們最大的願望之一,而這也是為何香港官員的薪水那麼高的主要原因。以香港目前官員薪水而言,金管局任志剛的年薪高達900萬港元,而其它司局長的年薪也高達500萬港元以上。但是要取得如此豐厚待遇的先決條件,就是香港經濟必須明天要更好,對於這一批大膽而惟利是圖的英國人而言,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搞好香港經濟。但是主觀的想搞好香港和客觀的能不能搞好香港是不同的,難道董建華不想搞好香港嗎?

根據香港歷史資料來看,這些英國人一般而言都希望在退休後回到英國,他們絕不想在退休後呆在香港人經營的私人公司做事。事實上本港英國人是從骨子看不起香港人的,也根本不存在英國人替香港人打工的情況,因此他們對於香港本地富人特權階級無要求。由於沒有利益問題的干擾,因此他們所推出的政策比較具有公平性,而這種公平性的追求也正是英國人特有的民族性。但是這種公平性在1997年以後急劇退化,例如最近大家批評甚多的九龍西區開發和添馬艦等等問題都可以看到利益團體的影子。

這種比較公平的制度配合上了一群特殊的百姓造就了經濟成功的必要條件。香港老百姓在英國政府高壓統治下,幾乎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過日子。舉例而言,只要你膽敢批評港英政府,政治部的官員立刻將你驅逐出境。香港老百姓在這種高壓政策下養成特別守紀律和守秩序的優良傳統。但是香港老百姓本來就繼承著中國人(尤其是廣東人)的勤勉,而在英國人施行一套比較公平的制度下,充分發揮了廣東人天生營商的特性,彌補了英國本土人民不夠進取的個性,反而形成一個孕育著輝煌東方之珠的沃土。而這個歷史的巧合也解釋了為何英國本土經濟不如香港繁榮。

大陸改革開放成催化劑

這片孕育著東方之珠的沃土終於在70年代以後的改革開放步伐中找了催化劑。由於中國內地相對落後,港人憑著資金的優勢、與國際接軌的環境、地利和語言之便,在短短的二、三十年迅速積累了大量財富,從而使得東方之珠的燦爛光環在這片沃土上冉冉升起。但是從我前述來看,香港的成功是多個巧合所造成,而絕不是因為香港人本身天縱英明。因此在今天香港經濟持續衰退的時候,香港應該如何再起飛應該是值得中央政府和港府深思的問題了。我們千萬不能期望這些巧合又會再一次的惠顧香港人。

港人急功近利政治清廉

香港人雖然在經濟方面創造了亞洲經濟奇跡,但由於英國人在政治方面的高壓統治,香港人對政治就特別的冷感。講得更具體一點,香港人從未經過民主的洗禮。而且由於香港(商)人沒有政治勢力的支持,這種潛在的政治風險造就了港人急功近利、只看短期不看長期的特性,香港人只想賺個短期錢尋求個短期的刺激。這種賺短期錢的思維處處可見,例如香港人炒郵票、炒股和炒樓的風潮。

此外,前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鑒於香港失業率嚴重,因此提出港人應該自行創業,但他所提出的例子卻是太過於急功近利。他在記者會上公開表示,他說他替同事去買湯時就發現了一個創業的機會,因為他可以買好幾碗湯回來,然後再賺取個差價賣給同事。堂堂財政司司長竟會舉出如此急功近利的例子實在很難想像。香港人喜歡追求短期刺激的特性也是隨處可見,例如香港的報紙就是最好的解說。各報的頭版頭條大概都是強姦、殺人、亂倫等刺激新聞,那種具有大思維大格局的重大政治新聞反而成為次要。

香港的經濟不但好,政治方面也是比較清廉。英國人為了對付官員的貪污腐化而主動成立了廉政公署,因此港官的清廉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為甚麼英國人可以有效地建立連英國和中國都沒有的廉政公署制度呢?這又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我們查閱香港的歷史,發現在港英政府時期,腐敗的現象還是有,但不多。最主要原因還是由於英國官員和香港籍官員共處的結果,反而避免了腐敗的產生。這話怎麼說呢?由於香港官員在英國人統治下沒有安全感,同時中英官員雙方也彼此不信任,因此很難結成聯盟進行中國人歷史所傳承的腐敗現象,而這種腐敗現象永遠跟隨中國歷史而不斷演進一直到了香港才嘎然停止,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因此中英官員之間的不信任反而造成了集體清廉的特性,而這也正是廉政公署得以順利成立的主要原因。

港英時代運作良好的制度存在了一個很大的隱憂,那就是香港籍官員的無能現象產生了。當時政府的高級官員都是英國人,低級官員才是中國人。由於陞遷無望,因此香港一流人才都去了商界,而願意去政府部門的大多是二、三流人才。港官當時是完全聽命行事而個人完全無法接觸到英國政府的決策過程。簡單的講,港官的任務就是聽命行事,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根據中英政府的協議,英國高官必須在1997年以前逐年退出,而將行政權轉給港官。如此一來,這些港官連升數級,一下子就做到了他們從前想也不敢想的位子。但問題立刻浮現出來了,這些港官從來沒有接觸過港英政府的決策過程,等港官真正掌握權力以後才發現不知如何治理香港,因為幾乎所有的法令都是只有原則而無操作程序。以往英國高官之間可以非常有效率的協調,而港官卻是無能為力。舉例而言,香港聯交所前行政總裁鄺其志面臨退市方案(香港叫除牌)卻不知如何操作,在港英政府時代,規定凡股價太低或交易量過低的可退市,但甚麼時候應該退市呢?英國上市公司知道,英國官員知道,但港官就是不知道。以2002年為例,倫敦股市有5%的股票自行退市,但香港高官就不知道英國公司以何種條件決定要不要退市。鄺其志為了要完成退市的操作程序因此訂立了五角退市的標準,如此一來才讓退市機制有了操作性。但是這個政策簡直粗糙得不可想像,香港股市股價低於五角的公司48%錄得虧損,而股價高於五角的公司也有17%有虧損。因此我不知道五角有甚麼意義。

「商人治港」思維種禍根

目前香港大部分的高官來自商界。香港可以說幾乎是全世界唯一的「商人治國」的實驗室。他們又是何種心態呢?在過去二十年的粵港兩地第一次經濟整合過程中,本港的經濟發展受惠於房地產、物流、貿易運輸和勞力密集等簡單行業,並且是在內地相對落後的情況下才能創造出輝煌的成就。相當數量的香港精英企業家也因從事這類簡單的企業而成功。他們的成功是一個機遇,但他們(1)既不懂高層次宏觀管理,(2)也不懂高新技術,(3)尤其是不重視研究發展和長期規劃,因為他們以前的成功和這些因素無關。

由這些商人型的港官甚至是他們第二代,配合著港英政府時期二、三流水平的港官來管理香港是香港的最大危機。而這種全世界只有香港才有的特殊官僚群體,我將之稱為商人官僚體系。另外一點我認為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官僚體系的成員們由於他們過往的快速成功而養成了極度傲慢和自以為是的特性,因此很難接受治港的新觀念。在這一點而言,內地官員普遍認為自己不足,因此他們的進步可以說是一日千里。最好的例子就是數年前香港證監會官員應聘到內地擔任中國證監會顧問,但近一兩年來香港證監會的監管成績遠遠落在中國證監會之後,這清楚說明了內地官員學習的成績和速度。

這些商人官僚不重視學習而且又具備了香港人特有的急功近利的個性,因此港府推出的政策幾乎都具備了短期拍腦袋(沒有經過深思熟慮)而且未經全盤統籌協調的特性。舉例而言,特首董建華看到樓價過高,因此一上任立刻提出「8萬5千」民居的構想以打壓過熱的樓市,但他卻沒想到樓價一下來,銀行的債權立刻會產生問題。例如失業問題嚴重,財政司司長立刻成立事後看來無效果的創業基金。沙士出現,財政司又立刻搬出35億基金援助服務行業,結果幾乎無人申請。樓市下跌,財政司利用孫九招救市,但樓市照跌。股市下跌,財政司立刻寄望於中央的QDII,而沒有推出政策從根本上解決股市存在的問題。財赤嚴重,財政司立刻想到加稅而未考慮加稅會進一步打擊已雪上加霜的經濟而加大下年度財赤……此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竟然成了港府處理經濟問題的固定模式。

高官問責加速情況惡化

另外,類似的粗糙決策比比皆是。我想用個例子來解釋沒有協調的政策是多麼的危險。根據報載,有兩個香港人喜歡吃黑魚(香港叫生魚)。因此帶了幾條生魚到美國去。生魚在亞洲有天敵,因為中國人喜歡吃生魚,所以不會過度繁殖。可是送到美國去就麻煩了,因為中國人不多。當他們把兩條吃不完的魚丟到湖裡以後,發現五大湖的生魚過度繁殖。因為生魚非常兇猛,對其它魚類造成嚴重威脅而破壞了生態環境。這個例子說明當你隨便引入一個制度後,如果沒有一個相制衡的制度,結果是非常危險的。所以引進一個沒有協調製度所帶來的是整個生態環境的破壞,也是對香港整個制度的破壞。這個協調不良的問題也會因目前所推行的高官問責制而加速惡化,因為每一個高官在此制度下都想要表現自己,所以很可能推出更多的未協調製度來,這又是生魚的問題。

港府合法腐敗應運而生

香港經濟不但愈搞愈差,而且廉潔時代也一去不復返。這種腐敗是香港特有的「合法的腐敗」。我舉個例子。根據今年一月十七日香港《南華早報》的報道,香港醫管局對其管理團隊的三十一位高層人員總共發放了一千二百六十萬港元的年終獎金,也就是平均每人可獲得四十萬港元。眾所周知,由於香港醫管局和香港衛生福利及食物局的疏忽下,造成了香港近兩千人染上沙士,反而涉案官員人人無事,而且人人獲花紅。那些真正在第一線犧牲生命抗禦沙士的工作人員反而沒有獲得花紅。香港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在接受《南華早報》記者訪問時指出,這些花紅是這些高官人員合同所規定的,因此不算增發。但根據該報的報道,這些花紅已經是這些高官人員所規定花紅的上限,因此這種現象很難不引起媒體的注意?其它類似現象簡直不勝枚舉。

另外一個腐敗現象是今天的港官和以往的英國官員不同,今天港官退休明天就到私人公司上班,因此港官在位時就必須照顧好私人公司的利益。這種現象在1997年以後的香港實在太多了。這個現象造成一種合法的腐敗。合法的腐敗所造成的浪費有時更甚於非法的腐敗。

