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精]《易經》數問
hahaha~!
發表於: Oct 17 2010, 07:30  
Quote Post


司令官大人
***********

發表數: 1,60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24-2003

活躍:9
聲望:144


hi~!

最近想看一看《易經》, 現在向各位請教。請問:

1) 如果想看《易經》的原著, 應該選哪一個出版的版本?

2) 如果想看《易經》的白話文譯本, 應該選哪一個出版的版本?......還是......跟本不需要白話文譯本?

3) 對初學者來說, 應該選擇哪些材料 (參考書又好, 網頁又好) 作為入門的參考?

4) 在掌握了《易經》基本知識之後, 又可以選擇哪些材料作為對《易經》的進階研習?


--------------------
user posted image
郁博書山騰駿馬,文深經海駕輕舟
依個, 仍然係一個......謎......
PMEmail Poster
Top
諸葛羲
發表於: Oct 18 2010, 17:00  評價+6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0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28-2003

活躍:9
聲望:892


我從去年開始對《周易》產生興趣,一直鑽研學習,至今不輟。閒來捧讀,觀象玩辭,樂此不疲。偶然思索有得,則不辭鉤稽之勞,寫成札記。日積月累,然後知《易》道廣大,彌綸天地,窮理盡性,彰往察來。中國人之所以卓立於宵壤之間者,於是乎在,則後儒所謂「人文精神」是矣。明於憂患,繫辭設誡,成天下之亹亹者,其惟聖人乎!難得hahaha~!有志學《易》,我願意提出自己的一點粗淺的意見,和大家討論。

學習《周易》從哪些書入手?我認為首先要看你學習《周易》的目的。《周易》的派別最為繁雜,清人歸納了兩個主要的派別:象數派、義理派。這兩派在春秋戰國時已經出現。當時一般人都用《周易》來占筮,預言吉凶。這是象數派的源頭。後來孔子主張觀德義、輕占筮,發掘《周易》的義理哲思,功莫大焉。這是義理派的源頭。可以說,從歷史的發展來看,象數在先,義理在後。象數派堅信卦爻辭字字皆象,因此用盡方法為這些象找出根據來。象數派比較重視占筮。漢代的《易》學家,大都屬於此派。從西漢的孟喜、京房,到漢末的荀爽、虞翻,象數的理論越演越繁。比如鄭玄講爻辰,荀爽講升降,虞翻講納甲、卦變……還有一位焦延壽,自言獨得不傳之秘,留下了一部《焦氏易林》,其實完全是一部占書。近人尚秉和先生從中研究出大量逸象(即是《周易》裡本來沒有的象),並用這些逸象來解釋《周易》,可謂別開生面。漢《易》的繁瑣最終也迎來了反動,於是王弼出來了。他援道入《易》,主張得意忘象,掃除象數,專談義理。唐代孔穎達作《五經正義》,採用了王弼的《易注》,由是漢《易》遂廢,全靠李鼎祚的《周易集解》保留了一些漢人的《易》說。北宋時出了一位邵雍,寫了《皇極經世書》,又捏造了《河圖》、《洛書》,開創了《周易》的圖書學及梅花易數。後來張載、程頤、朱熹都專主義理,尤以程頤最為純粹。清人以復興漢學自居,又好考據訓詁,《易》學因而大盛。然其言聖人義理,則遠不及宋人矣。

上來所述,只是粗線條的《易》學發展歷程,當中很多細節未能詳說。(除此二派,近代更出了科學派等。)我自己學習《周易》,乃立足於義理,但不盡廢象數。不過漢人所創的各種《易》例,固非《周易》所有,我一概不取,存而不論可也。至於占筮,則偶一為之,不入迷信。孔子說他自己學《易》,重德輕筮,與巫史同塗殊歸。(見於馬王堆帛書《要》篇。)荀子更說:「善為《易》者不占。」我認為都是正確的態度。

