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模式主題
按這裡檢視本主題的原始格式
香港三國論壇 > 襄陽城 > 六四事件十九周年


發表者: 真田幸村 Jun 3 2008, 11:47
明天就是六四事件十九周年希望大家為六四事件中的死難者默哀,不要因四川地震而忘記,我希望六四事件得以平反,不用再上街遊行,希望大家有正確的價值觀對待六四事件,最近明報報導有一位中四學生認為當年鄧小平的做法沒有問題,反而是參與六四民運的學生行為過於激進。

   未知各位有何感覺,請儘量回覆

莫忘六四!八九年六月四日!是我國寫下黑暗的一天,中國學生眾集天安門廣場要求自由民主。可惜卻被政府用軍隊無情振壓,數以百計學生在當天血淺天安門廣場。時至今日中國政府巳改革開放,在人權言論等政策亦得以很大的改進。但當年黑暗的一天卻沒因此而認錯平反。我們明白國家需要時間去轉變。但同時我們亦不能因此而對六四事件有所淡忘。因為這絶對是近年我國一件慘不忍睹的人禍。一些向中共靠近的權貴奴才望用上國家安定強大來淡化時件,打擊一些重提舊事的人。我們應排斥這些別有用心的奴才權貴,我們更應勇敢面對歷史的錯誤!讓我們從歷史黑暗中學習成長,更使我們民族性更堅強團結!

毋忙六四!明年六月四日再上街悼念

發表者: 秋盈 Jun 3 2008, 16:04
我還是那一句:不想回憶,未敢忘記。

事情過去不到二十年,我們在香港透過傳媒「目擊」事情的人很多,但平心而論,我們還有太多無法掌握的資料,加上情緒的震撼太大,難以判斷事情的來龍去脈,如何給予公正的評價?但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的是,暴力鎮壓絕非上策。以暴力清場、造成傷亡,後遺症至今無法斷尾,包括因此「製造」了很多對中國政府極有偏見的個人和團體、中國政府也礙於政治、道德和輿論壓力而始終無法正視問題,閃爍其詞,掩耳盜鈴。

至於某個中四學生認為鄧小平的處理沒有問題,那就要看那個學生所受的是甚麼教育,家裡和學校教了些甚麼。很多人看到今天中國的繁榮,認為當年的暴力是情有可原,只是事後孔明,不能因為有了好的結果而把一切前因和手段變成合理、正確和理所當然。其實,當年決策者何嘗不是為了「博一鋪」?使用暴力也可能會引發內亂,他們也有可能會輸得一敗塗地。

但還是那一句,當年事實究竟如何,甚至連軍隊開槍是否鄧小平下的命令,我們至今無法確定。中四學生不過十五、六歲,1989年他還沒投胎,一切有關六四的東西全憑道聽塗說,判斷錯誤有甚麼好奇怪?如果因此斷言1989年以後出生的青少年「被人洗腦」、「冷血」、「冷漠」、「冷感」,對他們並不公平。正如我輩沒有經歷過抗日戰爭,雖然非常不滿日本政府對戰爭責任的曖昧態度,但我們當中仍然有很多人崇日、哈日,難道就這樣罵他們是漢奸不成?

發表者: 武襄 Jun 3 2008, 16:53
六四那年,我才讀小學...但印像最深,是在電視上看見解放軍拿槍的鏡頭。

一直認為六四中,中共和學生同樣有一定責任,但無論如何,暴力鎮壓永遠不能接受。

但我深信六四,總有評定功過的一天。

發表者: 徐元直 Jun 3 2008, 18:25
這個話題以前討論過很多,樓主可以搜尋一下本城池。

六四事件不是六月四號一天的問題,暴力鎮壓也不是鄧小平拍板與否這樣單純,最後一刻的流血是黨內鬥爭,社會矛盾等等一系列局勢發展下來的結果。如果關心六四,不想「忘記」六四的話,就應該好好了解一下這些背景(如果你需要資料我可以介紹)。在香港或海外,很多支持「平反六四」的人對六四的了解往往集中於「哪裡開了槍,哪裡死了多少人」之類的表面資料,但在認識歷史、理解歷史的角度來說,這並不是最重要的。我這樣說並不是指人命不重要,但只有了解事件的前因後果,才有助於避免重蹈覆轍,理解歷史才有意義。

如果你要問我個人對六四的評價,我的回答在香港恐怕是很不「政治正確」的:

- 六四不是屠城、大屠殺。

- 學生大多數是無辜的,但也是被利用的。

- 單單說最後的武力清場,我認為在當時的情況下是正確決定,只是當中暴力成分過多了。如果下命令時冷靜些,執行方鎮暴的經驗多些,應該可以大大減少死傷,可惜歷史沒有如果。(並非親歷,資料也有限,這點只是我的想當然耳。)

- 導致最後一天必須行使這種「正確決定」的局勢,學生的不知進退有一定責任,但政府(包括趙紫陽在內)更加難辭其咎。導致民怨積壓、學生上街的最直接原因就是政府的執政失當與派系鬥爭。

- 六四不需要一面倒的平反,但需要多些承認,少些忌諱,需要對資料、研究的解禁,我希望這些能隨時間而改善。

歡迎討論、質疑以上觀點。 smile.gif

發表者: 參謀ABC Jun 4 2008, 10:43
六四不是那麼簡單滴,元直現在就提供資料吧。

發表者: 徐元直 Jun 4 2008, 11:08
參謀現在經常上talkcc.com吧?可以去那堨峞u趙紫陽」或「六四」之類的關鍵字搜尋一下-----如果你的連線不被和諧的話。

發表者: 議事論事 Jun 4 2008, 13:32
QUOTE (真田幸村 @ Jun 4 2008, 16:23 )
今年我才唸中一,但我沒有被洗腦,我感到慶幸,謝謝徐元直的寶貴意見,我會參考的,不過就算大多數學生是被利用,中央也不應該暴力鎮壓

嘿,看人火星多了,讓我也來火星一下。
中央不武力鎮壓怎成?柴玲是希望以學生的流血,來換取國民擦亮眼睛的呀。
中央不鎮壓,學生沒流血,柴玲的願望豈不落空?國民的眼睛豈能擦亮?只是奇怪不知為什麼流血死亡的學生名單中沒有柴玲的名字而矣……嘿嘿嘿嘿……

發表者: 懶蛇 Jun 4 2008, 13:51
QUOTE (議事論事 @ Jun 4 2008, 09:32 )
QUOTE (真田幸村 @ Jun 4 2008, 16:23 )
今年我才唸中一,但我沒有被洗腦,我感到慶幸,謝謝徐元直的寶貴意見,我會參考的,不過就算大多數學生是被利用,中央也不應該暴力鎮壓

嘿,看人火星多了,讓我也來火星一下。
中央不武力鎮壓怎成?柴玲是希望以學生的流血,來換取國民擦亮眼睛的呀。
中央不鎮壓,學生沒流血,柴玲的願望豈不落空?國民的眼睛豈能擦亮?只是奇怪不知為什麼流血死亡的學生名單中沒有柴玲的名字而矣……嘿嘿嘿嘿……

[褻瀆神靈]
我在想﹐如果當年耶蘇沒有回耶路撒冷受死﹐而是"縮沙"潛逃的話﹐會不會像柴女一樣呢。
[/褻瀆神靈]

發表者: Leaf Jun 4 2008, 14:08
說到這點,一句柏楊經常用的妙句適合用在柴玲身上:
「拿別人的手指去捅蛇窩」

發表者: 秋盈 Jun 8 2008, 15:17
我沒有深究當年的學生領袖如何受人擺布或擺布同學,買了幾本所謂的「真相」書也一直束之高閣。

姑且不論內情如何,光從新聞片段中看到政府高層與學生代表的對話,已經覺得很不對勁。相信溝通或談判失敗,雙方都有責任。

當年我唸中四,已經十六歲了,頭腦應該不會太差。對吾爾開希等人穿著睡衣、拖鞋和李鵬等人會面的場面印象極深刻。不知道學生代表這種穿戴是有意或無心,或者當時人人睡在天安門廣場也不容許他們換上整齊的衣服,但這樣做難免令目空一切、覺得自己神聖不可侵犯的政府高層心裡厭惡。心浮氣躁的李鵬一開始就給學生一個下馬威,好像說他們年紀很輕,比他的兒女還要小之類。學生代表也許覺得自己義正辭嚴,一上來沒開口就被人搶白一頓,難免也心頭有氣。如此這般的「開場白」,雙方怎麼談得下去?唉。

升上中五後看到《帝女花》原著這兩句:「倘若殺人不在金鑾殿,尚可一張蘆蓆把屍藏;倘若殺身恰在鳳凰臺,怕只怕銀槨金棺難慰民怨暢。」以後想起六四,總會記起這兩句;看《帝女花》,也往往會記起六四。心裡總是想:如果當日北京高層知道有這麼兩句戲文就好了,事情的結局也許就不至於這樣一發不可收拾。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http://www.invisionboard.com)
© Invision Power Services (http://www.invisionp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