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2) [1] 2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精]華人高考, 在微博看到一條短片
悲慘
發表於: Jun 13 2011, 22:19  評價+9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5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3-08-2004

活躍:7
聲望:629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7ntb10XbJaQ/

大意是,內地有一所學校用封閉式的方式,叫一群學生專心讀書,把二十年來的目標視為投考重點(名牌)大學。每天晨操,讀書時高聲朗讀,直至睡眠,天天如此。生活環境中,都廣貼了類近「高考成功,為人生成功之第一步」。一天中幾乎全無「現代化的娛樂」,這樣苦讀十年,高考成功的人不是沒理由的。

看著他們,其實沒有理由去批評人家的選擇(自由),及其努力,不過按奈不住想踩兩腳,如此忽然覺得自己有些理虧,但仍覺得書不應該如此讀,回首看多有興到亂語,但懶去收執(毆),大意是:



我記得曾看古人行徑,指宋代大儒,苦攻力學,二人山居,十年不下山,每見家信,見平安二字,即投溪中。學問既成,便開始辦學。學院本是由是這些人辦的,這道骨氣直到東林書院才斷絕。當時大受感動,說,求學須得刻苦。

讀林語堂傳,指其高中時因為無聊(?),天天到圖書館,把五千本藏書全看了,說那圖書館太少了,所以後來更無聊。情況到了讀大學才有改善。這樣說,其實聰明的人,生活本來就應該不尋常。

人應該對任何刻苦追求自己目標的人,有所尊敬,而在追求自己目標而有所犧牲時,如果這是社會制度不完善所致,那麼是類近可憐或悲壯一類了。



但,先言「讀甚麼」,看他們行徑,我不覺得他們確實在求學,片中他們第一句說,多讀一分鐘,便高一分,便可以壓倒一千人,所以每分鐘都是很重要的。為了我要讀得比你好,才努力,這是哪門子的求學?他們報考的目的是北京清華,我不敢妄言他們的辦學宗旨,但大意都是為國家培育棟梁吧。但他們的意思是為了改善生活,為了當棟梁才做的,看似有點本末倒置吧。就是沒有一句類近匡救天下的說法,而獨求受天下所尊,就是完全沒有中國式的「與天下萬民共憂樂」,或者「為生民立命,為天地立心,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眼光,就是完全不談這些觀念,基本上書是愈讀愈謙卑的,但他們為了當人上人而努力,只怕愈讀愈傲慢,這樣讀書的意義不就偏失了嗎?

另外說「努力讀」一方面,孔子說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他們喜歡讀,努力讀,就算是否真的求學,也是好的,但是他們就算每天聊的也是高考(我很嚮往讀書有伴的生活),我也不覺得他們是個好之者,好之者,應當全力推廣他們的興趣對不對,學問由這些人掌握,那麼他們會在人生中各處努力推廣所掌握的知識,社會也就開明了,但是他們連說個問題重點也不敢,要寫在紙上,一班三十人一級數百人,就沒有一個讀書知己了嗎,怎的要寫在簿上?如果是怕人家知道自己的讀書歷程,走了自己經驗,跑捷徑之類的,從而超越自己,那乾脆不分享自己的心得了——那麼往後就算無有利益衝突,仍會想著:「我就是如此努力而成功,為甚麼你們可以不努力?」,然後不推廣他們的知識,那很可惜吧,也是不應看到的現況吧。

然後有個感覺是,怎的他們這些集體生活那麼像二戰後諷刺納稅黨的動畫,一同努力,一同休息,一同聽同一首音樂,一同接受相信的思想,我知道這種強制性類近機械式的方法,無論做甚麼都是最有效率的,但人類不應該如此吧,就算人類本性是腐敗的,為了避免腐敗而活得不像人也不合理吧。

總覺得香港的家長也夢寐以求自己子女有如此的志氣——讀書成名,如此有主流媒體去廣傳他們了,好像在推廣這些思想。心惑這些思想有甚麼值得推廣的。如果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其實說甚麼他們不好都屬理虧,好歹這也是生命的奮鬥,但如果這是社會壓力使然,我覺得這不是生命的選擇,而是生命的扭曲,看著他們為甚麼不是覺得痛苦不合理,而是這麼痛苦的話就會變強對不對,這是何種奇怪的心態。另外沮喪說,華人社會一直都很單元,姑且不談我真的不覺得「高考是世上最公平的平台」,如果社會允許每一個人,用這種努力,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社會的文化可以提升多少倍呢?有意從音樂者,如此十年,我覺得必有一番成就,有意從事繪畫者,如此十年,也必有一定的技藝,電影,模特,化妝等等,全都可以成功。社會為甚麼需要每一個人經歷如此考試,我指社會為甚麼要把全部青年都訓練成善於考試者,就不能分一成人,兩成人,去做一些設計,做一些文化,或者做一些公益事務。當然說要做其他的事,有志亦可,但你想考試,你的壓力來於社會期望,而你不想考試,你的壓力在於社會的阻止。這是不同的,也是很慘的。如果高考的目的,跟求學的意義,分裂開來;又把高考成功者能力,和知識份子義務,又分裂開來。這到底不是好景象,但這些主流媒體全然不提及!

如果從文者,我很好奇他們讀了北京清華能否寫出徐志摩的詩,如果從理者,我很好奇他們仍否有足夠的創意支持他們的研究,如果從政者,他們能否妥善處理那些讀書不成的社會下層問題……我們的學者,真的走向比較開明的方向嗎……



我認識一些內地生,幾乎全都引以為傲地說自己通過了高考,意思約近:「我考過高考,你知道高考是甚麼不,那是自殺率最高的一門考試。你若試試讀,我怕你這小子要自殺。」情況約近以前香港的A-LEVEL生,大意是我的成就比你好,因為我在A-LEVEL裡成功了,這是全世界同年中最難的考試,我比你好,這是很正常的。

每次聽到,我總好奇為甚麼要用「難、恐怖、痛苦」來描述自己成就所由,而非諸如「實用、效率、可延性」的名詞。



然後我發覺這個是吐糟帖而非討論帖,那麼說大家討論一下考試的應然和現時考試的缺憾好不好?

*林語堂自稱幽默說,大意如此,其真的不明白為甚麼要一個四歲的少年,咬形切齒用十小時學一條數學公式,而不等到他六歲時,用兩分鐘教好他。如果你說那九小時五十八分鐘他也只是無聊閑著,那麼便讓他去玩,其不明白人生為甚麼不去玩。

我覺得有意求學者,願意把人生投進去,比一切都重要,你讀吃飯時多看一兩分鐘,比起你大學畢業後仍然天天讀十年廿年,還是微不足道的吧。當然如果你十年廿年後還是堅持著這一分鐘、兩分鐘,人生會更成功。但這些廢寐忘餐的努力,比較易見到的是幽默片中的研究所。如果他們大學畢業後便不讀書,那麼這些努力再是難能,也是可惜吧。社會就不會多設立推廣一些上班族的進修課程。叫上班族讀讀文史科普,比起少年全然放棄文史科普以外的所有,不是更好嗎(驚)。

本篇文章已被 悲慘 於 Jun 13 2011, 22:32 編輯過


--------------------
  或者這樣說,人不可能要自己每句都是有價值的言論,只可以要求「好話」與「下一句好話」之間的廢話在你過濾的耐性之內。我們不是要編名著,能夠發掘些大家可能會有興趣的想法,其實夠好罷。

  大家人一個,何苦呢又?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Jun 14 2011, 02:25  評價+11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高考是甚麼?

從本質上來說,高考是一個社會工具,而不是一個教育工具。

那麼作為一個社會工具,它所試圖解決的是怎樣的社會問題?

是如何選拔出一小部分人,繼續向其投入有限的高等教育資源,從而不斷產生社會所需要的人力資源的問題。

是如何盡可能公平客觀,排除人為的干預影響,但又要相對低成本地量化評價一個人有多大培養潛力的問題。

高考不是甚麼?