《周易》有經有傳。經即六十四卦的卦爻辭。傳有十篇,即所謂「十翼」。傳是解釋經的。經約成於西周初年,傳則據說是孔子所作。古人皆未嘗離傳而言經,然而今人研究《周易》,卻多把經傳分別處理。這種做法原則上是對的,但我認為經傳血脈相通,實不可截然分割。

好了,話說得太多了,現在給大家推薦幾部重要的書。

1. 黃壽祺、張善文《周易譯注》(上海古籍出版社)
這部書有譯有注有說明,立說偏重義理,分析詳盡穩當,書末更附有「讀易要例」,概論學習《周易》的基礎常識,甚為有用。(黃壽祺先生的《易》學師承尚秉和、馬振彪。尚先生的《周易尚氏學》是名著。馬先生是桐城派的傳人,遺著《周易學說》一書,我尤其喜歡。不過此二書皆用文言寫成,而且內容較深,不太適合初學者。)

2. 金景芳、呂紹綱《周易講座》或《周易全解》(上海古籍出版社)
這部書是當今義理派的代表作,解說通俗流暢,但又不失學術性。金先生治《易》主王弼、程頤,頗多創見。《周易講座》是講課紀錄。《周易全解》最近出了修訂版。(舊版現在已經很難找到了,只有台灣版。我認為初學者最好先看舊版。)我學習《周易》,受金先生的影響特深。金先生的弟子廖名春先生,曾與我有一面之緣。廖先生於馬王堆的漢代帛書《周易》及上海博物館藏戰國竹書《周易》用功極深。

3. 徐志銳《周易大傳新注》(里仁書局)
這部書只注十翼,折中古今,解說明確可取。

4. 黃慶萱《乾坤經傳通釋》(三民書局)
這部書只解乾坤兩卦,說理詳盡,又擇錄十翼中有關乾坤兩卦的傳文,加以疏釋。

5. 高懷民《先秦易學史》(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這部書講先秦《易》學發展的源流極為精到深刻。

6. 劉大鈞《周易概論》(巴蜀書社)
這部書敘述《周易》的基礎知識(尤其是漢人《易》例),簡潔易明。

至於古籍,王弼的《周易略例》、孔穎達的《周易正義》(包括王弼注)、程頤的《周易程氏傳》、李光地的《周易折中》等都是義理派的代表作。李道平的《周易集解纂疏》(解釋李鼎祚的《周易集解》)等則是象數派的重要典籍。

時間所限,暫時說到這裡。有問題我們再交流吧!

本篇文章已被 諸葛羲 於 Oct 26 2010, 07:57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hahaha~!
發表於: Nov 17 2010, 16:49  
Quote Post


司令官大人
***********

發表數: 1,602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9-24-2003

活躍:9
聲望:144


hi~!

我想我學習易經的目的大抵上是因為想為自己看看風水命理, 趨吉避凶, 所以我是象數派。其實這題目我應該是有很多說話要講, 但我不知從何說起, 又因工作很忙, 已經很少時間上網了, 所以暫時只能說我是象數派, 回帖時間回得太遲, 內容又太短了, 抱歉。


--------------------
user posted image
郁博書山騰駿馬,文深經海駕輕舟
依個, 仍然係一個......謎......
PMEmail Poster
Top
諸葛羲
發表於: Nov 19 2010, 11:53  評價+1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0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28-2003

活躍:9
聲望:892


QUOTE (hahaha~! @ Nov 18 2010, 00:49 )
hi~!

我想我學習易經的目的大抵上是因為想為自己看看風水命理, 趨吉避凶, 所以我是象數派。其實這題目我應該是有很多說話要講, 但我不知從何說起, 又因工作很忙, 已經很少時間上網了, 所以暫時只能說我是象數派, 回帖時間回得太遲, 內容又太短了, 抱歉。

大家都忙呢。 tongue.gif

如果是看「風水命理,趨吉避凶」,這其實已是術數了。術數中的《易經》,其實已牽附到天象占星、奇門遁甲、梅花易數、納甲筮法等等。(我認為這些都是原始的《易經》所沒有的。)光看《易經》的經文和傳文,你無法知道術數的方法及原理。(原因:從術數的角度看,《易經》只是整個術數中的一個範疇,而且已滲透了其他的術數範疇。)我對這些術數一直只是抱好奇的態度。也許受個人的思想所限,我對術數始終無甚會心,因此知之甚少。雖然也略知一兩部書,但自問沒資格說些甚麼意見。敬候各方高人指教!

