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粵語口語與古文
阿暪
發表於: Feb 11 2014, 15:08  
Quote Post


一品官
************

發表數: 5,26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8-17-2004

活躍:65
聲望:1184


在網上看到這張圖, 不知所述是否準確?

附帶圖片
附帶圖片


--------------------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啊!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人間一股英雄氣...
在馳騁縱橫...
PMEmail Poster
Top
伍子攸
發表於: Feb 13 2014, 14:37  評價+1
Quote Post


二品官
***********

發表數: 1,613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4-12-2005

活躍:12
聲望:432


香港人有鬼文化。 sleep.gif
粵語更加唔古雅。

渠呢個字都唔係香港獨有啦下話,魯迅家鄉已經用呢個字表示佢。至於係,喂大佬普通話都有喎。尋呢個字又搞笑喇,咁普通話用昨,有「覺今是而昨非」之意,普通話就係古雅?幾又係不知所謂,你唔係話只得香港有嘛。嚟又係低能,即係普通話嘅蒞先係正字,粵語係異體字啦?核突又係不知所謂,喂大佬你自己引書都引作「南都方言」啦,講乜Q古雅。

呢啲正字點樣得嚟,比如話,唔通《三國志》當時就咁寫?咁好笑?

唔好怪我,真係嬲。大佬研究粵語唔係咁樣下話。中文系咁快玩完真係多得你班飯桶唔少,我指係作者果堆人。

本篇文章已被 伍子攸 於 Feb 13 2014, 14:50 編輯過


--------------------
HKS AN無擔面對我!腦收成路!多廁俾我講中吾敢出去!我已經臝左!!!!!

HKS an no take noodle face me! brain receive achieve road! many toilets give me say middle I dare to go out! I've already naked!

HKS AN unsecured face me! Brain harvest road! Multiple closets serve my lecture I'm out of here! I've left naked!!!!!
PMEmail Poster
Top
懶蛇
發表於: Feb 13 2014, 15:37  
Quote Post


真正的粉絲
************

發表數: 22,213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9-22-2003

活躍:100
聲望:1899


講毒糞蜘真係蟆傻畢用畸殛。 mellow.gif

本篇文章已被 懶蛇 於 Feb 13 2014, 15:52 編輯過


--------------------
PMEmail Poster
Top
諸葛羲
發表於: Feb 15 2014, 11:06  評價+7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0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28-2003

活躍:10
聲望:892


面書舊文出土:

QUOTE
「香港有文化•粵語最古雅」闢謬

今天網上流傳一張「朗思製作」的圖,列出一堆「粵語正字」,聲稱「香港有文化•粵語最古雅」。我在唸高中的時候便已對粵語本字的研究很感興趣,也在某些平台上發表過十多篇關於粵語的小文。看過此圖後,我發現其中的謬誤觸目皆是,不由骨鯁在喉,不吐不快。今請析論如次,還望方家指正:

1. 嘅(今)忌(正)意思:「的」 

《詩經•鄭風》:「叔善射忌,又良御忌。」

案:此說出自王亭之先生多年前的一篇網上專欄文章。《鄭風•大叔于田》「叔善射忌,又良御忌」,毛傳:「忌,辭也。」鄭箋:「忌讀如『彼己之子』之己。」即王說所本。然而此說理據不足,失之粗疏,不可遽信。忌之為語辭,古往今來,僅一見於《詩》。王氏但憑聲近便將三千年前中原的忌字和今日廣東的嘅字拉上關係,這實在令人難以信服。再說,《大叔于田》中的忌字作為語末助詞的語法作用,目前還沒有定論。忌、其聲近,忌或即其之借字。可是其之為語末助詞,卻帶有疑問的語氣。清人袁仁林的《虛字說》則認為「古詩歌所用語辭,大概取其聲之長以寫欣戚之意」,並舉《大叔于田》的忌字為例。此即與今日粵語嘅的用法有別。另外,「叔善射忌」之忌是語末助詞,語末助詞譯成現代漢語,可以是的、啊、呢……而的字本身除語末助詞外,又尚有不少用法。作圖者說嘅、忌的「意思」是「的」,到底是甚麼意思呢?其實嘅、忌作為語末助詞,只有語法上的功能(如表達語氣),並無任何「意思」。作圖者顯然不知語法為何物,只是「有理無理」照搬王亭之的個人見解而已。

