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線人數: 1 參與討論  返回首頁  最後更新  進階搜尋 

  關於HKSAN
三國遊戲
其他遊戲
無盡的四國
原創作品
經典文學
歷史資料
:: 進入論壇 ::

香港三國志 / 原創作品 / 四國傳說 / 四國傳說正文
四國傳說正文
2005-06-13    武襄       點擊: 35026
第三回

呂輕顰和趙希大吃一驚,回頭一看,卻見一個姑娘站在後面,只見那姑娘一臉稚氣,年紀也只有十四、五歲,只聽她問道:「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呢?」


呂輕顰見是小姑娘,心想:「難道是夏侯橙?但既劍術高超,也不會這麼年輕吧…」二人正不知如何回答時,呂輕顰已手握劍柄,準備隨時一劍殺了她,忽聽得樹上傳出「喵…喵…」的聲音,那姑娘大喜道:「原來跑到這裡來,看我捉不捉到你!」邊說便走到樹下,呂輕顰抬頭一看,只見樹上有隻小貓正在「喵喵」的叫著,那姑娘已不再理睬她們,就只顧爬樹捉貓,呂輕顰低聲對趙希道:「快走…!」二人於是急步走向大聽附近,但見聽中已多出一人,身穿白貂長袍,腰間束著一條白色的腰帶,一看就知不是中原人仕,呂輕顰和趙希於是待機扮作守廳的待衛,站到大聽門旁,只聽得那個穿藍衣的人笑道:「參謀你也認為現在是討伐袁術的時候?」


「是的。」那個穿長衫的道:「我聽聞孫策早前欲求大司馬被拒,正欲聯袁紹出兵共伐曹操,但袁紹不動,孫策亦不會動,雙方猜忌之心不會止的,若不趁現在把袁術的殘兵趕走統一淮南,將來萬一曹操或袁紹一敗,機會就沒有了。」說話的正是介山的參謀。


「哈哈…」介之推笑道:「參謀言之有理,拖雷你認為如何?」
那名白貂長袍的武將冷冷問道:「袁術陣中可有姓趙名子龍的人?」


介之推遂望向參謀,參謀答道:「沒有。」


「那不伐也罷。」說完依然站在一旁,沈默不語。參謀見介之推碰了灰,便轉而問道:「寨主,我聽聞最近三江之地興起了一個勢力,名曰掃街,早前佔了南蠻六洞,勢力頗大,益州劉璋現在支持南蠻王抗擊掃街軍,還有意向張魯結盟。」


介之推沈吟道:「嗯…我早有聽聞,為首一將名叫宮本武藏,還有個參謀叫楊威利,劉璋這和張魯結盟,簡直就是引狼入室,春天虫虫一個,哈哈哈…」


「春天虫虫…?」參謀雖不明所指,但仍續問道:「寨主,侯成早幾天的書信,說呂輕顰會來暗殺寨主,但寨主依然不多加防備,會不會有危險?還有其實我一直不明,寨主為什麼要暗幫曹操除呂布,有呂布威脅曹操對我們可是有益而無害的…」


呂輕顰和趙希一聽侯成書信,已是一驚,再聽到「除呂布」三個字,呂輕顰已經不急及待欲上前把介之推一劍殺了,心想:「侯成所說的難道是真的?」


介之推大笑道:「哈…參謀兄,我一早就說過啦,背後的原因,就是我看那個呂布不順眼,什麼『人中呂布,馬中赤兔』,還有個貂嬋做他老婆,呵呵,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匹夫竟然配美女,可憐貂嬋下嫁三姓家奴,要是我早點認識她,那有呂布份兒?至於那個呂輕顰嘛,我看應該長得不錯,好歹也是貂禪的女兒,我不作防備就是想看看這個呂輕顰是長成什麼樣子的…看看是不是絕色美女,不過如果長得像呂布的話呢,那就慘了,肯定是東施一個,必定生得滿臉麻子,尖嘴猴腮,那就真的不看也罷…」說時遲,那時快,只聽見「喥」的一聲,介之推側身一避,一把飛刀已經插在左邊的旗桿上。參謀和拖雷大驚,介之推笑道:「哈哈,出來了。」