本篇文章已被 諸葛羲 於 Nov 19 2010, 11:58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徐元直
發表於: May 1 2011, 11:48  
Quote Post


攤抖首領
************

發表數: 7,888
所屬群組: 君主
註冊日期: 9-18-2003

活躍:65
聲望:4146


本來對易經這些玄學術數不太感興趣,不過最近看了一點忙總的「讀<易經>心得」系列,感覺還是略有所得的。

http://www.ccthere.com/user/wqnsihs/%E4%B8...A2%98%E5%B8%96/ (記得翻頁)

其實他講的主要是管理和現實社會方面的事情,不是純粹的易經研究。我心性浮躁,要是純粹的鑽研易經,那恐怕是看不下去的。


--------------------
......
PMEmail Poster
Top
諸葛羲
發表於: May 3 2011, 16:00  評價+10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0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28-2003

活躍:9
聲望:892


這裡簡單談一談《易經》的本質問題。

我一直相信,對《易經》來說,思想才是它的本質,占卜只是它的外衣,術數更無論矣。《易》是憂患之書,總結了殷亡周興的經驗教訓,教人修德居業,審時度勢,減少過失,趨吉避凶,並通過編排精密的卦爻符號系統表現出來。司馬遷說:「《易》本隱之以顯。」就是這個意思。《易經》所以能「預測」未來,其實是根據過往的歷史經驗。《繫辭》說:「神以知來,智以藏往。」過去與未來兼重。卦爻辭向我們展示了在不同時代(指卦)中不同階段或情況下,面對不同的處境,人應該如何自處(指爻)。通過各爻之間的不同關係理解卦爻辭的內容,我們可以學到前人的經驗(智)。學到了經驗,我們就可以坦然面對未來不測的處境,盡量免於過失。(《易》不太重視「吉」,反而重視「无咎」。)孔子年輕時看不起《易經》,只目之為卜筮之書,可是老了以後,卻讀之「韋編三絕」,並且追悔:「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馬王堆出土的帛書更告訴我們,孔子的這個思想轉變,乃因為他發現了《易經》深邃的思想內涵。因此,孔子表明重德輕筮,表面上與巫師同用一部《易經》,但背後的目的和精神卻完全不同。(巫師是為了占卜,預測吉凶;孔子卻是為了修養德行,減少犯錯。)

由此可見,讀《易》的方法應如《繫辭》所說:「君子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用一個「觀(察)」和「玩(索)」的心態。如果觀察玩索有所得著,則亦無所用其占筮了。荀子說:「善為《易》者不占。」就是這個意思。很多人學《易》,目的根本不在修養道德,而在預測吉凶,不觀不玩,專講占筮,最終陷入了「神秘」的術數而不能自拔。(所謂術數,就是我前帖所說的天象占星、奇門遁甲、風水堪輿。在我眼中,這些只是一些複雜的數字遊戲,派別至繁,「玩」法極多,實在令人眩目。當然,我這樣說,很多人會不同意。不過我堅信,義理思想,才是《易》之本質。)從《易經》看,未來固然是神秘難測的,但是人應該憑藉自己的力量,借鑑以往的經驗(規律),時行則行,時止則止。(《易經》極重「時」的概念。「時」就是時機,在適當的處境,做適當的事。原則要講,但不能一成不變。作《易》者深信通過人為努力,吉凶禍福可以改變。)如此肯定人的參與、人的價值,使人頂天立地(與天地參),這才是《易經》的真精神,亦即所謂「人文精神」。一味沉迷占筮術數,以為凡事皆由天定,埋沒人的努力,這是宿命論,絕非「人文精神」。

