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線人數: 1 參與討論  返回首頁  最後更新  進階搜尋 

  關於HKSAN
三國遊戲
其他遊戲
無盡的四國
原創作品
經典文學
歷史資料
:: 進入論壇 ::

香港三國志 / 原創作品 / 四國傳說 / 四國傳說正文
四國傳說正文
2005-06-13    武襄       點擊: 34991
第二回

    黑衣人大叫一聲,短刀已直取侯成,正當刀已封喉之際,侯成大叫道:「大小姐饒命,小人只是受人威脅,害死呂溫侯者不是小人,望大小姐饒我狗命…」


短刀在侯成的脖子上停了下來,黑衣人冷冷地問:「那是誰?」


說話的正是呂布之女呂輕顰,為了避開曹操的追捕,呂輕顰命人喬裝她,並一路留下線索,使曹軍以為她逃往荊北宛城。自呂輕顰聞曹操命侯成和魏續二人任賀禮使者,欲往東吳結親,於是一早在此埋伏,欲先殺此二人為父報仇。


「大小姐…量…量…侯成我有天大的膽子,也…也不敢背叛溫侯,實則是受人威脅,望大小姐饒我一命,侯成我自當…自當說出真相,以報大小姐不殺之恩…」侯成已經驚得魂飛魄散,見呂輕顰收下短刀,自知性命可保,便強笑說:「大小姐,侯成自知小姐平安逃脫,日日感謝神恩,並望大小姐早日手刃曹賊,為父報仇…」


「少說廢話!快說,倒底事情是怎樣的!」呂輕顰把又再把短刀架在侯成頸上,只把侯成嚇得一身冷汗,呂輕顰冷冷道:「你敢有一句虛言,我手中的「奉先魂」就立即取你狗命。」


「是…是…我說我說…」侯成已經別無選擇,他和呂布共事多年,對呂輕顰性格亦略知一二,深知今日不說出真相,他日亦難逃一死,於是把心一撗道:「我其實是受介之推所托,要我偷走赤兔馬,投靠曹賊的…」


「介之推?」呂輕顰心中一震,隨即怒道:「胡說八道,介之推與我父親無仇無怨,怎麼會無端獻計給你盜馬獻賊!你分明是騙我!」說完舉刀欲刺,她身旁的另一名黑衣人急忙阻止道:「大姐不要衝動,且聽侯成他說下去,再殺也不遲呀。」此人正是呂輕顰的義妹趙希,自城破之日,趙希便和呂輕顰等人喬裝逃出下邳,趙希安頓好母親後,便和義姐呂輕顰四處奔走。呂輕顰怒目瞪著侯成道:「快說下去!」


「是…是…」侯成給嚇了一嚇,心也幾乎跳了出來,吞吞吐吐續道:「後…後來他說要…要我教魏續放我盜馬而走,又獻計教以插白旗為號去投降,這都是他教我的,大小姐你想我侯成蠢笨如豬,若…若非有人獻計,我如何可以捉到溫侯?大小姐若是不信,可以去找宋憲問個究竟,他…他也知道這事…望大小姐饒我一命…」


呂輕顰心中混亂,心想:「這介之推為何害我父親?難道…難道父親真的是被這人害死的?」趙希見呂輕顰聽後心神恍忽,舉劍指向侯成怒問:「你當真沒有半句虛言?還有,知不知道貂禪和呂靖瑜現在怎樣?」呂輕顰一聽見貂嬋和呂靖瑜,立即回過神來喝問:「有沒有娘視和我妹的消息!」

「真的沒有半句虛言…我真的不敢欺騙倆位小姐…」侯成慌道:「夫人和二小姐自被送回許昌後,小人我真的沒有見過,也不知道他們的消息,大小姐你想我只是小卒一個,那知道那麼多的事…」
侯成話音剛落,營外已經喊聲大作,只聽得有人叫道:「裡面是何人,大膽夜闖曹營!」