高考的主要目的不是促進教育與個人發展。

高考要解決的主要問題不是如何培養一個人的求知欲,如何讓一個人學到有用、有價值的知識。

所以說,如果單從教育與個人發展的角度去看,內地高考也好,HKDSE也好,英國的A-Level也好,美國的SAT也好,它們既不是培養一個人求知意欲的最好辦法,也不是讓一個人學到有用、有價值知識的最有效辦法。這點不光是你同意,我同意,考生同意,還有很多家長、老師、校長、教育局官員、考試局官員、教育學專家、心理學專家......恐怕都會在一定程度上同意。

但那又如何呢?考試所試圖解決的社會問題始終存在,教育資源始終是有限,於是考試也就始終有著繼續進行下去的理由。也許具體的內容與方式有改良空間,但目的不變,本質也就不變。

需要澄清的是,這不是說高考對促進教育與個人發展毫無幫助。幫助絕對是有,不光是知識內容上的幫助,還包括訓練一個人學習能力、規劃能力、毅力乃至抗壓能力的幫助,只是這種幫助並非對每一個人都有效,而且代價很大。

對於學生與家長來說,不管以高考為目的的學習是不是最理想的學習方式,你不去適應高考的競爭,就要被淘汰,這是鐵律。如果家裡有錢有資源,被高考淘汰了也還有出路,出路多少就看你有多少錢,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這到坎邁不過去,也就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日後的人生道路。因高考壓力而跳樓自殺者每年都有,甚至前幾天在湖南就有一例,與其說這是考試壓力,不如說這是社會壓力。而我在這裡說的社會壓力,又不盡然等同於上面悲慘所說的社會期望,因為這不是甚麼文化元素,也不是你雙親乃至甚麼三姑六婆的扭曲價值觀,我說的,純粹就是當你還未成年時就壓在你肩上的競爭壓力,是日後能在社會上出人頭地---或者僅僅是維持較體面的生活,剝削別人多一點,被別人剝削少一點---的希望。當你是中學生的時候,如果你的父母擔心你的考試成績,每天嘮叨你一定要把考試考好,甚至強迫你每天花n小時複習,去補這個班那個班,你會覺得他們很盲目嗎?是被望子成龍的文化洗腦,是為了跟親戚鄰居攀比面子,是不懂得高考的死版與不實用?也許有些家長確實如此,但恐怕更多的時候,不是因為他們被洗腦,不是因為他們不懂,而是因為他們比你更早體驗了社會的殘酷與無奈。

很多人還會抱怨,為甚麼競爭那麼大那麼殘酷,因為社會太功利了,逼我讀這讀那,不讓我有慢慢尋找自己興趣的空間。但社會為甚麼功利?因為組成社會的人功利,包括那些抱怨社會功利競爭殘酷的人,他們自己絕大多數就是極度功利的---如果能少努力一些,享受多一些,多點時間玩樂,那就好了,總而言之就是少功,多利,別人多做功,他多得利。有誰敢說自己沒有這樣的想法?我每天都有這樣的想法。試問有多少抱怨社會功利的中學生,是因為不夠時間專注於他們想去研究的學問(指真正有社會或文化價值的學問,不包括研究某遊戲有多少隱藏劇情的「學問」)而抱怨?或許有這樣的人,但絕對鳳毛麟角。再問甚麼才是人生的成功?十個人中恐怕也有九個(如果不是十個的話)對此有著相當功利化的目標。這當然不是問題,功利跟造福社會並不一定衝突,但社會的功利正是因為你我的功利而來,我們所求的多過社會能夠平均給予的,所以我們的前輩功利,我們自己功利,而我們的下一代,還將功利,無論我們是否願意看到這樣的景象。通過高考,就像在功利的殺戮戰場上多存活了一役,以之為榮,炫耀的自是競爭的勝利,通過了毅力與腦力的考驗,而非學問的殷實。樓主以鑽研學問的心態去理解高考,去理解他們的話,自然是牛頭不搭馬嘴了,若把你的真實想法告知對方,興許他們還會覺得你太天真。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Jun 14 2011, 02:32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茶水小妹蘋兒
發表於: Jun 14 2011, 04:14  評價+7
Quote Post


還沒長大的傲嬌氣小蘋果呦
***********

發表數: 1,623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11
聲望:490


從台灣之行回來,我看到台灣連西門町,都滿滿是三至六層的樓房。牆主要是混凝土,開始有點舊了,玻璃幕牆是很少見的。四樓以上的舖位時有丟空,這在旺角、中環是不可想像的奇景。雖然有丟空的舖位,但反而台灣「活氣」很多。

相對之下,香港的東西都很悶,都很單一。台灣平日可以吃煙葱蛋,可以吃有芝士有番茄醬的炒蛋,也會有小車在街上賣20台幣長長的蛋餅。香港呢,西式早餐永遠就是炒蛋多士通粉。。這反映了兩地租一個地方的租金,炒作而漲得過份了,委實很折煞了一個地方的民氣。

我不知道內地其他的面向是怎樣,和香港比是否會多元一些。但從他們自詡高考考得很辛苦,並引以為傲來看,我覺得這批高等內地生和香港一樣,都是一種單一性思維。可能我想得太遠,但我覺得單一性思維,是社會壓力的反映。

內地我猜想也和香港類近,只要不是太偏遠的地方,物價都在飛漲;即使是窮鄉僻壤了,社會在高速發展。租金像火箭般飛跑,家長忙於上班,社會的生存壓力之大,大得不足以讓孩子嘗試去浸淫於一項興趣(哪怕可能,但大半都不可以冒那個風險,家長也沒有足夠的空閑時間去建立社會網絡,去獲得如何讓孩子把時間投注在考試以外又能找到生活、兼覺得兼顧了興趣的,除非是官二代富二代),只能踢孩子去考高考。父母可能沒有想到孩子太呆版其實以後未必容易在工作上升遷,或是一味催谷孩子為錢而讀書可能會起反效果,也可能有想到,但都沒有顧及到了。除了養育孩子時毛燥外,這些社會發展過速的地方的人們,都很有一種鬱躁。

這種鬱躁的地方堙A人們彼此不信任,而且還除了鬱躁外,還在規則和潛規則在。雖然表面上依從著一套龐大的潛規則行事,然而這套潛規則又是"天威難測"的:潛規則的既得利益者們,不知道哪天潛規則不再眷顧他們,雖然拼命從潛規則中獲取利益,然而卻終日惴惴不安,潛規則的土地上並不是他們的安身立命之所。潛規則中被剝削的人,自是不滿這套規則,但又無力改變現狀。無力改變現狀,又不好向自己說清這種規則的不人道,只好去欺壓在這潛規則中更弱勢的人,以及/或去變得鬱躁。

光榮地自述自己在熬得辛苦的高考生,正正是一隻在血口中被咬去血肉才獲勝的野獸,去把自己這種傷痕自欺欺人地,當作是戰績展示給其他沒有在鬥獸場中取得戰績的弱獸看。強獸和弱獸在這種鬱躁之下,訴諸無知以及/或隨大流去解釋事情,去處理事情。這和資本主義也有分別。資本主義只是鼓勵大家作競爭,作積累。但這種鬱躁的社會其實內耗很大,不利於積累。強獸讀到書可能會有錢,日後也好為移民舖路。對弱獸來說,潛規則亦不是一個好的獸窩。結構上來說,潛規則是一種社會成本很高的馴獸和擇獸機器,減低了社會產出,增加了獸間磨擦,窒礙了獸的創意。所以呢,潛規則又是一個不適合飼獸的結構,是不長久的。

==========

其實這也和中國人所受的教養有關。自幼就被管得嚴,長大了自然總覺得也要管一下孩子才算有完成一個cycle,有盡到責任,不然就是失職。現在家長四十多歲,十多歲的孩子的家庭,我猜想主流都是這樣。而且在美加這些地方,我猜想社會可供生活的縫隙多很多,人均土地面積要大很多,社會的步調沒那麼快,貧富懸殊相對沒那麼嚴重;所以外國的家長較能放任孩子自流,較能置之不管。再新一代可能會變也說一定。

本篇文章已被 茶水小妹蘋兒 於 Jun 14 2011, 06:12 編輯過


--------------------
I nyo talk funny, nyou talk funny!!!

孔子:「老而不死,是為賊。」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Jun 14 2011, 06:07  評價+1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QUOTE
父母可能沒有想到孩子太呆版其實以後未必容易在工作上升遷,或是一味催谷孩子為錢而讀書可能會起反效果,也可能有想到,但都沒有顧及到了。除了養育孩子時毛燥外,這些社會發展過速的地方的人們,都很有一種鬱躁。

這種鬱躁的地方堙A人們彼此不信任,而且還除了鬱躁外,還在規則和潛規則在。雖然表面上依從著一套龐大的潛規則行事,然而這套潛規則又是"天威難測"的:潛規則的既得利益者們,不知道哪天潛規則不再眷顧他們,雖然拼命從潛規則中獲取利益,然而卻終日惴惴不安,潛規則的土地上並不是他們的安身立命之所。潛規則中被剝削的人,自是不滿這套規則,但又無力改變現狀。無力改變現狀,又不好向自己說清這種規則的不人道,只好去欺壓在這潛規則中更弱勢的人,以及/或去變得鬱躁。

光榮地自述自己在熬得辛苦的高考生,正正是一隻在血口中被咬去血肉才獲勝的野獸,去把自己這種傷痕自欺欺人地,當作是戰績展示給其他沒有在鬥獸場中取得戰績的弱獸看。強獸和弱獸在這種鬱躁之下,訴諸無知以及/或隨大流去解釋事情,去處理事情。這和資本主義也有分別。資本主義只是鼓勵大家作競爭,作積累。但這種鬱躁的社會其實內耗很大,不利於積累。強獸讀到書可能會有錢,日後也好為移民舖路。對弱獸來說,潛規則亦不是一個好的獸窩。結構上來說,潛規則是一種社會成本很高的馴獸和擇獸機器,減低了社會產出,增加了獸間磨擦,窒礙了獸的創意。所以呢,潛規則又是一個不適合飼獸的結構,是不長久的。