我曾談到香港人政治冷感,因此香港人目前努力追求政改的企圖就特別值得關注。我個人並不反對民主,而港人追求民主的熱潮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因為香港老百姓在英國人高壓統治下早就習慣沒有民主的日子,也就是說港人從來沒有追求民主的傳統。但為何香港老百姓或某些政治團體對追求民主如此的熱中呢?我們應該分析這個事件的本質。

民主解決不了香港問題

我認為香港人錯誤地認為民主可以解決香港商人官僚集團的無能。中央政府應該特別注意香港進一步的民主,立刻會產生兩個嚴重的後果。第一,香港老百姓從未受過民主的洗禮,因此在這方面港人是幼稚而簡單的。民主並不是不好,而是如果不能循序漸進地推進,只會帶來被外力包括某些政治團體或其它國家控制的危險。第二,港府目前的無能主要來自這些不懂宏觀管理、不懂高新技術、不重視研發長期規劃的商人官僚集團。但是類似的問題也普遍的存在於具有急功近利特色的老百姓當中,這是整個香港的問題。因此就算透過民主直選新特首,我也不認為新的班子就會比目前的港府有顯著的進步。

我建議中央政府在處理香港事務時應該注意下面幾個問題。

宜擇能人應對港台關係

第一,我不認為民主就能解決香港的問題。中央政府在處理港人政改訴求時顯得手足無措,而且處理手法令人失望。前總理朱鎔基和總理溫家寶在國際媒體前所表現出的幽默、機智和柔軟的手段,在這次中央政府應付政改的訴求中完全看不到。內地四位所謂的法律專家在北京的講話和兩位法律專家在今年1 月11 日在香港的講話,讓我回憶起了我從小所受國民黨灌輸的標準共產黨的嘴臉──那種不理解香港、蠻橫、蒼老的嘴臉,平鋪直敍的講話實在讓人情何以堪。我建議中央政府考慮打破傳統,請一位具有國際素養、具有外國人所尊重的亮麗學歷、風度翩翩、中英文口才良好和機智幽默的非國內官員或學者出任對港和對台關係的發言人。這位人士講出來雖然是一樣的話,但是效果就完全不一樣。

協助香港制訂長遠規劃

第二,中央政府囿於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限制,因此對港政策方面基本上是以港府的訴求為主。這一批商人官僚就是標準的商人,也就是絕對的利益導向群體,因此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中央要政策,因為這就是商人本色。但是中央政府卻不自覺地受到了這個商人官僚集團有意無意的影響而隨波逐流喪失了主導香港經濟的先機。舉例而言,中央政府為了支持一國兩制而大力挺董,出台了一系列短期刺激措施包括CEPA (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個人遊和人民幣業務等等。我並不否認這些短期措施的好處,但是港府商人官僚集團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短期思維才是香港真正的危機。我在前文說過,香港的成功得利於歷史上多個巧合所造成,而絕不是因為港人天縱英明。因此我們不能期望歷史的巧合會再次照顧港人,而應透過政府的力量,發展香港具有長期競爭力優勢的產業。但是香港商人官僚集團的官員出身於簡單的產業,他們不太理解甚麼叫做具有競爭力的行業。

我舉兩個例子來說明。第一個例子是香港各大學醫學院、工學院和商學院的研究力量在全亞洲排第一,遠遠超過日本,可是我們沒有把它商品化。但是香港唯一的高科技競爭優勢──大學研究──亦因港府官僚削減大學研究經費而正面向死亡。如果大學研究死亡,香港將再沒有可與珠三角互補的優勢產業。第二個例子是香港金融業人才的專業知識和英語水平遠遠超過內地,可是港府不但沒有善用,反而想從內地輸入金融人才,港府的做法實在讓人不解。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港府心目中的金融優勢,竟然是引進國內炒股資金大炒港股,例如不斷向中央政府要求QDII 的政策。香港所面臨的嚴峻挑戰就是沒有一個凌駕於廣東的優勢產業。香港在未來不要說沒有條件成為珠三角的龍頭,反而很可能成為廣東發展的累贅。

總而言之,中央政府絕不可完全配合着港府的短期施政,而應協助港府超越到長期的規劃,建立可與廣東省互補的優勢產業,否則長此以往必然影響香港的穩定繁榮而危害到一國兩制。

整頓官商集團化解危機

第三,政改本身沒有合理性,因為香港的衰退和民主無關。政改的導火線卻是來自於港府的商人官僚集團,因此中央政府想化解政改危機就必須先行整頓或改造商人官僚集團。但是中央政府絕對不能期望港府本身作任何改變,港府目前陷於嚴重的管治危機而只會因循苟且拖一天算一天將事情搞得更糟糕。舉例而言,去年七一大游行後,香港政府除了說要多聽民意外,港府本身(中央所送的大禮除外)到底做了甚麼讓香港老百姓覺得有意義的事呢?結果幾乎是甚麼都沒做。

我認為政改和大遊行等的導火線並不複雜,而只是簡單的商人官僚體系的無能所導致,因此如何整頓這個官僚體系就考驗着這一代領導人的政治智慧了。但是有幾個重點一定要把握住,(1 )不能期望民主選舉,(2 )不能期望港府本身主動改變,(3 )不能一再的配合港府短期思維的訴求。在這三個前提下,中央政府可打的牌就不多了。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Aug 1 2009, 13:23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阿暪
發表於: Aug 2 2009, 00:41  評價+6
Quote Post


一品官
************

發表數: 5,268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8-17-2004

活躍:48
聲望:1201


評論一下本文的觀點

QUOTE (徐元直 @ Aug 1 2009, 21:21 )

香港的困境

作者: 郎咸平
萬維讀者網 2004年02月24日    http://www.clibrary.com
 
  香港以往的成功得利於巧合而不是因為港人天縱英明。記得有人說過港英時代的英國政府就像是台上的魔術師,他揮動那點石成金的魔術棒使得東方之珠的絢麗照亮了世界,而魔術棒下所孕育的自由、競爭和開放的理念成了各國政府施政的樣板。但是1997年以後當魔術師把他的魔術棒交給台下的觀眾後,魔術棒再也不靈了,這位魔術師到底帶走了甚麼而造成香港的沉淪?我曾經讀過太多的文章批評英國政府有陰謀地掠奪了香港的財富云云,這除了凸顯我們喜歡諉人以過的民族特性外,對於實際問題的解決於事無補。

多項巧合造就香港成功

港英政府治理香港的成功實在是一個上帝的恩賜,這並不是英國人有甚麼特殊的治國方針。英國政府行事緩慢官僚,英國人作風保守不夠進取,因此大不列顛帝國才會淪落為世界二流國家。但是為甚麼英國人到了香港就不一樣了?這是一個值得大家深思的問題。

香港的英國人和英國本土人不同。在英國人的心目中,香港是個模糊的小島,有點落後,又靠近中國,而且還不像英國本土那麼安全而熟悉……,所以願意到香港的英國人都是屬於那種比較勇敢和愛好冒險的人,因此建設好香港賺到一大筆錢是他們最大的願望之一,而這也是為何香港官員的薪水那麼高的主要原因。以香港目前官員薪水而言,金管局任志剛的年薪高達900萬港元,而其它司局長的年薪也高達500萬港元以上。但是要取得如此豐厚待遇的先決條件,就是香港經濟必須明天要更好,對於這一批大膽而惟利是圖的英國人而言,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搞好香港經濟。但是主觀的想搞好香港和客觀的能不能搞好香港是不同的,難道董建華不想搞好香港嗎?

根據香港歷史資料來看,這些英國人一般而言都希望在退休後回到英國,他們絕不想在退休後呆在香港人經營的私人公司做事。事實上本港英國人是從骨子看不起香港人的,也根本不存在英國人替香港人打工的情況,因此他們對於香港本地富人特權階級無要求。由於沒有利益問題的干擾,因此他們所推出的政策比較具有公平性,而這種公平性的追求也正是英國人特有的民族性。但是這種公平性在1997年以後急劇退化,例如最近大家批評甚多的九龍西區開發和添馬艦等等問題都可以看到利益團體的影子。

這種比較公平的制度配合上了一群特殊的百姓造就了經濟成功的必要條件。香港老百姓在英國政府高壓統治下,幾乎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過日子。舉例而言,只要你膽敢批評港英政府,政治部的官員立刻將你驅逐出境。香港老百姓在這種高壓政策下養成特別守紀律和守秩序的優良傳統。但是香港老百姓本來就繼承著中國人(尤其是廣東人)的勤勉,而在英國人施行一套比較公平的制度下,充分發揮了廣東人天生營商的特性,彌補了英國本土人民不夠進取的個性,反而形成一個孕育著輝煌東方之珠的沃土。而這個歷史的巧合也解釋了為何英國本土經濟不如香港繁榮。


雖然這一段一開始似乎想排除人的因素, 說「香港以往的成功得利於巧合而不是因為港人天縱英明」, 但到後面卻又認為到香港的英國人有甚麼甚麼特性, 和「香港老百姓本來就繼承著中國人(尤其是廣東人)的勤勉」, 似乎有點自相矛盾. 至於我自己的想法, 就是認為香港的「成功」是基於歷史的巧合(如一開始所言), 而不應歸因於甚麼英國人的特性或者廣東人的特性, 因為這樣都是將結果說為原因. 談回香港為河「成功」, 香港本身地理位置為南方要衝, 而在內地的政治動亂時期能夠置身事外, 令香港能夠早一步開始發展, 並以獨立於內地的身分做到某種"中國-海外"中間人的角色. 到改革開放又獲得擴張工業腹地的機遇, 亦因發展較早而順理成章成為珠三角龍頭. (而這一點下面也提到)

大陸改革開放成催化劑

這片孕育著東方之珠的沃土終於在70年代以後的改革開放步伐中找了催化劑。由於中國內地相對落後,港人憑著資金的優勢、與國際接軌的環境、地利和語言之便,在短短的二、三十年迅速積累了大量財富,從而使得東方之珠的燦爛光環在這片沃土上冉冉升起。但是從我前述來看,香港的成功是多個巧合所造成,而絕不是因為香港人本身天縱英明。因此在今天香港經濟持續衰退的時候,香港應該如何再起飛應該是值得中央政府和港府深思的問題了。我們千萬不能期望這些巧合又會再一次的惠顧香港人。