「可惡!!介賊,害死我爹,又毀我爹名聲,嘿!納命來!」呂輕顰這時怒拔出長劍,殺向大廳,直取介之推來刺,介之推握住劍柄,連劍帶鞘的邊擋邊說道:「呵呵,原來呂姑娘生得貌美如花,穿上男裝軍服,也減不了姑娘清秀之氣…看來剛才我是猜錯了…」呂輕顰一聽,心知中計,剛才的說話是要激她出來,怒道:「原來你剛才一早知我在,還在出言侮辱,豈又此理!」只見她長劍斜劈直斫,猛攻過去,非要介之推出劍擋架不可。這時趙希在外,亦立即拔劍叫道:「姐我來幫你!」正要殺入廳中,站在一旁的拖雷舉刀喝道:「我來會你!」手中屠龍刀一揮直劈趙希,趙希舉劍一擋,只聽得「噹」的一聲,趙希手中長劍已截為兩段,刀順勢劈向趙希的胸前,呂輕顰一聽得巨響已回頭張望,見屠龍刀已劈向趙希,急得大喝道:「休傷吾妹!」話未說完,左手已掏出奉先魂一扔,拖雷聽得背後之聲,轉身一避,架起屠龍刀回身一擋,又聽得「噹」的一聲,奉先魂被擋彈到地上。


趙希這時正欲拾起奉先魂,在這一殺那之間已有一劍架在自己的肩頭之上,趙希回頭一望,只見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說到:「哈哈哈哈…哈哈…小姑娘…不要亂動,傷了你的花容月貌我風清揚可不會負責…哈哈哈…」但見大批士兵已把大廳重重包圍,原來參謀已命人通知有刺客來襲,在附近守衛的士兵隨即趕到,這時又見一將,穿得一身綠色軍盔,手執大刀進來喝道:「剌客在哪?夠膽來剌殺寨主!看我雷氣王把他劈開兩半!」風亮大笑道:「哈哈…雷仔,你來得合時,她在和寨主比武…好精彩,要不要看?」


呂輕顰見趙希被俘,已無心戀戰,心想挾持介之推換回趙希,介之推見呂輕顰心神不定,遂笑道:「呵呵…你知道我為什麼知道你們在嗎?告訴你我介之推一生見過美女無數,第一的當然是我娘子女鳳仙,第二可就是你了,哈哈~呂姑娘雖然穿了男裝,但我一見你那個…那個不同於男子的身材,就知道你是女的啦…哈…」呂輕顰怒道:「無恥!」只聽得「嗤嗤嗤嗤」四聲輕響,呂輕顰對著介之推的臉連剌四劍,但劍法已亂,介之推見機會已到,這時左手立即拔出小太刀往上一格,右手拔劍往其胸口一刺,只見劍已直指胸前心臟,介之推笑道:「這場比武看來是我勝了,多謝呂姑娘你讓我啦…」


「廢話少說,哼,要殺就殺。」呂輕顰這時把劍扔在地上,正氣的道:「今日你要殺我呂輕顰,我技不如人,沒什麼好說,但我義妹趙希與此事無關,是好漢的放了她!」


「不,姐…」趙希鳴咽道:「…你們要殺就把我都殺了,我與姐同生共死…」「好妹妹…」呂輕顰嘆道:「可惜,還不知香香何在,我們三姐妹以後也不能再一同賞花喝洒…」


雷氣王怒道:「什麼介賊!死到臨頭還在胡言亂語,我雷氣王今天就替寨主先宰了你!」說著舉起手中的雷王刀欲劈向呂輕顰,介之推大笑道:「哈哈,雷弟且慢,你這樣劈死了這兩個貌美如花的姑娘不覺得可惜嗎?風伯,你說是不是?」