礙於歷史因素,《易經》當然不能完全脫離某些神秘主義,所以它仍然保存占卜的外衣,但基本的精神是「人文精神」,則絕無可疑。大家讀乾卦,下乾上乾,乾象天,天而又天。天的性質是健。(乾、健古音相近。在古人眼中,日月升沉,永無差錯,萬物始生,這是一種創造性、主動性的原則,故謂之健。)天而又天,即健而又健,天道運行不息。乾卦的大象傳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君子觀察乾卦之象,應效法天道運行,健而又健,自強不息。(《易經》的修辭也很妙,此處不言「天道」,而言「天行」,乃因「行」帶動意,「道」帶靜意。用「行」字較活。實則行即道也。)大家又看坤卦,下坤上坤,地而又地。地的性質是順。(坤、順古音相近。在古人眼中,天先成而地後定,地順從天。地養育萬物,山谷河川,飛潛動植,各安其命。這是一種成就性、被動性的原則,故謂之順。)地而又地,即順而又順,但地道不像天道能運行不息,只能積蓄。(天圓地方。)因此,坤卦的大象傳說:「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這一個「勢」字用得好,只有勢,才能符合地的成就性原則。君子觀察坤卦之象,應效法地勢積蓄,順而又順,修養道德,寬懷萬物。凡此「人文精神」的例子,在《易經》觸目皆是,不能遍舉,姑以乾、坤大象為例,略說如上。

我學習《易經》的立場,已見前帖。我相信我的立場有堅實的考據學、語言學、歷史學為支柱。只是我才疏學淺,於《易經》更是初學,以上所說,隨想隨寫,幾無條理可言,還望大家多多批評。

如果大家有興趣,而我又有時間的話,將來或許在此多寫一點關於《周易》的介紹,以收普及之效。

本篇文章已被 諸葛羲 於 May 4 2011, 03:42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呂抗
發表於: May 11 2011, 01:27  評價+3
Quote Post


仕官
***

發表數: 4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10-2008

活躍:3
聲望:21


我也分享一下玩《易》的經歷.

有段時候, 升學、就業都很不如意, 反而逛書局的時間卻多了. 不知為何, 在云云眾多《易》學叢書中, 我選了南懷瑾先生發行、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的《善本易經》. 如書名所述, 那是從善本翻印, 堶悸熊鸗悀j都是文言文, 應該更能讓我理解古人作《易》的原意吧. 再者, 堶惘陸_卦的方法. 往後有一段時間簡直是瘋狂. 一有疑問即起卦, 然後拼命從事件的發展去印證卦辭 , "卜以決疑"嘛. 當然, 占卜的結果有時靈驗, 有時失靈. 於是, 又嘗試翻開《左傳》, 看看當時的人如何解釋卦象. 後來, 看通了卦象的出現只不過是概率問題, 綜合了以前所起的卦, 發現每種爻出現的機率與自己推算的脗合. 從此對占卜不抱甚麼期望, 如諸葛兄所講, 轉而細味卦辭.

為什麼是概率問題? 那就得先從起卦的方法說起. 我先引述該書起卦的方法, 然後嘗試以自己的文字解釋. 如有錯誤, 請大家指正一下.

在《周易序》之後, 就是《筮儀》:
"合五十策, 兩手執之...... 乃以右手取其一策, 反于櫝中. 而以左右手中分四十九策, 置格之左右兩大刻. 此第一營. 所謂分而為二以象兩者也.
"次以左手取左大刻之策執之, 而以右手取右大刻之一策, 掛于左手之小指間. 此第二營. 所謂掛一以象三者也.
"次以右手四揲左手之策. 此三營之半. 所謂揲之以四以象四時者也.
"次歸其所餘之策, 或一, 或二, 或三, 或四, 而扐之左手無名指間. 此第四營之半. 所謂歸奇于扐以象閏者也.
"次以右手反過所揲之策于左大刻. 遂取右大刻之策執之. 而以左手四揲之. 此第三營之半.
"次歸其所餘之策如前. 而扐之左手中指之間. 此第四營之半. 所謂再扐以象再閏者也.
"一變所餘之策, 左一則右必三, 左二則右亦二, 左三則右必一, 左四則右亦四. 通掛一之策. 不五則九. 五以一其四為奇, 九以兩其四而為耦. 奇者三而耦者一也.
"次以右手反過揲之策于右大刻. 而合左手一掛二扐之策, 置于格上第一小刻......
"是為一變, 再以兩手取左右大刻之蓍合之, 或四十四策, 或四十策."