基本同意  

港人急功近利政治清廉

香港人雖然在經濟方面創造了亞洲經濟奇跡,但由於英國人在政治方面的高壓統治,香港人對政治就特別的冷感。講得更具體一點,香港人從未經過民主的洗禮。而且由於香港(商)人沒有政治勢力的支持,這種潛在的政治風險造就了港人急功近利、只看短期不看長期的特性,香港人只想賺個短期錢尋求個短期的刺激。這種賺短期錢的思維處處可見,例如香港人炒郵票、炒股和炒樓的風潮。

此外,前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鑒於香港失業率嚴重,因此提出港人應該自行創業,但他所提出的例子卻是太過於急功近利。他在記者會上公開表示,他說他替同事去買湯時就發現了一個創業的機會,因為他可以買好幾碗湯回來,然後再賺取個差價賣給同事。堂堂財政司司長竟會舉出如此急功近利的例子實在很難想像。香港人喜歡追求短期刺激的特性也是隨處可見,例如香港的報紙就是最好的解說。各報的頭版頭條大概都是強姦、殺人、亂倫等刺激新聞,那種具有大思維大格局的重大政治新聞反而成為次要。

看過不少評論文章都喜歡說香港人急功近利, 我認為說香港人急功近利沒錯, 但我認為這並不是香港人不同於其他地方的人的地方. 如果我要論證內地人, 美國人「急功近利」, 我也
同樣能舉出一大堆例子. 至於梁錦松和報章的例子更是為解釋而取材. 梁錦松在記者會上不用些簡單的例子說明自己的主張, 難到長篇大論去解釋? 至於報章的「刺激」新聞, 我可不見得西方就沒有這種小報作風. 只要一個地方有商業化的報章, 就會有這樣的報導, 而所謂「大思維」「大格局」的重大政治新聞, 在甚麼地方都能不是能吸引大眾眼球的報導, 反而通常是官方主導的報章才會用這些作標題.  


香港的經濟不但好,政治方面也是比較清廉。英國人為了對付官員的貪污腐化而主動成立了廉政公署,因此港官的清廉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為甚麼英國人可以有效地建立連英國和中國都沒有的廉政公署制度呢?這又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我們查閱香港的歷史,發現在港英政府時期,腐敗的現象還是有,但不多。最主要原因還是由於英國官員和香港籍官員共處的結果,反而避免了腐敗的產生。這話怎麼說呢?由於香港官員在英國人統治下沒有安全感,同時中英官員雙方也彼此不信任,因此很難結成聯盟進行中國人歷史所傳承的腐敗現象,而這種腐敗現象永遠跟隨中國歷史而不斷演進一直到了香港才嘎然停止,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因此中英官員之間的不信任反而造成了集體清廉的特性,而這也正是廉政公署得以順利成立的主要原因。


這個論點也在不少地方見過, 我不太肯定是否如此, 或許的確如此. 但如果是很純粹的不同民族共處就能導致清廉, 那怎樣解釋滿清官員的腐敗呢?

港英時代運作良好的制度存在了一個很大的隱憂,那就是香港籍官員的無能現象產生了。當時政府的高級官員都是英國人,低級官員才是中國人。由於陞遷無望,因此香港一流人才都去了商界,而願意去政府部門的大多是二、三流人才。港官當時是完全聽命行事而個人完全無法接觸到英國政府的決策過程。簡單的講,港官的任務就是聽命行事,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我不同意香港一流人才都去了商界. 在舊制度中由於公務員薪酬極高而且穩定, 所以吸引了很多(在香港裡屬於)一流的人才進入政府. 在香港只有港大的時代, 大學生少之又少, 作為當時的天之驕子, 其中很多畢業生都進入了政府, 反而人們認為, 是香港政府的制度會把香港的一流人才逐漸變成庸才. (我認為這是因為英國人以少數統治多數, 所以就要製造一群依附於他們統治的利益群體忠於他們, 所以要養成一群高薪厚祿的公務員來間接統治. 這在英國其他殖民地也有這情況)

根據中英政府的協議,英國高官必須在1997年以前逐年退出,而將行政權轉給港官。如此一來,這些港官連升數級,一下子就做到了他們從前想也不敢想的位子。但問題立刻浮現出來了,這些港官從來沒有接觸過港英政府的決策過程,等港官真正掌握權力以後才發現不知如何治理香港,因為幾乎所有的法令都是只有原則而無操作程序。以往英國高官之間可以非常有效率的協調,而港官卻是無能為力。舉例而言,香港聯交所前行政總裁鄺其志面臨退市方案(香港叫除牌)卻不知如何操作,在港英政府時代,規定凡股價太低或交易量過低的可退市,但甚麼時候應該退市呢?英國上市公司知道,英國官員知道,但港官就是不知道。以2002年為例,倫敦股市有5%的股票自行退市,但香港高官就不知道英國公司以何種條件決定要不要退市。鄺其志為了要完成退市的操作程序因此訂立了五角退市的標準,如此一來才讓退市機制有了操作性。但是這個政策簡直粗糙得不可想像,香港股市股價低於五角的公司48%錄得虧損,而股價高於五角的公司也有17%有虧損。因此我不知道五角有甚麼意義。


沒什麼意見.

「商人治港」思維種禍根

目前香港大部分的高官來自商界。香港可以說幾乎是全世界唯一的「商人治國」的實驗室。他們又是何種心態呢?在過去二十年的粵港兩地第一次經濟整合過程中,本港的經濟發展受惠於房地產、物流、貿易運輸和勞力密集等簡單行業,並且是在內地相對落後的情況下才能創造出輝煌的成就。相當數量的香港精英企業家也因從事這類簡單的企業而成功。他們的成功是一個機遇,但他們(1)既不懂高層次宏觀管理,(2)也不懂高新技術,(3)尤其是不重視研究發展和長期規劃,因為他們以前的成功和這些因素無關。

我認為上面對香港企業家的批評又是流於對「人的特性」的取因, 的確有部分港企或許如上面三點那樣, 但那也是發展階段和環境因素所造成. 一來在工業早期發展階段, 很多企業尚未壯大, 並未有足夠資源各自獨立研發新技術, 加上個別企業太多, 由於過度競爭, 所以只能導致盈利過低, 無法累積研發的資源. 而且本地市場太小, 也導致缺乏足夠的利基.

而且也並非所有港企都如是.


由這些商人型的港官甚至是他們第二代,配合著港英政府時期二、三流水平的港官來管理香港是香港的最大危機。而這種全世界只有香港才有的特殊官僚群體,我將之稱為商人官僚體系。另外一點我認為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官僚體系的成員們由於他們過往的快速成功而養成了極度傲慢和自以為是的特性,因此很難接受治港的新觀念。在這一點而言,內地官員普遍認為自己不足,因此他們的進步可以說是一日千里。最好的例子就是數年前香港證監會官員應聘到內地擔任中國證監會顧問,但近一兩年來香港證監會的監管成績遠遠落在中國證監會之後,這清楚說明了內地官員學習的成績和速度。

不明白香港證監會的監管成績如何遠遠落在中國證監會之後, 或許的確如此, 但作者應該舉例說明嘛. 而且說內地官員普遍認為自己不足,因此他們的進步可以說是一日千里。似乎有點抬舉他們了, 的確在一些快速發展的城市的官員的效率可以一讚, 但這不是取材的偏倚嗎? 在很多較落後地區的官員不但庸碌腐敗, 而且結構臃腫.

這些商人官僚不重視學習而且又具備了香港人特有的急功近利的個性,因此港府推出的政策幾乎都具備了短期拍腦袋(沒有經過深思熟慮)而且未經全盤統籌協調的特性。舉例而言,特首董建華看到樓價過高,因此一上任立刻提出「8萬5千」民居的構想以打壓過熱的樓市,但他卻沒想到樓價一下來,銀行的債權立刻會產生問題。例如失業問題嚴重,財政司司長立刻成立事後看來無效果的創業基金。沙士出現,財政司又立刻搬出35億基金援助服務行業,結果幾乎無人申請。樓市下跌,財政司利用孫九招救市,但樓市照跌。股市下跌,財政司立刻寄望於中央的QDII,而沒有推出政策從根本上解決股市存在的問題。財赤嚴重,財政司立刻想到加稅而未考慮加稅會進一步打擊已雪上加霜的經濟而加大下年度財赤……此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竟然成了港府處理經濟問題的固定模式。

短期政策在各地政府都有, 內地的宏調和美國的舊市都屬, 但在短期政策之外, 各地/各國政府都有各自的長期政策, 但這些往往不會如短期政策那麼引人注目

另外, 我不太明白為甚麼很多人把中央對香港的政策視為「派糖」/「援助」之類. 那些加強粵港融合的政策固之然對香港有利, 但這些並不是單方面的施捨恩惠, 而是有利於雙方的正常貿易合作/融合, 但香港很多評論對喜歡解釋為中央對香港的施捨. 尤其是香港的「左派」, 這樣令他們又「成功爭取」了某些東西了


高官問責加速情況惡化

另外,類似的粗糙決策比比皆是。我想用個例子來解釋沒有協調的政策是多麼的危險。根據報載,有兩個香港人喜歡吃黑魚(香港叫生魚)。因此帶了幾條生魚到美國去。生魚在亞洲有天敵,因為中國人喜歡吃生魚,所以不會過度繁殖。可是送到美國去就麻煩了,因為中國人不多。當他們把兩條吃不完的魚丟到湖裡以後,發現五大湖的生魚過度繁殖。因為生魚非常兇猛,對其它魚類造成嚴重威脅而破壞了生態環境。這個例子說明當你隨便引入一個制度後,如果沒有一個相制衡的制度,結果是非常危險的。所以引進一個沒有協調製度所帶來的是整個生態環境的破壞,也是對香港整個制度的破壞。這個協調不良的問題也會因目前所推行的高官問責制而加速惡化,因為每一個高官在此制度下都想要表現自己,所以很可能推出更多的未協調製度來,這又是生魚的問題。


沒什麼意見...

