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線人數: 1 參與討論  返回首頁  最後更新  進階搜尋 

  關於HKSAN
三國遊戲
其他遊戲
無盡的四國
原創作品
經典文學
歷史資料
:: 進入論壇 ::

香港三國志 / 原創作品 / 四國傳說 / 四國傳說正文
四國傳說正文
2005-06-13    武襄       點擊: 34953
第一回

 

東漢自光武帝立國以後,天下大定,明、章二帝時,伐匈奴,通西域,使「西域五十餘國悉皆納質內附焉」,時國家之富,可比文景,「天下安平,百姓殷富」,號稱「明章之治」。及至和帝,宦官與外戚交互傾軋,更番弄權,國政之亂,前所未見,再經兩次「黨錮之禍」,國家人材名仕受盡摧殘,社會黑暗,政治腐敗,百姓生活痛苦。漢靈帝中平元年(184年),黃巾之亂,及後雖平,終使東漢政權大衰,時天下大亂,各地群雄並起,亂世紛爭,一幕幕逐鹿中原,扣人心弦的故事就此展開…



「嗯…」


「到底怎樣?張掛帥你這真是急死我!到底卦象如何?本大將軍請你來不是來白吃白住!」說話的正是大將軍何進,只見他急得暴跳如雷,也難怪,雖然貴為漢室的大將軍,但始終是市井出身,那來讀書人那份能忍能耐的氣質。


「袁紹!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你不是說他很準的嗎?怎麼就一直坐在這裡咿咿嗯嗯的不發一言,你是不是在騙我!」何進這時怒氣無處發洩,見到坐在一旁的袁紹,便把怒氣全發洩在他身上:「我叫你帶他來占一下我姪兒能否登帝位,都整整半個時辰了,還是坐著!媽的!這簡直就豈又此理……」


「這…」袁紹這時苦笑道:「張掛帥天人是也,我想只要多給一點時間就會有結果了…大將軍稍安無燥。」他也明白等得實在太久了,但這求神問卜之時又豈能急的?心中只希望張掛帥快點占出符占來,真難想像再等下去這個屠豬出生的何進會做出什麼事來…
此事忽報太后身邊侍從帶詔進見,何進得詔,命入宮進見,主簿陳琳一聽立即上前諫道:「太后忽然詔大將軍進宮,必為十常侍之謀,切不可去,宜先等兵馬齊備方一同前往,否則必有禍事。」


何進問道:「太后召我入宮會有什麼禍事?」


袁紹亦上前諫道:「今我們要誅十常待之事恐怕已泄,將軍此時入宮必有危險。」站在一旁的曹操亦勸說:「可以先召十常侍出宮,然後…」


「胡說八道!」何進捧著他那個大肚大笑說:「今我已掌天下兵馬大權,那用怕十常待,他們死期將至,還能待我如何,別再胡說!曹操,袁紹你兩個跟我一起去!」何進於是提劍欲出,剛出大門,忽然回頭罵道:「你這臭道士我回來你還是坐著不動的話,小心你的狗命!」說完轉身上馬進宮去了。


「唉,漢室休矣…」站在廳中的陳琳嘆道,望著張掛帥,依然不發一言,正轉身欲走,只聽得有人說:「倉天無痕烽煙起,黃巾平兮漢不服;介山掃街南北伐,灘頭公義不低首。」


陳琳這時回頭一望,只見張掛帥已站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徐徐說道:「呵呵,睡了這麼久,腰骨都有點酸…」陳琳一見張掛帥站起來,又唸出符佔,便急問:「什麼介山掃街?灘頭公義又是什麼?」


「哈哈…」張掛帥笑道:「介山之推鎮南江,掃街武藏驚西國。灘頭元直定中原,公義雲長平八方。漢帝一危驚四座,天地一鳴助復漢。」


「掛帥,什麼是介山之推?還有武藏西國、元直鎮中原、公義雲長又是什麼?天地一鳴又是什麼意思?」只聽陳琳不停追問,張掛帥轉身欲走,陳琳立即追上前急道:「大將軍還在等著,請掛帥留步!」