趙希急道:「姐,我們被人包圍了。」


呂輕顰冷笑道:「哼,惜日我隨父親上陣征戰沙場面對曹賊也不怕,今天這些無名小卒想抓我?」呂輕顰拿著奉先魂架著侯成,一手抓起他喝道:「走!」


三人走出營寨,只見營外火光通明,百多名曹軍團團圍著,魏續見侯成被挾持,怒問道:「大膽!!竟敢挾持朝廷命官,若不放人,你們今日難逃一死!」


呂輕顰只是冷冷道:「我要兩匹快馬,不然這侯成的人頭就送給你。」


魏續一聽這聲音,立時認得是呂輕顰,震聲道:「你…你是…」


呂輕顰把奉先魂往上一架,侯成立時嚇得大叫道:「老魏…你…你快點備兩匹快馬給她們,你…你這是不是想我死…」


魏續嚇得急命人備兩匹快馬,呂輕顰示意趙希先上馬,二人策馬直奔營外,魏續一見,立即領兵追趕:「還不快放人!」


呂輕顰也不打話,回頭一手就把侯成扔向曹軍,曹軍顧不得追趕,數十人一擁而上接著侯成,魏續欲命弓箭手放箭,二人卻已揚長而去,魏續還想領兵追捕,侯成急阻止道:「老魏,你認為我倆二人可以捉得到呂輕顰嗎?保護使者要緊。」魏續想了又想,知不是呂輕顰對手,時夜二人怕呂輕顰去而復返,前來暗殺,下令曹軍加緊防備。



呂輕顰和趙希二人逃離曹營後,趙希問道:「大姐,我們現在去哪裡?」


「壽春。」呂輕顰話一說完,已拍馬直奔壽春城。曹營離壽春城只有一水之隔,二人未到天亮,已趕到城門之外,
入到城內,二人先找個客棧歇腳,吃過早點後,趙希便問道:「大姐,現在我們是不是等到晚上去介山營寨把那個介之推殺了?」


「嗯…」呂輕顰方欲答話,客餞的店小二拍門問道:「客官,小的為你們送茶來啦!」


「先探一探消息。」呂輕顰叫道:「進來吧。」


店小二推門進來,放下熱得燙手的茶壼後笑道:「兩位客官小心,茶壼很熱的,沒什麼事的話小的先退下啦。」


「慢著。」呂輕顰笑問:「我兩姐妹初到此地,想先休息幾天,然後前往江東找我叔叔,但人生路不熟,不知這裡現在危不危險,現在這裡是不是什麼介山的地方?」


店小二笑著說:「原來兩位初到貴境,女兒家出外可真危險的,這兒自早年介之推領兵趕走了袁術後,現在安全多啦,已有一年多沒有戰亂了,不過聽說孫策欲進攻這裡,唉…恐怕也快不安全了。」
趙希不禁插嘴問:「聽聞江東孫策驍勇善戰,只憑三千兵馬便打了現在的江東回來,若孫策真的打過來,我想介山可抵抗不了。」
店小二道:「這也未必,介之推年前也只憑手下的數千兵馬就把袁術的數萬大軍打得落花流水,聽說他老婆女鳳仙也智謀出眾,還有一個叫什麼什麼…參謀施甚麼的人,名字怪怪的,我都不記得了…」


「嗯…」呂輕顰續問:「但江東猛將如雲,介山恐怕難與敵也。」
店小二對著呂輕顰搖頭說道:「姑娘可真的小看介山啦,介山手下猛將也不少,這些年來招兵買馬,軍隊我想也有數萬,有一個叫風亮的老頭子,你可不要見他經常瘋瘋的,劍法可是一流的,常常見他和一個叫夏侯橙的小姑娘在大街上互相追打練劍,不過每次都是打到胡理胡塗的,還有雷氣王和廣末猴子等,都是一等一的猛將…聽說前幾天有個打扮得奇奇怪怪的人,叫拖…拖什麼來的,像是北方蠻子,說是來投靠介山…」


「謝過你啦…」這時呂輕顰拿出一掟銀子作為打賞,店小二得了銀子,高興得連聲拜謝。小二走了以後,趙希嘆道:「看來介山也不好對付。」


呂輕顰沈吟道:「嗯,我們先休息一下,然後四周打探視察一下環境也未遲,看來那個介之推武功也不弱,要小心行事。」二人於是稍作休息,連續數夜,皆四周視察環境,以找機會潛入介山。



話分兩頭,江東孫策自平定江東六郡,便返回吳郡,一日狩獵時被許貢食客偷襲,傷重休養數周。病剛初愈,聞張絃派使者同侯成魏續自許都而回,便急召入見,孫策見表見不得為大司馬,又聞郭嘉言自己「輕而無備,性急少謀,乃匹夫之勇,他日必死于小人之手」心中大怒,不待瘡愈,便欲商議出兵攻打曹操,張昭進諫亦不聽,這時有人入報,說袁紹遣使陳震到來。孫策遂喚入。陳震直言袁紹欲結東吳為外應,共攻曹操。孫策一聽大喜,即日便會諸將於城樓上,設宴款待陳震。


正當孫策和諸將於城樓上飲洒作樂時,只聽得城樓下人如潮擁之聲不絕於耳,諸將紛紛下樓,孫策於是起身往城樓下一望,見到一道人,身披鶴氅,手攜藜杖,又見百姓全部都焚香伏道對他朝拜,遂問張昭發生何事,張昭答道:「此人姓于,名吉,仍一神醫,而且濟世為懷,普施符水,救了很多人,醫術之高可比華佗。有于神仙之稱,而且…」張昭話未說完孫策已大怒道:「給我速速擒來!違者斬!」