港府合法腐敗應運而生

香港經濟不但愈搞愈差,而且廉潔時代也一去不復返。這種腐敗是香港特有的「合法的腐敗」。我舉個例子。根據今年一月十七日香港《南華早報》的報道,香港醫管局對其管理團隊的三十一位高層人員總共發放了一千二百六十萬港元的年終獎金,也就是平均每人可獲得四十萬港元。眾所周知,由於香港醫管局和香港衛生福利及食物局的疏忽下,造成了香港近兩千人染上沙士,反而涉案官員人人無事,而且人人獲花紅。那些真正在第一線犧牲生命抗禦沙士的工作人員反而沒有獲得花紅。香港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在接受《南華早報》記者訪問時指出,這些花紅是這些高官人員合同所規定的,因此不算增發。但根據該報的報道,這些花紅已經是這些高官人員所規定花紅的上限,因此這種現象很難不引起媒體的注意?其它類似現象簡直不勝枚舉。

另外一個腐敗現象是今天的港官和以往的英國官員不同,今天港官退休明天就到私人公司上班,因此港官在位時就必須照顧好私人公司的利益。這種現象在1997年以後的香港實在太多了。這個現象造成一種合法的腐敗。合法的腐敗所造成的浪費有時更甚於非法的腐敗。

我曾談到香港人政治冷感,因此香港人目前努力追求政改的企圖就特別值得關注。我個人並不反對民主,而港人追求民主的熱潮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因為香港老百姓在英國人高壓統治下早就習慣沒有民主的日子,也就是說港人從來沒有追求民主的傳統。但為何香港老百姓或某些政治團體對追求民主如此的熱中呢?我們應該分析這個事件的本質。

對於「合法腐敗」, 這一點很同意, 很多人認為只有違反法律的明買明賣才是「腐敗」, 但實際上, 很多在先進社會常見的行徑, 都是牟利了各人而以社會群體作為代價的. 另外, 我認為美國企業的花紅文化, 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合法腐敗」

民主解決不了香港問題

我認為香港人錯誤地認為民主可以解決香港商人官僚集團的無能。中央政府應該特別注意香港進一步的民主,立刻會產生兩個嚴重的後果。第一,香港老百姓從未受過民主的洗禮,因此在這方面港人是幼稚而簡單的。民主並不是不好,而是如果不能循序漸進地推進,只會帶來被外力包括某些政治團體或其它國家控制的危險。第二,港府目前的無能主要來自這些不懂宏觀管理、不懂高新技術、不重視研發長期規劃的商人官僚集團。但是類似的問題也普遍的存在於具有急功近利特色的老百姓當中,這是整個香港的問題。因此就算透過民主直選新特首,我也不認為新的班子就會比目前的港府有顯著的進步。

我建議中央政府在處理香港事務時應該注意下面幾個問題。

這也是常見的, 典型的「民主不是萬能丹」的論點, 固之然民主不能解決上面那些問題, 或至少不能完全解決, 但我認為以香港的條件是能夠進行特首普選/立法會全面普選的. 而普選的確能(至少部分)解決一些問題, 包括商人官僚集團, 政府認受性不足等.

另外, 很多人認為中央有意打壓香港民主, 但我並不認為中央的確有很大必要如此.


宜擇能人應對港台關係

第一,我不認為民主就能解決香港的問題。中央政府在處理港人政改訴求時顯得手足無措,而且處理手法令人失望。前總理朱鎔基和總理溫家寶在國際媒體前所表現出的幽默、機智和柔軟的手段,在這次中央政府應付政改的訴求中完全看不到。內地四位所謂的法律專家在北京的講話和兩位法律專家在今年1 月11 日在香港的講話,讓我回憶起了我從小所受國民黨灌輸的標準共產黨的嘴臉──那種不理解香港、蠻橫、蒼老的嘴臉,平鋪直敍的講話實在讓人情何以堪。我建議中央政府考慮打破傳統,請一位具有國際素養、具有外國人所尊重的亮麗學歷、風度翩翩、中英文口才良好和機智幽默的非國內官員或學者出任對港和對台關係的發言人。這位人士講出來雖然是一樣的話,但是效果就完全不一樣。

同意.

協助香港制訂長遠規劃

第二,中央政府囿於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限制,因此對港政策方面基本上是以港府的訴求為主。這一批商人官僚就是標準的商人,也就是絕對的利益導向群體,因此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中央要政策,因為這就是商人本色。但是中央政府卻不自覺地受到了這個商人官僚集團有意無意的影響而隨波逐流喪失了主導香港經濟的先機。舉例而言,中央政府為了支持一國兩制而大力挺董,出台了一系列短期刺激措施包括CEPA (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個人遊和人民幣業務等等。我並不否認這些短期措施的好處,但是港府商人官僚集團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短期思維才是香港真正的危機。我在前文說過,香港的成功得利於歷史上多個巧合所造成,而絕不是因為港人天縱英明。因此我們不能期望歷史的巧合會再次照顧港人,而應透過政府的力量,發展香港具有長期競爭力優勢的產業。但是香港商人官僚集團的官員出身於簡單的產業,他們不太理解甚麼叫做具有競爭力的行業。

對於這段的意見, 上面也提過

我舉兩個例子來說明。第一個例子是香港各大學醫學院、工學院和商學院的研究力量在全亞洲排第一,遠遠超過日本,可是我們沒有把它商品化。但是香港唯一的高科技競爭優勢──大學研究──亦因港府官僚削減大學研究經費而正面向死亡。如果大學研究死亡,香港將再沒有可與珠三角互補的優勢產業。第二個例子是香港金融業人才的專業知識和英語水平遠遠超過內地,可是港府不但沒有善用,反而想從內地輸入金融人才,港府的做法實在讓人不解。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港府心目中的金融優勢,竟然是引進國內炒股資金大炒港股,例如不斷向中央政府要求QDII 的政策。香港所面臨的嚴峻挑戰就是沒有一個凌駕於廣東的優勢產業。香港在未來不要說沒有條件成為珠三角的龍頭,反而很可能成為廣東發展的累贅。

我認為香港在足夠長的時間之內依然會是珠三角的龍頭, 香港也不需要「凌駕」於廣東, 因為香港和廣東本身就是一體.

另外, 文中提到的大學商品化是甚麼? 私營化? 還是多收外地生? 如果說私營化, 我是反對的, 理由相信也不需在這裡多說了, 如果是說多收外地生, 相信5年後的今天, 大家到見到香港的大學如何「商品化」了. 


總而言之,中央政府絕不可完全配合着港府的短期施政,而應協助港府超越到長期的規劃,建立可與廣東省互補的優勢產業,否則長此以往必然影響香港的穩定繁榮而危害到一國兩制。

整頓官商集團化解危機

第三,政改本身沒有合理性,因為香港的衰退和民主無關。政改的導火線卻是來自於港府的商人官僚集團,因此中央政府想化解政改危機就必須先行整頓或改造商人官僚集團。但是中央政府絕對不能期望港府本身作任何改變,港府目前陷於嚴重的管治危機而只會因循苟且拖一天算一天將事情搞得更糟糕。舉例而言,去年七一大游行後,香港政府除了說要多聽民意外,港府本身(中央所送的大禮除外)到底做了甚麼讓香港老百姓覺得有意義的事呢?結果幾乎是甚麼都沒做。

我認為政改和大遊行等的導火線並不複雜,而只是簡單的商人官僚體系的無能所導致,因此如何整頓這個官僚體系就考驗着這一代領導人的政治智慧了。但是有幾個重點一定要把握住,(1 )不能期望民主選舉,(2 )不能期望港府本身主動改變,(3 )不能一再的配合港府短期思維的訴求。在這三個前提下,中央政府可打的牌就不多了。


如上



本篇文章已被 阿暪 於 Aug 2 2009, 01:53 編輯過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2 2009, 20:05  評價+3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QUOTE
看過不少評論文章都喜歡說香港人急功近利, 我認為說香港人急功近利沒錯, 但我認為這並不是香港人不同於其他地方的人的地方. 如果我要論證內地人, 美國人「急功近利」, 我也同樣能舉出一大堆例子. 至於梁錦松和報章的例子更是為解釋而取材. 梁錦松在記者會上不用些簡單的例子說明自己的主張, 難到長篇大論去解釋? 至於報章的「刺激」新聞, 我可不見得西方就沒有這種小報作風. 只要一個地方有商業化的報章, 就會有這樣的報導, 而所謂「大思維」「大格局」的重大政治新聞, 在甚麼地方都能不是能吸引大眾眼球的報導, 反而通常是官方主導的報章才會用這些作標題.

固然在哪裡都能找出急功近利的例子,但作者說的顯然不是「某些人」急功近利的問題,而是說香港整體的經濟發展思維、產業建設方向急功近利的問題。當然,你也可以說僅僅用這些表面上的個例論證香港的整體趨勢並不全面,但作者的論證並沒有僅止於此不是嗎?把這一段從全文中拆開來反駁似乎有點斷章取義了。

QUOTE
這個論點也在不少地方見過, 我不太肯定是否如此, 或許的確如此. 但如果是很純粹的不同民族共處就能導致清廉, 那怎樣解釋滿清官員的腐敗呢?

我認為關鍵不是民族共處的問題,而是權力分離、利益分離的問題。

由於港英政府的上層結構跟下層結構有著不可踰越的種族障礙,橫跨兩個階層的腐敗很難滋生。當然,這並不意味著兩個階層內部就沒有腐敗,只不過這些腐敗沒有統一起來變成更大的,更根深柢固的腐敗。一方面,港英上層的相關利益根基在英國,腐敗也就主要體現在英國那邊,而英國是老牌的資本主義社會,這也就決定了其上層腐敗多數是相對成熟的合法腐敗與制度腐敗。距離和方式決定了香港民眾對此不會有太多直接的感受,有些人甚至不認為這些高層次的權錢交易屬於腐敗。另一方面,香港下層的腐敗以前一點都不少,而廉政公署打擊下層腐敗之所以有效,主要是因為下層腐敗得不到上層腐敗的支持。港英時代的上層腐敗跟下層腐敗是分開的,兩者不能形成緊密的利益集團,上層很難通過下層腐敗獲利(或者說風險太大,相對於其合法腐敗的收益不值一提),相反下層腐敗只會降低管治效率,損害上層的利益,所以廉政公署可以無所顧忌不受干預地打擊腐敗,發揮其最大作用。這種模式無論在英國本土還是在中國大陸,甚至在現在的香港都是難以複製的,只不過香港靠以前打下的根基和制度慣性還可以維持一定程度的清廉。

至於滿清的腐敗,那個跟現代社會的腐敗是有很多不同的。滿清的上層結構跟下層結構同樣有著難以踰越的種族障礙,但是沒有利益分離,為何?因為滿清的統治者不是由一個海外宗主國委派而來的,他們的收益完全建基於他們所處的土地、所統治的人民之上。另外就是滿清屬於農業社會,其統治階級不可能像在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那般輕易地通過各種政策加金融手段聚斂財富,而只能是上層連著下層一層一層地搜刮民脂民膏,也就是說如果下層太清廉,上層就很難腐敗,兩者的利益鏈條是一致的。