"復四營如第一變之儀. 而置其掛扐之策于格上第二小刻. 是為第二變.
"二變所餘之策, 左一則右必二, 左二則右必一, 左三則右必四, 左四則右必三. 通掛一之策, 不四則八. 四以一其四而為奇, 八以二其四而為耦. 奇耦各得四之二焉.
"又再取左右大刻之蓍合之, 或四十策, 或三十六策, 或三十二策."

"復四營如第二變之儀, 而置其掛扐之策于格上第三小刻. 是為第三變.
"三變餘策, 與二變同."

"三變既畢, 乃視其三變所得掛扐過揲之策, 而畫其爻于版. 掛扐之數, 五四為奇, 九八為耦. 掛扐三奇合十三策, 則過揲三十六策, 而為'老陽', 其畫為□, 所謂'重'也. 掛扐兩奇一耦合十七策, 則過揲三十二策, 而為'少陰', 其畫為 - -, 所謂'拆'也. 掛扐兩耦一奇合二十一策, 則過揲二十八策, 而為'少陽', 其畫為 −, 所謂'單'也. 掛扐三耦合二十五策, 則過揲二十四策, 而為'老陰', 其畫為 X, 所謂'交'也."

"如是每三變而成爻...... 凡十有八變而成卦, 乃考其卦之變, 而占其事之吉凶."

"筮"就是用蓍草起卦, 再按卦象或卦辭測吉凶. 在香港哪塈銆o到蓍草, 用牙籤充一下吧.
step 1: 開始時準備50根, 但收起一根不用, 只用49根. 然後抽機將它們分開成左右兩組 (上文的'第一營')
step 2a: 我的做法沒依足上文, 但結果仍會一樣. 先從右邊那組, 抽出一根, 將那一根放在一旁 (相當於上文的'第二營').
step 2b: 四根一數去數左邊那組(四揲), 最後可能餘下一根, 兩根, 三根或四根, 將這些'所餘'的抽起, 跟step2a抽起的那一根放在一起 (相當於上文的'第三營之半').
step 2c: 四根一數去數右邊那組 (另一個'第三營之半'), 但'餘數'卻取決於step2b的'餘數':
左邊餘1, 右邊餘3;
左邊餘2, 右邊亦餘2;
左邊餘3, 右邊餘1;
左邊餘4, 右邊亦餘4.
右邊的'所餘'也一併跟step2a-b的'所餘'放在一起 (略去了'第四營', 但結果一樣). 被抽起的蓍草總數, 必然是5根或9根.

整個step2相當於上文的'第一變'.

step 3: 將左右兩組重新合併, 應有44根或40根. 再重覆step2a-c. 這就是上文的'第二變'.
留意:
左邊餘1, 右邊則餘2;
左邊餘2, 右邊餘1;
左邊餘3, 右邊餘4;
左邊餘4, 右邊餘3.
所以在step3被抽起的蓍草總數, 必然是4根或8根.

step 4: 再將左右兩組重新合併, 應有40根或36根或32根. 再重覆step3. 這就是上文的'第三變'. 結果與step3一樣.

step 5: 看看step2-4所抽起的蓍草總數, 就可決定一個爻. 每次抽起5根或4根蓍草, 就叫'奇'; 抽起9根或8根的, 就叫'偶' (耦). 這將有4個可能性:
三次都抽起'奇'的話 (5-4-4共13根), 就是'老陽', 畫個正方形
二次抽起'奇', 一次抽起'偶'的話 (5-4-8, 或 5-8-4, 或 9-4-4, 共17根), 就是'少陰', 畫個 - -
二次抽起'偶', 一次抽起'奇'的話 (5-8-8, 或 9-4-8, 或 9-8-4, 共21根), 就是'少陽', 畫個 −
三次都抽起'偶'的話 (9-8-8共25根), 就是'老陰', 畫個X.