「哈哈哈…」風亮於是收起架在趙希頸上的長劍大笑道:「老介所言什得我心,這兩個小姑娘比起那個整天在吵吵鬧鬧的小橙好多啦,哈哈哈…」


「死老風你在說什麼!」只見一將身穿一身橙色軍服,在眾人中當時顯得特別起眼,從門外提劍急步進來,那將向著介之推道:「夏侯橙領兵前來!方圓百里都給我們的軍隊重重包圍了。」說完轉頭望著風亮怒道:「你這老風,是不是又想試我夏侯一劍的厲害!」風亮撫鬚嘻笑道:「呵呵呵…小橙又想比武,上次才接得我六十八招,今次看看你有沒有進步,好好,來吧,呵呵…」


「別再胡鬧了…」只聽介之推一說,夏侯橙只好安靜下來,風亮亦都不再說話,只是笑嘻嘻的望著夏侯橙。介之推望著呂輕顰,只見她一直狠狠瞪著他,一副不肯屈服的樣子,於是笑道:「你比起你老爸在白門樓外在討饒求生的那個沒骨氣的樣子好多啦。」


呂輕顰怒喝道:「不許你侮辱我爹!今天你殺得了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這狗賊!」介之推聽她這樣一罵,不但沒有生氣,還收起手中雙劍笑道:「你們走吧,要我殺你兩個這麼標緻的可人兒,我可下不了手,哈哈哈…」介之推於是右手一揮,左右士兵立即排開一條大路,呂輕顰冷笑一聲,上前拾起奉先魂,轉身冷冷道:「哼!今日你不殺我,他日一定會後悔!趙希,我們走!」二人正欲轉身出去,雷氣王這時揮刀欄路怒道:「這麼容易就想走…」


「放她們走吧。」介之推這時還劍入鞘後大叫道:「介某隨時恭候呂姑娘大駕!哈哈哈!」只見二人頭也不回的往寨外奔去。


這時,後廳一名女子慢慢的走出來,只見她身穿得一身粉紅色的素色衣服,臉上帶著一副官家少女的氣質,頭上插著一支蝴蝶花介之推聽得腳步聲,回頭一見便笑道:「仙妹,怎麼現在才跑出來,剛才你可錯過了一幕驚心動魄的比武啦…」女鳳仙嫣然一笑的道:「相公在眾人面前這樣說話激她,你叫人家的女兒家的臉往那裡擺啦?」介之推這時上前用手拖著女鳳仙笑道:「哈哈,原來仙妹都躲在後面偷看。」女鳳仙笑道:「你們剛才這樣劍來劍往,我走出來可不是變了呂姑娘的劍靶嗎?」二人相對而笑,這時大廳中的士兵已經盡退,參謀這時上前說道:「是不是應該加強介山的防備,以防呂輕顰再來行剌?」


「不用了。」介之推搖頭道:「她要來就讓她來吧,加強防備不是就表示我怕了她嗎?不必了。」參謀道:「那剛才伐袁術的建議,寨主以為如何?」


雷氣王一聽到攻伐袁術便高興道:「好啊寨主,我雷氣王很久沒有上陣殺敵了,我手中的雷王刀都快生鏽了,什麼時候出征?」介之推笑道:「雷弟放心,伐袁術之事主意已定,夏侯橙,你回去壽春城和猴子準備一下,加緊訓練土兵,過幾天我會去壽春城打點一切。」


「是,我這就去。」夏侯橙正欲告退,只見風亮在一旁笑吟吟道:「哈哈哈…猴子喜歡食水果的,小橙回去會不會有危險?」夏侯橙大怒道:「風亮你給站著!我夏侯橙今晚要把你這老頭的鬍子全都刮下來!」說著便拔劍剌向風亮,風亮只是哈哈大笑的立即飛步走出大廳,夏侯橙大喝道:「死老風!你別想跑!!」二人就這樣直奔寨外而去,介之推也見慣不怪了,這時對著拖雷說道:「拖雷,伐袁術時我打算命你任其中一名先鋒。」拖雷剛才見介之推打敗呂輕顰,已知介之推絕非等閒之輩,自己的選擇終究是沒錯的,想起父母為趙子龍所殺,他為了尋找真正的仇人已經殺了數十位姓趙名子龍的人,但依然遍尋不獲,加入介山就是想在戰場上再遇仇敵,聽到介之推這樣說,他想到若不立下戰功,可真會給人比下去,便答道:「好的,願為寨主上陣殺敵。」介之推大喜,即日便命拖雷隨參謀訓練軍隊,準備征討袁術。