QUOTE
我不同意香港一流人才都去了商界. 在舊制度中由於公務員薪酬極高而且穩定, 所以吸引了很多(在香港裡屬於)一流的人才進入政府. 在香港只有港大的時代, 大學生少之又少, 作為當時的天之驕子, 其中很多畢業生都進入了政府, 反而人們認為, 是香港政府的制度會把香港的一流人才逐漸變成庸才. (我認為這是因為英國人以少數統治多數, 所以就要製造一群依附於他們統治的利益群體忠於他們, 所以要養成一群高薪厚祿的公務員來間接統治. 這在英國其他殖民地也有這情況)

人的才幹有一部分是天生的,但後天的經歷同樣重要,人才總是需要環境培養的。在我看來,一流的大學生不等於一流的人才,也許他們日後能成為一流人才,但在畢業時說這個還太早。相對於那些靠自身能力站在社會金字塔頂峰的人才,大學畢業生就算人數稀少,是天之驕子,在畢業時也不過是一張白紙而已。在舊環境中也許很多一流的大學畢業生做了公務員,最終成為了精幹的高級技術官僚,但那畢竟不是培養真正的「一流人才」的地方,因為那種環境不會給他們太多自主決策的機會,他們爬不到金字塔的頂端,也就培養不出那種高度的洞察力和魄力。在商界沒有那麼多限制,一流的大學生(以及其他人)自然有更多的機會發展成為一流人才。

與其說「一流人才都去了商界」,我看還不如說「一流人才都出自商界」。

QUOTE
雖然這一段一開始似乎想排除人的因素, 說「香港以往的成功得利於巧合而不是因為港人天縱英明」, 但到後面卻又認為到香港的英國人有甚麼甚麼特性, 和「香港老百姓本來就繼承著中國人(尤其是廣東人)的勤勉」, 似乎有點自相矛盾. 至於我自己的想法, 就是認為香港的「成功」是基於歷史的巧合(如一開始所言), 而不應歸因於甚麼英國人的特性或者廣東人的特性, 因為這樣都是將結果說為原因. 談回香港為河「成功」, 香港本身地理位置為南方要衝, 而在內地的政治動亂時期能夠置身事外, 令香港能夠早一步開始發展, 並以獨立於內地的身分做到某種"中國-海外"中間人的角色. 到改革開放又獲得擴張工業腹地的機遇, 亦因發展較早而順理成章成為珠三角龍頭. (而這一點下面也提到)

......

我認為上面對香港企業家的批評又是流於對「人的特性」的取因, 的確有部分港企或許如上面三點那樣, 但那也是發展階段和環境因素所造成. 一來在工業早期發展階段, 很多企業尚未壯大, 並未有足夠資源各自獨立研發新技術, 加上個別企業太多, 由於過度競爭, 所以只能導致盈利過低, 無法累積研發的資源. 而且本地市場太小, 也導致缺乏足夠的利基.

而且也並非所有港企都如是.

確實,如果說香港以往成功的主因是例史的巧合而不是港人本身天縱英明(這倒不是要抹殺香港人的努力,而是說努力並非只是香港人的特長),那麼基於同樣的邏輯,香港的困境也應該歸咎於歷史的慣性、環境的變化而不應說香港人天生急功近利。但是無論我們把原因看成是人的慣性也好,歷史、環境的慣性也好,這個困境本身還是一樣的----就算香港靠著大陸,可以面對大陸的廣大市場,成本高企與硬件優勢的縮小甚至喪失(相比內地的大城市)也使得香港越來越不適合發展實業,無論是傳統的實業(如輕工業)還是新興實業(如高科技產業)都是如此。而一個只靠金融貿易與服務業支撐的香港缺乏可以長遠發展下去的根基,在內地逐漸開放的時代,前景並不讓人看好。

很多香港人包括大商家與政府高官不見得看不出問題所在,但他們對於改變這些情況似乎還是缺乏魄力與決心。人的思維和行為固然受環境影響,但有時候人也應該主動改變自己的心態,改變環境,不能一直抱怨環境不好,一直被動地隨波逐流。在這點上香港的政界和商界都比較讓人失望。

QUOTE
不明白香港證監會的監管成績如何遠遠落在中國證監會之後, 或許的確如此, 但作者應該舉例說明嘛. 而且說內地官員普遍認為自己不足,因此他們的進步可以說是一日千里。似乎有點抬舉他們了, 的確在一些快速發展的城市的官員的效率可以一讚, 但這不是取材的偏倚嗎? 在很多較落後地區的官員不但庸碌腐敗, 而且結構臃腫.

監管成績的優劣我也不清楚是指哪方面,不過郎是金融學的專家,對中國的經濟改革發過很多引起爭議的文章,這個話題他可能在其他文章有講過。

至於官員心態的比較,香港是一個大城市,在國內潛在的合作對象與競爭對手也是沿海經濟發達地區的大城市,因此這個比較是恰當的。如果香港淪落到跟內地的落後城市甚至窮鄉僻壤去比,那就不是前景不佳,而是已經完蛋了。

QUOTE
短期政策在各地政府都有, 內地的宏調和美國的舊市都屬, 但在短期政策之外, 各地/各國政府都有各自的長期政策, 但這些往往不會如短期政策那麼引人注目

另外, 我不太明白為甚麼很多人把中央對香港的政策視為「派糖」/「援助」之類. 那些加強粵港融合的政策固之然對香港有利, 但這些並不是單方面的施捨恩惠, 而是有利於雙方的正常貿易合作/融合, 但香港很多評論對喜歡解釋為中央對香港的施捨. 尤其是香港的「左派」, 這樣令他們又「成功爭取」了某些東西了

很多政策當然是可以互利而非單純的派糖,但我覺得援助性質確實是有一些的,不能單單視作兩個獨立經濟體系的經濟交易。如果中央純粹只以經濟收益來衡量利弊,而不考慮香港的政治地位,很多政策就不見得那麼容易批,也不見得會那麼及時,須知香港人是不給中央交稅的,而在經濟上香港需要大陸遠多於大陸需要香港。

嚴格來說,中央對香港的政策依然是互利的,只不過這個互利並非純粹經濟上的互利,而是添加了政治考量的「互利」,畢竟中央依然需要香港來示範一國兩制。

QUOTE
這也是常見的, 典型的「民主不是萬能丹」的論點, 固之然民主不能解決上面那些問題, 或至少不能完全解決, 但我認為以香港的條件是能夠進行特首普選/立法會全面普選的. 而普選的確能(至少部分)解決一些問題, 包括商人官僚集團, 政府認受性不足等.

另外, 很多人認為中央有意打壓香港民主, 但我並不認為中央的確有很大必要如此.

文中所指似乎並非「民主不是萬能丹」,而是「民主不是經濟困境的解藥」,我也覺得確實不是。我認為香港還是應該逐漸深化民主改革,但是如同文中所言,不要期望這個可以用來解決經濟問題。首先,一個政府不是只有特首,就算普選了一個不是「商人」的新特首(這個也不一定)以及更多不是「商人」的議員,所謂的商人官僚集團也不是一年半載就會消失不見的。其次,就算商人官僚集團受到了更多的制衡,比如說中產階級的制衡,草根派的制衡,這樣的制衡可能意味著我們會看到更多傾向於中產階級的政策,或者傾向於草根派的政策,但這並不意味著香港的經濟政策就能走上正軌。香港如何走出困境是一個戰略問題,短期的民生和經濟政策屬於戰術問題,如果在戰術上有太多的衝突和不穩定,反而可能不利於戰略的制定與實施。

我也相信中央無意打壓香港民主,或者說中央的目的不是打壓香港民主,但是中央肯定會擔心民主化過急帶來的各種風險,比如政策的飄忽不定,政治環境的民粹化,更容易受外部勢力插手影響等等,從而不肯迅速地推行民主。這些都是合理的擔心,但是轉化成一個普選時間表,很多港人就覺得中央是要打壓香港民主了。

QUOTE
我認為香港在足夠長的時間之內依然會是珠三角的龍頭, 香港也不需要「凌駕」於廣東, 因為香港和廣東本身就是一體.

另外, 文中提到的大學商品化是甚麼? 私營化? 還是多收外地生? 如果說私營化, 我是反對的, 理由相信也不需在這裡多說了, 如果是說多收外地生, 相信5年後的今天, 大家到見到香港的大學如何「商品化」了.

如果單論城市GDP,香港當然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珠三角的「龍頭」,但說穿了那只是昨日的輝煌,是過去「歷史的巧合」所結下的碩果。如果我們向前看,從發展的角度來看,現在的GDP有甚麼意義呢?從發展的角度來看,成為一個經濟圈不可或缺,帶動整個經濟圈發展的核心,才能稱得上是這個經濟圈的龍頭。珠三角地區有大量的輕工業,電子製造業,這是其經濟的核心,而香港有甚麼優勢產業?靠甚麼帶動整個地區的經濟發展?要做龍頭,單打「金融業」一張牌顯然是不夠的,而「轉口貿易」這張牌已經基本上打不出手了,現在連兩岸貿易都不怎麼依賴香港了。

作者提到大學本來是香港的優勢,如果抓緊機遇把知識優勢發展好了,倒也能算一張好牌、一條出路。對國家來說,製造業的發展方向是進行產業升級,對有野心企業來說,掌握更多的技術才能有更多的利潤。要做到這些,必然需要在科研方面增加投入,這就牽涉到產學研合作----使學術研究貼近產業需求,把學術成果迅速轉化為產業優勢。作者說的把研究力量商品化就是這個意思(而不是把大學教育私營化、商品化)。何謂優勢產業?利用自身的知識優勢推動珠三角製造業的發展升級,這就是優勢產業!其實這些年來香港的大學與一些私人機構也不是沒有在做這方面的工作,可是規模畢竟有限。國內的製造業大多數還沒有走到這一步(我認為只是時間問題),至於香港的大企業大商家,正如作者所說,歷史機遇帶來的習慣使得他們喜歡簡單的產業,而不理解具有長遠競爭力的產業。可惜的是,只有後者才算是真正進入了知識經濟的領域。香港的巨富們經常給大學捐錢,對他們來說這是留名,也是造福社會,但他們並沒有真正的投資在大學、在知識之上,所以香港可以有和黃,但不會有三星。


--------------------
......
PMEmail Poster
Top
Leaf
發表於: Aug 3 2009, 00:48  評價+1
Quote Post


請開金口
************

發表數: 3,497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9-2003

活躍:45
聲望:428


我才疏學淺只有在公務員薪酬上給些意見

話說回來;香港的公務員人工不論高中低一向都是低於出面私人公司同樣的職級;
就算基本月薪一樣公務員是*12個月;私人公司*16個月

(為什麼我會知道?就是以前做政府時公務員說他們80年代剛剛做的時候多慘的時候知;我聽完只有想將佢由15樓拋出去地下)

公務員人工大幅上升到超越出面私人市場是90年代初開始;再加上98和2003金融風暴現在公務員已成為天之驕子

最近官府入境處竟嫌24000小;美國金融從業人員的貪婪在香港公務員出現


--------------------
QUOTE
沒有主題就不會有討論,沒有討論這個討論區就要開始掃灰塵。特別是這個本來以三國誌主題為主打的論壇,在現在單機市場委縮,近來也沒有新一代三國誌或單機的三國遊戲的情況下,此種其他討論突顯重要。

諸如所以,政治討論,歷史討論,東方系列,信長系列等等一的討論,支撐著這個三國風漸漸江河日下的三國誌討論區。


QUOTE
就算有偏向性又如何?每個人能中立,高人般世事都給你看透了?


