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線人數: 1 參與討論  返回首頁  最後更新  進階搜尋 

  關於HKSAN
三國遊戲
其他遊戲
無盡的四國
原創作品
經典文學
歷史資料
:: 進入論壇 ::

香港三國志 / 原創作品 / 四國傳說外傳 / 雪絹仙子(全文)
雪絹仙子(全文)
2005-06-13    嘿嘿嘿    霜飄雲渺    點擊: 15362
雪絹仙子 (一)

「小姑娘,我看你還是不要登未忘峰去了,現在山上正刮著風雪,而且你有傷在身…」一位老態龍鐘的老翁,正苦口婆心地勸道。

「唔…謝謝你,老伯。別為我擔心,請為我溫一壺酒來。銀子我放在這裡…」一位身穿白衣的姑娘輕喘,她緊按胸口,大概是受了點內傷。

「那麼…你自己小心點吧!」

離開了山下的小茶莊,那位身穿銀白衣裳的女子,便拖著沉重的步伐登上山去。也許是風雪正盛,她的眼蓋只是悄悄張開,眉宇間流露著絲絲的盼望、也有淡淡的希冀,她緊按著胸口,然而肉體上的損傷,在此時此刻,恐怕也再沒有分亳意義了。

好不容易,這位女子才登上了未忘峰的山顛,無情的霜雪在她白如凝脂的臉上留下痕跡。她席地盤腿而坐,究竟她是運功療傷,還是靜待著某人?每次當有鳥獸走過,她也會滿懷盼望地張開雙眼,可是每次她也帶著落魄的愁容而閉上眼眸。

時光一分一分地過去,酒也已經冰了,從她胸口流出來的血河,也快要結成了冰;她的盈淚從眼梢淌下,落在雪地上,便即時溶化了霜雪。她騙不了自己,她開始懷疑了,她開始失望了,她開始感到孤單了…

她雖努力強忍著淚水,可是淚水卻反益增,一滴又一滴跌蕩,跑進她的朱唇內,濕潤了她的舌頭,著她把內心的愁和怨化成哀歌:

「何謂情?何為情?愛到白頭方為愛?情到斷腸始為情?不求長年伴君則,但求君心留妾名。蝶遇曇花何曾惜?蝶戀花時花莫領,花欲隨蝶蝶安聽?曇花凋萎方恨悔,問句孤蝶君可明?為君撫琴為君容,為君淚盡為君愁。噫!問君斷腸否?或是趙希空泛愁?」

淚乾了、腸斷了、心碎了…有人說過,人在死前,昔日的景象總會再現眼前,這是上蒼的賞賜,還是對世人的懲罰……







隆冬裡,那蝕骨如刃的風霜,正在長安城裡冷傲地刮起。在城裡,百姓正在為迎接冬至而忙得不可開交,婦女們在大街上閒逛;孩童則在街頭巷尾嬉戲。百姓雖忙,卻是忙得快慰,忙得希冀。相比之下,兩個剛踏進長安城的姑娘,卻顯得心有餘思,煞有介事似的。

她們一位身穿天藍輕紗,羽逸而飄遙;兩眸玲瓏清澈,顰眉倚伴雙目,兩頰如凝脂、如冰霜,唇瓣輕泛淺紅,輪廓甚是分明,她那副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的神態,直是秀麗裡卻內藏傲骨。而伴在她身旁的,是一個身穿雪絹的女子,雖然現在已然風霜飄至,但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白晢光華,正教飄霜羞愧不已;她擁有一雙祥和柔媚的明眸,兩頰白裡透紅,紅霞悄悄地在冰肌上綻放;她那半張半合的雙眼,教人忘憂,卻又教人魂牽。穿藍衣者,正是名震天下的刺客傲輕顰;而白衣的,乃是她的義妹趙希。她們走在長安城裡,不消半晌,已把城裡眾生的雙眼吸引著…

「你看看,她們是何家姑娘呢?竟生得如此標緻。」

「那個身穿藍衣的,長的不錯啊!」

「不,那個白衣的更可愛呢!」

城裡的民眾不住地對那兩個姑娘評頭品足,竊竊私語。那邊廂,一個來自倭國的男子也被她們的神采吸引著…




「輕顰,我們未免過份招搖了吧?」趙希在輕顰耳邊呢喃。

「越招搖越好,那狗賊定會中計!」輕顰冷冷地道,她眼眸裡泛起了陣陣殺意。

「讓開,讓開!」此時,從人群裡傳來了喝令聲,兩個士兵走到輕顰她們跟前。

「兩位姑娘,丞相正在前方視察民情,欲請二位短聚片刻。請…」士兵恭敬地道。

「……姐姐……」趙希裝作驚惶,躲在輕顰身後,而輕顰也裝作遲疑,未發半聲。

「丞相有請!」士兵乃先君子,後小人。他倆見輕顰未有答允,便登時亮出刀刃。輕顰二人因怯於士兵之「威」,最後便只好從容就範,隨他倆而去。她們被「抓」後,市集裡的百姓無不為她們婉惜,對曹操的惡行更是恨之入骨…