這就是'三變而成爻'.

step 6: 重新合併49根蓍草, 重覆step2-4, 去確定下一爻. 新的爻要畫在舊的爻的上方. 當六個爻都完成了, 就成一個卦 (總共做了3x6=十八變)

再補充一下, 老陽, 少陽都屬'陽爻', 前者會變陰, 後者不變; 老陰, 少陰都是'陰爻', 前者變陽, 後者不變. 古人記錄結果時, 會將本卦與變卦交代; 占卜時, 主要看老陽, 老陰在卦中的位置, 再對應經文中的爻辭決定吉凶. 好像晉文公勤王前, 命人筮得'大有之睽'. 意思是'大有'卦的第三爻變陰, 而成為'睽'卦. 占者用《易》經, '大有, 九三, 公用享于天子', 解釋勤王行動是吉利, 天子將降迎文公.

話說回來, 眼尖的版友應該已看出老陰, 少陰, 老陽, 少陽出現的概率. 計算的步驟我不多說了, 只說一下結果, 它們的概率分別約為1/16, 7/16, 3/16, 5/16. 由於陰爻與陽爻的概率均為1/2, 所以每個卦出現的概率均為1/64 (1/2的六次方). 但陽爻較易變陰, 陰爻則不易, 這個情況, 宋朝人應該已經察覺到.

現在的我已沒有當年的入迷, 但有些卦辭, 爻辭卻是印象深刻, 一是由於身同感受, 二是史書亦有類似的占例. 有時間再跟大家分享.

本篇文章已被 呂抗 於 May 11 2011, 15:40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
Top
諸葛羲
發表於: May 11 2011, 12:20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0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28-2003

活躍:9
聲望:892


呂兄介紹《周易》的筮法,詳細明白,非常難得!

這是迄今最早最「正宗」的《周易》筮法,見於「十翼」中的《繫辭上》,確鑿可信。還記得兩年前在某論壇,我用這個筮法解釋《周易》陽數用九、陰數用六的原因,卻遭某香港作家批評「賣弄學問」。我與他理論,他居然大放厥詞,說《繫辭》筮法的可信性「一直有爭論」(卻又拿不出半點證據來)。道理上說不過我,他又以「師承各異,不必爭論」云云搪塞。其實我只是一普通讀書人,《周易》是自學的,何「師承」之有?況且我的說法本來就是學界共識,談不上甚麼「賣弄」。倒是我從此看清楚了這些所謂「作家」的真面目。
QUOTE
step 3: 將左右兩組重新合併, 應有44根或40根. 再重覆step2a-c. 這就是上文的'第二變'.
留意:
左邊餘1, 右邊則餘3;
左邊餘2, 右邊餘2;
左邊餘3, 右邊餘4;
左邊餘4, 右邊餘3.
所以在step3被抽起的蓍草總數, 必然是4根或8根.

應是左邊餘1,右邊餘2;左邊餘2,右邊餘1。
QUOTE
step 5: 看看step2-4所抽起的蓍草總數, 就可決定一個爻. 每次抽起5根或4根蓍草, 就叫'奇'; 抽起9根或8根的, 就叫'偶' (耦). 這將有4個可能性:
三次都抽起'奇'的話 (5-4-4共13根), 就是'老陽', 畫個正方形
二次抽起'奇', 一次抽起'偶'的話 (5-4-8, 或 5-8-4, 或 9-4-4, 共17根), 就是'少陰', 畫個 - -
二次抽起'偶', 一次抽起'奇'的話 (5-8-8, 或 9-4-8, 或 9-8-4, 共21根), 就是'少陽', 畫個 −
三次都抽起'偶'的話 (9-8-8共25根), 就是'老陰', 畫個X.