原來猥褻侵犯不但只要啞忍,還要打開雙腳歡迎入去要大叫熱咕真是大開眼界!

某日,某蛇與某b曾是水火不相容的敵人
今日,某蛇與某b是雷打不動的戰友

果真如言,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PM
Top
阿暪
發表於: Aug 3 2009, 13:58  評價+3
Quote Post


一品官
************

發表數: 5,268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8-17-2004

活躍:48
聲望:1201


QUOTE
固然在哪裡都能找出急功近利的例子,但作者說的顯然不是「某些人」急功近利的問題,而是說香港整體的經濟發展思維、產業建設方向急功近利的問題。當然,你也可以說僅僅用這些表面上的個例論證香港的整體趨勢並不全面,但作者的論證並沒有僅止於此不是嗎?把這一段從全文中拆開來反駁似乎有點斷章取義了。


如果只抓作者「急功近利」四字來窮追猛打, 的確對作者有點不公平, 但我認為當人們說起「香港統治者急功近利」, 很多人就很自然覺得很理所當然. 其實香港也有較長遠的發展策略規劃(例如新市鎮的發展香港依然在繼續, 香港與廣州的高鐵工程我認為也是在中港融合的經濟發展上是有長遠戰略意義的, 乃至西九的重建都是些長遠的發展規劃), 只是如果效果不是這麼快就會達到的事, 通常都沒那麼引人注目而已.


QUOTE
我認為關鍵不是民族共處的問題,而是權力分離、利益分離的問題。

由於港英政府的上層結構跟下層結構有著不可踰越的種族障礙,橫跨兩個階層的腐敗很難滋生。當然,這並不意味著兩個階層內部就沒有腐敗,只不過這些腐敗沒有統一起來變成更大的,更根深柢固的腐敗。一方面,港英上層的相關利益根基在英國,腐敗也就主要體現在英國那邊,而英國是老牌的資本主義社會,這也就決定了其上層腐敗多數是相對成熟的合法腐敗與制度腐敗。距離和方式決定了香港民眾對此不會有太多直接的感受,有些人甚至不認為這些高層次的權錢交易屬於腐敗。另一方面,香港下層的腐敗以前一點都不少,而廉政公署打擊下層腐敗之所以有效,主要是因為下層腐敗得不到上層腐敗的支持。港英時代的上層腐敗跟下層腐敗是分開的,兩者不能形成緊密的利益集團,上層很難通過下層腐敗獲利(或者說風險太大,相對於其合法腐敗的收益不值一提),相反下層腐敗只會降低管治效率,損害上層的利益,所以廉政公署可以無所顧忌不受干預地打擊腐敗,發揮其最大作用。這種模式無論在英國本土還是在中國大陸,甚至在現在的香港都是難以複製的,只不過香港靠以前打下的根基和制度慣性還可以維持一定程度的清廉。

至於滿清的腐敗,那個跟現代社會的腐敗是有很多不同的。滿清的上層結構跟下層結構同樣有著難以踰越的種族障礙,但是沒有利益分離,為何?因為滿清的統治者不是由一個海外宗主國委派而來的,他們的收益完全建基於他們所處的土地、所統治的人民之上。另外就是滿清屬於農業社會,其統治階級不可能像在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那般輕易地通過各種政策加金融手段聚斂財富,而只能是上層連著下層一層一層地搜刮民脂民膏,也就是說如果下層太清廉,上層就很難腐敗,兩者的利益鏈條是一致的。


同意! 要解釋人的行為, 還是透過利害關係才是最透徹, 徹底的.


QUOTE
人的才幹有一部分是天生的,但後天的經歷同樣重要,人才總是需要環境培養的。在我看來,一流的大學生不等於一流的人才,也許他們日後能成為一流人才,但在畢業時說這個還太早。相對於那些靠自身能力站在社會金字塔頂峰的人才,大學畢業生就算人數稀少,是天之驕子,在畢業時也不過是一張白紙而已。在舊環境中也許很多一流的大學畢業生做了公務員,最終成為了精幹的高級技術官僚,但那畢竟不是培養真正的「一流人才」的地方,因為那種環境不會給他們太多自主決策的機會,他們爬不到金字塔的頂端,也就培養不出那種高度的洞察力和魄力。在商界沒有那麼多限制,一流的大學生(以及其他人)自然有更多的機會發展成為一流人才。

與其說「一流人才都去了商界」,我看還不如說「一流人才都出自商界」。


粗體句子尤其同意

QUOTE
確實,如果說香港以往成功的主因是例史的巧合而不是港人本身天縱英明(這倒不是要抹殺香港人的努力,而是說努力並非只是香港人的特長),那麼基於同樣的邏輯,香港的困境也應該歸咎於歷史的慣性、環境的變化而不應說香港人天生急功近利。但是無論我們把原因看成是人的慣性也好,歷史、環境的慣性也好,這個困境本身還是一樣的----就算香港靠著大陸,可以面對大陸的廣大市場,成本高企與硬件優勢的縮小甚至喪失(相比內地的大城市)也使得香港越來越不適合發展實業,無論是傳統的實業(如輕工業)還是新興實業(如高科技產業)都是如此。而一個只靠金融貿易與服務業支撐的香港缺乏可以長遠發展下去的根基,在內地逐漸開放的時代,前景並不讓人看好。

很多香港人包括大商家與政府高官不見得看不出問題所在,但他們對於改變這些情況似乎還是缺乏魄力與決心。人的思維和行為固然受環境影響,但有時候人也應該主動改變自己的心態,改變環境,不能一直抱怨環境不好,一直被動地隨波逐流。在這點上香港的政界和商界都比較讓人失望。


QUOTE
其實我認為追溯到最終, 即使是「改變環境」的行為, 也是靠還境取決的, 因為主導人的行為還是於己的利害. 不過談到這份上就已經脫離談論社會的範圍了.

監管成績的優劣我也不清楚是指哪方面,不過郎是金融學的專家,對中國的經濟改革發過很多引起爭議的文章,這個話題他可能在其他文章有講過。

至於官員心態的比較,香港是一個大城市,在國內潛在的合作對象與競爭對手也是沿海經濟發達地區的大城市,因此這個比較是恰當的。如果香港淪落到跟內地的落後城市甚至窮鄉僻壤去比,那就不是前景不佳,而是已經完蛋了。


唔.唔..(點頭)

QUOTE
很多政策當然是可以互利而非單純的派糖,但我覺得援助性質確實是有一些的,不能單單視作兩個獨立經濟體系的經濟交易。如果中央純粹只以經濟收益來衡量利弊,而不考慮香港的政治地位,很多政策就不見得那麼容易批,也不見得會那麼及時,須知香港人是不給中央交稅的,而在經濟上香港需要大陸遠多於大陸需要香港。

嚴格來說,中央對香港的政策依然是互利的,只不過這個互利並非純粹經濟上的互利,而是添加了政治考量的「互利」,畢竟中央依然需要香港來示範一國兩制。


以內地的規模和香港的規模來說, 香港需要大陸遠多於大陸需要香港是一定的, 正如北京與上海需要其餘中國的程度亦如是, 我想強調的一點是, 很多人喜歡將香港和內地整體置於同一個水平去衡量, 很多時得出的結論往往是有偏差的.

中央在經濟政策上會考慮香港的政治地位. 這個同意.

QUOTE
文中所指似乎並非「民主不是萬能丹」,而是「民主不是經濟困境的解藥」,我也覺得確實不是。我認為香港還是應該逐漸深化民主改革,但是如同文中所言,不要期望這個可以用來解決經濟問題。首先,一個政府不是只有特首,就算普選了一個不是「商人」的新特首(這個也不一定)以及更多不是「商人」的議員,所謂的商人官僚集團也不是一年半載就會消失不見的。其次,就算商人官僚集團受到了更多的制衡,比如說中產階級的制衡,草根派的制衡,這樣的制衡可能意味著我們會看到更多傾向於中產階級的政策,或者傾向於草根派的政策,但這並不意味著香港的經濟政策就能走上正軌。香港如何走出困境是一個戰略問題,短期的民生和經濟政策屬於戰術問題,如果在戰術上有太多的衝突和不穩定,反而可能不利於戰略的制定與實施。

我也相信中央無意打壓香港民主,或者說中央的目的不是打壓香港民主,但是中央肯定會擔心民主化過急帶來的各種風險,比如政策的飄忽不定,政治環境的民粹化,更容易受外部勢力插手影響等等,從而不肯迅速地推行民主。這些都是合理的擔心,但是轉化成一個普選時間表,很多港人就覺得中央是要打壓香港民主了。


同意.