近衛見孫策如此震怒,那敢不從,於是便把于吉抓了上樓,孫策怒道:「你這妖道竟敢在此亂我民心!」于吉答道:「貧道是琅琊宮道士,自得「太平清領道一書,便立志以醫治人,並未想過要煽惑民心…」


「住咀!」孫策喝道:「你這妖道以符水治病,和黃巾張角有甚麼分別?今日若不誅殺,必為後患!」遂喝令左右推出斬之,這一名身穿白袍銀凱的武將上前諫道:「于仙人在江東數十年,救人無數,亦無過犯,還望將軍三恩…」


「你這小將豈識國家大事,哼!我今日為國家除一妖道,就已經有這麼多人為他求情,他日起兵做反,我江東必生禍亂,人來,把這個妖道推出去斬!」


那將跪地苦諫道:「于仙人濟世為懷,別無異心,望主公明察…」
「武襄!你再勸亦與妖道同罪!」孫策此時怒氣衝天,今日不殺于吉,顏面何存?眾將上前苦諫,陳震亦勸。孫策怒氣未息,但見陳震亦在,便命先將于吉收押獄中,明日再斬。

當晚于吉下獄,牢房之外守備森嚴。


「武將軍,你可真是要快點,主公特命我守衛牢防,任何人等不得內進…若給他知道我放你入去,我這小命可不保…」獄卒深感為難,也難怪,早前已有獄卒因擅自脫去于吉的枷鎖下獄。


「是的,我會盡快。」武襄急步進牢,見于吉坐站在牢房中央,見武襄進來,笑道:「武將軍安好,早前的傷好了沒有?哈哈,不過以後我也不可以再救人治病了,可嘆…可悲…」


「于仙人何出此言?」武襄隔著牢門的說:「子布已經聯同多位武將上表,于仙人很快就可以出獄…」


「天命如此,我亦不敢強求,但我有一事放心不下,武將軍可否答應?」于吉從懷中取出香包續道:「此事若武將軍成全,我雖死亦無憾也!」說畢便跪地欲拜,武襄大驚道:「于仙人有何要求,盡管提出,我只要能做到,一定答允…于仙人你快起來…」


于吉站起來,迎天長嘆道:「唉…我這十年來雖然雲遊四海,但家中還有一養女,此女自小父母雙亡,孤苦無依,而且身患奇疾,我用盡平生學替她醫治,亦找不到救治之法,我想只有華佗才可以救活她吧…此事,她自己也不知道,我見她可憐便收養了她,傳她醫術,如今住在城郊五十里外的草屋之中,此女叫阿包,自小無名無姓,,今年十六歲,我一死,她便無人照顧,況孫策今日殺我,她也有危險,望將軍憐之,代我照顧此女,我雖死亦無憾矣…」


武襄道:「于仙人放心,我答應你,一定保她平安。」


「太好了,武將軍答應,我亦可以放心。」于吉大喜,將手中香包交給武襄道:「這香包是那個傻孩子送給我的,你只要交給她,她就明白一切。」武襄接過香包,放在懷中,此時獄卒在門外喊道:「武將軍,時辰差不多了,不要小的難做…」


「于仙人放心,我這就去找她來見你。」武襄辭過于吉,未等天亮便立即上馬,望城郊策馬而去。

 

正午時份,已策馬趕到草屋,只聞得花香撲鼻,草屋四周種滿各種奇花異草,見一女子身穿素白色的衣裙,坐在花園中對天呆呆的望著,武襄心想:「不愧是于仙人之居,四周種滿奇花異草…這位難道是那個…包~?」


那位姑娘似乎聽到背後馬蹄之聲,不禁轉身一望,只見那少女眉清目秀,頭挽雙鬟,雙眼大大的黑白分明,讓人見之憐怋,武襄這時返身下馬走到草屋門外,只見那名少女已開門好奇的問道:「你是誰呢?是不是來找我爹爹的?我見你臉色紅潤,不像有病,讓我猜猜…嗯,那是不是來找我?但我也不認識你呀,嘻,你是來找誰呢?」


這一連串的問題只把武襄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苦笑道:「你是阿包嗎?我是來找你的。」說著便取出懷中香包,阿包一見香包便急問:「是不是我爹發生什麼事?」武襄當下於是把于吉下獄之事詳細告訴給阿包聽,阿包一聽完,只急得眼淚都已經流下來,鳴咽道:「那武哥哥快帶我去見爹爹,我不要他死…」