「等不到了,等不到了。」張掛帥撫著臉上長長的白鬍子笑道:「哈哈,此等無知小兒,去矣!」


「什麼去矣?大將軍還會回來…」陳琳正欲上前問過究竟時,忽然見何進身邊的侍從行色匆匆的闖入大廳叫道:「陳大人,大事不好了!」


「什麼大事不好?」陳琳見侍從一臉慌張,心知不妙,急問:「難道大將軍…」


「大將軍一進宮,就給十常待殺了,袁紹和曹操兩位大人正帶兵入宮要殺盡閹官,現在宮中一片混亂…」


「等不到…去矣…」陳琳這時想起剛才張掛帥之言,正轉身欲問,只見大廳中已空無一人,陳琳急命人四處尋找張掛帥,但遍尋不獲,遂思想著那四句占詞:「甚麼介山掃街?灘頭公義?難道是人名,但之推武藏又是什麼?什麼元直雲長?難道是和尚的法號……天地一鳴?」雖然陳琳依然百思不得其解,但可以肯定的是,天下從此開始分崩,群雄逐鹿的動蕩時代亦正式上演…


時光匆匆,自何進死後,董卓入京,獻帝即位,十八路諸侯共討董卓,中間再經各諸侯互相大戰的混亂局勢。建安三年,東漢形勢已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袁紹據華北,曹操佔華中,孫策亦稱霸江東。這年冬天,曹操正為他新滅呂布而正在徐州與諸將於下徐州商討下一步的策略。


「文遠,招降臧霸之事如何?」


張遼立時上前奏道:「臧霸已經歸降,他並帶同孫觀、吳敦、尹禮來降,還望丞相恩準。」


「做得好。」曹操高興的笑道:「叫他們進來。」


臧霸、孫觀、吳敦和尹禮四人遂奉命入內,並上前跪拜道:「臣等叩見丞相!」


「好。」曹操說道:「現封臧霸為琅琊相。你們三人亦各加官,從今天開始負責守衛青州和徐州。」


「謝丞相!」四人大喜拜謝而去後,曹操問張遼道:「還未有找到呂輕顰?」


「回丞相。」張遼道:「末將已命侯成和宋憲嚴加搜捕,但有消息指呂輕顰已逃出徐州,現今還是不知所蹤,不知丞相那處有沒有消息?」


曹操聽畢,眉頭一皺的怒道:「哼!魏續昨天領兵圍剿呂布餘黨時還險些兒給她殺了,這個呂輕顰武功不在呂布之下,無論如何一定要捉到呂輕顰,斬草要除根,捉到她格殺勿論,不得有誤!」


「是!」張遼心中卻想著:「魏續豈是小姐對手,還好小姐安全得脫…」


曹操續道:「如今徐州已定,明日一早我欲返回許都,文遠領兵將呂布家小押回許都,以防呂輕顰來劫。呂靖瑜則由夏侯淵負責押送。」


「末將領命。」張遼正欲告退,忽然想起一事,便回頭問道:「敢問丞相,末將聞呂靖瑜昏迷未醒,如今押回許都會不會有問題?」


「呂靖瑜醒了。」曹操撫掌笑道:「不過已經甚麼都不記得了。」


「甚麼?」張遼驚問:「已經醒了?」


曹操望著站在一旁的郭嘉問道:「今天她情況如何?」


郭嘉說道:「今天她情況不錯,已經可以起床走動了,太醫說她可能受驚過度,以致失去記憶,今天依照丞相吩咐,告訴她父母為呂布所殺的身世,她看似相信,但還是要一點時間。」


「父母為呂布所殺?」張遼不解地問:「她不是呂布的女兒嗎?何解會這樣…?」


「以後她就是我的女兒了。」曹操這時對著張遼笑道:「留得此女在身邊自有用處,何況貂禪還在我手上,還怕呂輕顰不自投羅網。」


張遼心中還是不解:「二小姐做了丞相女兒?怎麼會這樣?不過還好,知道兩位小姐都平安無事…」


郭嘉道:「丞相,如今介山於淮南招兵買馬,似有威脅我軍後方之勢,丞相不可不察也。」


「嗯…」曹操一聽,心中雖不太注意介山這無名小寨,但郭嘉既提出,便問道:「如今我軍新定徐州,正欲回京以防袁紹,量介山只是小寨一個,何足道哉?但既招兵買馬,亦不可不防也,奉孝有何妙計?」