呂輕顰和趙希逃離介山後,趙希問道:「姐,我們現在怎麼辦,介山不易對付啊。」呂輕顰道:「今日之辱,我呂輕顰他日必定雙倍奉還,我見這廝天生自負,哼,終教一天會死在我手上,壽春城不宜久留,我們現在先住廣陵,再重長計議。」二人於是乘夜潛回壽春收拾行裝,未等天亮便快馬前往廣陵,以防被介山追捕。


話說三江本為漢室領土,但自黃巾之亂後,中央調邊境之兵入中原平亂,三江城南蠻王乘勢起兵做反,自成一國,欺壓漢人。建安二年,一個姓宮本名武藏的人,組織三江的漢人共同起兵反抗,其軍名為掃街,以「抗蠻復漢」為號,經過一年的血戰,已盡得南蠻六洞,這時南蠻王便調集精兵捍將十萬集結於西洱河附近,準備一舉反擊掃街軍。


在掃街軍的營寨之內,守備森嚴,掃街軍一向以軍紀嚴明著稱,在大營之中,諸將正在商討攻佔最後一洞的軍事策略。


「頭領,現在南蠻王隔西洱河而守,看來打算以此為天險死守不出。」當先說話之人,一身筆直的寬衣長衫,說話略帶書生之氣。另中央坐著一人,卻穿得截然不同,一身寬大的淺紫色布衣,臉上帶著一股威嚴的神色,只聽那人說道:「隔水立陣,如果要渡河而過,南蠻王必定會中途率兵攻擊,楊軍師可有良謀?」


「今蠻兵隔河守洞,死守不出,欲待我軍糧盡退兵,至今已有一月,今可以將計就計,如此如此…」說話的正是掃街首席軍師楊威利,掃街軍能在一年內以五千農兵平定六洞數十萬蠻兵,楊威利居功不少,武藏對他信任至極,武藏一聽笑道:「此計什妙,如今已對持了個多月,也該是時候了。」忽報南蠻王又來叫戰,這時一名身穿青龍凱甲的武將上前說道:「頭領,我這就去取那蠻子的人頭來!」


「子龍切勿輕出,軍師已有破敵之計。」武藏道:「立即命人緊閉寨門,擅出者斬!」趙子龍道:「軍師有何妙計?」楊威利道:「子龍率三千兵馬守寨,但見狼煙,立即退兵。」並咐子龍如此如此,子龍一聽大喜 接著又分別交代諸將,眾人便各自領兵而去。


南蠻王見掃街軍連日不出,心中懷疑,有探馬掃街軍糧盡而退,只留趙子龍守寨,已有數日,南蠻王大喜道:「哈哈,糧盡而退,以為我會不知道嗎?阿那、重不而,你兩個立即和本王領軍渡河!出去活捉趙子龍。」這時有一人上前諫道:「掃街之糧可食三月,而且後方補給線一向沒問題,無故退兵,恐是誘敵之計,不可不防…」南蠻王怒道:「你這個趙飛雲只管好你事就可以,上陣殺敵又豈是你這些儒弱書生懂得的!你負責守寨,其他人和我一起去!」說完立即彼甲上馬,調集數萬蠻兵集於營外,只見趙子龍立於寨門之外喝道:「蠻子!有種過河和本將決一死戰!」
南蠻王大怒道:「捉得趙子龍!封為洞主!」說完大刀一揮,大軍只顧衝殺過河,趙子龍立即緊閉寨門,並下令弓箭手對著河岸射箭,但見大軍衝殺過河毫無紀律,再加上是步兵,中箭倒地被自相踐踏而死者不計其數,蠻兵殺入寨中,阿那和重不而一見子龍便上前追趕,子龍手執長槍力戰二將,戰數十回合,背後開始狼煙四起,子龍急道:「糧草著火了,這裡守不住了,大家快退!」子龍揮槍拍馬殺出血路,掃軍亦紛紛棄甲而逃,南蠻王大喜大叫道:「殺!把掃賊趕出三江!」南蠻王遂當先騎馬追上子龍,阿那和重不而亦策馬來追,三將只顧追殺子龍,跑得數十里,轉入森林,子龍跑到一半,忽然回身舉槍一指的笑道:「蠻子,你的營怎麼會出煙?」