話說回來,這種說法可能也有點過於臉譜化了。高考考得好,引以為榮是人之常情,要是因此而藐視別人,那又是另一回事。

經歷高考,乃至拿過上好成績的學生,我自問也認識幾位,可還沒碰到過性格扭曲或者目中無人的。其實有各種社會生活而成績又好的大有人在,更不要說那些成績中遊,不是尖子生但也不算失敗的了。應試教育下的成功者,或者說在視頻中那種嚴格管理的重點高中讀書的,並不見得一定就是讀書讀傻了,或者是心理陰暗的。看視頻中所採訪的學生,不抱怨競爭殘酷,而是做自己所能做的,其實還是很有朝氣的。當然,那多數是經過事先挑選的,形象比較好的採訪對象,但也別忘了視頻中的學校是那種省級重點中學,超過半億人口中的頂尖學校,而且以管理嚴格著稱,能進得去這種地方的也多半屬於特別努力資質又好的學生,心態差的,不能受壓的,恐怕學校都不會要,因為高考成績對這些學校的重要性,不遜於高考成績對考生的重要性。



--------------------
......
PMEmail Poster
Top
茶水小妹蘋兒
發表於: Jun 14 2011, 06:11  
Quote Post


還沒長大的傲嬌氣小蘋果呦
***********

發表數: 1,623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11
聲望:490


QUOTE (徐元直 @ Jun 14 2011, 14:07 )

話說回來,這種說法可能也有點過於臉譜化了。高考考得好,引以為榮是人之常情,要是因此而藐視別人,那又是另一回事。

經歷高考,乃至拿過上好成績的學生,我自問也認識幾位,可還沒碰到過性格扭曲或者目中無人的。其實有各種社會生活而成績又好的大有人在,更不要說那些成績中遊,不是尖子生但也不算失敗的了。應試教育下的成功者,或者說在視頻中那種嚴格管理的重點高中讀書的,並不見得一定就是讀書讀傻了,或者是心理陰暗的。看視頻中所採訪的學生,不抱怨競爭殘酷,而是做自己所能做的,其實還是很有朝氣的。當然,那多數是經過事先挑選的,形象比較好的採訪對象,但也別忘了視頻中的學校是那種省級重點中學,超過半億人口中的頂尖學校,而且以管理嚴格著稱,能進得去這種地方的也多半屬於特別努力資質又好的學生,心態差的,不能受壓的,恐怕學校都不會要,因為高考成績對這些學校的重要性,不遜於高考成績對考生的重要性。

老實說,視頻我還未看。回覆我主要是就悲慘所說,他接觸的內地生為當年慘況自豪(而居然不是自豪成績好),而我覺得這種自述「想當年我捱得好辛苦架」的心態在華人當中,有普遍性,故有感而發。

本篇文章已被 茶水小妹蘋兒 於 Jun 14 2011, 06:11 編輯過


--------------------
I nyo talk funny, nyou talk funny!!!

孔子:「老而不死,是為賊。」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Caesar
發表於: Jun 14 2011, 15:06  評價+2
Quote Post


Loop
************

發表數: 7,495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12-18-2004

活躍:29
聲望:2214




也看看這個

聞說這是該校的傳統活動 ,高校完後扔書 ,場面壯觀非常


--------------------
Above the starry canopy. God judges as we judged.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PM
Top
悲慘
發表於: Jun 14 2011, 15:38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5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3-08-2004

活躍:7
聲望:629


應樓上的毀書,這樣叫學生讀書,不就類近叫學生幫助老人以儲分甚麼的,完成考核後馬上揪出這老不死痛毆,這種荒謬情況是打RPG才有的吧,雖然很多時我的筆記都是毀掉的,但我覺得是可惜家中無空間人生沒時間呀……



如果這是一種社會考核,以考核人的潛能是否能夠接受高等考育,那麼考核的內容也必得歸於知識的推廣吧,不然考一些所謂有益社會的事情不就更好嗎?反正都是「沒甚麼關係」的說。但這是說不通的吧。

要評價一個考核制度的好壞,那麼不應該是諸類難、慘、恐怖、致命性,而是跟學科相關的知識呀。



我是覺得他們很有朝氣,這沒錯,也想必他們能夠考到理想的大學,甚至如他們所言,有這種志會人生總是會成功的吧。但是用來擴闊視野的大學,未能使學生跳出這種功利的(一切是為了改善我的家境),排他的(為了更好的位置,我得把世上的知識份子躋下去),強硬的(為了我的目標,我是須得有所犧牲,若是必須的,那麼「可惜」的傷感就算是必然也是多餘的)觀念,十年後,或者現在社會中棟梁皆如此思考,這個社會的出路不就……比較崎嶇嗎?


--------------------
  或者這樣說,人不可能要自己每句都是有價值的言論,只可以要求「好話」與「下一句好話」之間的廢話在你過濾的耐性之內。我們不是要編名著,能夠發掘些大家可能會有興趣的想法,其實夠好罷。

  大家人一個,何苦呢又?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Jun 14 2011, 16:14  評價+1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6
聲望:1903


QUOTE (Caesar @ Jun 14 2011, 11:06 )
聞說這是該校的傳統活動 ,高校完後扔書 ,場面壯觀非常

這讓我想起我的大學的傳統活動﹐每年學年完結後會有砸車大會﹐只須付5元就可以拿大鐵椎砸車10分鐘。 grin2.gif


--------------------
PMEmail Poster
Top
Caesar
發表於: Jun 14 2011, 16:24  
Quote Post


Loop
************

發表數: 7,495
所屬群組: 軍團長
註冊日期: 12-18-2004

活躍:29
聲望:2214


QUOTE (懶蛇 @ Jun 15 2011, 00:14 )
QUOTE (Caesar @ Jun 14 2011, 11:06 )
聞說這是該校的傳統活動 ,高校完後扔書 ,場面壯觀非常

這讓我想起我的大學的傳統活動﹐每年學年完結後會有砸車大會﹐只須付5元就可以拿大鐵椎砸車10分鐘。 grin2.gif

掌門你那是什麼大學 ? grin2.gif


--------------------
Above the starry canopy. God judges as we judged.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PM
Top
懶蛇
發表於: Jun 14 2011, 17:54  評價+1
Quote Post


食環署清潔工
************

發表數: 22,280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56
聲望:1903


QUOTE (Caesar @ Jun 14 2011, 12:24 )
QUOTE (懶蛇 @ Jun 15 2011, 00:14 )
QUOTE (Caesar @ Jun 14 2011, 11:06 )
聞說這是該校的傳統活動 ,高校完後扔書 ,場面壯觀非常

這讓我想起我的大學的傳統活動﹐每年學年完結後會有砸車大會﹐只須付5元就可以拿大鐵椎砸車10分鐘。 grin2.gif

掌門你那是什麼大學 ? grin2.gif

University of Toronto grin2.gif



本篇文章已被 懶蛇 於 Jun 14 2011, 17:56 編輯過


--------------------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Jun 14 2011, 18:15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QUOTE
應樓上的毀書,這樣叫學生讀書,不就類近叫學生幫助老人以儲分甚麼的,完成考核後馬上揪出這老不死痛毆,這種荒謬情況是打RPG才有的吧,雖然很多時我的筆記都是毀掉的,但我覺得是可惜家中無空間人生沒時間呀……

有點過度聯想吧,扔書發洩,是體現了考試的壓抑性,但不等於要人扔掉之前所學的,也不可能扔掉(還有大學呢)。

QUOTE
如果這是一種社會考核,以考核人的潛能是否能夠接受高等考育,那麼考核的內容也必得歸於知識的推廣吧,不然考一些所謂有益社會的事情不就更好嗎?反正都是「沒甚麼關係」的說。但這是說不通的吧。

要評價一個考核制度的好壞,那麼不應該是諸類難、慘、恐怖、致命性,而是跟學科相關的知識呀。

考試當然不是跟知識內容「沒甚麼關係」(考的就是知識內容,怎會沒關係?),難、慘、恐怖、致命性也不是考試的目的,而是高度競爭下的結果。

QUOTE
我是覺得他們很有朝氣,這沒錯,也想必他們能夠考到理想的大學,甚至如他們所言,有這種志會人生總是會成功的吧。但是用來擴闊視野的大學,未能使學生跳出這種功利的(一切是為了改善我的家境),排他的(為了更好的位置,我得把世上的知識份子躋下去),強硬的(為了我的目標,我是須得有所犧牲,若是必須的,那麼「可惜」的傷感就算是必然也是多餘的)觀念,十年後,或者現在社會中棟梁皆如此思考,這個社會的出路不就……比較崎嶇嗎?