郭嘉道:「介山和江東孫策素來不和,早前孫策應伐袁術欲得壽春,豈料為介之推偷襲得之,今可命人修書一封命孫策伐之,若得壽春為其太守」


「此計甚妙。」曹操向郭嘉道:「當初伐呂布時,介山亦有提供軍糧,公然起兵討伐恐有不妥,而且介山兵少將弱,量亦不敢公然襲我許都,現在就立即修書與孫策,命他即日起兵討伐。」說畢,立即修書,命人連夜送至江東。


且說江東孫策自稱霸江東,兵精糧足,人稱「小霸王」。收得曹操之信,便問左右:「曹操要我討伐介山,分明就是計謀,但若不起兵,亦即抗旨,況我亦欲得壽春,諸位有何建議?」


周瑜這時上前說:「伯符要討伐介山,先要得廬江,如今正可以以討伐介山為名出兵進攻,一可免抗旨之名,二可奪廬江,太守劉勛是無用之人,取之甚易。」


孫策喜道:「此計甚妙!」隨即命人準備起兵,以討伐介山為名克日進攻廬江。


曹操返回許昌後,一日與郭嘉等人議事,荀彧說道:「孫策以起兵伐介山名攻佔廬江,之後竟然按兵不動,似乎無意進攻介山。」
「哈哈哈。」曹操對著荀彧笑道:「本意正是如此,只要東吳仍在,介山必定不會與我為敵,同樣,只要介山仍在,孫策亦暫不會攻我,雙方按兵不動,正是我所願也。」


「義父!」只聽得門被「砰」的一聲,許褚在後面大叫道:「小姐,丞相在內議事……」


這時只見一名少女提劍開門進來:「義父你是不是真的把這劍送給我,我……」這名少女見郭嘉等人俱在,立即上前拉著郭嘉笑道:「郭叔叔也在呀,你看這把倚天劍,鋒利無比,是義父他說要送給我呀,你看!」只見她一拔劍,眾人見到白光一閃,劍已出悄,只感那劍寒氣迫人,眾人見此少女提劍衝入已是大驚,但見曹操不說話,亦不敢出聲。


「好啦靖瑜,休得胡鬧。」曹操這時亦起身走到台下大廳之中:「你這樣舞劍不止,可嚇到奉孝,更何況義父我在議事,你這樣提劍衝進來,成何體統?」言詞似有責怪之意,荀攸這時上前笑道:「小姐也只是得意忘形罷了,丞相勿責,小姐不苟小節,亦只是無心之失。」只見曹靖瑜似乎也不怕曹操的責罵,把劍先插回鞘後,上前一手拉著曹操衣袖笑說:「義父才不會怪我的,義父是不是真的送這把劍給我?我好想要這劍,將來替義父上陣殺敵,為父母報仇!」這個月曹操為了試探和對呂靖瑜「洗腦」,每天都會探望她,使她變得真的把曹操當成義父一樣,看來這是完全成功了。
曹操見纏她不過,而且答應了又不好拒絕,便答應道:「好,難得靖瑜有此心,義父亦高興,這把倚天劍就送給你。」


「謝謝義父!」靖瑜這時高興得又欲拔劍舞弄一番,但想起剛才的話,剛拔到一半又再插回劍鞘去了。


郭嘉見曹靖瑜在,於是趁機上前說道:「昨天有探馬入報,說有消息指呂輕顰已逃往荊北。」


曹操沈吟半響,冷冷的下令道:「命宛城太守張繡加緊追捕,不得有誤!」說完便偷望曹靖瑜一眼,只見她握緊倚天劍,果然不出曹操所料,只聽得曹靖瑜恨道:「義父,我也要去!」


「什麼?」曹操搖頭說:「不行,你傷才剛好,要多點休息,何況呂輕顰武功甚高,你如何去得?」


曹靖瑜咬牙恨道:「呂布殺我父母,若非義父滅了呂布救了我,我早就死了,如今呂賊之女尚在人間,我要親手殺了她為父報仇!」說完已忍不住淚水,伏在曹操身上放聲大哭,曹操故作大驚,立即上前扶著靖瑜安慰說:「靖瑜何故如此?好…好吧,義父準你去,不過萬事要小心,去到宛城不可胡鬧,義父自會叫張繡安排接應,知道嗎?」