南蠻王於是回頭一看,只見背後自己寨營濃煙四起,大驚道:「中計了!快退!」回身拍馬欲走,忽聽得森林內喊聲四起,鼓聲震地,兩旁掃街伏兵已不知從那裡衝殺過來,蠻兵見主營起火,軍心已亂,趙子龍回頭大喝道:「降者免死!」一時倒戈卸甲者不計其數,南蠻王拍馬回頭殺出重圍,突然殺出一將撗馬立於路中,手執火炎槍,指喝道:「掃街徐獨傲在此!你們三將還不早降?」南蠻王不敢戀戰,只命重不而上前迎戰,重不而舉槍拍馬上前,只聽得徐耀大喝一聲,重不而已嚇得槍也掉到地上,南蠻王轉身欲逃便走,已聽得背後慘叫一聲,重不而已被徐耀一槍剌於馬下,南蠻王轉入山林,跑不到五里,又不知那裡殺出將撗馬立於路中,只聽他冷冷道:「許佐在此,早降免死。」南蠻王遂命阿那上前迎戰,阿那見許佐言語間透出一股詭秘,心中早已涼了一半,上前舉刀欲戰,刀還未舉,許佐已拍馬殺到,阿那大驚,正欲轉身逃跑,許佐已拔劍一剌,阿那還來不及叫,頭已落地,南蠻王這時已驚得心慌意亂,只顧逃跑,正欲回大寨,及至河邊,又見一將手執雙刀騎馬立於河岸笑道:「我等在此等候蠻王多時了。」南蠻王轉身欲走,四下的掃街軍已一湧而上,把蠻王團團圍著,楊威利這時從後拍馬上前道:「你大寨已被我軍暗渡偷襲得手,我軍在此閉門多日,就是要等我軍繞道而行偷襲於你們山後,如今蠻寨已毀,何不早降?」


   南蠻王見被眾兵圍著,仰天長嘆道:「天亡我也!」正欲舉刀自刎,武藏大驚,立即舉起左手之刀向蠻王一揮,劍鞘應聲而出,蠻王手中大刀被劍鞘一撞,整把大刀墮於地上,武藏道:「蠻主何故輕生?如今三江族人甚多,你忍心就此輕生離他們且去嗎?只要你不再率兵害我漢人,今我兩族和平共存,我保證從今以後兩族不再開戰,共享太平!」蠻王一聽,即時下馬拜道:「宮本大人大恩無以為報,又肯救我,本王今決定率洞降掃街,望宮本大人恩準…」武藏喜道:「蠻王肯降,可免生靈塗炭,我就此代三江民眾謝過。」


   此時對岸大寨,烽煙四起,趙飛雲身處寨中,一名身穿女將身穿黑色長袍急步衝入營帳:「相公,馬已準備好,快跟我走。」此女將正是趙飛雲之妻趙芝雲,話未說完,二人已一起走出營帳返身上馬,兩人各騎一匹馬望北而逃,陣中一將望見二人欲逃,便大喝道:「蠻將休走!留下頭來!」但見那將一身黃色凱甲,頭帶獅盔,手提方天畫戟,拍馬直取二人…

 

 

責任編輯: 徐元直
第四回 »

相關文章
四國人物簡介 - 06-13 07:35 am - 點擊: 34560
四國傳說大事年表 - 06-03 03:25 am - 點擊: 11232

打印版本(不分頁全文顯示)
Copyright © 2001-2009 香港三國志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Article Version 2.0
管理員登入:Admin / Mod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