「好吧,快上馬。」說著二人便立即上馬,阿包這是第一次騎馬,武襄遂吩咐她坐在後面緊緊抱著以免墮馬,平常不見世面的她第一次抱著男兒之軀,只羞得滿面通紅。這是忽聞背後馬蹄聲來之甚急,武襄勒馬回頭一望,只見徐盛一人領數十吳軍向草屋趕來,徐盛見武襄在本已奇怪,但見背後坐著一少女,便說道:「奉主公之命,來帶走所有于吉的親屬,請武將軍立即把她交出,不要令我難做。」


武襄這時拿起扣在馬背旁的木棍道:「文嚮,我受了于仙人所託,要帶他的女兒去見他,我這就和你去。」徐盛嘆道:「今午于仙人已被斬了。」


「什麼!」武襄大吃一驚,坐在他身後的阿包一聽到于吉被斬,原本已經收起的淚水又再湧出來:「鳴…爹爹這麼好人,你們為什麼殺他…你們都不是好人…爹…我要爹,武哥哥帶我去見爹…」武襄這時亦怒道:「可惡,連這女子也不放過嗎?」此時數十名吳軍已把武襄團團圍住,武襄大喝一聲,也顧不得徐盛之阻,拍馬便走,兩名吳軍立即上前欲斬馬腳,只見武襄一棍打出,正中一名吳軍左臉,其他士兵見武襄策馬撗衝揮掍,亦不敢上前阻欄,怕就此被馬踢中,這時徐盛亦拍馬從後趕上,武襄立即叫道:「快抱緊我!」阿包於是立即頭也不敢抬起來的緊緊抱著。徐盛馬快,正待趕上之際,武襄回頭大喝一聲,立即用盡力將手中木棍扔向徐盛,只聽徐盛坐下馬慘叫一聲,木棍正中馬頸,徐盛拉緊馬索,只見那馬狂嚎不止,身旁士兵立即上前拉緊馬疆,不久那馬鼻中流血,倒地而亡,徐盛看到武襄已逃,遂下令士兵勿追,回吳郡向孫策覆命。
武襄拍馬狂奔,跑了個多時辰,見吳軍不再趕來,便在草地旁稍作休息,阿包這時想起于吉,又忍不住放聲大哭,只哭得武襄不知如何是好,武襄安慰道:「不…不要哭好不好,你哭得我都不知該怎麼辦…別哭啦…」阿包哭道:「爹爹死了,鳴…我沒有親人了,我自小就和爹爹二人相依為命,現在我該怎麼辦…我要爹爹…我要爹爹…」說完竟伏在武襄身上大哭起來,過了一會,武襄見她哭得眼圈兒也腫了起來,便輕拍阿包肩膀安慰道:「我答應了于仙人照顧你,以後你就跟著我吧,今後我們以兄妹相稱,你就不會沒有親人了。」


「真…真的?」阿包聽得武襄答應照顧她,便破涕而笑:「好啊…我有哥哥了,爹爹知道我有個哥哥,一定會很開心的…」武襄心想:「這少女真是不識世事,不過倒也天真可愛至極。」


「好啦,現在江東已容不下我們,我們現在要向北而逃才會最快逃出,先去淮南再作打算吧。」說畢二人便再度上馬,望北而去。



呂輕顰和趙希視察四日,到第五日,時夜初一,四處無光,二人便乘夜潛進介山。介山雖是小寨一個,但樹林密佈,晚黑就更是寸步難行,但呂輕顰自小隨呂布南征北戰,此等地勢倒也難不到她,當夜就來到介山大寨,守衛亦不太森嚴,二人這時穿上一早盜回來的士兵服裝,便昂然進入大寨,守門士兵也就放她們進去,兩人四處查探,不久即來到介山議事大廳的外圍,遠遠只見廳中左右兩座石壇中各豎一根兩丈來高的旗桿,門頂匾額寫著「聚義堂」三個金漆大字,呂輕顰心想:「這裡就是議事廳,看來介之推就在裡面。」廳中站著兩人,一人身穿藍布短衣,只隱約見到滿臉鬚根,口中咬著一根青綠色的小草,另一人則身穿寬身長衫,卻生得十分高大,身形瘦削,兩人似在商量著什麼。


「你們這誰?在這裡幹什麼呢?」只聽得一把女聲從給傳來,呂輕顰和趙希大吃一驚,回頭一看… 

 


 

責任編輯: 徐元直
第三回 »

相關文章
四國人物簡介 - 06-13 07:35 am - 點擊: 34533
四國傳說大事年表 - 06-03 03:25 am - 點擊: 11223

打印版本(不分頁全文顯示)
Copyright © 2001-2009 香港三國志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Article Version 2.0
管理員登入:Admin / Mod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