1.功利不是罪,跟貢獻社會不矛盾。
2.競爭不等於排他---如果你所說的排他等於一切自私絕不互助的話。
3.你所說的「強硬的」我認為是一種優點,何況傷感並非必然。
4.人是有適應環境和改變的能力的,進入社會後大環境對他們的影響恐怕是更主要的。

本篇文章已被 徐元直 於 Jun 14 2011, 18:17 編輯過


--------------------
......
PMEmail Poster
Top
悲慘
發表於: Jun 18 2011, 12:44  評價+2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5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3-08-2004

活躍:7
聲望:629


  先前不想重覆自己的話,但心頭只能組織出三數句綱目式的口號,不知從何開始說起,勉強整理後如下,當然還是很混亂,而且非常抱歉我想了很久也不知如何加主題句,所以看起來很費力,我的意見是:

  就算高考是一場考核,考核的功能與教育的功能很大意義上不同,但如果光就為大學教育找出合適的對像,我覺得還是有不儘善處,這個不儘善處,我針對這些為了適應高考的人說。我想大學教育所需要的人材,某意義上可以歸為知識份子所需的繼承人,也就是社會對知識份子的期望,其中比如對大量資訊的綜合與分析的能力,對過往知識的記憶力,思維的靈活性,還有人的智商值,加之以面對壓力的能力,還有俗稱朝氣的生命力或者精力等等,這些都是高考能考出來,也是片中他們之成功處。但總的來說,這些是一些能力的考核,但是某意義上忽略了心志的考核,我同意心志是不能考核的,但不能考核某意義上也不能視為不必理會。我覺得知識份子應當有一些對社會的熱情,有一些人文的關懷,眼光寬一些,願意包容諒解等等,這些幾乎無從考核,推廣起來一般都淪為廢話,所以很多時放下不顧也是好的,但這種放下不顧,也不是全然不顧。我獨舉人文的關懷而言,知識份子應該關懷社會吧,而關懷社會最起碼的基本,是自視為社會的一部份吧,至少要令學生明白他們是社會的一部份,是歷史的結果,是社會中被保護和期望的部份等等。這些知識份子的「自覺」呀,「情操」呀,應該是薰陶而有的,片中他們如此努力很大原因也是給師長和同輩薰陶而有的,但是這種把一切斷於課本上,近乎封閉的學生生活,令到他們與社會割裂了好幾年,這絕對是跟人文關懷背道而馳吧,這不是放下不顧,而是丟棄不要。不顧和不要是不同的,如果大學教育的種子在「關懷大眾」方面「曝棄於荒野」達數年之久,要在大學重新感染是有點費力吧。

  當然要推廣那些人文的,心志的觀念,最後也最有的力的方法,還是能力上的教育,也就是莫叫他們有志報國,先讓他們有能力報國,足矣。但在不推廣的方針下,在最低程度的妥協中,也要求他們自視為社會之一員,即在社會中生存。總不應該令他們斷絕於社會,而止於個人(亦即是我提的功利,當然「個人」與「社會」難以判然劃分,所以我用這個斷絕,考慮個人是沒有問題的,而是要考慮個人之時顧及別人都在考慮自己,又當然這些關懷其實本意與挑選相違,愈說愈亂我不說了),甚至更糟糕地令他們數年的生命斷絕於生活,而止於書本。又當然他們很多是「來自一些貧苦的家庭」,貧苦的家庭在貧苦的童年早已接觸社會問題,甚至他們就是社會問題的受害者,不太必要煩惱其不知民間疾苦,但把他們面對社會問題的觸覺,止於他們的童年,我指培育一種「你要成功你先要立下目標然後不顧一切」的概念,也是很不理想的。

  然後我想提一下,高考是高中課程的重點,又因為大學資源短缺,所以高中必須有一番爭奪,這是建基於大學資源短缺而言的,縱然大學訓練的效度和能力,是高中遠遠比不上的,但高中課程,不應獨為高考所支配吧,它本義上不是一場「挑選的儀式」,而仍然應該視之為一段為期三年的教育。所以片中的那些人,不能獨視為在挑選過程中努力的一群人,而是一些已經屬於教育系統中正在提升的人,然後我重覆曾經說過的話,如果視為教育,那麼未免有些不如意吧。我覺得高中考育,應該是一些國民教育,務使他們有能力充當一個國民,我同意有意成為社會精英者在高中三年須花一定的時間埋首苦讀,但要求每個國人接受這種考核,而又強迫他們「被淘汰」,這實在是一種人才浪費對不對。

  如果高考必與教育相違,又最基本之妥協下我稱之為此為「課程之特性」,而不是「教育的缺點」;類比如學術有專攻,其極為下者之體現,是貼題文化,我勉強同意貼題文化是一種考生必然的行為,所以是特色,而非陋習。則貼題仍然為教育之遺憾,如人生的知識受限於每天的精力與壽命的天數,所以人總有不知的,是一件當然,同時亦是一樁憾事,如高考有所犧牲,乃得嘆息,而非厚顏說當然,然後推廣,而主流媒體以此推廣,背後的意義,其實是在此「必然的遺憾」之上的。我譬以一個不太得當的事例,如罪犯永遠存在,警員總有鞭長莫及的空間,又罪犯如秦漢之遊俠,或如西洋之海盜,當中有所謂義氣和勇氣,亦不失為人性之光輝,但作為主流媒體,總不能推廣說:「這是人類的一種生活方式」,縱然他們確實是人類的一種生活方式,也是我們不希望別人如此求存的。我指我們總不能公然去澄清罪犯的優點和靈魂的高潔等等的,黑地上的白點。

  最後想做一些「申明」,我不是說高考是個失敗的制度,我這麼舉吧,若今天京官勸港府復建居屋,作為一個公民,須得為之說些怨言,不是要反對整件事,更絕非要反對復建居屋,而是當中有點不好,這回事實在破壞了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要是其中做得更好一點便沒有這些傷害。再引鄧小平說的話(這很大概):「這不是我們能處理的問題,這些問題便留給比我們聰明的後人解決。」然而我們都未死,便先想如何變聰明,還有記住這實在是個問題,是現階段無法解決,充其極是現階段不必解決,而非現階段已無問題。這分明是個教育的缺憾,為何主流媒體這麼推廣勸人努力讀書呢?當然世界是不完美的,我本意也不是懸想「為甚麼我們的世界不是上帝的天堂」,而是指出這其實是個問題。而就算這個問題,是現時制度上必然的副屬品,而這個制度的優點又遠遠大於缺點,但我仍想澄清一些概念,引錢穆的一段話如此云:「若那些在歷史進展中沉澱下來的,或僵化而變成的一些渣滓,此仍依隨著歷史生命而俱來的一種歷史病,卻不當誤看為歷史傳統。」這是個問題吧,解不解決都算了,起碼認定這是個問題吧,怎麼可以這樣厚顏去忽略問題呢?

QUOTE
功利不是罪,跟貢獻社會不矛盾。競爭不等於排他---如果你所說的排他等於一切自私絕不互助的話。

  我想提的是冷漠,冷漠可視為社會問題吧。功利當然不是罪,也不是社會問題,又跟貢獻社會沒有矛盾,這個沒有矛盾的觀念,可以視之為不相關的觀念。我想說他們很熱情,也很熱誠,但這些熱誠止於個人功業,個人功業也可以造福社會沒錯,但我總怕他們的結果就是很冷漠。耶穌有言,愛你的敵人(忘了章節,可能誤,但在「天主啊天主他們不知自己做甚麼便寬恕他吧」及「別人打你的左臉,叫他也打你的右臉(他會內疚的,內疚會懲罰他,不必用恨)」可作旁證),又曰,愛近人如己。西方人也很功利,也很務實,但還是勉強留住這些教育,但中國呢,最少這群成功的學生中沒有,或者很難見到,他們連分享筆記也不願意呀。

話說:我覺得「功利」這詞語應該改為「務實」。不過我先前說的功利,與你說的務實,其實不是完全相同的。
QUOTE
你所說的「強硬的」我認為是一種優點,何況傷感並非必然。

我想提的是麻木,有決心的人有時會表現麻木,但這不是必然相帶的,我指麻木的人不必有決心,而有決心的人很多時不需麻木,我想提的是他們好像在走向一條麻木的道路,而他們必然已在成功的路上,所以感覺上有點糟糕了。
QUOTE
人是有適應環境和改變的能力的,進入社會後大環境對他們的影響恐怕是更主要的。

  理想的大學,就書生之見而言,是學校指導社會的,也就是中學教育做就了一些國民思想,每人都經歷了中學教育,然後中學教育的東西成為這社會的基礎。大學出來的是精英,他們把大學的理想,指導社會。而不獨視中學為大學的一個階梯,又視大學為起薪點的一個階梯。這是書生之見沒錯,但這是種理想呀,我們不能一句「我們務實」然後不談理想,不談理想的社會,朝氣和希望如何說起來?顧自己家庭是好事,而每人顧好自己家庭更是一大好事,但每人只顧自己,這社會又如何談起博愛的希望呢。