QUOTE
如果單論城市GDP,香港當然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珠三角的「龍頭」,但說穿了那只是昨日的輝煌,是過去「歷史的巧合」所結下的碩果。如果我們向前看,從發展的角度來看,現在的GDP有甚麼意義呢?從發展的角度來看,成為一個經濟圈不可或缺,帶動整個經濟圈發展的核心,才能稱得上是這個經濟圈的龍頭。珠三角地區有大量的輕工業,電子製造業,這是其經濟的核心,而香港有甚麼優勢產業?靠甚麼帶動整個地區的經濟發展?要做龍頭,單打「金融業」一張牌顯然是不夠的,而「轉口貿易」這張牌已經基本上打不出手了,現在連兩岸貿易都不怎麼依賴香港了。

作者提到大學本來是香港的優勢,如果抓緊機遇把知識優勢發展好了,倒也能算一張好牌、一條出路。對國家來說,製造業的發展方向是進行產業升級,對有野心企業來說,掌握更多的技術才能有更多的利潤。要做到這些,必然需要在科研方面增加投入,這就牽涉到產學研合作----使學術研究貼近產業需求,把學術成果迅速轉化為產業優勢。作者說的把研究力量商品化就是這個意思(而不是把大學教育私營化、商品化)。何謂優勢產業?利用自身的知識優勢推動珠三角製造業的發展升級,這就是優勢產業!其實這些年來香港的大學與一些私人機構也不是沒有在做這方面的工作,可是規模畢竟有限。國內的製造業大多數還沒有走到這一步(我認為只是時間問題),至於香港的大企業大商家,正如作者所說,歷史機遇帶來的習慣使得他們喜歡簡單的產業,而不理解具有長遠競爭力的產業。可惜的是,只有後者才算是真正進入了知識經濟的領域。香港的巨富們經常給大學捐錢,對他們來說這是留名,也是造福社會,但他們並沒有真正的投資在大學、在知識之上,所以香港可以有和黃,但不會有三星。


在珠三角的工業, 有不少還是港資企業. 而內地企業在香港上市, 雖然單這一點不足以讓香港成為「龍頭」, 但也是其中一樣因素. 而大量內地生來港留學, 並部分以香港作為跳板, 尋找海外的機會, 這也是其中一個因素. 另外, 內地企業透過與本港企業合作, 來踏足海外市場和發展技術, 這也是其中一個因素. 例如我所工作的公司(雖然嚴格來說是美國企業, 但亞洲部分基本上是香港人控制的), 近年長期與中交建某旗下公司合作, 當他們投到海外工程時, 我所工作的公司會幫助他們解決技術上的問題.

不過我也認為, 在中國的繼續發展下, (地理上的)香港的中心地為逐漸淡化, 而港-深-珠-澳一帶會更融合為一個都會帶, 以作珠三角的龍頭.

本篇文章已被 阿暪 於 Aug 4 2009, 14:12 編輯過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阿暪
發表於: Aug 3 2009, 14:03  
Quote Post


一品官
************

發表數: 5,268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8-17-2004

活躍:48
聲望:1201


QUOTE (Leaf @ Aug 3 2009, 08:48 )
我才疏學淺只有在公務員薪酬上給些意見

話說回來;香港的公務員人工不論高中低一向都是低於出面私人公司同樣的職級;
就算基本月薪一樣公務員是*12個月;私人公司*16個月 (你這個是指從前?)

(為什麼我會知道?就是以前做政府時公務員說他們80年代剛剛做的時候多慘的時候知;我聽完只有想將佢由15樓拋出去地下)

公務員人工大幅上升到超越出面私人市場是90年代初開始;再加上98和2003金融風暴現在公務員已成為天之驕子

最近官府入境處竟嫌24000小;美國金融從業人員的貪婪在香港公務員出現

不知道到甚麼時候私人公司的薪酬會跟公務員的薪資相比之下變得合理...... sad.gif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綠茶館小女
發表於: Aug 6 2009, 09:10  
Quote Post


Madora :3
*********

發表數: 1,20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4-2006

活躍:13
聲望:639


我認為在香港做科學研究的前途太暗淡了……
可能是香港對科學研究的宣傳不足。
雖然香港真的有很好的研究人才,但很多人都為錢而放棄學術研究。


--------------------
RIP Miyu Matsuki (松来未祐) who had performed outstandingly in Hidamari Sketch(Yoshinoya Sensei), Nyaruko (Kuuko) and Fafner (Hazama)
PMUsers Website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6 2009, 09:25  評價+1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就是因為產學研合作發展得不好,才會有人「為錢而放棄學術研究」。

如果能充分發揮出知識的價值,怎麼可能沒錢?看看美國,比如硅谷這樣的地方,錢甚麼時候跟研究對立過?

不過話說回來,相比內地的一流高校,香港現有的知識優勢其實不多,也就是在珠三角地區還算突出。


--------------------
......
PMEmail Poster
Top
丫全
發表於: Aug 6 2009, 09:38  評價+1
Quote Post


浮不起來的潛艇
************

發表數: 2,19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08-2004

活躍:13
聲望:305


QUOTE (綠茶)
小女,Aug 6 2009, 17:10 ] 我認為在香港做科學研究的前途太暗淡了……
可能是香港對科學研究的宣傳不足。
雖然香港真的有很好的研究人才,但很多人都為錢而放棄學術研究。

我記得……
很多地方的政府或是公司行號都會補助研究費用不是嗎@@
連台灣這種向錢看的地方都有不少補助了@@

註:看電影或是漫畫也有提到有些人會拿現在的研究內容去跟企業要錢,雖然電影和漫畫的不能當真,不過起碼可以確定,企業補助研究經費並不稀奇 XD.gif

本篇文章已被 丫全 於 Aug 6 2009, 09:41 編輯過


--------------------
擔心圖片外流,簽名當改為遷名檔QQ
PMEmail Poster
Top
綠茶館小女
發表於: Aug 6 2009, 11:17  
Quote Post


Madora :3
*********

發表數: 1,207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4-2006

活躍:13
聲望:639


QUOTE (丫全 @ Aug 6 2009, 19:38 )
QUOTE (綠茶)
小女,Aug 6 2009, 17:10 ] 我認為在香港做科學研究的前途太暗淡了……
可能是香港對科學研究的宣傳不足。
雖然香港真的有很好的研究人才,但很多人都為錢而放棄學術研究。

我記得……
很多地方的政府或是公司行號都會補助研究費用不是嗎@@
連台灣這種向錢看的地方都有不少補助了@@

註:看電影或是漫畫也有提到有些人會拿現在的研究內容去跟企業要錢,雖然電影和漫畫的不能當真,不過起碼可以確定,企業補助研究經費並不稀奇 XD.gif

Pfizer / Roche 補Pharmacy方面補很多的。
剛好澳洲有醫療改革。政府用在Pharmacy三大分支(Pharmaceutics, Medicinal Chemistry, Pharmacy Practice)的研究補貼都會很多。


--------------------
RIP Miyu Matsuki (松来未祐) who had performed outstandingly in Hidamari Sketch(Yoshinoya Sensei), Nyaruko (Kuuko) and Fafner (Hazama)
PMUsers Website
Top
龍驤將軍
發表於: Aug 8 2009, 01:29  
Quote Post


葉公好龍
************

發表數: 3,097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5-13-2007

活躍:15
聲望:726


以前香港是因言論自由,三權分立而成爲國人心堛滲Q托邦,但現在卻越來越走下坡,看來香港夢遲早會破滅的。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9 2009, 18:03  評價+1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香港?烏托邦?三權分立?「以前」的香港在絕大部分時間內都是種族獨裁,直到暴動了才給你一個代議制的盼頭(也僅僅是盼頭),租約快到期了才開始策劃搞分立,這樣的三權分立烏托邦......嘿嘿。


--------------------
......
PMEmail Poster
Top
Leaf
發表於: Aug 10 2009, 13:53  
Quote Post


請開金口
************

發表數: 3,497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9-2003

活躍:45
聲望:428


QUOTE (徐元直 @ Aug 10 2009, 02:03 )
香港?烏托邦?三權分立?「以前」的香港在絕大部分時間內都是種族獨裁,直到暴動了才給你一個代議制的盼頭(也僅僅是盼頭),租約快到期了才開始策劃搞分立,這樣的三權分立烏托邦......嘿嘿。

沒辦法;始終黃金90年代;貨櫃車司機30000元一個月;魚翔撈飯;16個月糧實在太美好;
連受過呂樂,葛柏苦的人都可以選擇性忘記;何況8字頭9字頭?


--------------------
QUOTE
沒有主題就不會有討論,沒有討論這個討論區就要開始掃灰塵。特別是這個本來以三國誌主題為主打的論壇,在現在單機市場委縮,近來也沒有新一代三國誌或單機的三國遊戲的情況下,此種其他討論突顯重要。

諸如所以,政治討論,歷史討論,東方系列,信長系列等等一的討論,支撐著這個三國風漸漸江河日下的三國誌討論區。


QUOTE
就算有偏向性又如何?每個人能中立,高人般世事都給你看透了?


原來猥褻侵犯不但只要啞忍,還要打開雙腳歡迎入去要大叫熱咕真是大開眼界!

某日,某蛇與某b曾是水火不相容的敵人
今日,某蛇與某b是雷打不動的戰友

果真如言,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PM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Aug 10 2009, 15:34  評價+3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QUOTE (Leaf @ Aug 10 2009, 05:53 )
沒辦法;始終黃金90年代;貨櫃車司機30000元一個月;魚翔撈飯;16個月糧實在太美好;
連受過呂樂,葛柏苦的人都可以選擇性忘記;何況8字頭9字頭?

所以這是靠大陸賺錢烏托邦,不是三權分立烏托邦。

現在沒錢賺了,就不是烏托邦了。


--------------------
......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Aug 10 2009, 16:05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6
聲望:1903


QUOTE (Leaf @ Aug 10 2009, 09:53 )
QUOTE (徐元直 @ Aug 10 2009, 02:03 )
香港?烏托邦?三權分立?「以前」的香港在絕大部分時間內都是種族獨裁,直到暴動了才給你一個代議制的盼頭(也僅僅是盼頭),租約快到期了才開始策劃搞分立,這樣的三權分立烏托邦......嘿嘿。

沒辦法;始終黃金90年代;貨櫃車司機30000元一個月;魚翔撈飯;16個月糧實在太美好;
連受過呂樂,葛柏苦的人都可以選擇性忘記;何況8字頭9字頭?