我的習慣是將餘數再除以四。因為三變之後的餘數只能是36、32、28或24。除以四,則是9(老陽)、8(少陰)、7(少陽)、6(老陰)。《周易》占變,老變少不變,故陽數用九(老陽),陰數用六(老陰)。這也是爻辭逢陽稱九、逢陰稱六的原因。這種做法,結果與呂兄的做法完全相同,但更能體現《易》理。

《左傳》、《國語》的筮例,向稱難解。這是因為春秋時可能存在今天已失傳的古義。此外,解說者也可能附入了自己的主觀見解。無論如何,如果呂兄對此有研究,還望多多發表意見!

我認為呂兄學習《周易》的態度很可取。以後請多多指教。

本篇文章已被 諸葛羲 於 May 11 2011, 12:22 編輯過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呂抗
發表於: May 11 2011, 17:12  評價+1
Quote Post


仕官
***

發表數: 40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1-10-2008

活躍:3
聲望:21


已修改上貼的錯處, 多謝指正.

QUOTE
《左傳》、《國語》的筮例,向稱難解。這是因為春秋時可能存在今天已失傳的古義。此外,解說者也可能附入了自己的主觀見解。


當時翻看這些古書, 主要是因為《善本易經》沒有提及卦內多爻皆變的解法, 只提到《乾》、《坤》兩卦, 六爻皆變的解法. (即"乾, 用九, 見群龍無首, 吉" 與"坤, 用六, 利永貞") 很多時候, 很難綜合不同的爻辭去解, 於是試圖從古籍尋找答案. 但結果很失望, 如諸葛兄所說, 解說者大多依己意闡釋, 尤其是出現'違卜'的情況. 例如: 魯宣公的夫人繆姜, 遇'艮之隨'的故事. 但一般還是從道德實踐方面出發.

現在仍記得古籍上的一些卜例, 如晉獻公嫁女兒到秦國, 命人筮得'歸妹之睽', 周史為陳敬仲筮得'觀之否'等, 但具體的故事就記不清楚了, 有空再重溫一下. 我起初學《易》純粹作占卜用, 而且沒受過嚴格的文學與史學訓練, 發表的意見會較粗淺, 所以請大家當是我的個人分享就好了.

PMEmail Poster
Top
諸葛羲
發表於: May 12 2011, 13:58  
Quote Post


五品官
********

發表數: 709
所屬群組: 太守
註冊日期: 10-28-2003

活躍:9
聲望:892


QUOTE
現在仍記得古籍上的一些卜例, 如晉獻公嫁女兒到秦國, 命人筮得'歸妹之睽', 周史為陳敬仲筮得'觀之否'等, 但具體的故事就記不清楚了, 有空再重溫一下. 我起初學《易》純粹作占卜用, 而且沒受過嚴格的文學與史學訓練, 發表的意見會較粗淺, 所以請大家當是我的個人分享就好了.

學無前後。只要是誠心交流,「個人分享」也十分可貴。期待你繼續分享學《易》的心得。
PMEmail PosterUsers Website
Top
MaiiDreamstar
發表於: Mar 21 2012, 15:58  
Quote Post


成長
*

發表數: 9
所屬群組: 一般
註冊日期: 7-31-2011

活躍:0
聲望:3


個人也許國學水平太差(只是一個中六生),故此對於有關《周易》的材料都看不太懂。
但是就個人的觀點而言,要學習經典--不管是易,還是老子等著作,都不應該依書直學,而是依傳統的口耳相傳方式。
畢竟中文字(尤指文言)歧義甚多,自學的話很易解錯。
PMEmail Poster
Top
1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1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Topic Options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Start Poll

 



[ Script Execution time: 0.0178 ]   [ 12 queries used ]   [ GZIP 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