  我總覺得,要是高中編教材的能夠放下身段,學生不用那麼苦,也不用貼題的。我舉自己有讀的中史一科而言:

  在中史一科,其實做通史式的教材,陳說中國士人的思潮,廣引綱目式的名言,而以一兩項為重心,即以錢穆國學概論為形式,教兩年是足夠有餘的。但問題是編課程的須得自視自己編的科目十分難,以此自居十分有學問,問題便來了。要求學生讀朱陸異同是甚麼鬼話,當然朱陸異同是可讀的,也不是甚麼難題,但問題是朱陸異同的課程同時割裂了北宋大儒思想的宏旨,又裂了唐宋禪宗,四書所旨又全然不提,然後要求學生讀朱陸異同,讀朱陸異同的文獻,那些文獻是他們寫論文寫所引的,也是為求證明自己高明的洞察力而引的,但是學生沒有那些知識,實在句句都是死記硬背,又有甚麼意思呢?陸子醉心的是心性問題,朱子務在人生問題上,然後每個學生都寫背他們如何討論無極而太極,辯論太極圖的真偽,都只好花功夫在旁枝末業上(枝節當然有用,但不應該是國民教育廣泛用的),甚至不知「尊德性而道問學」語出四書中庸又在胡說八道,以為六個字互相對立,這當然是費力的,而說見毅力,這又當然是不知所云的,而稱玄妙,唉。

  聞說內地地理科,須學習背默地圖,記悉地球等高線,全是這方向,純為增加難道而設。這當然困難,而又當然考上的都很聰明。但除卻毅力,有多少學科知識,在大學裡能接得上了。


--------------------
  或者這樣說,人不可能要自己每句都是有價值的言論,只可以要求「好話」與「下一句好話」之間的廢話在你過濾的耐性之內。我們不是要編名著,能夠發掘些大家可能會有興趣的想法,其實夠好罷。

  大家人一個,何苦呢又?
PMEmail Poster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Jun 18 2011, 15:02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時間不多,只能挑幾點短評一下:

QUOTE
但如果光就為大學教育找出合適的對像

問題就在於不是光有這一條,而是還有其他客觀限制----如我之前所說的:
QUOTE
是如何選拔出一小部分人,繼續向其投入有限的高等教育資源,從而不斷產生社會所需要的人力資源的問題。

是如何盡可能公平客觀,排除人為的干預影響,但又要相對低成本地量化評價一個人有多大培養潛力的問題。

第二條對考試的影響一點不比第一條小,帶來的限制極多。

QUOTE
但把他們面對社會問題的觸覺,止於他們的童年,我指培育一種「你要成功你先要立下目標然後不顧一切」的概念,也是很不理想的。

第一,「止於他們的童年」之說不確,之後還有很多機會。第二,競爭客觀存在,要在競爭中拔尖就必須放棄很多其他東西,這是客觀規律,是不理想,也與理想無關(意思是,這不是考試制定者要達到的理想效果)。

QUOTE
但高中課程,不應獨為高考所支配吧,它本義上不是一場「挑選的儀式」,而仍然應該視之為一段為期三年的教育。所以片中的那些人,不能獨視為在挑選過程中努力的一群人,而是一些已經屬於教育系統中正在提升的人,然後我重覆曾經說過的話,如果視為教育,那麼未免有些不如意吧。

道理同上。

QUOTE
我覺得高中考育,應該是一些國民教育,務使他們有能力充當一個國民,我同意有意成為社會精英者在高中三年須花一定的時間埋首苦讀,但要求每個國人接受這種考核,而又強迫他們「被淘汰」,這實在是一種人才浪費對不對。

沒有強迫,你可以不讀、少讀,然後承擔不讀、少讀的自然後果。

QUOTE
則貼題仍然為教育之遺憾,如人生的知識受限於每天的精力與壽命的天數,所以人總有不知的,是一件當然,同時亦是一樁憾事,如高考有所犧牲,乃得嘆息,而非厚顏說當然,然後推廣,而主流媒體以此推廣,背後的意義,其實是在此「必然的遺憾」之上的。

難道沒有批判就是推廣嗎?我怎覺得只是介紹事實而已---這是新聞節目應該做的。批判高考制度的聲音,媒體上也有大把,但批判很容易,拿出代替的制度很難。

QUOTE
最後想做一些「申明」,我不是說高考是個失敗的制度,我這麼舉吧,若今天京官勸港府復建居屋,作為一個公民,須得為之說些怨言,不是要反對整件事,更絕非要反對復建居屋,而是當中有點不好,這回事實在破壞了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要是其中做得更好一點便沒有這些傷害。

「勸」跟「治」是兩回事,如果勸也不行,那我就想起香港人經常說的「平反六四」,那又是個甚麼性質?不過這有點離題了,我不太明白你這比喻是何意思。

QUOTE
這分明是個教育的缺憾,為何主流媒體這麼推廣勸人努力讀書呢?

因為那是這個時代的學子可以做、應該做的事情,亦不是甚麼害己害人的事情---你可以說那樣的學習不理想,但還不至於鼓勵一下努力讀書就成了殘害身心。再說了,不勸這個,難道勸人不要努力?自己隨意?站出來對抗教育系統?你是父母的話你選哪個?

QUOTE
而就算這個問題,是現時制度上必然的副屬品,而這個制度的優點又遠遠大於缺點,但我仍想澄清一些概念,引錢穆的一段話如此云:「若那些在歷史進展中沉澱下來的,或僵化而變成的一些渣滓,此仍依隨著歷史生命而俱來的一種歷史病,卻不當誤看為歷史傳統。」這是個問題吧,解不解決都算了,起碼認定這是個問題吧,怎麼可以這樣厚顏去忽略問題呢?

想問下你從哪裡看出問題一直被厚顏忽略?僅僅因為一段新聞報導沒有大力批判高考嗎?隨手貼些主流媒體的其他報導:
http://jishi.cntv.cn/C22460/classpage/vide...10/100989.shtml
http://news.qq.com/a/20110108/000982.htm

QUOTE
我想提的是冷漠,冷漠可視為社會問題吧。功利當然不是罪,也不是社會問題,又跟貢獻社會沒有矛盾,這個沒有矛盾的觀念,可以視之為不相關的觀念。我想說他們很熱情,也很熱誠,但這些熱誠止於個人功業,個人功業也可以造福社會沒錯,但我總怕他們的結果就是很冷漠。耶穌有言,愛你的敵人(忘了章節,可能誤,但在「天主啊天主他們不知自己做甚麼便寬恕他吧」及「別人打你的左臉,叫他也打你的右臉(他會內疚的,內疚會懲罰他,不必用恨)」可作旁證),又曰,愛近人如己。西方人也很功利,也很務實,但還是勉強留住這些教育,但中國呢,最少這群成功的學生中沒有,或者很難見到,他們連分享筆記也不願意呀。

為甚麼我總覺得這個「冷漠」是你憑空設想出來的?「連分享筆記也不願意呀」又是怎麼跑出來的結論?

QUOTE
我想提的是麻木,有決心的人有時會表現麻木,但這不是必然相帶的,我指麻木的人不必有決心,而有決心的人很多時不需麻木,我想提的是他們好像在走向一條麻木的道路,而他們必然已在成功的路上,所以感覺上有點糟糕了。

還是同樣的問題:這裡有多少是出自於你的想像?有多少是出自於可以觀察到的客觀事實?至少個人經驗告訴我,我接觸過的國內高考生,並不麻木,或者說至少沒有普遍的麻木現象。

QUOTE
  理想的大學,就書生之見而言,是學校指導社會的,也就是中學教育做就了一些國民思想,每人都經歷了中學教育,然後中學教育的東西成為這社會的基礎。大學出來的是精英,他們把大學的理想,指導社會。而不獨視中學為大學的一個階梯,又視大學為起薪點的一個階梯。這是書生之見沒錯,但這是種理想呀,我們不能一句「我們務實」然後不談理想,不談理想的社會,朝氣和希望如何說起來?顧自己家庭是好事,而每人顧好自己家庭更是一大好事,但每人只顧自己,這社會又如何談起博愛的希望呢。

理想可以談,在我看來也沒有證據說經過高考的人不談理想。不過有一條規律是,不能先搞好務實,就沒有資格追求理想,往往只能淪於空談。

QUOTE
  在中史一科,其實做通史式的教材,陳說中國士人的思潮,廣引綱目式的名言,而以一兩項為重心,即以錢穆國學概論為形式,教兩年是足夠有餘的。但問題是編課程的須得自視自己編的科目十分難,以此自居十分有學問,問題便來了。要求學生讀朱陸異同是甚麼鬼話,當然朱陸異同是可讀的,也不是甚麼難題,但問題是朱陸異同的課程同時割裂了北宋大儒思想的宏旨,又裂了唐宋禪宗,四書所旨又全然不提,然後要求學生讀朱陸異同,讀朱陸異同的文獻,那些文獻是他們寫論文寫所引的,也是為求證明自己高明的洞察力而引的,但是學生沒有那些知識,實在句句都是死記硬背,又有甚麼意思呢?陸子醉心的是心性問題,朱子務在人生問題上,然後每個學生都寫背他們如何討論無極而太極,辯論太極圖的真偽,都只好花功夫在旁枝末業上(枝節當然有用,但不應該是國民教育廣泛用的),甚至不知「尊德性而道問學」語出四書中庸又在胡說八道,以為六個字互相對立,這當然是費力的,而說見毅力,這又當然是不知所云的,而稱玄妙,唉。