最近看了一集《志雲飯局》﹐訪問王維基﹐尾段王維基說過這樣的話﹕

QUOTE
我聘請的員工一定要willing to change﹐中文就是願意改變。我很怕人不肯變的。地球的環境每天都在變﹐我們人類也應該隨時勢轉變。


本篇文章已被 懶蛇 於 Aug 10 2009, 16:11 編輯過


--------------------
PMEmail Poster
Top
Leaf
發表於: Sep 3 2009, 12:34  
Quote Post


請開金口
************

發表數: 3,497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9-2003

活躍:45
聲望:428


QUOTE
靳言- 靳清松

冇晒隊型

香港最新發生的事情,令到特區管治威信完全冇晒,又冇晒隊型,而當奴和眾高官縮埋一角,是不是政府自己造成軟腳蟹的副產品,叫市民怎樣信呢個政府,當奴名副其實地成為一隻跛腳鴨。

紀律部隊發難要求加薪 ,昨日五個紀律部隊,包括入境處、消防、海關、懲教署及飛行服務隊的工會舉行集思會,收集員工意見。而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公然支持佢J加人工,對行會之前所作的集體決定完全置之不顧,也違反行會集體負責制。看在市民眼堙A以為行會係支持律部隊加薪,特首當奴卻不挺身表態以正視聽,又係管治出現問題。

再看另一單有關食環署員工堅拒執行控煙條例,簡直係荒唐,食環署工會話員工未受過訓練及人手不足,對市民在巴士站等地方吸煙,採取隻眼開隻眼閉,堅拒執行控煙條例,公然抗命,為甚麼呢?皆因特區無能,當奴無能。

又看另一單縮埋一角的事,校本驗毒計畫咁大單O,當奴當政績工程來做,但作為特區保安最高阿頭李少光從未就校本驗毒出來講過一句話,也從未見過佢出席任何有關校本驗毒計劃場合,當然你可以話有一哥鄧竟成參與一樣可以,作為曾家軍的李少光無影無W,不禁令人懷疑當奴的管治隊伍出現好大問題。

今年係三三四學制的第一年,管教育的孫公去邊度,開學幾天了,未見過孫公出來講任何O,呢個三三四學制好多問題未掂,連高中通識教材書都未搞掂,叫成千上萬的家長點樣放心,孫公是不是要出來主持大局,又係不見。

當奴怎麼辦?


作者為資深傳媒人


任由當年老董怎樣老懵董;都不會搞到連既得利益者都會想搞兵變作反 sweat.gif


--------------------
QUOTE
沒有主題就不會有討論,沒有討論這個討論區就要開始掃灰塵。特別是這個本來以三國誌主題為主打的論壇,在現在單機市場委縮,近來也沒有新一代三國誌或單機的三國遊戲的情況下,此種其他討論突顯重要。

諸如所以,政治討論,歷史討論,東方系列,信長系列等等一的討論,支撐著這個三國風漸漸江河日下的三國誌討論區。


QUOTE
就算有偏向性又如何?每個人能中立,高人般世事都給你看透了?


原來猥褻侵犯不但只要啞忍,還要打開雙腳歡迎入去要大叫熱咕真是大開眼界!

某日,某蛇與某b曾是水火不相容的敵人
今日,某蛇與某b是雷打不動的戰友

果真如言,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PM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Oct 11 2009, 04:13  評價+1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看完上面的討論,尤其是關於「民主不是經濟困境的解藥」一說,再看看這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Cdq2cjVF6g

一種可以預見的情況是,民主化的深入可能會加強一些短期的民生、福利政策,同時導致長期的基建投入、產業建設投入遭到減少或拖延,也就是說政策會變得比較左傾(公平>效率),尤其是剛從多年商人治港的右傾政策(效率>公平)中走出來,這種左傾的擺幅可能會比較明顯。這樣的趨勢,長遠來說,對處於轉型期及面對其他城市激烈競爭的香港,真的有利嗎?

也就是說,民主化的深入不單單不是經濟困境的解藥,如果過於激進,會不會變成火上加薪,如同當年第一次經歷政黨更替的台灣那樣?我覺得這點是值得思考的。

p.s. 說內地搞高鐵是好大喜功,其他鐵路不去發展云云......長毛對內地鐵路的發展情況還真是無知。或者說不是他無知,只是他欺負香港民眾無知?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Oct 11 2009, 04:14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弗尼庫拉大人
發表於: Oct 11 2009, 11:07  
Quote Post


MAKE A NOISE
**

發表數: 26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0-09-2009

活躍:0
聲望:9


如果真的要起高鐵, 應該給內地政府起, 因為大陸段比香港段長四倍, 但係香港段的建造費係大陸的四倍, 那就不可能怪人質疑錢去了那裡

起高鐵係冇問題 , 問題係點解一定要將個車站放係西九而令到做價高達六百億

1. 個車站點解一定要放係市中心 ? 又唔見廣州天河有個高鐵站 ?

2. 點解條高鐵一定要短時間內起好 ? 遲多一年半載起好有乜問題, 反正仍然有其他交通工具可以去到大陸.

3. 點解政府可以幾個鐘頭就對民間高鐵方案作出評佔而跟手 ban 左個方案

本篇文章已被 弗尼庫拉大人 於 Oct 11 2009, 11:15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
Top
阿暪
發表於: Oct 12 2009, 23:54  評價+1
Quote Post


一品官
************

發表數: 5,268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8-17-2004

活躍:48
聲望:1201


QUOTE (弗尼庫拉大人 @ Oct 11 2009, 11:07 )
如果真的要起高鐵, 應該給內地政府起, 因為大陸段比香港段長四倍, 但係香港段的建造費係大陸的四倍, 那就不可能怪人質疑錢去了那裡

起高鐵係冇問題 , 問題係點解一定要將個車站放係西九而令到做價高達六百億 

1. 個車站點解一定要放係市中心 ? 又唔見廣州天河有個高鐵站 ?

2. 點解條高鐵一定要短時間內起好 ? 遲多一年半載起好有乜問題, 反正仍然有其他交通工具可以去到大陸.

3. 點解政府可以幾個鐘頭就對民間高鐵方案作出評佔而跟手 ban 左個方案

如果真的要起高鐵, 應該給內地政府起, 因為大陸段比香港段長四倍, 但係香港段的建造費係大陸的四倍, 那就不可能怪人質疑錢去了那裡

>>> 香港的建造成本一向比內地高很多. 從工人的薪水到複雜的組織和監督制度所需要的經費和工程設計公司的顧問費, 而且在建滿高樓大廈的香港的地底興建一條鐵路所涉及的規劃和防止對建築物的影響所增加的成本也不少.


1. 個車站點解一定要放係市中心 ? 又唔見廣州天河有個高鐵站 ?
>>>高鐵站近市中心是要降低旅客的時間成本. 這正是建高鐵得目的, 否則繼續用九廣鐵路就行了.

2. 點解條高鐵一定要短時間內起好 ? 遲多一年半載起好有乜問題, 反正仍然有其他交通工具可以去到大陸.
>>>已經拖了很久了.

3. 點解政府可以幾個鐘頭就對民間高鐵方案作出評佔而跟手 ban 左個方案
>>>民間高鐵方案?

本篇文章已被 阿暪 於 Oct 13 2009, 00:03 編輯過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Leaf
發表於: Oct 13 2009, 20:18  評價+1
Quote Post


請開金口
************

發表數: 3,497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9-2003

活躍:45
聲望:428


政府撥出四幅地皮興建私家醫院發展醫療產業,不過還需人才和入境政策配合。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說,港府應放寬大陸人的簽證,容許「一簽多行」來港做體檢或醫病。他又說,香港護士若人手不足,可研究從廣東省輸入。
梁振英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大陸是香港醫療的龐大市場,香港靠近珠三角,彼此語言和文化相同,但大陸病人每次來港看醫生都需要簽證,很不方便,香港應放寬入境政策。深圳戶籍居民今年四月起可以「一簽多行」訪港,而深圳非戶籍居民的自由行政策至今仍未落實。

方便求診 宜放寬簽證

梁振英說,不少大陸朋友專程來港求醫,認為香港醫護以人為本,盡量照顧病人感受,服務態度較佳。他舉例,大陸醫護不會為照胃鏡病人噴麻醉藥,令病人很不舒服,所以一名友人特地來港照胃鏡,另一友人則在大陸接受矯視手術後不適,來港找專科醫生檢查,證實沒有問題才安心。
被問及香港應發展哪類醫療服務,他說應由業界決定,但提出可發展身體檢查服務。有業界認為,香港應發展高端醫療服務,不是體檢,梁振英說:「體檢屬於高端,如抽一針筒血,有數十個讀數,要做很多分析!」他又認為,大陸人對香港的眼科、牙科和婦科等需求尤其大。他不認為港府預留興建醫院的東涌、黃竹坑、將軍澳和大埔地皮位置欠佳。他說:「如果要吸引病人來求醫,從香港人角度看東涌當然不方便,但大陸客由機場去卻很近。」

建醫院地皮位置不差

對於醫護人手,梁振英說,可以先研究市場的需求。他說,廣東省有關方面多年前曾提出向香港輸出護士,當時香港沒有需要,但現時護士短缺,新建的醫院會令人手更緊張,若香港不能在短期內培訓足夠人才,可研究從廣東省輸入。他說:「香港過去沒想過發展醫療產業,沒有把人才培訓計算在內,現在發展醫療產業,便應該增加護士供應。」他說,輸入護士不是為減省成本,而是應付需求。

他指出,廣東省護士的優勢是語言和文化與香港市民相通,年輕一代的護士亦有基本英語水平,若港府決定輸入專職醫療人員,應以醫院為本,只容許他們有限度執業或註冊,且他們只可在受聘醫院工作,約滿後便要離港。他認為,港府應與業界商討香港對護士人手的實際需求,以及工資和聘用方式等問題。
醫院聘用大陸醫護,會否影響病人的信心?他說,醫院應有一定比例的香港醫護人員,因外界對香港醫療的信心,來自香港醫療的品牌、管理、制度、水準和文化,不是有否聘請大陸人。

紅字為香港的困境;就是官員出賣香港人利益


--------------------
QUOTE
沒有主題就不會有討論,沒有討論這個討論區就要開始掃灰塵。特別是這個本來以三國誌主題為主打的論壇,在現在單機市場委縮,近來也沒有新一代三國誌或單機的三國遊戲的情況下,此種其他討論突顯重要。

諸如所以,政治討論,歷史討論,東方系列,信長系列等等一的討論,支撐著這個三國風漸漸江河日下的三國誌討論區。


QUOTE
就算有偏向性又如何?每個人能中立,高人般世事都給你看透了?


原來猥褻侵犯不但只要啞忍,還要打開雙腳歡迎入去要大叫熱咕真是大開眼界!

某日,某蛇與某b曾是水火不相容的敵人
今日,某蛇與某b是雷打不動的戰友

果真如言,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PM
Top
0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0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分頁: (2) [1] 2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201 ]   [ 13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