未幾,士兵把她們帶到一隊聲勢浩大的隊伍裡去,旗幟高高揚起,士兵威風凜凜,孔武有力,數名大將昂然地守在一輛馬車旁,計有張遼、于禁、曹仁等,當然,車中人不是別人,正是曹操。曹操乃好色之徒,聞知兩位美人已至,連忙三步拼作兩步,從車裡跳出來。

「呵呵呵…美人哪,果真是天香國色!東吳有二喬,想我曹某今天也得二位美人耶!呵呵呵…」曹操細細打量著輕顰和趙希,立時趨前把二人一擁入懷,樂得開懷大笑。

正當曹操沉樂在溫柔鄉時,突然從車隊的後方傳來一陣廝殺聲。一名黑衣刺客正以奔雷似的速度疾走,他所到之處,曹軍定必屍骸遍地,血濺城樓,哭叫聲不絕於耳。此刺客之武學修為可謂出神入化,單以一人之力,不消片刻,已殺近曹操的馬車。

「快…快護孤,張遼、曹仁…快…快拿下那刺客!」曹操嚇得屁滾尿流,失聲大喝。

「張遼?」趙希聽見這個名字,一陣恨意隨之而襲來。她放眼眾將,到底那人才是張遼?

說時遲,那時快,想不到成千上萬的精兵,竟在頃刻間被殺個清光,哀號聲也靜止下來。黑衣人已然矗立在馬車跟前,手中劍刃還是濕溼溼的。于禁膽顫驚惶,欲轉身便走;正當他回頭欲奔之際,「擦」的一聲,在他的脖子上浮現出一道血痕,眾人摒息靜氣,靜瞪著于禁…

可憐的于禁,未有發出半句哭號聲,便已落得身首異處之收場。嚇得其餘眾將冷汗直流,手中兵刃鏗鏘亂響,腳跟不住地顫抖,誰也不敢衝前殺敵。唯有張遼,他一鼓作氣,長嘯一聲,便揮戈迎擊那黑衣人。

張遼並非一介武夫,平平凡凡的一柄長戈,操在他的手上,便有如龍舞在天,虎虎生威。黑衣人未敢妄動,只沉著應戰。那黑衣人跟張遼可謂伯仲之間,各有千秋,兵器鏗鏘之聲此起彼落…

正當張遼跟那黑衣人殺得天昏地暗,那邊廂,輕顰和趙希相視而淺笑,二人不需言語,便已明瞭對方心意。趙希輕快地甩開曹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速,一口氣殺了曹仁、樂進、曹昂,其快和狠,教人心寒;輕顰則從袖裡抽出奉先魂,靈巧地一撥一刺,奉先魂便不偏不倚地插在曹操的胸口上,血泉隨著刀鋒而綻放,染紅了輕顰的衣袖。

張遼聞見曹操痛楚地大喊,立時回頭,衝到曹操跟前。輕顰見機不可失,欲一刀刺向張遼的肩,此際,趙希一把抓著輕顰的手腕。

「你瘋了嗎?放手!」輕顰回頭大喝,她欲甩開趙希的手,可是未能奏效。

「行動已成,走吧!」趙希道。

「趙希,放手,否則刀刃不認人!」輕顰火光了,她欲一掌推開趙希。

「別迫我出手,傲輕顰!」一向柔靜如水、和顏悅色的趙希,此際有如浴火羅剎,一記怒拳強轟在輕顰臉上,把她轟到老遠。

「嗚…你瘋掉了!你竟然打我?」輕顰拭去嘴角的血絲,她萬萬也想不到趙希竟會怒拳相向。

「……」趙希沉默不語。

「你們別打了,曹賊已逃,還不快追?」黑衣人急忙勸止,並拉著趙希。

「你跟傲輕顰走吧,讓我自己一人。」趙希傲然甩開黑衣人的手,以如燕似雁的身法一躍而去…

「輕顰,你怎樣了?」黑衣人知道勸止趙希也徒勞,因此她便走到輕顰跟前,察看她的傷。

「…我沒事,快走!」輕顰望著趙希的背影,眼內流露出惆然的神傷,心裡暗地為她而擔憂:「趙希…回來…」

 

 

責任編輯: 徐元直
雪絹仙子(二) »
打印版本(不分頁全文顯示)
Copyright © 2001-2009 香港三國志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Article Version 2.0
管理員登入:Admin / Moderator