這個其實是教材質量的問題吧。

作為學生大都很討厭死記硬背,不過自由思考發揮的成分越多,有標準答案(死記硬背)的成分越少,考試就越難排除閱卷時主觀偏差的影響,這是千古難題了。


--------------------
......
PMEmail Poster
Top
諸葛羲
發表於: Jun 18 2011, 15:35  評價+3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0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28-2003

活躍:9
聲望:892


QUOTE
在中史一科,其實做通史式的教材,陳說中國士人的思潮,廣引綱目式的名言,而以一兩項為重心,即以錢穆國學概論為形式,教兩年是足夠有餘的。但問題是編課程的須得自視自己編的科目十分難,以此自居十分有學問,問題便來了。要求學生讀朱陸異同是甚麼鬼話,當然朱陸異同是可讀的,也不是甚麼難題,但問題是朱陸異同的課程同時割裂了北宋大儒思想的宏旨,又裂了唐宋禪宗,四書所旨又全然不提,然後要求學生讀朱陸異同,讀朱陸異同的文獻,那些文獻是他們寫論文寫所引的,也是為求證明自己高明的洞察力而引的,但是學生沒有那些知識,實在句句都是死記硬背,又有甚麼意思呢?陸子醉心的是心性問題,朱子務在人生問題上,然後每個學生都寫背他們如何討論無極而太極,辯論太極圖的真偽,都只好花功夫在旁枝末業上(枝節當然有用,但不應該是國民教育廣泛用的),甚至不知「尊德性而道問學」語出四書中庸又在胡說八道,以為六個字互相對立,這當然是費力的,而說見毅力,這又當然是不知所云的,而稱玄妙,唉。

悲慘兄所言,似未考慮到現今的實況。

你看看現在的新高中吧。那才是真正的旁枝末節、捨本逐末。(尤其是那堆「選修單元」。)你認為不應該強迫學生讀朱陸異同嗎?可是當學生在新高中的洗禮下,連朱、陸都可以不認識,你就會明白舊課程還算像樣。你的標準太高了。

你再看看現在的學生吧。新聞已經說了,新高中中史科已經爆發退修潮。初中開中史的學校已經越來越少(世史已幾近絕跡、高中文學更成絕響),新高中的中史班又充滿一群「被遺棄」的「陪跑者」。再一次,你的標準太高了。

當這種種現實擺在我的眼前,我就更堅持舊課程(這裡指高考)一個字都不能改。哪怕學生不知道「尊德性而道問學」語出《中庸》、甚至對此語有所誤解,我也不願意見到學生連這句話都未聽過。(新高中中史沒有宋明理學。)我的意思是,只要有點基礎,今天即使有誤解,他日也可以糾正。唯有如此,學問才可以日新又新。可是現在的新高中明顯不信這套,學生連基礎都沒有(不死記硬背嘛),就要他們評鑑、拓展。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束書不觀,游談無根。與其這樣,不如索性把中史科剷除吧!

世史的情況更壞。新高中三年的課程只認1900年以後的才是「歷史」(這樣才能與通識科接軌嘛)。你會問:1900年之前的歷史呢?是不是初中教?對不起,現在大部分學校初中都已經沒有世史科了。世史與經公、地理早已「混」成一個「人文學科」了。「人文學科」教甚麼呢?古羅馬、基督教、文藝復興、啟蒙運動、法國革命……不好意思,統統欠奉。學一些香港史(又是與通識科接軌),為新高中預備一下(一戰、二戰),那似乎更務實。總之,學生就算在新高中世史科拿五星級,他也可能對1900年以前的歷史懵無所知。對1900年以前的歷史懵無所知,也不見得對1900年以後的歷史有何真知灼見。

也許我真的與時代脫節了。

本篇文章已被 諸葛羲 於 Jun 18 2011, 16:02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魏孝政
發表於: Jun 18 2011, 16:02  評價+1
Quote Post


迪拉斯艦隊與荊揚軍樂團之間
************

發表數: 3,156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14
聲望:681


QUOTE (悲慘 @ Jun 14 2011, 23:38 )
應樓上的毀書,這樣叫學生讀書,不就類近叫學生幫助老人以儲分甚麼的,完成考核後馬上揪出這老不死痛毆,這種荒謬情況是打RPG才有的吧,雖然很多時我的筆記都是毀掉的,但我覺得是可惜家中無空間人生沒時間呀……



如果這是一種社會考核,以考核人的潛能是否能夠接受高等考育,那麼考核的內容也必得歸於知識的推廣吧,不然考一些所謂有益社會的事情不就更好嗎?反正都是「沒甚麼關係」的說。但這是說不通的吧。

要評價一個考核制度的好壞,那麼不應該是諸類難、慘、恐怖、致命性,而是跟學科相關的知識呀。



我是覺得他們很有朝氣,這沒錯,也想必他們能夠考到理想的大學,甚至如他們所言,有這種志會人生總是會成功的吧。但是用來擴闊視野的大學,未能使學生跳出這種功利的(一切是為了改善我的家境),排他的(為了更好的位置,我得把世上的知識份子躋下去),強硬的(為了我的目標,我是須得有所犧牲,若是必須的,那麼「可惜」的傷感就算是必然也是多餘的)觀念,十年後,或者現在社會中棟梁皆如此思考,這個社會的出路不就……比較崎嶇嗎?

這個純粹是讓學生「高興高興(?)」的活動吧,雖然我自己覺得毀書是有點可惜啦,可是世界各地不都有這樣事嘛。就像蛇的「爆」車活動。說浪費,一大堆什麼節(如番茄節)更浪費啦XD

這樣讓人擲番茄,不就類近叫人幫助農民以購買番茄甚麼的,收成給錢後馬上揪出這些紅紅的番茄亂丟,這種荒謬情況是打RPG才有的吧(茶)

=====
老實說,我認為在香港讀大學的人(包括我自己),一大部份都是為了日後的生活,為了功名利祿。說我俗也好什麼也好,最起碼要顧好自己和家人的三餐,進而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云云。像片中拉著一片像是精忠報國的口號的大字報,不說香港是個比較勢利的社會。在中國,不說勢利,讀書是擺脫窮困的出路,在香港再窮還有個綜援,嚴格來說是不會死人的。在中國,不讀書就只能出賣勞力,可是人口這麼多,勞力實在是很便宜(現在好一點),要改變生命除了彩票外,能自己掌握的就是讀書了。

功利主義也因此壓倒了其他。學校為了維持學校收入名聲,也配合了功利主義(就是專門打針對高考的仗),灌溉正確讀書思想,人心貞操之流不會沒有,但我肯定不會多,甚至大家也知道為了要壓倒其他人,高考正是指標。

追求自己心中的大學環境,認為大學應該要怎樣怎樣的,我覺得在現今的社會,實在是有點理想鄉的想法。現在是社會沒有舉孝廉,高考是主要甚至是唯一的指標。說我自己,選科選的,是認為對將來出來工作有利的科目為先。

我或者有一天會追求到我自己想讀的東西,不過可能對於大部份人來說,是日後的事。而不會是中學大學這個時期。


--------------------
user posted image
PMEmail Poster
Top
悲慘
發表於: Jun 18 2011, 17:15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5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3-08-2004

活躍:7
聲望:629


QUOTE
QUOTE (諸葛羲 @ Jun 18 2011, 23:35 )
QUOTE
在中史一科,其實做通史式的教材,陳說中國士人的思潮,廣引綱目式的名言,而以一兩項為重心,即以錢穆國學概論為形式,教兩年是足夠有餘的。但問題是編課程的須得自視自己編的科目十分難,以此自居十分有學問,問題便來了。要求學生讀朱陸異同是甚麼鬼話,當然朱陸異同是可讀的,也不是甚麼難題,但問題是朱陸異同的課程同時割裂了北宋大儒思想的宏旨,又裂了唐宋禪宗,四書所旨又全然不提,然後要求學生讀朱陸異同,讀朱陸異同的文獻,那些文獻是他們寫論文寫所引的,也是為求證明自己高明的洞察力而引的,但是學生沒有那些知識,實在句句都是死記硬背,又有甚麼意思呢?陸子醉心的是心性問題,朱子務在人生問題上,然後每個學生都寫背他們如何討論無極而太極,辯論太極圖的真偽,都只好花功夫在旁枝末業上(枝節當然有用,但不應該是國民教育廣泛用的),甚至不知「尊德性而道問學」語出四書中庸又在胡說八道,以為六個字互相對立,這當然是費力的,而說見毅力,這又當然是不知所云的,而稱玄妙,唉。


悲慘兄所言,似未考慮到現今的實況。

你看看現在的新高中吧。那才是真正的旁枝末節、捨本逐末。你認為不應該強迫學生讀朱陸異同嗎?可是當學生在新高中的洗禮下,連朱、陸都可以不認識,你就會明白舊課程還算像樣。你的標準太高了。

你再看看現在的學生吧。新聞已經說了,新高中中史科已經爆發退修潮。初中開中史的學校已經越來越少(世史已幾近絕跡、高中文學更成絕響),新高中的中史班又充滿一堆「被遺棄」的「陪跑者」。再一次,你的標準太高了。

當這種種現實擺在我的眼前,我就更堅持舊課程(這裡指高考)一個字都不能改。哪怕學生不知道「尊德性而道問學」語出《中庸》、甚至對此語有所誤解,我也不願意見到學生連這句話都未聽過。(新高中中史沒有宋明理學。)我的意思是,只要有點基礎,今天即使有誤解,他日也可以糾正。唯有如此,學問才可以日新又新。可是現在的新高中明顯不信這套,學生連基礎都沒有(不死記硬背嘛),就要他們評鑑、拓展。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束書不觀,游談無根。與其這樣,不如索性把中史科剷除吧!