在此順道談談所謂「正字」的問題。粵語之中,本來就沒有甚麼正字不正字,只有本字。香港有一位彭志銘先生,專門研究甚麼粵語「正字」,在辭書和古籍中找出一大堆僻字,便動輒以為某某粵方言詞的「正字」。我不能否認他的一些說法為我們研究粵語本字帶來啟發,可是其中穿鑿附會的成分也很多。其實粵語根本沒有「正字」可言。要正粵語的字,與正粵語的音一樣,不是出於政治目的,便是出於痴心妄想。(可參考拙作《談粵語正音》。)那完全是無事生非。作圖者不問情由,亂說某字為「今」、某字為「正」,簡直不知所謂。

2. 尋  例:「尋日」(昨日) 意思:「之前」

晉陶淵明《歸去來辭》:「尋程氏妹喪於武昌。」

案:此說大謬。尋字根本沒有「之前」的意思。我不知作圖者有何根據。看他所舉的例子,竟然是大家熟悉的《歸去來辭》(序)。「尋程氏妹喪於武昌」,這個尋字自古以來都解作「隨即」,乃繼事之辭。楊樹達先生的《詞詮》說得很確切:「尋,時間副詞,旋也。繼起之事與前事相距之時間不甚久時用之。」簡單來說,尋就是「不久之後」的意思,試問從哪裡冒出一個「之前」的意思來呢?那完全是無中生有、胡說八道。粵語的「尋日」,陳伯煇先生以為「昨暝日」的合音。(見《論粵方言詞本字考釋》。)此說頗近情理,最為可信。

3. 嚟(今)蒞(正)意思:「來」

案: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粵語嚟的本字就是來。嚟有時又讀做釐,實則嚟、釐、來三種讀法都是一音之轉。隨便舉一例:《周頌•思文》「貽我來牟」,《漢書》引作「飴我釐麰」,足見來、釐古音相近,可以通假。當然,蒞、來本身就是同源字,我們沒有必要判定何者為「正字」。

4. 陰質(今)陰騭(正)意思:「欠缺品德」

春秋《尚書》:「惟天陰騭下民。」

案:粵語「陰質」的本字的確是「陰騭」,但「陰騭」本身沒有「欠缺品德」的意思。所引《尚書•洪範》的「陰騭」,更加不能解作「欠缺品德」。《洪範》的「陰騭」,孔傳說是「陰定」,即默然安定之意。(《呂氏春秋》高注則以為蔭覆升陟之意,亦通。)引申則有「陰德」、「陰功」之意,指暗中助人之功德。俗語云「無陰功」,才是「欠缺品德」之意。然而後人或不解「無陰功」之本意,遂直言「陰功」、「陰騭」。作圖者不察,難怪「九唔搭八」。

說了半天,讓我告訴大家吧,其實作圖者的資料都是從維基百科「粵語」條中鈔出來的。此條目有關「粵語古漢語成份」的說法來歷不明,而且錯謬甚多。撰寫的人亂來,作圖的人跟著亂來,網上的人也跟著亂來,你我隨聲附和,「唔理好醜,但求就手」,最重要是此圖對準了香港網民「撐粵語」、「挺港獨」的脾胃,讓他們自以為「有文化」,麻醉一下空乏的心靈。香港這片「文化沙漠」,原來就是這樣鍊成的。

最後談談最大的謬誤。作圖者揚言「香港有文化•粵語最古雅」。依我看,香港當然有文化,低俗文化、八卦文化也是文化啊!可憐得有些人,妄想香港人每天講「最古雅」的粵語(我不知道最字從何說起),便代表「香港有文化」。情況就如一個甚麼都不懂的「二世祖」,每天靠把玩老祖宗傳下來的古董來自我安慰:「我很有文化,我很有文化……」不但如此,他還對著鏡子催眠自己成為天下間最有文化的人。真係問你死未!

香港人如此「重視」古雅的粵語,可是有多少人真正用心探討過呢?同樣是古雅的古典文學,偌大的香港又有多少人讀過呢?香港人的語文水平很高嗎?香港人很重視傳統文化嗎?還是忽然重視呢?我都不想答。我只知道,我樂見香港的沉淪。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


本篇文章已被 諸葛羲 於 Feb 15 2014, 11:09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1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1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1012 ]   [ 12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