「是!香香一定不負義父所托,把的呂輕顰人頭帶回來給義父看!」靖瑜收起淚水,曹操遂先命許褚送曹靖瑜回府,然後命人立即去安排一切,並修書一封命人快馬送給張繡以作準備。第二天一早,靖瑜和曹操道別後,便離開相府,立即快馬星夜前往宛城。
送走曹靖瑜之後,郭嘉問道:「丞相如此放心給她去,恐有變故。」


曹操這時笑道:「奉孝勿憂,這個月來她已經完完全全認定了呂布是她的殺父仇人,我在信中已暗命張繡嚴加監視,呂輕顰見到自己妹妹如何忍心下手?一日不除了她,還是一個禍患。」


這時,內待入報孫策手下張絃來訪上表,曹操一看表章便嘆道:「獅兒難與爭鋒也。」


荀攸問道:「孫策上表求官?」


「正事。」曹操這時把表章遞給荀攸等人看:「孫策克廬江,敗劉勛,並降了豫章太守華歆。如今欲求大司馬一職,始肯出兵伐介山。」


荀彧見曹操滿臉笑容,便問道:「丞相看來早料此事。」


「哈哈。」曹操笑說:「封大司馬絕對不可,但為安撫孫策,我早已有意以曹仁之女許配孫策幼弟孫匡,兩家先結恩親,免得東吳和袁紹結為內應,則我軍危矣。」說完便命張絃上殿,細說其事,並命張絃留許昌,命侯成和魏續二人保護張絃所派的使者並賀禮到東吳結親。


侯成和魏續受命後,便聯同張絃的使者起程前往江東,行了數十日,至壽春和江東邊界,只見侯成一路不發一語,魏續見狀說道:「前面就是介山,我們奉丞相之命護送使者回東吳,還是不要節外生枝…」


「對對對…」侯成這時好像如釋重負的道:「還是繞道而行,免…免得節外生枝。」


魏續見狀奇怪地問:「老侯你怎麼啦,怕成這個樣子,介山不過小寨一個,那個什麼介甚麼甚麼推的,又不是有三頭六臂,你怕什麼?」


侯成見魏續這一問,一時語塞,便吞吞吐吐道:「這次…這次任務非同小可,萬一賀禮有失,你我可人頭不保…我也是為了老魏你我的小命著想。」魏續見他言之有理,亦不再追問下去。於是當晚一行大隊就在壽春城附紮營,侯成和魏續巡視各營亦各自回營休息。
侯城回營後,只見自己營帳門口的兩個守衛不知所蹤,心想:「也太不像話了吧,真是的,又不知跑到那裡去賭錢。」回到帳中,只見一片漆黑,口中自言自語道:「豈又此理,連蠟蠋也不給我點一支,回來不臭罵他們一頓老子這護使之將的面往那裡擺!」說畢拿起火摺點起蠟蠋,這時忽然見一黑衣人站在侯成面前,侯成見狀大驚:「你…你…你是誰!夠膽亂闖曹軍營寨!」


只聽那人冷冷道:「侯將軍當了曹賊的將軍怎麼連我也不認得了,看來當曹賊的將軍倒挺威風,連語氣也變得威風了不少,不過不知道還可不可以看見明天的日出。」


侯成一聽那人語氣聲調,頓時嚇得魂飛魄散,轉身欲走,這時已不知那來一人已提劍攔在帳口,侯成一逃到門口,那人拔劍一指,劍尖已快得指到侯成喉嚨上,侯成這時已嚇得渾身無力,雙腿一軟「砰」一聲跪在地上。


「饒…饒命…」侯成已經慌得不知說什麼,嚇得不停的在說饒命,只聽背後那黑衣人高叫一聲:「嘿!納命來!」只見那人短刀已出,直取侯成……

 


 

責任編輯: 徐元直
第二回 »

相關文章
四國人物簡介 - 06-13 07:35 am - 點擊: 34498
四國傳說大事年表 - 06-03 03:25 am - 點擊: 11206

打印版本(不分頁全文顯示)
Copyright © 2001-2009 香港三國志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Article Version 2.0
管理員登入:Admin / Mod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