世史的情況更壞。新高中三年的課程只認1900年以後的才是「歷史」(這樣才能與通識科接軌嘛)。你會問:1900年之前的歷史呢?是不是初中教?對不起,現在大部分學校初中都已經沒有世史科了。世史與經公、地理早已「混」成一個「人文學科」了。「人文學科」教甚麼呢?古羅馬、基督教、文藝復興、啟蒙運動、法國革命……不好意思,統統欠奉。學一些香港史(又是與通識科接軌),為新高中預備一下(一戰、二戰),那似乎更務實。總之,學生就算在新高中世史科拿五星級,他也可能對1900年以前的歷史懵無所知。對1900年以前的歷史懵無所知,也不見得對1900年以後的歷史有何真知灼見。

也許我真的與時代脫節了。


  但也總不能拿一個更壞的制度,說舊制度總體還是好,更甚把舊制度的壞,說成好。



  我的意思,絲毫沒有反對學生讀朱陸異同,只是同輩中對宋明理學的怨言較多,故以舉例,意思是現時課程,因為不用逃避學生壓力,或說是不必顧及課程難度,有意無意,強加了許多旁枝末節,徒然浪費了學生許多精力。

  我沒有說不應該不讀朱陸異同,也不是說不用背引文,而是認為選擇的引文有問題。我的意思是引文引錯了,學生用力百倍,也難有得著,但總不明白何故編課程的不作一番精簡的功夫。我說沒有儒家的基礎,甚至連四書在說甚麼也不知道,不知道士人的思潮,例如沒有一點禪宗的概念,不知二程思想,而討論宋明理學是不當的。例如不知太極圖說內容如何,而分析他們討論太極圖說的真偽,那只能是一堆不可解的廢話。

  如果先秦儒家引了十句,再只引相關的禪宗五六句,又再引幾句二程的綜合,然後再引只怕份量只有五分之一的朱陸的語錄,整個概念會清晰千倍吧。上面合共不會超過五百字的引文(估計,反正古人都喜歡很短一段,甚至如論語只是一句一句的),更勝於學生背學者們寫的五六千字白話文。現時學者分析朱陸,就只引朱陸的句子,再加百句分析,這當然很難記了。



  現時許多科目都有很多很難的術語,「內容真理」「家產官僚主義」,我的意思不是全然廢去這些術語引言,而是反正學生必只貼十份之一,便把餘下九成的「難度性內容」刪走可也(當然每項內容都有自己的難度,但我說的難度性內容不是這些)。例如朱陸異同中的辯太極圖說(如上述)。又如中化的甚麼「內容真理」的「外延性,普及性,特殊性」,如果所學的是哲學,那麼這是一堆毫無系統的不知所云,如果這不是哲學,那麼你讀完恐怕掌握不到任何概念,而這個似哲學又非哲學的,讀之則胡胡塗塗。但中化的人覺得加這句引導學科進入哲學的境界,難之千倍不顧,效率奇低又不顧。

  (我理解「內容真理」是新儒家的一些術語,沒有一些西方哲學對「真理」定義的認識,繼之以把此「真理」加定語「內向、包容」,是無法理解這個名詞的,然後這個名詞往後發揮有三四十句,學生便背呀背,結果當然是很玄妙,因為根本不懂。)

  (中國是否有「家產官僚主義」或可商,但你沒有一點傳統中國的社會結構的概念,談甚麼「家產的官僚主義」,你根本不知家產是怎樣的家產!而官僚主義那是社會學還是政治學的名詞了,學生連甚麼是官僚主義也不知道,便又背呀背,卻不乾脆些,務實些,說一些歷史狀況算了。課本有很多「忽然難了」近於「跳步」的話,我覺得是只為提高課程的難度,方便考試設更難的題目。)

  我指是編課程有部份用誇張的難度考出頂尖學子,而次流的學子又須適應此誇張的方法,就算是淪落為有點畸形的姿態也不顧,是其中的惡性循還了。平均難度與效度可能是教育專家的專題,但現在真的說不上好。



應魏孝徵君

  有點鄉是一回事,傳媒和學校本來是或深或淺地討論理想的地方,討論理想要顧及她的可行性,但理想再難行,最多也是拋開不講。未應說些不理想的事情罷。至少就算有點鄉,學校和主流媒體也應該是最鄉的一個呀。

  比如呢,現在婚姻制度有點問題了,但也得討論一些婚姻的好,最後也說一些離婚的法門和影響便算了,教你如何婚外情,便是不好,很多人婚外情是一回事,為甚麼要討論如何最有效度和最能隱瞞人的(最有效最現實的)婚外情(畸形)。

  如果傳媒計較,風俗不計較,學生不能計較,學校不計較,便是沒有計較的種子了。就留一口氣吧,得啖氣也好,只能說這是「未實現的」,別說那是「沒有的」罷。公然說「現在這個不存在,我也不在考慮這個存在」,太可惜了。

本篇文章已被 諸葛羲 於 Jun 18 2011, 17:48 編輯過


--------------------
  或者這樣說,人不可能要自己每句都是有價值的言論,只可以要求「好話」與「下一句好話」之間的廢話在你過濾的耐性之內。我們不是要編名著,能夠發掘些大家可能會有興趣的想法,其實夠好罷。

  大家人一個,何苦呢又?
PMEmail Poster
Top
諸葛羲
發表於: Jun 18 2011, 17:48  評價+1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0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28-2003

活躍:9
聲望:892


QUOTE
但也總不能拿一個更壞的制度,說舊制度總體還是好,更甚把舊制度的壞,說成好。

  我的意思,絲毫沒有反對學生讀朱陸異同,只是同輩中對宋明理學的怨言較多,故以舉例,意思是現時課程,因為不用逃避學生壓力,或說是不必顧及課程難度,有意無意,強加了許多旁枝末節,徒然浪費了學生許多精力。

  我沒有說不應該不讀朱陸異同,也不是說不用背引文,而是認為選擇的引文有問題。我的意思是引文引錯了,學生用力百倍,也難有得著,但總不明白何故編課程的不作一番精簡的功夫。我說沒有儒家的基礎,甚至連四書在說甚麼也不知道,不知道士人的思潮,例如沒有一點禪宗的概念,不知二程思想,而討論宋明理學是不當的。例如不知太極圖說內容如何,而分析他們討論太極圖說的真偽,那只能是一堆不可解的廢話。

  如果先秦儒家引了十句,再只引相關的禪宗五六句,又再引幾句二程的綜合,然後再引只怕份量只有五分之一的朱陸的語錄,整個概念會清晰千倍吧。上面合共不會超過五百字的引文(估計,反正古人都喜歡很短一段,甚至如論語只是一句一句的),更勝於學生背學者們寫的五六千字白話文。現時學者分析朱陸,就只引朱陸的句子,再加百句分析,這當然很難記了。

你所說的,不是制度問題,而是學術問題、技術問題。簡單來說,你提出的問題是如何讓學生學好這個課題(朱陸異同),而不是制度上有沒有這個課題。其實,你所關注的是教科書的質素,是教師怎麼教,而不是制度或課程的問題。原因是考評局對AL中國歷史科課程只有極簡單的綱目,沒有描述。如何演繹、如何施教,還要靠教科書編者和教師。(我認為課程本身沒有甚麼問題,甚至可謂不錯。有問題的是教科書編者和教師。)考試時,如果你按照你的見解答題,言之成理、持之有故,而且表達清晰、析述飽滿,答案也未至於不被接受(甚至可能拿高分)。課程裡有朱陸異同是一回事,怎樣演繹朱陸異同是另一回事。然而沒有前者,就沒有後者。問題是現在的新高中沒有了前者。前者既已消失,你所說的(如講不講先秦、講不講禪宗、講不講《太極圖說》、引哪些語句等等),都成了鏡花水月。

本篇文章已被 諸葛羲 於 Jun 18 2011, 18:04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魏孝政
發表於: Jun 18 2011, 18:16  
Quote Post


迪拉斯艦隊與荊揚軍樂團之間
************

發表數: 3,156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14
聲望:681


考試不敢「玩野」,「玩野」指一些在書本/課程中沒有提過的東西。教育局是只有綱目,不過學校還是會有一套自己明確的大流內容(就是絕大部份學校會採用的教科書)。

平時做功課自己還會敢於「玩野」,考試?那敢呢(茶),拿自己的前路開玩笑麼,乖乖的寫標準答案。

所以真的,教師也不會敢「玩野」,到時候學生問為什麼教的都沒考(或者只是一小部份),教師就算有心想去把某個東西清晰深入一點,在實際執行上也是行不了。

所以課本之外的事,云云學子絕大部份人都不太會理,我不清楚現在是怎樣,像你說「先秦儒家引了十句,再只引相關的禪宗五六句,又再引幾句二程的綜合,然後再引只怕份量只有五分之一的朱陸的語錄,整個概念會清晰千倍吧」,在研究的角度上是好的,可是在考試上卻是沒什麼用,因為如諸葛羲兄所言,這些都成了鏡花水月。

到了大學才會有好轉,中學高考你就給我乖乖的別出框架吧。

======
種子嘛,不會沒有。大是大非,書上不說大家應該還是會有一定的概念,不過說讀書原來的精神---口號會仍舊存在,不過對於大部份人而言可能早已經是名存實亡。

不過嘛,幸慶總會有「勇士」仍舊在堅守這點,在現今社會用「勇士」來形容的確是很諷刺。可是就像讀文學,讀歷史,出來有多少碗飯可以吃?碗中又有多少米可以吃?是,連教育都變成很勢利,可是這就是現實。

所以對於去當「勇士」的朋友,我不會像某些人一味的說沒出識什麼的,我只能說加油GOODLUCK。我自己做不到「勇士」,可是我知道這個社會一定需要這樣的人,對於我而言也只能是如此自私的讓「勇士」們去戰鬥了。


--------------------
user posted image
PMEmail Poster
Top
悲慘
發表於: Jun 18 2011, 19:26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5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3-08-2004

活躍:7
聲望:629


  如果這是執行制度必然出現的問題,這還是制度問題。

  而我其實沒有雄心去討論怎麼改這個課程,只是我不喜歡他們把有問題的課程說成無問題似的,或者視有問題的課程,為不可能,亦不必改善的範本。



應魏孝徵君。

  內地高考的教材應該是統一的,而就算是香港,怎麼教只是受制於怎麼考,也就是教甚麼制於改的想要甚麼,你說這些對考試沒甚麼用,只是因為改的不肯去改。

  而如你口中的研究,如果這是能夠研究的,我不知研究二字是否在暗示這只能是象山塔,但且不提他們其實都在象牙塔之中;如果可研究指的是可理解的,人人如此做,就學識上每人都學會更多,就時間上他們都有一些時間發他們的中二病,這自然是更好的,我不知此處研究二字的意思確實的含義。

  這個你口中的研究沒有元直所說的隨意性或發揮性(即類近「可理解的普及程度」或者「公平性」等等),你引一句孔子那必是仁人,你怎麼理解也只能是仁人裡面概念,你要求學生背你仁人的定義都算了,但你不講孔子卻講仁人(你講朱陸不講禪宗?你講禪宗不講釋道?),不甚講孔子(以至朱程陸王)而空言新儒家的仁人是現時考試的風氣,那是在康德等的西方哲學裡轉了一圈才出來的分析呀,學生沒有很深刻的思想奮鬥只能是空言的枝節,而這些空言卻又有龐雜的標準以求公平性,因為難,可以考倒入門人,可以嚇門外漢,然後說見真章,這是哪門子的真章。

  然後出現的就是一堆不知所云的畸形,我指是完全超乎常人想像的課程內容,比如沒有一句史記內文而分析史記的「春秋筆法」,那只能是空話,空話我見是吃力不討好的,然後學生懸懸記一堆吃力不討好的只能是空話。每個讀完中史的人都會舉出一個比一個更詳的春秋筆法的定義,但我敢說當中能獨自讀春秋的沒有百一甚至千一,願意讀「白話導讀的左傳」也沒有十一。又如對比史記漢書,如果一篇文章你封住了標題你連哪個是史記哪個是漢書也不能分辨,卻要擺出頭頭是道的態度去評價兩本書。這不是為了課程的難而設,又是甚麼,教的就不敢好好引一兩句史記,引一兩句漢書,耐性不足,示範一次分析也好,時間不足,說標目也好。但沒有呀,要求學生背地球等高線,要求學生背資治通鑑的史才史學史識,你當然不懂,你當然是死背,全是這系統的鬼話。

  然後叫你背幾百頁只能是死背的鬼話,當然是有致命性的難關了,而要解決這個問題,為甚麼不把教科書編成人話,然後便不是鬼話,那麼也不用讀到像活死人。若果不是讀一些活死人才能解決的問題,我不曉得為甚麼人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花數年天天以如此巨大的力量——依其言行我想可以學懂三四門外語了。



  發揮說,如果他們用這種努力,我猜香港沒有兩成大學生有他們的鬥志,如果有空間給他們做類同香港大學生的事情,他們全部更成功了。他們有如此大的精力,而放在書本上,但書本上又沒有治學的效果,那麼社會要求他們花費這麼大的精力……不是很浪費嗎。

  我說三四門外語,或者其他更有公益的事情,都是指我實在不明為偏偏要求學生如此驚人的努力背誦,我當然知道他們所求是大學,大學所求是人才,我指為甚麼是這個方法,以如此駭人的方法去背誦知識,而這些知識又是我認為,你同意,教育家也知道,他們也知道,是相當不理想的知識。




  我也不是要求學生寫的只能是沒有「標準」的才是真的考核,我提的還是很有標準的,而是我對那些人苦求某些標準而用「旁人眼下有點畸型」的方法(而是改卷暗示要求的,而師長是明白的),實在有問題,而最低限度的要求,至少是認定他們實在是有問題吧。


--------------------
  或者這樣說,人不可能要自己每句都是有價值的言論,只可以要求「好話」與「下一句好話」之間的廢話在你過濾的耐性之內。我們不是要編名著,能夠發掘些大家可能會有興趣的想法,其實夠好罷。

  大家人一個,何苦呢又?
PMEmail Poster
Top
魏孝政
發表於: Jun 18 2011, 19:53  評價+1
Quote Post


迪拉斯艦隊與荊揚軍樂團之間
************

發表數: 3,156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14
聲望:681


可是這樣教的話花費的時間就很大的,大學讀專門的或者還行。像中學(那些還要求10A的還要報十個科)的,一門課平均可能花的時間真的有限,先扼住所謂重點(即標準答案)背了一些只是不求甚解的所謂精裝標準答案就算了。

考試又MC又長題又短題,你答題目引經論典的,或許會答得很高分,可是時間不允許你每一條都是長篇大論的談。

因為從一開始(特別是現在,說要「通識」,通識可不是要求你深入的知道每件事,知個皮毛就行了。)香港中學教育方針就不是專門培訓那一科,而是「通殺」,這種可以說得上不求甚解的模式,最簡單直接的應對方法就當然是死背了(汗)。

是呢,很多人也知道這一開始學的東西可能很多大部份在日後並不會派上用場,又不理想,可是考試制度方針是如此,學校做的就是先滿足這個方針。要滿足這個方針,現有的教育制度也就是比較可行的方法。

畢竟,要改,就得對上云云學子和家長,教改本身就很困難,調整一下都有一千幾百人跑出來,更何況是要改這個大方針。不肯去改是不願帶自己的政治前途來「較飛」,就算有一番熱誠也動不了,這就是一池死水。

還是要說是這個一次定生死的機制的問題嗎?但如果像大學在分數上加入了平常分,又十分的難控制,老師的駕馭能力,評分準則的不同也是個大難關。所以這個一刀切的考試只能算是在現有的方法中找出一個大家都能比較接受的標準方式了。

嗯,我說不太清楚XD,其實我想說的研究就是所謂的發「白日夢」XD?什麼事都胡亂的想一通,完全不行沒有道理你自己會BAN掉,不過在這個過程中又可能引發出其他的「白日夢」。

對於我來說,研究是很專門,冷門,研究的東西甚至不為世人所接受。我不是說可以胡亂的什麼完全不正當的命題也研究,但是白目夢的想法我還是認為要有的,當然要認証白目夢就得努力的去找尋資料來確立更多論証支持自己的論點。

本篇文章已被 魏孝政 於 Jun 18 2011, 19:55 編輯過


--------------------
user posted image
PMEmail Poster
Top
0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0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分頁: (2) [1] 2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222 ]   [ 13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